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陶傑

陶傑 Channel

有朋友問我對近日一個姓「肖」的大陸肥胖兒童在港非法居留又有書讀,有何意見?
一個肥仔,有何資格變成「社會公敵」?冰凍三尺,冇錯,這個小孩無罪,不過溫家寶說:香港有好多「深層次矛盾」。係好多自相矛盾的成年人有罪。

「肥仔大風暴」的焦點,係一個虛偽而又長期移動道德和政治龍門的所謂「建制派」—

1,當你講「公民抗命」時,佢同你講「依法施政」。

2,當你講白紙黑字的「基本法條文」時,佢同你講用隱形墨水另加的「基本法原意」,或者僭建在上的「人大乜乜講話決議」。

3,當你講「依法施政」、並提醒佢曾經話過「非法居留無證童不可以在香港入學讀書」時,佢同你講「弱小無辜,有教無類,肥仔都有讀書的人權」。

4,當舒淇被指在康城自稱台灣人而遭到大陸網民狂罵時,佢話這是「民意」。黃之鋒、林慧詩俾「愛港力」與網絡左毛狂罵時,又係「言論自由」。但網民紛紛強烈叫「肥仔肖」返大陸時,佢話咁樣叫做「網絡欺凌」。

5,佢話要「消除前英殖民地色彩」,郵筒改顏色,警察換制服,但前英殖民地留下的鄉村俱樂部,佢唔會剷除,高爾夫球場一切保留,佢自己同佢 D 姨媽姑姐用。你話唔夠土地起居屋公屋?佢話,可以「開發郊野公園」。

6,你在中學討論民主普選,佢話「唔好將政治帶入校園」。但佢叫校長教師宣傳「袋住先」,就係「國民教育,天經地義」;而 D 什麼西社團叫學生撐一個政治方案,錄影公開,交換去美國,則屬「個別事件」。

7,佢帶頭話「港人優先」、「港人港地」,當你也這樣講,你就係「港獨」。

8,佢叫你接受中國國民教育、母語教學、普教中;佢 D 仔女送晒去英國受英國教育、英教西 — 當佢下令香港的中學每個學期強制要昇幾多次五星旗或參觀解放軍軍營加強國家認同時,不要忘記,他在英國讀書的仔女嗰間寄宿學校,十幾萬呎的操場,昇的是英國米字旗,英國寄宿學校參加英軍訓練營,個課程叫做 CCF。

9,佢話你「勾結外國勢力」,但佢個律政司或警方,一旦打大案,就會用你的公帑,由英國高價聘請英女皇御用大律師。

還有許多許多、許多許多。

香港特區十七年來,當咁嘅人 — 如果佢哋仲 Qualify 係「人」的話 — 不停狎玩着你時,一下撥款一千億,一下又話超支撥多幾百億,高官厚職,近親繁殖,樓價地價,火箭上昇。小圈子利益均沾。

但係你唔好反抗,要理性溝通。你理性問佢,佢冇反應。你大聲 D 再三追問,你冇禮貌。你攔住佢,再質問,你「激進」。

這就是香港特區的十七年。總之,佢永遠是對的,一切都係你錯。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5/05/25 in 有關時事

 

標籤:

陶傑:欣賞地標

2013年2月5日 頭條日報

區議會獲撥款,港九新十八區齊開工,「打造」新地標。

但全香港公認地標,如尖沙咀的五支旗桿,屬約定俗成:先有旗桿,後來才成為地標。反過來,刻意「打造」地標,像灣仔鬧市一條大金龍,十五年來,有幾多人記得?

十八區建「地標」,罪不在亂花錢,而是花了錢,交的貨一無美感,二敗在「畫公仔畫出腸」。

譬如深井一座大白鵝塑像——如果告訴對方,「我在一隻鵝旁邊等你」,講出這種話,反不反智一點?深井的燒鵝出名,立一座鵝像為憑,鵝頸橋底阿婆打小人也舉世無雙,按此邏輯,也應該起一座小人捱打的塑像?

除了美學智商零分,還有基本的邏輯混亂:譬如油尖旺的地標,設計圖片曝光,是兩座高五米金色圓柱,互相環抱,暫名「女士指環」,似出自對女人街的聯想。

但「女人街」是一條街,不是一個女人;一個女人戴戒指,一條街不可以。戴戒指的也絕不止成年女人,還有男人、老人、少女,甚至兒童,要找女人的「象徵」,像女廁門上的標誌,胸圍、絲襪、高跟鞋,不都遠勝戒指?

