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AM730

淺談Netflix業務表現

2015年10月02日
AM

730
Netflix去年外地串流業務收入13.08億美元。(資料圖片)

世上有兩種做生意方法是非常南轅北轍,第一種是創造市場,以瓜瓜喜愛的商台(香港商業廣播有限公司)為例,當初之所以成立,就是為提升收音機銷量。創辦人當年是收音機代理商,他認為電台節目不足令銷量下滑,因此自組電台以提供更多廣播節目。

另一方法是搭順風車,如宣布明年來港的美國串流影音服務商Netflix(NASDAQ:NFLX),在美國成立之初,靠DVD播放器大行其道。有趣的是,Netflix為進一步發展業務,早於2006年成立製作公司,打算製作獨家影片以吸引用戶。但當年串流服務不像現在般成熟,核心業務仍以競爭激烈的DVD租借為主,即使有獨家內容作用不大。拜科技一日千里所賜,近年串流技術發展成熟,Netflix於2012年起再次推出自家製作內容,包括為人熟悉的《House of cards》,結果反應熱烈,美國本地串流用戶數目由2012年的2,547.1萬個增48%至2014年的3,769.8萬個,外地串流用戶數目更由2012年只有489.2萬個增243%至2014年的1,677.8萬個。

所謂水漲船高,用戶數目增加,收入增長自然可觀。美國本地串流服務收入於過去兩年平均增25%,於去年達到34.31億元(美元,下同),佔收入總額約62%,是Netflix主要收入來源。至於外地串流業務收入增長更高,2013年和2014年分別增148%和84%,於2014年達13.08億元,佔總收入約24%。因Netflix近年頻向美國以外地區發展,如2012年和2013年在英國、愛爾蘭、芬蘭、丹麥、瑞典、挪威及荷蘭等地落戶,去年擴展至德國、奧地利、瑞士、法國、比利時及盧森堡。

有得必然有失,串流用戶增長的同時,美國本地傳統DVD租借用戶數目續跌,如2012年有804.9萬個,到去年只餘566.8萬個,兩年間跌幅達30%。用戶數目減少,收入自然劫數難逃,於2013年和2014年分別錄20%和16%跌幅,到去年只有7.65億元。Netflix會否放棄DVD租借業務?相信暫不會,因此業務盈利能力相當可觀,去年邊際利潤率高達48%,即在每100元收入中,減銷售成本和經營開支後可賺48元利潤,較本地串流的27%和外地串流的負12%高很多。再者此業務對盈利貢獻不容小覷,如2012年經營溢利5.38億元,佔總額達104%。其後兩年雖續減少,但去年仍有3.68億元,約佔總額32%。

上述數字看到Netflix的DVD租借業務逐步萎縮,反觀串流服務卻節節上升。此趨勢持續,按今年中期業績報告,本地和外地串流收入分別增23%和51%,DVD租借收入則跌16%。值得留意,外地串流收入增長雖可觀,但過去3年均錄虧損,即使今年上半年仍虧損1.57億元,邊際利潤率續擴至為負18%。

一個有趣發現,按Netflix在年報中透露,其電腦系統主要依賴亞馬遜(NASDAQ:AMZN)的雲端服務(Amazon Web Services),但亞馬遜的網購業務同時也與Netflix競爭。亞馬遜會否利用此點來壓制Netflix?相信不會,因亞馬遜對雲端業務寄予厚望,是收入和盈利新增長點,為一個競爭對手而放棄整個業務不值得。

身為一間影碟租賃及串流影音服務商,Netflix竟自製影片,此舉自然引起外界談論。當年決定開拍《House of cards》是帶點實驗性質。據網上資料,該劇製作費約6,300萬元,若扣除1,160萬元稅務抵免,製作費實際只需5,100萬元,與2012年影片串流版權費用25.16億元相比只是2%,只是九牛一毛,但實驗結果證明成功。Netflix明年來港會否掀起美劇熱潮尚未可知,但有一點可肯定,就是我們從此多一個選擇。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hk/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5/10/04 in 有關商業

