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香港電視

劉天賜:引喻失義

2013年11月21日 晴報

為政府撰寫免費電視牌照報告的顧問公司,威普諮詢亞洲區總監伍珮瑩,繼上星期批評政府後,再度開腔,直斥政府是收到三份申請書後才訂出三選二的準則,形同「造馬」。她表示願意到行政會議解說,稱政府如此行事,以後也不想接政府的生意。如果知道三選二,顧問公司的做法會很不同。

這真令CY尷尬呢。因為早前CY的聲氣,就是依據威普諮詢的建議而作決定。如今又改口稱是參考了多方面的資料才作出決定,究竟是哪幾方面?又說不出來!

CY最嚴重之失言在於引喻失義!行會如同陪審員,只給答案,毋須給理由。可是大家知道:英式法庭是最透明的審訊。法庭聆詢是公開的,沒有隱蔽之處。這是陪審團審案前的公開情況。根據CY之言,行會一切皆要黑箱作業,不可以公諸於世,故與法庭之公開不可類比。如此引喻失義,真令人嘆息,何以由他主持大局。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1/21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黃知勇:阿叻要跪返屋企嗎?

2013年11月12日 都市日報

近日港府就拒絕發牌予王維基一事鬧得滿城風雨,有網民將矛頭指向多年來一台獨大的無綫,呼籲於今年無綫台慶夜,即本月19日發起熄電視行動。不過,身為無綫老闆陳國強好友的陳百祥(阿叻),前日綵排台慶夜的表演節目時卻表示不怕觀眾熄電視,更揚言若當晚收視只剩下兩、三點的話,他就由將軍澳跪地跪到返屋企。不如今個星期,筆者就同大家玩一玩數字遊戲,以「擺事實,講道理」的態度,計一計阿叻要跪返屋企的可能性有幾高。

Advertisement 翻查資料,去年《萬千星輝賀台慶2012》的平均收視為34點,從表面看,今年要她的收視狂跌到剩下不足一成,從表面看是近乎不可能的事。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阿叻所指的兩、三點收視,可解讀作約20萬名觀眾,近年香港的收視調查方法屢受爭議,若把調查中的所有疑點剔除,剩下來的觀眾又會否少於20萬?
觀眾經常會在「擺事實,講道理」的那個節目上,聽到無綫公布的收視率。很多人亦得知收視率是收看觀眾與香港人口的百分比。但問題是這個比率是如何得知呢?原來調查機構會抽樣做約2,500份問卷,並在部分抽樣家庭的電視機上安裝「個人收視紀錄儀」監察用戶收看電視的情況,再將資料送返母公司作分析之用。

這方法聽落好科學好合理,但其實有很多令人質疑的地方:第一是原來全港只有800個家庭有安裝這類裝置,到底這個只比689略多的樣組,是否真的能反映收視?另外,為了避免數據有誤差,這800個家庭更是甚少轉換的。所以,若這些家庭都是無綫粉絲,其他電視便翻身無望了。這800個家庭,又是如何挑選出來?是由觀眾自行申請?還是由調查機構自行選定?而家中開着電視機,又是否代表成員真的在看電視呢?

筆者有點好奇,這個收視調查究竟由誰負責付錢?原來過去一直是無綫與亞視共同委託香港市場調查研究社(SRH)調查收視,各佔約42%的費用,剩下的由廣告公司負責。至06年,亞視要求改為聘用有央視背景的索福瑞作為調查機構。但於2010年,亞視又自行聘用港大民意研究機構調查收視,結果原來的收視調查費用,大部分(約85%)轉由無綫負責。及至今年,無綫又自行重新委任SRH作收視調查機構。這個決定性的因素,筆者不敢胡亂猜想有何影響,還是留給讀者們評論好了。

其實阿叻也不用太擔心,因為無綫有「慣性收視」的優勢。不過我所指的「慣性收視」,可不是出自收視統計上的偏差,而是香港的貧窮人口。2013年,香港在貧窮線以下的人口為131萬,對他們來說,免費電視可能是唯一的娛樂。在亞視有等如無的情況下,這131萬人扣除非電視觀眾人口如嬰兒等,換算起來就是大約16點收視,與阿叻所指的2、3點,的確很有距離。

所以,台慶當晚他大可以飲完紅酒慶完功後,再坐車返屋企。只是,在收視調查無法反映消費人口的情況下,廣告商是否應該重新檢討廣告策略?