本來,建地標,玩雕塑,需要一點想像力。但這個社會最缺乏想像力,只有一柱擎天,硬挺不倒,像「香港回歸紀念碑」,這種地標,懂得欣賞的人才多。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2/05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

陶傑:底線問題

2013年1月31日 頭條日報

美國德州一名男侍應,公然趕走食客,不但沒有被炒魷,還由電視台採訪,贏盡掌聲,成為英雄。

他當值那天,一個患有唐氏綜合症的五歲男童,由母親陪同來用餐,另一桌客人開始對男孩評頭論足,隨後向餐廳投訴,指用餐情緒受到影響。侍應為息事寧人,為之換枱,不料對方不領情,繼續手指指,眼超超,不肯收口,指「特殊兒童應該留在特殊地方」,侍應終於忍無可忍,對這桌客人正顏厲色:「對不起,我不能為你服務。」

一樁小事,不但可以解釋何謂「歧視」,「服務」又應該到甚麼地步為止。

男孩不幸患唐氏綜合症(而非精神病),是與生俱來,與種族、膚色、性別一樣,輪不到他選擇。因一個人無法改變的天生特徵,對之不公平,這種「歧視」,才與現代文明的價值觀衝突。但厭惡一些人之品格低劣,行徑下流,則並無罪過可言。

歧視病童的客人,不但無知,更且無禮,但侍應並無立時發作,先想辦法解決,直至這桌客人得寸進尺,沒完沒了,侍應才下定決心,That’sit,過了他的底線,就不可以繼續退讓。

雖然「顧客就是上帝」。但從伏爾泰開始,已經允許人質疑上帝,餐廳要賺錢,但賺錢也要有底線,美國人很高傲,有違他的價值觀,他不會「跪地餵豬乸」。美國人守得住底線,才經得起衝擊,難怪全球有一億五千萬人想移民美國。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1/31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

解讀福島核事故 危與機

2011年08月03日 解讀福島核事故 危與機

日本311核洩漏事故,令世人反思核電安全問題。 香港城市大學校長、著名核電專家郭位說,危機驅使人類不斷進步,科學家現正研究把氫氣發展為普及能源, 因為它是最環保的能源;科學家亦積極研究能把核燃料完全燒掉的新式核電廠。

郭位在日前的香港書展「從杞人憂天談起——解讀福島核事故的『危』與『機』」講座上,剖析能源和核能的最新發展,吸引超過200人出席。他說:「令日本核電廠發生爆炸的氫氣,就是最乾淨的能源,屬於『最高境界』能源。」科學家現正研究把氫氣轉化為普及能源的可能性,「數十年以後,人們或者可以用一個筒載着氫氣,拿回家用來煮飯!」

核燃料的處理是核電廠其中一個令人擔心的課題。郭位說,傳統核電廠只能燒掉數個百分比的核燃料,超過百分之九十沒有被燒掉,非常危險,科學家正想辦法設計能把核燃料完全燒掉的新式核電廠,以解決核燃料殘餘的問題。他以日常生活例子作解釋:「下次燒烤時,烤多少肉便放多少炭,不要多放,燒光後炭就會消失,既可節省用水,也可避免火災。」他又認為,核電廠的選址十分重要,要避免興建在人煙稠密的地方。

天文台一度在本港量度到空氣含放射性物質,令港人大為緊張。郭位說,城市一般的輻射是每小時0.05 個單位,本港一般背景輻射是0.3。日核洩漏事故發生後,東京一度量度到1.0個單位。本港背景輻射較高,郭位解釋是因為香港高樓大廈密集,帶有輻射的氡氣特別多。此外,填海的爆破工程需要使用煤,用煤爆破釋出的放射性物質特別強。被問及有關土地日後會否釋出輻射,他說要視乎蓋在上面的水泥有多厚。

日本核洩漏事故發生後,不少人提出轉用或發展其他能源。但郭位指出,核電與水力發電都是目前最安全的能源,在安全和環保的原則下,煤應該首先被淘汰,因為單在去年已有十多萬至二十多萬人死於與煤相關的事故。至於太陽能發電,他指出,太陽能晶片有毒,會造成污染,雖然科學家嘗試用生物方法研發不會造成污染的晶片,但至今還未成功;風力發電亦會產生大量二氧化碳,「核能是今天公認的環保能源,明天是不是?我不知道,以後可能會有改變。」

目前全球有400多所核電廠,佔全球兩成整體供電量,香港有三成電來自核電,法國、大地震前的日本和美國為別是八成、三成和兩成,若不是發生核事故,日本還打算把比率增至一半。福島核電廠洩漏輻射,令部分國家棄核或暫緩發展核能,德國已宣布在2022年前關閉所有核電廠,中國和日本也會暫停發展核能。