 

標籤:

黃英琦:是身份 是尊嚴

2014年10月28日 am730

雨傘運動發生已整整一個月。金鐘有逾千帳篷,夏愨道成為夏愨村,木製雨傘人矗立村口成為標記;旺角則有各方神佛繼續守護,十個橙色垃圾桶路障則眼仔碌碌,有著不同神態。這場運動在膠著,社會在撕裂,看不到策略、妥協、出路。運動由學生帶領,他們在佔領區展示了文明關愛,會在怎樣情況下回家?

中大在10月初做的民調,發現只有約7%年輕人(25歲以下)反對佔領,且在樣本中沒有拒絕回答或無意見的人士。據學者說,這在一貫研究中極為罕見,因為社會上總有模稜兩可的觀望者。這調查顯示的,正是一個跨代的斷裂和隔膜。中大學者籲年長一輩多了解年輕人的想法,於是我這位中年也就每天在面書中尋找,年輕人在想甚麼?大學未畢業已贏得社企挑戰賽大獎的鄧敏琳在獨媒的文章說:「雨傘運動令人重新找回自己」。

她認為這不僅是一場追求民主的運動,「我們出去留守,也是出於對未來生活的詰問,對於無法輕易移民離開我城的年輕人,我們問自己,到底想要怎樣的生活。」學聯領袖岑敖暉寫的也異曲同工:「雨傘運動標誌的就是香港人要告別過往的時代,告別過往對政治的冷漠,告別過往對我城的漠不關心。我們是香港的公民,我們對這個城市,是有感情的,我們對香港的前景,是關心的。」
類近留言和緊張香港的心情在面書多不勝數,年輕人的身份認同,令他們願意為香港爭取最理想的政治制度。當上一代人最緊張的是賺錢和養家,遠離政治,新一代卻認為可以走出來,影響香港的命運,為香港去到盡。他們追求的,除了民主,還有尊嚴。

雨傘運動如何完結,需要跨代的同理心。社會要理解年輕人的情懷,他們不是被利用,只是醒過來了。年輕人也需要思考廣場以外的香港,既然夏愨村有的是關心和文明,如何讓這精神正面影響社區,而不是令一般市民受苦?例如,為何仍要守著銅鑼灣,佔領中信大廈出口又是為了甚麼?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10/28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黃英琦:以人為本

2014年10月14日 am730

我曾是十多年的地區議員,在社區推動改革時曾這樣寫:「民主不是四年一票這麼簡單,在日常生活中,居民有機會討論政策,完善政策……以民主程序落實區政,就是為地區和居民賦權,是『天天民主』。」

過去兩周,我輾轉從社區歸納的聲音和感覺,是佔領並沒有癱瘓政府,卻癱瘓了社區。面書上不斷有人勸說,請「領導者」考慮讓電車重開,但這中間溫和聲音太弱了,無人聽得進去。電車對港島區基層居民和老人家很重要,過去兩周,堅尼地城的電車不能駛至筲箕灣,嚴重影響了居民的生活。再者,讓電車重開,根本不是甚麼撤與不撤的問題,只是以人為本的考慮。

雨傘運動不是「佔中」和三子當時的想像:那本是非暴力公民抗命,畫面是大家坐下堵路,然後是警察來抓,大家不抵抗不還手,不是要用鐵馬佔據。如今運動並無明顯領袖,佔領的規模和時間也未經思考,只是當晚即時的決定,社交媒體的「物以類聚」性質也讓人企硬,於是沒有人敢說:也許我們需要的是同理心,是以人為本的思維,不能把「人民置於在人民的對立面」?政府的策略是螞蟻鬥螞蟻;參與的朋友應盡早跳出零和思維:道路不是籌碼,因為市民不是籌碼。