黃知勇 (逢周二見報)
資深科技編輯,小說作者,新作有與王貽興合編的武俠小說《血狼叛武》系列。
jeff.wong@metrohk.com.hk
weibo.com/1853960890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1/12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

黃天賜:七問《東張西望》?

2013年11月8日 都市日報

免費電視使用大氣電波,時事節目需要持平,這是中學生讀通識科都知道的答案。無綫電視周二的《東張西望》,以「電視牌照風雲」為題,用「擺事實,講道理」為口號,解構民怨四起的牌照事件。但節目卻以事實混淆歪理,敢問節目負責人七大問題:

一問:主持人指兩間獲發牌的免費電視台,「奇妙電視」是市值11億元的有線寬頻附屬公司,而大老闆是市值2,700億元的「九倉」;另一獲發牌的「香港電視娛樂」屬市值79億元的電訊盈科,兩者皆較市值33億元的香港電視財雄勢大。但按《廣播條例》規定,免費電台是需要獨立營運,免受大企業操控,若依此說法,行會批出的牌照,豈非有違《廣播條例》,而3間申請機構中,其實只有「香港電視」才符合規例?

二問:主持人指NOW至今已有逾萬小時的節目製作,「有線」則有二萬多小時的節目製作。用兩間已擁播放頻道的電視台,比較沒有播放頻道的「香港電視」,是道理嗎?難道NOW及「有線」,在免費台啟播時,學習「亞視」,把節目「翻叮」?再者,按此原則,無論發牌多少,都只是屬現有經營者可參賽的小圈子遊戲?

三問:《東張西望》指NOW的受眾有 37.97%;「有線」則有59.25%,而「香港電視」的前身,是經網絡傳送的「BBTV」,只得2.7%。用兩個不同平台的受眾比較,是科學嗎?如能,我可以用「蘋果動新聞」的點擊率,跟TVB的晚間新聞收視率比較啊!

四問:主持人說,廣告競爭激烈,政府發牌時需要考慮市場,確保持牌者的生存空間。如此,報業95年掀起減價戰,導致多份老牌報章停刊,為甚麼政府不出手干預,確保大家有生存空間?靠廣告生存的免費報章近年愈來愈多,導致《爽報》停刊,為甚麼政府不出手保住《爽報》?按市場機制,不是汰弱留強嗎?政府的責任是保障公眾獲得免費資訊及娛樂,還是要保障商人的利益?

五問:割喉式競爭,會導致節目質素下降。是誰說的歪理?競爭從來只有進步,哪有退步的競爭?從《蘋果日報》的誕生可見。同理,競爭之下,只會提高質素,豈有降低質素?諸君可評,在現時沒有競爭的環境,兩間免費電視台的節目水準是提升?還是下降?

六問:發牌無上限,不代表來者不拒。對!難道浸會大學申請免費電視牌照也批?不過,要拒,也有其因,否則,合資格,排名第二,也要被拒,排名第三卻獲發牌,便是不公的篩選。

七問:未發牌,先投資,誰負責?聽似合理,實是歪理。一名投考名校的小學生,事前不作任何準備,能考進名校的機會多大?要是盡了努力,未獲錄取,是否代表他「戇居」?

