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足球

張堅庭:謊言、澳門、足球

2013年10月5日 am730

為甚麼我們憎恨、討厭謊言(包括慣性講大話的人),其實道理很簡單,不涉及甚麼道德觀點,因沒有人喜歡被人欺騙,於是誠實也不單純是高尚行為,而是非常實際的博弈結果,但仍有人不理後果仍然自欺欺人,而且明目張膽,只求目的,不理手段。似乎是小事一宗,但影響深遠。剛好我自己經歷了一次一班人自欺欺人的典型個案。

每年秋天, 澳門都會主辦一次粵港澳青少年的足球比賽,前年小兒代表香港出賽贏了冠軍,今年輪到雙數年U14,廣東以恒大足球會為廣州代表,香港以香港隊為代表,澳門則以澳門隊為代表,首場由恒大足球對香港,恒大足球學校和皇家馬德里合作,所以教練是西班牙人,大家水準相若打得難分難解,香港先贏二比零,第二場由澳門對廣州恒大,澳門贏二比一,我們也在場觀看比賽,咦……

香港教練認得澳門部分U14球員曾代表澳門U16比賽,肯定是超齡球員,由於香港方面由康文署安排,教練向康文署提出質疑,最簡單的方法是出場前出示身份證明,但似乎不得要領,因為澳門是主辦方,規則由他們訂定。

第二天比賽開始,出場儀式的球員個子相若,但出場比賽就換了幾個高大的球員,除了肯定有U16的球員外,有U15也就順理成章,比賽當然也是十分激烈,我們掌握了控球權,有八成多的攻勢,但在最後一分鐘輸了一球,澳門隊贏得冠軍。

在頒獎典禮宴會上,高大的超齡球員竟失了蹤影,在排隊等候上台領獎時,我忍不住挨到澳門代表球員的身邊,跟他們說:我認為你們有些球員是超齡的,對嗎?(他們沒有望我)如果教練下次要你們講大話, 你要和教練說講大話是不對的,是嗎?有兩名小朋友不住的點頭同意,天真可愛,更加惹我發火。

上台頒冠軍獎項,明顯看到澳門隊員心有歉疚,不好意思歡呼雀躍。

剛好隔一天港澳埠際賽在國慶日又舉行,相信港方要查證歲數,於是怪現象出現了,前天代表U14的「高大澳門代表」乖乖回到U16,另幾位前天代表U12的則站到U14的行列,全場輸6:1。其實澳門足球技術不敵香港有甚麼問題?有如香港贏不了英國,實力有差距何足掛齒。從前虛報年齡都是大陸球隊,我們在內地與主辦方經常為此吵翻天,他們不解地問道:說謊有甚麼大不了?

習主席抓了一批中超官員坐牢,大家才知死,所以才有恒大足球的興旺。

連恒大西班牙教練也投訴說下年不參加。

我看了主辦單位,有澳門體育局、澳門足總、香港康文署,其實大家心中是否有數呢?如此明目張膽,投訴也不處理,究竟勝一場不該勝的仗好呢?還是把上述機構的名聲玷汚更有價值?香港人不要沾沾自喜去指責澳門,因為澳門的總教練是丘建威,我們親眼見到他調動球員出場,丘建威是前香港足球代表,電視足球評述員,專欄作家。當一班十二、三歲的青年把謊言當作成功的㨗徑時,他的將來會如何?原本讓孩子可信賴的教練,可厚顏至此指導他們集體說謊,上述機構及教練,是否要向澳門代表隊的父母們作一個交代。

(編按:本報曾就文章內容致電丘建威求證,對方表示「沒有回應。」)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0/05 in 有關運動

 

標籤: , ,

姚崢嶸:足球怪誕經濟學

2013年8月20日 蘋果日報

20130820-232056.jpg

我天生「包拗頸」:小時候喜歡駁大人嘴,讀書時又參加辯論隊。因此,我很喜歡看《怪誕經濟學》(Freakonomics)這類利用數據、挑戰傳統智慧的著作。年初出版的《The Numbers Game︰Why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Football Is Wrong》堪稱足球界的《怪誕經濟學》,以下是其中幾個有趣題目:

