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蔡東豪

蔡東豪:Sitting = Smoking ?

2014年3月21日 蘋果日報

image

■當我知道運動不能抵銷長時間坐着的壞處時,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我決定站起來。

在《Runner’s World》雜誌看到一篇文章,標題是「Is Sitting the New Smoking?」,震撼至決定改變工作習慣。吸煙的禍害大家很清楚,坐竟然可跟吸煙相提並論,怎能不震驚?

過長時間坐着的壞處,不用醫學專家解釋,我們也略知一二,因為我們感受到。血液不流通,新陳代謝減慢,有可能導致很多毛病。這篇文章最嚇人的地方,是打破一個謬誤:很多人以為平日有做運動,可抵銷坐帶來的問題。過往,我的認知是,長時間坐低不是問題,因為我有做足夠運動,原來這是錯。我細讀文章每一粒字,原來運動不能抵銷坐,我是一個自欺欺人的「運動型坐者」(active sitter),面對的問題,跟不運動坐者無分別。更大鑊是,運動之後,坐着休息一下獎勵自己,原來是坐多了,禍害更深。

過去一年,我不放過每一篇關於坐製造身體毛病的文章,結論是,我信,坐是很多問題的根源,所以我決定改變。坐的危險,不是新意思,六十年前英國權威醫學期刊《Lancet》刊登一項研究,發現企着工作的巴士售票員,患心臟病機會,比坐着工作的巴士司機,低出一半。近年,有多個研究指,長時間坐,減少製造燃燒脂肪的激素,程度最高達九成。大部份人坐着工作,每日平均坐六至九小時,不信的話,明日試計算一下。

解決長時間坐的方法,原來很簡單,是多起身企,或更有效是行一陣。專家指,對抗坐的活動,短至一分鐘也可以。坐,是不動;坐的反面,是動,解決方法是多動。坐着工作的白領,提醒自己多去廁所、茶水間、或找同事傾偈,便可大幅減低坐產生的問題。我信客觀環境多過自己的意志,決定改變工作環境,從今以後,我企。

我的朋友中,有兩個的辦公室是以企枱工作,我們交換心得,研究尺寸和高度後,為自己設計一張企枱。據聞,有香港傢俬店出售各式各樣企枱,包括可升降的坐企兩用枱。外國雜誌介紹一種treadmill desk,即是枱下面是跑步機,一路跑一路工作,好像誇張了一點,我未見過人用。

企坐比例7:3最理想
使用企枱工作了幾個月,已習慣,感覺良好。當然,上班不可能百分百企,跟同事開會,也會坐。專家指,企得太多製造另一些問題,最理想比例,是七成時間企,三成時間坐。

我在想,把坐的禍害跟吸煙相比,可能有點刻薄。煙民被壓迫至只能在室外吸煙,白領煙民每日走出室外幾次,其實是對抗坐的最佳方法。煙民須面對吸煙帶來的禍害,但同時解決坐製造的問題,一減一加,是一條複雜的數。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3/21 in 有關保健

 

標籤: ,

蔡東豪:寒跑

2012年1月18日 蘋果日報

我愛冬天跑步,其他人覺得走出被窩已是一種成就,我在10度以下的寒風中起跑,這種感覺真爽。冬天跑步須作多方面調整,先給大家一個指南:

【一、只怕着太多衫】
我覺得冬天時,屋企凍過外面,起跑前我們身體的溫度一定較低,踏出門口迎接寒風的一刻,只能用「攞命」來形容。但每次跑步時,我們都會後悔着多了衫,這件衫變成巨大負累,棄掉不捨得,紮在腰上不舒服。冬天跑步要抵受着太多衫的誘惑。

【二、着多層】
千萬不穿厚衣,我見過有人着件fleece跑步,一定出事。實驗證明,layering是保暖的合適方法,依靠layer之間保存熱量。我的裝束是一件長袖衫,加一件短袖衫或薄風褸,跑落之後,幾凍都不怕。

【三、有限度】
我經常出差,一定帶跑鞋,在歐洲天氣較乾地方,我為自己定下的極限是零度,零度以下不跑,太冷的空氣令我的呼吸系統不舒服。試過零下十幾度,我好想跑,住的酒店冇健身室,我搭的士去附近健身室,畀錢跑。

【四、記着飲水】
冬天跑不會出太多汗,容易有錯覺,以為自己不用飲水。年紀大了,雖然我怕飲凍水,但也強迫自己定時飲水。我未見過有跑步用的輕便暖水杯,有的話,我一定會買。