其實,要問的,何只七項,只因篇幅所限,未能逐一向《東張西望》請教。寫稿至此,腦海突閃出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的一句話:「很多事情一直以為是對的,可以被貶為錯,假的卻被認為是真理。」罔顧是非黑白的傳媒,是殺死真理的元兇。

黃天賜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wtinchi2002@yahoo.com.hk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1/08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蔡子強:縱使「過度競爭」又如何?

2013年10月24日 明報

在那個年代,打長途電話是十分奢侈的。

打長途電話貴到要先儲錢的年代

在《玻璃之城》一片中,描述男主角黎明離開大學後,到法國留學,女朋友舒淇則留在香港,這對於一對小戀人來說,難免牽腸掛肚,於是彼此拚命工作,死慳死抵,把省出來的錢,都用在打長途電話互訴心曲上。但是隨着身在異鄉的黎明慢慢濃情轉淡,在電話中也開始變得無言,結果出現了如此一幕,舒淇焦急的向着電話筒說:「喂喂,你講嘢啦,無時間了﹗你一粒聲都唔出,浪費晒D錢,我下次……(這時電話因為付款購買的時間已經耗盡而自動掛斷)。」舒淇只有幽幽的向着電話筒呆說:「我下次儲夠錢,再打電話給你。」

年輕讀者或許會問:為了打長途電話,要特地走去儲錢,沒有那麼誇張吧﹖答案是:真的沒有誇張。

與朋友說起,他說那個年代打長途電話真的很貴,於是為了省錢,想出一個方法,那就是和分隔重洋的女朋友約定,每周在特定時間聽到電話鈴聲響若干下表示平安,但不接聽,免得要付電話費。

午飯時閒聊,另一位同事亦憶述,說當年他到加拿大留學,也沒有錢多打長途電話向家裏報平安,後來才想出一個方法取巧。長途電話中有一種叫「collect call」,那是由接電話那一方付款的。當你拿起電話來打時,不是直接撥對方號碼,而是先打給接線生,接線生會代你撥那個號碼,接通後,再說出這個電話是由A君打來找B君,再問B君是否在電話旁﹖如果在的話,又會否願意付錢接聽﹖你可以聽,也可以拒絕。

同事想出取巧的地方是,他跟母親事先約定,如果打來的時候是說要找「黃太」(他本身並非姓黃)的,那母親便不用接聽,或乾脆說打錯,那是一個報平安的暗號,如果真的有要事商討,他會說出家裏正確的姓氏。就是如此這般,同事可以一毛錢也不用花,便在幾年窮學生留學的艱困歲月裏,向家裏定期報平安。

長途電話費貴是因巨企壟斷

年輕的讀者或許會問,我說的是哪一個年代?

答案是:那是由香港電訊(今天電訊盈科的前身)一間公司壟斷全港電話服務的那個年代。

那時打長途電話,可以是幾十元1分鐘﹗我記得當時有一個電視廣告,說長途電話以特惠價回饋客人,好像是30多元打3分鐘,大家看後已經覺得十分「抵」,覺得可以不妨一試。這樣的一個價錢,今天也覺得匪夷所思吧,更何况這是20年前﹗

那麼,為何如今的長途電話費又會那麼便宜﹖答案是:1990年代,香港電訊這個巨企的王國受到顛覆,本來的壟斷優勢結果土崩瓦解,遂出現了今天電訊業百花齊放的局面,市民嘗到競爭帶來的甜美果實。當日的顛覆者,是一個「大衛戰勝哥利亞」的故事,身分我想大家不難估到,他就是近日的風雲人物王維基。

王維基曾勝過漂亮一仗

話說當年移民加拿大的王維基,想出利用「回撥」(call back)的方式來鑽空子,提供廉價長途電話服務。10月17日《蘋果日報》的「金融雲端」專欄甚至仔細提到,王擔心自己會誤觸法律地雷,甚至先寫信給港英政府,希望先行摸底,結果竟然獲時任經濟司的陳方安生及電訊管理局長艾維朗回覆,解釋相關法例,讓他吃下定心丸。於是,王維基從加拿大回流香港,成立了香港城市電訊,再以「回撥」這個方式來鑽空子,讓打長途電話一下子便宜了很多,他又大膽和破格的以「魔鬼1666」及「殺價超人」等廣告作為噱頭來促銷,一時間聲勢大盛,客似雲來,香港電訊曾一度指其侵權而企圖要求電管局介入,但電管局卻始終力撐王維基,稱回撥合法。