進攻是最佳防守
足球踢法天天新款,全能足球、清道夫、意大利式鐵鎖橫江……但在部份人心中,有種主導思想歷久不衰:「進攻就是最佳防守」。他們不僅認為只有進攻才符合足球美學,也深信進攻比防守重要。四大聯賽過往20年數據則顯示,整季入球最多球隊之中,有51%贏得聯賽冠軍;失球最少球隊,則有46%能奪標(小部份冠軍隊身兼兩者,所以這兩組數字有重複)。換言之,以爭取最多入球作為奪標策略,只有一半時間奏效,亦只比最少失球稍勝。

包括非爭標分子一併考慮又如何?根據統計資料顯示,每隊球隊若全季多入10球,可以換來額外2.3場勝仗;如果少失10球,則等於2.2場勝利,效益幾乎是一樣。但若要避免輸波,做好防守就有效得多:多入10球只會減少1.8場敗仗,但少失10球,卻可少輸2.4場。結論是,球隊若要改善成績,應投入更多班費和心力加強防守,但現實剛好相反,所有球隊都注重前鋒;而防守球員和守門員的身價,總是遠遠落後於前鋒和中場。

「入第一球最重要」
兩年前,曼聯曾大炒阿仙奴8比2,不久之後卻被曼城以6比1擊潰。擁躉心知入到第五、六球時大局已定,再入多幾球,只是面子和感情問題(季尾靠得失球差定冠軍,只是極端意外)。所以每個入球的價值,也服從經濟學的「邊際遞減」定律。評述員常說「入第一球最重要」,可說是這定律的倒轉延伸。

比賽入第一球等於由和局變成領先,總好過落後,但何謂「最重要」?最客觀的標準,應該是看那個入球對賽果的影響最大。原來,四大聯賽每場平均入球為2.7,而在每場贏波三分、和波一分制度下,每個入球的邊際得分貢獻如下:
第一球:0.8
第二球:1.0
第三球:0.5
第四球:0.2
第五球:0.1

即是說,入了第一球等於有0.8分落袋,差不多至少可打和;但入第二球的邊際效益更高,可以再賺1分;入第三球,球隊共會拿2.3分,幾乎「穩坐釣魚船」。第四、五球的價值,分別只有0.2和0.1分,引證了「大炒」只是錦上添花。

作者更認為射手的排名和身價,也應根據每個入球的邊際效益來調整,因而得出以下結論:2009/10和2010/11兩季,最有價值射手,竟然不是杜奧巴或當時仍在利物浦的托利斯,而是戴倫賓特!在科學研究裏,不時出現理論模型預測和常理相差太遠,引發研究員檢討研究方法;我自問包拗頸,也覺得這結論不可思議。

「角球等於叫糊」
「只有英格蘭的球迷,才會在贏得角球時,興奮得像慶祝入球。」摩連奴這句話略嫌刻薄。角球對攻方球員很「好頂」,亦是少有能把全隊最高、頭槌最好球員佈滿對手龍門口的機會,更可以日常演練熟習,應該非常有威脅吧?

數據卻說不。每場波的角球與入球數目全無統計上的關連。而且,平均要5個角球才能製造一次射門,每9次射門才有一個入球;即是說,每個角球只等於0.022個入球!

考慮到攻方在角球時空群出擊導致後防空虛,往往被突擊快攻(例如前利物浦門將連拿投擲的準繩長傳常常奏效),角球只是低回報活動,難怪巴塞羅拿近年幾乎完全只用短角球,慢慢搓。

「史篤城不重視控球」
巴塞隆拿、拜仁慕尼黑、西班牙國家隊等強隊,皆着重控球。數據證明,控球時間佔優一方,得勝率達39%,落後的只有31%能贏波。但是,弱隊球員技術較差,如何利用控球戰術?史篤城找到了一條出路。

一場90分鐘球賽,減去出界和死球等停頓時間,實際比賽時間平均只有60至65分鐘;技術高球隊如曼聯,則可達67分鐘。

限米煮限飯的史篤城,球員沒有本事「輕搓慢撚」保持控球,前領隊保利斯於是想出玉石俱焚的打法:盡量減少實際比賽時間,限制實力較強對手的發揮,從而減少防守壓力。有史篤城的球賽,實際比賽時間不到59分鐘,部份更低至45分鐘!相信球迷都記得,「手榴彈王」迪納每次擲界外球,耐心地把球抹乾淨的場面。