過去幾天,我與幾位前區議員朋友都很焦急。我們理解年輕人真心、平和的爭取民主,但民主精神不僅是公民提名,而是要為社區充權,要讓街坊知道他們都可以付出和參與,政策由下而上決定。同學要多落區,理解社區情況,謙卑聆聽社區的聲音。把想像拉闊一點,傳媒報道在佔領區發生的美好事情,不就是理想社區的展現?這不是烏托邦,應該每天都在社區發生:大家互相照顧,可以和而不同;公共空間有共享的家具,老人與年輕人有跨代對話,居民自動自覺把垃圾分類,讓社區可持續發展。

覺醒的市民都不是螞蟻,應有能力以新思維回應現時的僵局。如何以人為本,實踐天天民主,是大家急切需要思考的事情。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10/14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

劉銳紹:中國害怕外部勢力?

2014年9月16日 am730

中國近年來強調國家安全,並聲稱外國勢力、外來勢力和外部勢力不斷威脅中國安全,必須上下一致「抗敵」,不能出現任何空子,讓「敵人」鑽入自己體內。因此,習近平上台後先後推出「七不講」(包括新聞自由等),以及種種限制資訊和思想自由的政策。

不過,中國真的害怕這些外部勢力呢?未必!中國不單不怕,而且從某角度看還歡迎外部勢力。此話怎解?
首先,按目前的中外形勢和力量對比,即使一些國家在中國周邊搞小動作,也不會對中國安全構成實質威脅。在國際政治中,這些小摩擦純屬「小兒科」,至少在可見將來不會兵戎相見。中國已胸有成竹,見慣不怪,甚至處變不驚。

其次,相信中國已看透美、英等國的底牌,他們只是利用國際形勢,維持對中國的政治張力,製造與華談判的政治籌碼;實際上,它們不敢也不願意與中國交惡。且看,李克強上次訪問英國,帶了不少於三百億美元的經濟利益,大約是中英一年貿易的三分之一,這就足以令經濟日薄西山的英國跪下來了。美國一樣,為的也是錢,怎會因為中國和香港的民主、人權而跟中國鬧翻?

那麼,中國為甚麼經常把「外國勢力、外來勢力、外部勢力」掛在口邊,還煞有介事地說要「提高警惕」?皆因這樣做才能把國民的視線聚焦在「敵人」身上,最容易利用「民族主義」來掩蓋中國內部的問題。更重要的是,當出現反對力量時,大可利用「與外部勢力勾結」為由,打個落花流水。所以說,中國歡迎「外部勢力」,把它變成一頂大帽子,隨時套在反對者的頭上。

其實,中國擔心的不是外國的硬實力,而是外國的軟力量,包括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和普世價值,因為這些都是中國不敢放過的領域。但必須弄清楚,這些軟力量是外國的專利嗎?真是從外國進口的嗎?不是。這是人類的普遍要求,香港和中國人民要求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都是自發的,而且古今如一。官方以「外部勢力」為理由而大力打壓,能說得通嗎?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9/16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譚文豪、洪錦鉉:警方清場 爭議不斷

2014年7月11日 am730

今年七一遊行後,學聯及過千市民留守中環遮打道馬路通宵和平靜坐,警方在翌日凌晨出動大批警力清場,最終拘捕511人。學聯事後批評警方清場不必要,並質疑警方手法粗暴,疑涉濫權;建制派則認為警方果斷採取清場行動,多個紀律部隊工會更罕有先後發表聲明,力撐警方清場做法恰當。「和平佔中」行動未至,正反輿論戰早已響起。