香港電訊長途電話的壟斷王國,就這樣一下子被擊潰,讓後者不得不加入減價戰來應戰。從此之後,縱使升斗小民都打得起長途電話了。

開放電訊市場,讓所有人受惠

但這個「大衛戰勝哥利亞」的故事,原來並不是終局,僅是時代大變革的序幕,接着幾年,港英政府順勢大力開放本地電訊市場,先是在1995年隨着香港電話公司的本地電話服務專營權屆滿,逐步開放本地固網電話市場,1996年再發出6個流動電話網絡牌照,1998年甚至與香港電訊達成67億元補償方案,提早8年終止其長途電話專營權,先後在固網和流動電話中引入號碼可攜……從此本地電訊業踏入一個百花齊放的多元格局,市民進一步嘗到競爭的甜美果實,不單收費不斷下調,也令新服務如寬頻上網、智能電話都能夠因為競爭而迅速在香港普及。(大家可以在互聯網搜尋器打入「電訊管理局」及「里程碑」兩組關鍵字,便能找出一個大事年表,當中詳列了當年香港開放電訊業的日程。)

回首前塵,巨企倒下,得多於失

那麼,在這個引入競爭的殺戮戰場中,有沒有受害者?答案當然是有,那就是香港電訊,即今天的電訊盈科。

不錯,在激烈競爭下,這間昔日巨企,其業務已被如狼似虎的幾個後起之秀電訊商,瓜分得七七八八,在壟斷庇蔭下的super profit,已經成為歷史,從今天電盈股價長年一沉不起,大家可以看到這間昔日巨企今天如何日薄西山。

但巨企倒下了又如何?不錯,或許其利潤會大幅下跌,或許它要大幅裁員,或許它要面臨痛苦的轉型,但這又如何﹖這本來就是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我相信我們這代人不單目睹電訊業開放過程箇中的轉變,更親身嘗到電話費大幅調低、新的電訊產品湧現等好處,都會覺得對整體社會而言,是利大於弊,是得多於失。不錯,在這個開放過程,電訊業曾經成了殺戮戰場,一度血迹斑斑,甚至屍橫遍野,或許有人會說是「過度競爭」,但最終又回到今天的均衡狀態。無他,這本來就是市場經濟的應有之義。

回首前塵,大家又會不會認為,當年應該為了一間企業香港電訊的福祉,而把這些都統統犧牲掉?

港英政府能,梁振英政府卻不能

有關免費電視發牌的風波,已經鬧了一個多星期,且可以說是群情洶湧,主角再次是王維基,他由昔日顛覆電訊業版圖,今天轉換跑道,轉為企圖顛覆電視業版圖。但不同的是,今次他卻失望而回。

究竟發牌過程中政府如何臨時「搬龍門」,由無發牌上限,改至「3揀2」,以及王維基的香港電視在顧問報告評分中並非排尾,卻在3揀2中被淘汰,這些如何違反程序公義,坊間已經說得太多,筆者在這裏不想再多費唇舌。

筆者只想與大家重溫20年前香港開放電訊業的一頁,來看看今天官員,如梁振英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口口聲聲掛在嘴邊的所謂要「避免『過度競爭』對整體免費電視市場造成的負面影響」,這種說話的短視和愚昧。如果當年港英政府也要避免所謂的「過度競爭」,到今天我們可能仍要負擔高昂的電話費。

昔日在港英殖民地年代,容得下一個王維基進場攪局,顛覆壟斷下的電訊業版圖;但諷刺的是,今天回歸後,在梁振英治下,王卻被摒棄在免費電視業門外,香港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大家心裏有數。

當年王維基的對手,是比起TVB更大、更強的電訊業巨人,但在殖民地政府管治下,反而還可以有空間放手一搏,結果締造了「大衛戰勝哥利亞」的奇蹟;今天在口口聲聲與「官商勾結」劃清界線的梁振英治下,王反而死得不明不白,這豈不教人感到唏噓﹗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0/24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

黃英琦:如何重燃創意?