所以,史篤城之重視界外球和死球,除了是掩飾己隊技術不足之餘製造入球機會,還能達到減輕防守壓力效果。

以有限班費,史篤城近幾屆能在英超站穩陣腳,難能可貴。可惜,就像之前的保頓一樣,球迷和班主最終忍受不了世俗歧視眼光(「足球是在地上踢的,不應在天上飛!」),渴望球隊打「正常足球」,最終炒掉保利斯。我擔心他們今季會步保頓後塵降班。

「聯賽三分制鼓勵進攻」
八十年代初我剛開始看足球時,各大聯賽都採用贏波兩分、和波一分制。後來,有人提議提高贏波得分,拉開贏波與和波收穫的距離,以鼓勵進攻足球,在低組別聯賽試行一段時間後,得到國際足協認同,1995年於全世界推行。

結果?和波數目一如所料下降,代之而起的是「魚生粥僅僅熟」一球勝仗增加,但總入球數字卻不升反跌:由於贏與和的得分差距拉遠了,有一球領先優勢的球隊,繼續進攻所冒的風險遠比以前高,結果打法反而變得更保守,換人時更注重換入防守球員保護優勢,大腳解圍數目也上升。而最顯著上升的一個數字,竟然是黃牌:原來三分制鼓勵的進攻,目標不是對方球門,而是對手的身體!這可說是經濟學上所謂「始料不及定律」(Law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的另一經典例子。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8/20 in 有關運動

 

標籤: , ,

姚崢嶸:12碼的科學

2012年11月1日 蘋果日報

上周,美斯補時射失 12碼,令巴塞錯失打敗西維爾機會。美斯射得不差,卻被西維爾門將華拉斯飛撲擋出。華拉斯屬寂寂無聞之輩(無意對他不敬,只是他 29歲人,去季中才當上正選),記者問:這應算是美斯失誤還是你的神勇?他答:向來都會賽前溫習對手射 12碼習慣,因此「不會刻意淡化自己的功勞」。

不過,據經濟學者研究,美斯的 12碼向來角度變化多端,無路可捉,華拉斯「勇救」的一球,似乎幸運多於技術。
無錯,學者十分喜歡研究 12碼,因為足球其他範疇變數太多,很難做到研究的重要假設 Ceteris Paribus(其他條件不變), 12碼則簡簡單單,目標明確,累積數據又多,十分方便研究。奇怪的是, 12碼已有超過百年歷史,互射 12碼決勝也已出現 50年,一直主宰多少球星球隊的榮辱、球迷的喜憂,但足球界研究 12碼興趣竟然比學界低, 12碼常被喻為純靠運氣的「俄羅斯輪盤」,或者由「心理質素」主宰,更不時有球隊「近日勤練 12碼」,擺明臨急抱佛腳,對 12碼的態度毫不科學,直到近年才改變過來。

足球史上最著名的一張紙,是 2006年世界杯德國對阿根廷互射 12碼時,德國教練交給門將列文那張,上面寫了對方球員的 12碼習慣(圖 1,後來在慈善拍賣籌得 100萬歐元)。這秘笈協助德國擊敗同屬 12碼高手的阿根廷晉身準決賽,內容雖然流於粗疏,但已轟動球壇。

無學過博弈論的人也知道,射(和救) 12碼,最忌有慣性模式,很易被對手看穿,歸納成類似列文秘笈顯示的資料。多年前林尚義講波就指出過,港隊門將劉棟平常撲向左邊。即使球員明白此道理,刻意不停改變射法,有時也會被自己的潛意識慣性出賣。正如我和女兒( 4歲)猜包剪 ��,每次都可以輕易連輸五六盤(當然是我故意讓賽),並非因她每次都出剪,而是習慣重複同一序列出招。倫敦經濟學院教授、曾踢過西班牙丙組的 Ignacio Palacios-Huerta,研究了超過 9000球 12碼,也發現一些球員如 2010世界杯最佳球員科蘭,喜歡輪流射一球左、一球右,德國門將紐亞的撲救習慣,亦有類似問題。