假執法 真打壓
近80萬人公投表態視若無睹、51萬人上街怒吼亦充耳不聞,特區政府對社會訴求的麻木程度,對民意的漠不尊重,回歸以來可謂低處未算低。令人痛心疾首的是曾經引以為傲的香港警察,幾已淪為治港城管,完全無視在場的記者及攝錄機,赤裸裸將最醜惡的一面毫不忌諱地呈現在香港市民眼前。對手無寸鐵挽手靜坐的示威者使出屈手、叉頸、搣面等狠辣的技擊招數,在保安局長黎棟國口中,竟成為「警員以最專業和克制態度採取行動,顧及示威者人身安全。」示威者不但沒有跟警察有任何肢體衝突,反而非常有秩序、更連反抗的動作也沒有,與警方的過分武力形成強烈對比。

當日清場行動到了早上8時還未完成,與示威者所計劃的8時正和平離開,在結果上根本沒兩樣,只分外顯得清場行動根本沒有需要,除政治目的外,我找不到其他原因。不知政府是否故意毀滅警隊在市民心目中的地位,而刻意製造警民矛盾衝突,令前線警員處於與民為敵的對立困境,逐漸偏離應有的中立性為當權者賣命,成為管治工具。

該511人被拘捕後,竟有被捕人士不獲准聯絡律師,又不准許去廁所,嚴重侵犯人道人權。之後的秋後算帳更創意無限,連違反離開車輛未有熄匙的罪名也搬上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黑暗程度如重返呂樂年代。全國政協委員、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嘲諷被捕人士「不如帶埋菲傭去囉」,還呼籲大家應學習被殺的羔羊默默無聲,聲稱「有陣時唔一定要出聲嘅,無聲勝有聲。」我深信如果耶穌當年選擇無聲,結果應是做了政協,而不是被釘十字架。社會急速的禮崩樂壞怎不叫香港人倒抽一口涼氣? 
公民黨執委譚文豪

美國警方清場的國際標準
7月1日遊行後,有人發起違法的佔中預演,佔領中環的道路,阻礙來往及經過中環的交通,影響香港人的日常生活及上班安排。有居民得知會預演佔中,已致電給筆者表示擔憂,希望警方可以盡快清場。直至7月2日早上,他還抱怨警方清場速度慢,影響上班的交通。實在難為了警方!
有反對派批評,香港警方清場行動不符合國際標準!原來警方清場有國際標準的?筆者還是第一次聽聞。之後,看到友人傳來的美國「佔領華爾街」人士被警方清場的畫面,還有與美國很接近的台灣警方清場畫面,我終於明白了,原來那些人士批評香港警方清場不符合國際標準是對的!

總結以美國為主的國際標準有以下幾點:一.不能抬,只能強拉。即香港警方用四或五名警員抬一名佔中者是不符合國際標準的,因為美國警員是粗暴地強拉示威者的。二.不是碰,只能狠打。看到美國警員當著傳媒鏡頭,對示威者毫不留情地拳打腳踢,甚至警棍狂毆民眾,太毒了,而香港警方碰下佔中者,就是被質疑暴力,是不符合美國標準。三.沒預警,只有突襲。在香港,電視畫面上顯示,警員還要好好地和佔中人士談談,請他們自行起身,用女警員去抬女佔中者,更細心地用輪椅運送佔中者。美國警員對一些似乎是圍觀者,在完全沒有預警下,就突襲打擊,無論是男或是女都一樣對待,拖、打、扣、壓,等等,令人髮指……反對派追求的美國標準是國際標準嗎?難道他們希望發生在香港!
被譽為民主社會的美國標準,還是不要發生在香港!最好是沒有違法的佔中,也沒有警方清場,那就沒有孩子的流淚和家長的擔憂。台灣有傳媒稱讚香港警方的清場行動和警察的素養。其實,反對派的人士不應推介美國標準,反應運用他們的影響力向美國政府推介香港的經驗,令香港的標準可以成為國際標準。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洪錦鉉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7/11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

