RSS

Tag Archives: iPhone

蔡東豪:這是山寨,不是盜版

2012年4月17日 蘋果日報

內地傳媒報道,曾佔據內地手機市場最大份額,創造山寨現象的山寨手機,走至末路,前景黯淡至可能沒有前景可言。打垮山寨手機不是政府打假行動、品質、價格、售後服務等,這些困難山寨手機都一一克服,真正兇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山寨手機對我有很大個人意義,聽到這則新聞,我要親眼看看山寨手機的近況,我去了深圳華強北路一趟。華強北路是山寨手機產業的心臟,規模是50個先達廣場,幾年前全盛時期,我在這裏留下不少足迹。華強北路的盛況不再,空置舖位隨處可見,樓上寫字樓跟地舖情況應該也差不多,最吸引到我注意力,是商舖不是主力銷售山寨手機,而是蘋果和其他品牌的智能手機配件。智能手機就是打垮山寨手機的兇手,山寨手機當年以技術搶佔手機市場,今日也是死在技術上。

20120417-154020.jpg

價廉物美 手機百花齊放
山寨手機對我的意義,是精電(710)曾經營以內地手機為主客戶群的顯示屏業務。約10年前精電參與這市場時,內地手機市場以外國和本地品牌為主,我接手後內地手機產業結構出現巨變,山寨手機冒起,打亂了公司的部署。這時候我以為If You Can’t Beat Them, You Join Them,我忽略了其實公司有另一個選擇,就是退出市場。精電沒退出,進軍山寨手機。

山寨手機之誕生歸功於一間公司生產的一件產品,是台灣聯發科生產的手機芯片。聯發科打進手機市場之前,手機芯片技術由跨國芯片公司壟斷,包括Texas Instruments、飛利浦、摩托羅拉等。山寨手機產業未出現前,內地手機品牌因為掌握不到芯片技術,要依靠跟外國品牌合作營運。聯發科研制的芯片,不只是一件零件,而是整體解決方案,它把芯片、軟件平台、第三方應用軟件綑綁在一起,把攝影、音樂、視像等功能集合在芯片上。手機廠商採用聯發科的方案,只要加上電池和外殼就能生產手機,山寨手機產業就是這樣誕生。

大部份山寨手機不是冒牌貨,只是沒有知名度。全部山寨手機採用聯發科方案,基本功能相同,要凸顯產品與別不同,廠家在其他細節上動腦筋,例如電池儲備時間長、外殼款式以女性為主等,使手機業百花齊放。對於內地人來說,以低廉價格就能購買到性能良好、款式新穎的手機,唯一缺點是不屬於跨國品牌,這問題一點不大,山寨手機銷量急升。

以價廉物美來形容山寨手機,非常貼切,聯發科方案把山寨手機的基本功能提升到跨國品牌水平,它最大弱點是售後服務欠奉,可是消費者更換手機頻密,未到壞時已轉了另一部,所以售後服務不是重點,最重要是價格低廉又可享受到最新潮流手機功能。山寨手機於2003年誕生,到了2007年已佔了內地手機市場近一半份額,這時候華強北路山寨手機市場盛況空前。

2003至2007年是內地手機的黃金時代,用戶急升,山寨手機功勞不小,農村、鄉鎮等消費者可同時享用最新潮流手機,大部份選用山寨手機。有了聯發科方案做後盾,山寨手機工廠以快速模仿跨國品牌最新技術,有時候更加入具中國特色元素,吸引力更勝跨國品牌。

精電在這段時間參與山寨手機業務,曾享受短暫光輝,搭上山寨手機這高速快車。生產山寨手機顯示屏,最重要決定因素,從第一排到第十,都是價格要平,那幾年手機顯示屏需求量直線向上升,價格直線向下降。精電主業是生產汽車和工業用顯示屏,客戶要求非常高,因此公司已建立一套制度和文化,而這一套跟生產手機的顯示屏有天淵之別。我被一時間的利潤迷惑,以為公司可一心二用,性格分裂是企管人應有本領,最後弄出大頭佛。山寨手機之旅既慘痛又昂貴,兩年前精電徹底退出手機業務,我至今耿耿於懷。