美斯列貝利無慣性模式

不過, Palacios-Huerta的結論是,國際級球員大部份沒有明顯傾向,美斯和列貝利等高手甚至能幾乎完美地模擬隨機挑選角度(好比射前在腦中擲骰仔決定方向)。

博弈論也預測,就算射左邊較有信心的射球者,亦要部份時間射向右邊,才令守門員不敢只專注撲一邊,在博弈考慮下,射球者調節射向每個方向的頻率,會達到「最優」組合「納殊均衡」( Nash Equilibrium),無論射哪個方向的成功率都一樣。 Palacios-Huerta認為,球員大體上做到了。

可是,「大體上」仍不是「完全」,學者仍然發現有一種射法沒被好好利用。在此賣個關子,先講講施丹和尼斯堅斯的兩個 12碼。

施丹在 2006年世界杯決賽射入的 12碼十分瀟灑,輕輕「啄」向龍門中間,還中楣底彈入。一代球王退休前最後一場比賽、亦是球壇最高榮譽的決賽、數以億計球迷屏息靜氣一刻,竟會施展奇招,有人認為他藝高人膽大,但也有人覺得,他贏過、威盡,已不太在乎(從他後來施展「愛心頭槌」累法國輸波或可引證此說法)。究竟這是否有「看似瘋狂的智慧」( Method In The Madness)?

1974年直射正中創先河

原來早在 1974年世界杯決賽,荷蘭挑戰主辦國西德,開賽兩分鐘告魯夫單騎突入博得 12碼,尼斯堅斯主射,面對西德鋼門「飛燕子」美亞,竟也是直射正中入球。在尼斯堅斯之前,據說從沒有球員作此嘗試,射球者和守門員的 12碼對決,都是「左或右」兩種選擇。守門員撲向左或右(美其名曰「捉路」,實則是撞彩),估中機會有 50%;尼斯堅斯的一射,從此守門員還要顧慮「正中」這個可能性,估中機會降至 3分 1( 33%),好比把龍門擴大了。同理,射球者選擇亦由 50%提高至 67%,入球率理應上升。學者檢驗德國聯賽數據,發現入球率果真由「尼斯堅斯」前 10年的 69%,大幅上升至之後 10年的 77%,支持「尼斯堅斯效應」存在之說!

《怪誕經濟學》( Freakonomics)作者 Steven Levitt的數據卻顯示,球員選擇直射龍門正中的頻率,仍比經濟模型預測為低:守門員不往一邊撲,好像未盡全力;但射球者射正中,像是缺乏信心和技術,射失非常樣衰,所以雙方都寧可靠邊射/撲,學術上這叫 Action Bias(寧做錯,無放過)。所以射中間者藝不一定高,但膽肯定不小。

越遲射命中率越低

除了博弈外,還有其他因素影響 12碼成敗,例如球員體力(尤其大戰 120分鐘過後)、心理狀態(舉國榮辱繫於一腳),甚至球場草皮( 2004年歐國杯的碧咸、 2007年歐聯決賽的泰利,及上月曼聯對車路士的朗尼,都賴地軟)。以 Palacios-Huerta的數據為例, 12碼平均入球率為 80.1%,但如在比賽最後 10分鐘出現,成功率大幅下降至 73.3%,應是反映體力和壓力的影響。另一組學者也發現,互射 12碼中,越遲射的命中率越低(圖 2),相信也顯示壓力越重射得越差。明乎此,我們對巴治奧、巴里斯、蘇古迪斯、薛高、柏天尼這些曾在世界杯「宴客」的名將,也不能太苛責,人畢竟是犯錯的動物。

也不是所有學術研究都同樣有益有建設性。利物浦 John Moores大學教授 Tom Riley的研究結果是:只要射中兩邊上角,守門員身手再好也不會有足夠時間撲救,「阿媽係女人」程度,僅次黃興桂的「 12碼,一係入,一係唔入」。自問有正義感的讀者,請向該大學投訴有人浪費研究資源。

20120626-110522.jpg

列文的 12碼秘笈
中文繙譯:
1)列基美-左上
2)基斯普-長助跑:右、短助跑:左
3)軒斯-左下
4)亞耶拉-等好耐、長助跑,右
5)美斯-左
6)艾馬-等好耐、長助跑,左
7)麥斯洛迪古斯-左

20120626-110942.jpg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11/01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