郭位同意核電並非百分百安全,人們可以不使用核電,只是還未想到用甚麼代替。「這是trade-off(取捨)的問題,如果大家認為不要核電,其實並非不可以,我們是可以不要的。但譬如冬天限制用電,有些地方已開始這樣做,抗議的人卻愈來愈多。」

核電安全可分為兩方面,一是可靠度,即核電廠不發生事故的機會率,機會率愈低,可靠度便愈高;二是安全,即核電廠一旦發生事故,人們是否能逃離受影響的地區。他說:「人們最擔心是安心的問題,而不是可靠度和安全性。」即使機會率低,可靠度高,人們還是感到不安心,他認為這是人之常情。

「最不可靠和最危險的就是人,如果可以改變人的問題,便可以令環境變得非常安全。」郭位說,史上最嚴重的核電廠事故,是1979年的美國三哩島核電廠事故、1986年的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事故,以及今年三月日本的福島核電廠事故,三宗都與人為錯誤有關。他說,地理上最接近今年三月日本大地震震央的核電廠,不是福島核電廠,而是呂川核電廠。「福島核電廠已使用四十年,原定三月底移除,卻在移除前發生事故,呂川核電廠僅用了不足二十年。天下的事物都會壞,有老化問題便要處理,福島核電廠並沒有處理這問題。」

郭位最後以一個發人深省的故事結束演講:「美國愛達荷是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興建第一個核子反應堆的地方,也是一個人口很少和很美麗的地方。一次美國政府計劃在該處興建一間重型核電廠,當地居民公投反對。記者訪問他們反對的原因,他們說:『我們不在乎蓋核電廠,但核電廠會聘請2,500人,帶來污染和罪惡。』」

與陶傑對話篇
另外,郭位與才子陶傑及參與講座的市民,討論核電和輻射問題,以下是部分精彩對談。

陶—陶傑、郭—郭位
●浸溫泉與吃海產
陶:香港人喜歡在冬季到北海道浸溫泉,流出來的溫泉會否不是硫磺,而是輻射?以前浸溫泉之後會皮光肉滑,現在會否生水泡?
郭:溫泉本身帶有輻射。香港人愛吃的深海魚和貝殼也含有輻射。
陶:有專家說核反應堆裏的水流入海,水流已到達菲律賓北部的海灘,有數百隻海龜死掉,水流接着到達台灣和香港,是否不能吃附近的海產?
郭:放射性物質比塑化劑容易檢驗,台灣驗塑化劑要數天才有結果,檢驗輻射只需一秒。從科學的眼光來看,至今沒有發現環境受到影響。
陶:塑化劑會令男孩子的某個器官特別小,輻射沒有這種副作用,比較兩者,如果要受污染,寧願選擇輻射。

●日本死士沒有死
市民:你用車毁、橋倒、手術後死亡、飛機失事等說明可靠度,這些都與我無關,但如果大亞灣核電廠發生問題,便跟我有關。你可以就此發表意見嗎?
郭:核電安全分為可靠性、安全、安心。人們最擔心是「安心」問題。三月十一日日本大地震後,有報紙說五十名日本死士一定會在兩星期內死亡,現在一個也沒有死,只有一人被水淹死。1979年三哩島核電廠發生事故,比日本更危險,當天也沒有死掉一個人,32年後的今天,綠色組織、聯合國和美國發現,在三哩島半徑50公里範圍內的人,其患癌率與其他地方的人一樣。35年後的情況會怎樣?沒有人知道。

● iPhone 4和填海的輻射
陶:英國說iPhone 4的輻射會直接影響腦部,是否真的?
郭:iPhone的確有輻射,我們一般的背景輻射跟福島的輻射不同,背景輻射是軟性的,核電廠的輻射是Gamma、Alpha、Beta等,很強的輻射可以致癌,相對核電廠,軟性輻射輕微很多。
陶:如何看廣東省將多建十數間核電廠?
郭:中國能源供不應求,中國內地的房屋很暗,根據我的資料,中國正在加速發展核電。發展核電要平衡三方面:可靠性和安全、能源的來源、經濟和環保。核電並非100%安全,但核電的安全性與水力發電並列,都是最安全的能源,最不安全是煤,去年有20萬人死於相關的事故。為甚麼香港的背景輻射高?撇開環境污染,填海一部分使用煤作爆破,用煤爆破釋出的放射性物質特別強。
陶:若在海底打了樁,還會釋出輻射嗎?
郭:看水泥有多厚,如果夠厚便不會釋放出來,如果不夠厚,會釋放出來。