入行門檻低 焗住鬥爛市
各品牌山寨手機的功能相若,聯發科方案是靈魂,所謂「生產」手機,其實是把幾件現成配件裝嵌起來。入行門檻這麼低的生意,利潤不俗,鬥爛市是必然結局。2003至2007年手機功能日新月異,每次推出有更佳功能新產品,都為市場帶來一陣驚喜,把鬥爛市的過程拖長。

2008年後金融海嘯對內地經濟帶來打擊,北京奧運期間政府打假打得出奇地落力,對山寨手機都有影響,不過最致命的衝擊來自科技。山寨手機崛起不是單靠便宜,它的功能比跨國品牌有過之而無不及,兼且推出新產品頻密,然而怎變也變不出手機的範圍,智能手機把手機變成一台個人電腦,手機行業來一個範式轉移。在智能手機世界,山寨手機不能靠偷、靠抄、靠模仿,因為領導智能手機革命是蘋果。

面對蘋果 模仿功能失效
聯發科當然有推出智能手機芯片,但世上沒有一塊芯片可把山寨手機變成iPhone,因為蘋果是獨一無二。單說Apps下載,蘋果逾250億次下載,山寨智能手機也有山寨Apps,但次數少至沒有統計。不要說山寨手機,傳統手機品牌例如諾基亞、摩托羅拉等,也被蘋果殺過片甲不留,山寨手機何來希望?山寨手機不是死在不夠便宜、不夠快,而是死在技術,面對蘋果,模仿不出未來。

山寨手機沒落對內地有超越經濟層次的意義,因為山寨手機崛起,牽起山寨精神。山寨精神是內地社會認同所謂「草根創新」,認為模仿是內地實現自主創作必經之路。內地企業起步較遲,它們以模仿開始,累積經驗,再作出符合內地特色的創作,鞏固自己品牌,因此模仿無罪,模仿是很多發展國家必經之路,以上是內地對山寨精神的解讀。

談山寨,專家是內地作家余華,他寫的《十個詞彙裡的中國》,其中一個詞彙是山寨,這一章精采絕倫。余華有一日在住所樓下看到他寫的《兄弟》和其他盜版書堆放在地上。余華拿起一本《兄弟》看,攤販熱情向他推薦此書。余華告訴攤販:「這是盜版。」攤販認真地糾正余華:「這不是盜版,這是山寨版。」

余華啞口無言,今天的中國,有些領域缺乏自由至令人窒息,有些領域卻自由得令人難以置信。余華說,山寨是「今日漢語裡最具有無政府主義的詞彙。」面對不合法或不合理的事情,只要用上山寨一詞,立即變得合法化和合理化。
山寨原本的意思是帶有防守的山莊,屬貧窮之地,是綠林好漢集結地方,有不被官方管轄的含義。山寨代表擁有強大生命力,自生自滅地闖出自己的天地。山寨手機昂然把山寨精神帶進主流社會,為「模仿」添上合理和合法含義。

抄襲盜版惡搞 變得合理
余華對山寨現象不無感慨:「山寨現象顯示了社會的進步,也顯示社會的倒退。今日中國的道德淪亡和是非混淆,在山寨現象裏被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正是基於這樣的社會生態,山寨一詞在中國深入人心之後,也讓抄襲、盜版、模仿、惡搞、誹謗等原來被視為違法和低級的行為獲得了存在的藉口,在社會輿論和社會心理上逐漸趨向了合理。」

山寨手機不是死在另一種比山寨更山寨的精神上,而是死在以創新帶領潮流的蘋果上。作為山寨精神的始創者,山寨手機之沒落或可對山寨精神的不合理下了響亮的判決。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4/17 in 有關科技, 有關情理

 

標籤: , , ,

張笑容:i-瘋

2012年3月30日 頭條日報

舊的手提電話故障頻生,某夜與外子商討是否需要換一部智能手機。兩個孩子聽到「iPhone」二字,精神抖擻,情緒高漲。小弟弟手舞足蹈說「iPhone」有很多遊戲很好玩,大家姐更乘勝追擊問:「那麼我也可以換一部iPhone嗎?」

學校規定除非家長提出申請,否則學生不准帶手機返學。大家姐的手機是我數年前用過,一部傳統按鍵舊機,給她假日出外活動時聯絡家人之用。以往她時常忘記帶手機出街,或是忘記開機和叉電。得物無所用,她卻滿不在乎,何解現在突然要買一部智能手機?