2013年10月22日 am730

離港一星期,想不到社會氣氛會變得如此低沉和無奈。

廖啟智的分享令人動容。他談到一台獨大帶來的劣質工作文化:「大台為了提升生產力,白天外景,晚間廠景,同一班演員早上六時開工,凌晨三時收工……但人是機器,觀眾可以看到畫面裡的演員好唔夠瞓……」。閱後,我驚訝和氣憤,感覺似曾相識,與幾個月前知悉碼頭工人的無人性工作環境無異。

香港的電視圈早已一潭死水,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都擔憂出路,唯有委曲求存。那裡早不是創意產業,只有缺乏競爭為少數人帶來的可觀盈利;那裡也沒有創意。創意是怎麼來的呢?只要你看看Google的辦公室設計,是如何關顧員工,那裡的工作環境舒適和具啟發性,雖然Google的員工也是忙得不可開交,要長時間工作,但Google鼓勵他們每周hea一天,做一些與工作無關的事,這樣的信任文化才能產生創意和創新的意念,讓員工感覺到工作的意義。

香港電視的作風並非如此具變革性,只是把長期的扭曲正常化,讓電視人重新燃點久違了的工作樂趣。王維基也不是慈善家,他只是重視人,明白香港的電視欠缺甚麼,明白創意產業的推動必須以「人」為核心。人不是機器,人也要開開心心的工作,才有幹勁和創意,才會進取。廖啟智說,在大台,太進取會與「氣氛不夾」,這種行屍走肉,總之公仔箱有畫面就行的心態,其實已扼殺了電視行業的進步。

香港能夠有今天,全因為政府一向秉公辦理,締造level playing field,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不會隨時改變制度和規則,不會特別為某人設陷阱,也不會偏幫某些企業。這「平坦的競技場」概念是我初踏入政圈就聽到飛哥莎姐講述的重要施政理念。但今天的政府變了,決定是如此的不合理,是間接支持一台獨大和另一台的茍延殘喘。

但我不會因為萬多名市民出席集會和有四十多萬個like就感到高興,因為我們仍在逃避,集會很難持續,但我們仍沒有創意的辦法。有人建議罷看電視一天,算了吧,為何不從此罷看呢?按掣表示like是「卸權」,只是給自己的良好感覺。我們要思考的,是怎樣的行動才能促進改變,讓電視重燃創意。

作者為香港當代文化中心總監,wongyingkay@gMail.coM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0/22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施永青:市場決定存亡 何需政府推算

2013年10月21日 am730

政府拒絕發牌給王維基的香港電視,其中一項理由是市場只能容納四個免費電視台,發多了也沒法生存。

無疑,市場的承擔能力並非無限,問題是政府憑甚麼決定市場可容納多少個電視台,以及哪幾間可以生存下去。

我初辦am730的時候,亦有很多人不看好,認為我既沒有辦報的經驗,又缺乏足夠的財力,結果我們憑小本經營的方式也能殺出一條血路,現在已穩佔免費報市場的頭二名位置。有些經驗豐富、財力雄厚的競爭者,卻在這個市場遭滑鐵盧。由此可見,政府以經驗與財力去決定發牌準則,其實並不可靠。 現實是無論是哪一個行業,不可能個個經營者都有錢賺的。他們蝕的又不是公帑,何需政府為他們擔心?經營者自有他們的策略與對風險的盤算。政府大可以坐山觀虎鬥,由消費者決定誰最終可以生存下去。