●鈾礦附近居民較伊朗人長壽
陶:人體會否出現輻射抗體?我們在印度的酒店喝蒸餾水,會拉肚子三日三夜,但當地人在河邊洗澡卻不會有事。
郭:你說的理論,與輻射生物學家的說法相似,但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不敢亂說。意大利有一個鈾礦,附近居民的平均壽命比伊朗國民的平均壽命高,這是事實,與基因有否關係?不敢說,需要進行分析。香港人的壽命較長,我來香港以後,我常常開玩笑說:我的壽命也會延長一點。

●郭位說話到位
市民:剛才提及核電的實際安全與心理安全,實際安全是專家和科學家考慮的問題,公眾為甚麼會感到不安全?政府和核電廠應該怎樣令大家的心理感到安全一點?
郭:推廣科學十分重要……
陶:所以這個講座請了郭校長,他的名字叫郭位,說的東西也到位。他是科學家,不像我們在電台「吹水」,科學家有多少證據便說多少話。

●羅孚兒子之死
陶:前《新晚報》總編輯羅孚的兒子羅海星去年血癌逝世。我曾問他家族有沒有人患過血癌,他說沒有,但懷疑與在六四事件後被囚禁在廣東監獄有關。他說,該監獄旁有一個鈾礦,開發了一半便停工,他在廣東監獄被囚禁了一年多,有次送飯給他的獄警換了人,於是問獄警,對方說以往送飯的獄警患癌症死了,還有數人都是這樣死的。我問他鈾礦有沒有洩漏輻射,他說不知道。

本文章內容之版權由AM730所有。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08/03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陶傑:大爆炸

2005年11月22日 蘋果日報

英國物理學家霍金斯接受電視訪問,記者問這位據說是世界上繼愛因斯坦之後智商最高的科學家:「你說宇宙的源起是一場大爆炸,那麼爆炸之前是甚麼?」

霍金斯有點不快,說:「這個問題毫無意義。」

這樣的答案,令國際大師一下子露了底。他錯了。只要是出於飢渴的求知,而且是對生死極限的探索,任何問題都有意義,特別是針對霍金斯,他說宇宙是一場大爆炸中誕生的,他就有義務解答大爆炸之前是甚麼。正如一個男人,搞大了一個女人的肚子,是他經的手,如果女人問他:「你對我肚子裡的這團東西怎樣處理呢?」男人可不可以兩手一攤:「你這個問題,我認為是毫無意義。」

霍金斯的意思,其實是「我不知道」。你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要說問題沒有意義,一切天文物理學家都解答不了這個問題:你說宇宙是大爆炸中誕生的,那麼爆炸之前是甚麼?

這是科學和神學的疆界,越此一步,即跨進了另一片更迷濛的真空。大爆炸之前又有甚麼?超越了人類一切計算和想像的極限,無從詢問,也無從解答,所有天文物理學家拿著無論在劍橋還是普林斯頓,接過問題的這張小字條,所有天文物理學家,都會迷茫,只能把字條絕望地傳遞給梵蒂岡。

答案是那疆界的外面只有一個超凡入聖的靈體,叫做上帝。但是如果有一個上帝,他為甚麼無端設計了這場大爆炸?上帝是恐怖分子,還是做甚麼實驗而一時失手?為甚麼上帝不早不遲,偏要在大約一百四十億年之前決定了這場爆炸,無中生有地開鑿出一片無垠的燦爛?

他有甚麼計劃,有甚麼動機?上帝本身又是從何而來?或者是不是他與大爆炸一起誕生?打開舊約聖經的第一章,這一切問題,不但也一樣「毫無意義」,而且一度不許提的,因為一問就是褻瀆神明。

但這是千古的第一疑團,是人類從誕生到終極的蒼生第一問題,沒有人可以「釋法」,沒有神明掌控令人滿意的最高釋法權,或許答案看似深奧,其實簡單:爆炸之前是另場爆炸,我們處身的宇宙只是英文字母的一個系列中的 E,在此之前,尚有 ABCD,在 A之前,是上一鏈的輪迴 Z、 Y、 X,一輪輪排下去,而人的靈魂都超越了這條輪迴的鐵鏈,在第五度空間,那是一個沒有爆炸的所在,無所謂生死,無所謂榮哀,有一天我們在那裡相遇,而且是我先到,靜靜地等你來。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05/11/22 in 有關閒情, 有關信仰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