「上次約同學去街,個個都拿着iPhone在拍照、打機、上網。我當時真的不敢拿自己手機出來,怕被她們取笑呀!」

原來是群眾壓力。「你這種感覺,媽媽也試過呢!」與其只和她分析智能手機的利弊,我決定運用「同理心」進入她的世界,「上次和同事飲茶,他們也是個個拿着iPhone,忙碌地發送電郵和上網,還叫我快些換機,方便以後用Apps傳訊息給我,真是有點壓力。」

大家姐知道我明白她了,她的情緒回歸平靜。於是我再和她分享一件心事。「若不是工作需要,我真的不想換機。幾個站的車程,要兼顧打機、上網;還要看新聞、電視、電影、電子書。工作已夠勞累,上車還要這麼緊張,真是人都瘋了。我寧願帶着輕鬆的心情回家,和你們玩個夠呢。」

她微笑點頭,再也沒有要求我換手機了。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3/30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

馬楚夫:港人勿做科技奴隸

2011年11月19日 蘋果日報

不經不覺,在德國已經居住了一年多;朋友們都問我:「你這個宅男科技迷,在德國這個高科技國家,應該玩得不亦樂乎吧?」

的確,德國在科技生產上獨步全球,筆者住的小城,就有著名的半導體生產商英飛凌科技、寶馬一及三系的生產線,半小時車程就是 Audi的總部;德國政府致力於政府服務電子化,只要一個社會保障號碼就能縱橫各個不同部門,甚至沒帶保險卡也能看病。這地方理應是高科技的天下。

只是,被高科技項目圍繞着的德國民眾,卻沒被高科技產品「專政」過。相反,德國人對科技的態度,絕大部份都是若即若離的,感覺就是「這麼近,那麼遠」。

科技本為協助人類

不像香港,在這裏,就算如慕尼黑這般大城市,沒人會去通宵達旦的排隊買 iPhone 4S,最多小貓三四隻; iPhone 4S公佈翌日,人們對它也不比對拜仁慕尼黑的賽果的興趣高。年輕人情願把錢花在旅行,甚至周末狂熱,也不會花錢買平板電腦和 iPhone。人們日常用的電腦都不是最新款的,街上上網的人也不多。

記得最初到埗時,筆者夫婦兩個「港燦」,每次用餐,都愛以手機拍下菜式,再上傳 facebook和 twitter,我們的德國朋友都看儍了眼;後來見多了,見怪不怪,老沒好氣的調笑我們一句「拍過的菜好吃點的嗎?」。就算以社交媒體而言,也不見得德國人表現濃厚的興趣;能一星期上一次 facebook的,已經算了不起,更多的是連戶口也沒有。有人在 facebook上搞 Rave Party,結果騷亂收場,成為絕響。
筆者好奇,請教德國朋友,為何他們總是對科技產品提不起勁呢?朋友回答:「科技的誕生,是為了提高生活質素,協助人類;如果事事反以科技為先,人們從後追趕,那豈不是本末倒置嗎?」

的確,科技的研發旨在改善人類生活,通訊科技的目的,就是為拉近人類的距離,增進溝通。要知道朋友的近況,撥個電話問候一下,總比在社交媒體上「偷窺」他們的活動照更加有效;要了解世界,花錢去旅行總比上網看 YouTube更能看到更多。為了一部電話想盡辦法去通宵輪候,與其說是科技新人類,倒頭來更像被擺了一道的科技奴隸。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11/19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