張潤衡:走在街上的維穩人士

2014年7月2日 am730

我認同梁振英的說法:「只有維持穩定,香港的經濟才會繁榮。只有繁榮,香港市民的生活才可改善。」其實這是跟阿媽係女人一樣的道理,如果社會動亂、人心惶惶、民不聊生的話,社會不會繁榮,民生問題也不會有好轉。

問題是,七月一日的大遊行,站出來的有好幾十萬人,那如何能夠維持社會穩定?這班人並不是暴民,不是恐怖分子,他們是普通學生、是普通打工仔女、是父母、是長者、是專業人士、也是一群愛護香港的市民。為何他們要放棄了一天寶貴的假期,冒着雨、流着汗水、還要在一大堆人群裡擠迫著地走一大段路來表達心裡的訴求?而且大家都明白這些訴求是不會被當權者所重視。

不用政府向大家呼籲甚麼穩定和繁榮,我敢斷言,希望社會繁榮和穩定的香港人一定多過上星期真普聯選舉的投票人數。但是政府能夠為社會的繁榮和穩定付出真正的努力嗎?

從多項大白象工程的展開,到硬推國民教育,到無理地拒絕向香港電視發出牌照,無視港人受自由行及雙非家庭強搶資源的問題、然後是硬推假普選特首的政改方案,還有接受嚴重干預一國兩制的白皮書,及幾乎讓市民絕望的立法會投票事件,還有許多官員及公職人員的誠信問題等……活在這個混亂的社會,昨天參加遊行的人都是希望維護社會的繁榮和穩定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7/02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黃英琦:以我為先

2014年2月11日 am730

大年初二深夜,我到了那個被視為一年一度「香港奇景」的深水埗「桂林夜市」(圖),我看到了街上的熟食檔和上千的趁墟者,但也看到了夜市的垃圾堆積如山並發出酸臭味,垃圾桶滿溢後,食客把膠碗竹簽隨處丟。看著網上的討論和大家有點濫情地懷緬這種「街頭風味」,我在面書上載了一幀夜市的垃圾照及文章,被近二萬人看過,但也惹來一些評語,認為我不支持市集和小販。

我從未間斷的倡議街頭文化,期待著市集和排檔的重現,政府能有公共空間革新的想像和新的小販政策,在這租金阻礙創業的年頭,讓年輕朋友嘗試擺檔。我珍惜和捍衛市集文化,但也希望香港人累積多年的都會文明和公德心可以持續,有街頭夜市,但也有注重衛生和市容的公民,就像年復一年的七一遊行般,大家會檢起紙張水瓶,不在維園留下垃圾。

數天後,香港出現了另一「奇景」:數以百計的遊輪旅客因不滿未能在越南下龍灣落船遊玩,要求賠償,並因此佔領遊輪十二小時。他們在甲板呼喊,行徑令人搖頭嘆息,因為這些都是香港人。旅遊行程有偏差可以與旅行社交涉,香港在這方面有良好的監管和中介機構,但為何解決的方法是扮演「旅霸」,還影響了最無辜的人,阻礙下一批旅客的啟航時間?

這兩個截然不同事件的共通點,是以我為先的心態。自私自利以我為先,一直在我們的移民基因中,也直接促進了香港的繁榮。在沙士一役後,香港曾出現守望相助的情懷,民間願意自發解決問題。但隨著環境的變化,香港人積累了大量怨氣,在這個連為孩子取得幼稚園學位也艱難、在地鐵內每天要與「喼臣」搶位的年頭,社會瀰漫著不信任,已沒太多人認為應該守規矩,「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太理想化了。最壞的是,大家和應說香港在向下沉,但卻看不見有許多人願意與這向下沉的力量角力和拔河。

這是以我為先和公民的分別。若我們著緊桂林夜市,也該有一股蠻勁去與政府爭取夜市有秩序的常態化。無論香港有多少問題,氣氛有多不好,我們也不應失去最基本的文明和禮儀,因為這文明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作者為香港當代文化中心總監,wongyingkay@gMail.coM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2/11 in 有關情理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