其實,市場需要有比實際容納量多一點的經營者,這樣競爭才會激烈,經營者的潛力才會被逼爆發出來,消費者才可以享受到最好的服務。由政府去計數,安排每一個經營者都有一定的市場份額,都可以有生存空間,那不是叫他們不用競爭?這是計劃經濟的想法,對消費者沒有好處。

不過,社會上亦有人持不同意見。我認識一位專門負責商場租客組合的設計師,他以他的經驗說明,一個商場如果讓太多的同類經營者進來競爭,尤其是他們都勢均力敵的話,就可能出現惡性競爭,結果大家都賺不到錢,沒有能力承擔更高的租金。他並不關心電視台的經營者有沒有能力交利得稅,但擔心廣告資源可能會不夠分,多了經營者之後,各個電視台的製作節目的經費都不夠,比今天的無綫還要少,結果節目的質素反而倒退,消費者成了受害者。所以,他認為政府是有責任要計數的。

然而,這種推算只是實驗室裡的靜態推算,而現實世界則是在不停地演變的,各項因素在互為影響,非常複雜。很多商場都要五至八年後,才能慢慢找到最高效益的租客組合,而且常與最初的構思的租客組合相差很遠。現實世界的一些充滿活力的市場,如波鞋街與電腦城等,其實都是自組織而成的,不是設計出來的。在在顯示:機關算盡有時還不如任由市場自行適應。

表面上,現時免費電視收到的廣告費,連兩個台都養不起,何況還要再加多幾間;但市場並非停頓不變的;新的競爭者可能帶來新作風,新的創作可能會吸引新的觀眾;觀眾多了,電視廣告的效益就會提高,並吸引更多的客戶利用電視媒體出廣告;結果多了幾個電視台一樣可以各有生存空間。因此,政府不應太早妄下斷語,扼殺了香港電視的生存機會。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0/21 in 有關商業, 有關情理

 

標籤: , ,

潘麗瓊:「寸嘴」王維基

2013年10月21日 頭條日報

「為了支持你,在你公司股價大跌之下,我昨天衝入去買了你的股票!」一名中大生在新亞書院圓形講場內,當着三千個師生向王維基「效忠」,但「魔童」不是省油的燈,他橫眉冷對滿腔熱情的小粉絲,說:「我最憎人買股票,我自己從不買股票,也從來未見過人買股票會發達!」此語激起全場熱烈掌聲,一盤冷水下來,並未淋熄滾燙的熱情,反令學生更崇拜他,覺得他很「寸嘴」、「好型」!

像「沙甸魚」般擠壓在人群中的我,並不明白他的邏輯,王維基由城巿電訊、到香港電視,都是上巿公司,靠人家買他的股票來集資,卻又「最憎」買他的股票?世界數一數二的首富巴菲特,不就是靠投資股票來發達嗎?再者,這位小粉絲,不惜買股票來撐他,又當眾鼓勵他,為何「魔童」不領情,還當眾噴他一面屁呢?他小男生而已,口才當然不及魔童,為何魔童這樣「玩」他?

我本來有衝動舉手發言,但礙於主持人一開始,便聲言要把發問機會留給中大學生,所以我這個來湊熱鬧的港大人,不便掃大家的雅興。大家「牌面」雖說支持「開放巿場」,到實際運作時,又勵行保護主義了。王維基連主持人都「寸」,不斷「窒」他「無聽書」,他計算準確,學生每次都全場爆笑。

我相信王維基知道巴菲特,也不鄙視人家買股票,也感激來支持他的中大師生,但他是聰明絕頂的Entertainer,知道搞Gag,就是要你對方「估你唔到」,要型爆,贏取群眾支持,就不能「禮尚往來」,而是「以德報怨」,嘴巴「毒辣」一點是難免的。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0/21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