【五、不做黑衣人】
我一定是朝早跑,冬天時,天多數未光,有一段時間在黑夜中跑,我會揀着顏色鮮艷外衣,讓其他跑手和駕駛者容易見到。其實不只是黑夜,不黑不光的天色,可以是最危險。我見過美國交通意外報告,牽涉行人的交通意外,大部份發生在下午5點至8點,天色入黑時。

【六、小心】
在暗淡光線下跑,尤其是對於我這種被近視和老花同時夾擊的中年人,很多意想不到事情可以發生,小心為上策。

【七、放鬆】
冬天經常吹大風,避到盡量避,避不到要低着頭頂。逆着大風跑,時間當然差一截,不要看時間,集中享受冬天跑步的樂趣。

對很多人來說,跑步是攞苦嚟辛,那麼冬天跑步是超級攞苦嚟辛,何苦呢?我說過,再說一次,跑步者跑步不是因為跑步容易,而是因為跑步難。揀做難的事不一定是自虐,或是標奇立異,動機是我就是想走一條較少人走的路,後果自負。

有甚麼感覺,好得過在寒風刺骨的早上,遇到途人着到似隻糭,而自己輕盈的猶如在水上飄,然後回一個眼神:我唔係儍,我只係一個跑步者。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1/18 in 有關保健

 

標籤: , ,

蔡東豪:中央指揮官

2012年12月28日 蘋果日報

過去40年,馬拉松世界紀錄由2小時8分,提升到2小時3分,進步算是緩慢。雖然現時世界紀錄距離2小時,只有3分鐘,體育專家大都認為2小時是馬拉松的極限,因為跑手的體能受多種限制。

20121228-111822.jpg

■有分析認為腦袋才是長跑的決定性因素。

添勞斯(Tim Noakes)是醫生,也是跑手,多年來致力研究長跑與身體之間的關係,他認為2小時是馬拉松極限的原因,跟體能限制無關,頂尖跑手衝不破2小時,是跑手的腦袋在作怪。跑手接受了2小時是馬拉松極限,因此,腦袋不容許跑手衝破2小時。添勞斯的理論叫Central Governor Theory,腦袋是中央指揮官,指揮跑手怎跑。這理論具爭議,科學家認為添勞斯的理論,證據不足,不能以科學證實腦袋和身體之間的關係。

長跑選手遇到體能極限,重點是會感到疲倦,這一點主流科學家和添勞斯也同意,分歧出自疲倦的來源。主流科學家認為疲倦來自長期勞動,耗減能源,包括氧份和碳水化合物,因而產生乳酸。主流科學家研究長跑,是以不同方法研究耗減能源。添勞斯不同意這理論,假如跑手不停耗減能源,比賽末段跑手應該越跑越慢,但不少跑手在比賽末段,能重拾全新能源,以高速衝線。

腦袋阻跑手破紀錄

添勞斯理論有點道理,不論是跑馬拉松或10K,比賽末段都感到疲倦,不過知道終點在望,又好像找到新發現的能源,昂首衝線。假如能源一直在耗減,怎解釋衝線前的動力?添勞斯的中央指揮官理論,認定腦袋才是長跑的決定性因素,跑手感疲倦,是因為腦袋告訴跑手,再跑下去,可能有危險。

腦袋指揮一切,而腦袋作風保守,處處保護身體,疲倦就是腦袋告訴身體要慢下來的訊號,因為腦袋不想跑手筋疲力盡。即是說,筋疲力盡之前,腦袋以疲倦來影響身體,不容許身體用盡能源。跑手見到終點,腦袋也會放鬆,把剩下來的儲備能源也拿出來,加速衝線。長跑中,其實腦袋一直在計數,根據身體狀態,計算餘下路程,跑得快過身體能負荷的,腦袋發出疲倦訊號,這一切都是在跑手不為意中進行。

人類經過進化,不過腦袋本能依然是求生,因此腦袋處處保護身體,不讓身體接觸危險。假如中央指揮官理論成立,長跑的障礙不是身體,而是腦袋;腦袋容許身體相信甚麼,決定比賽成績。添勞斯認為腦袋把冠軍和其他名次跑手分隔開,一場勢均力敵的比賽,在比賽末段,其他跑手接受由腦袋發出來的疲倦訊號,不硬推身體,而冠軍拒絕接受疲倦。冠軍找到方法跟腦袋拗頸,影響腦袋運作。

12月和1月,我進入長跑季節,為明年初的馬拉松賽事備戰。這段時間我和精B隊友常去西貢北潭涌水塘練跑,最攞命是來回跑兩圈。跑到反彈點,直跑下去停車場的誘惑大至難以形容,我肯定自己一個人跑的話,我的腦袋不堪一擊。反彈?無可能。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12/28 in 有關保健

 

標籤: , ,

蔡東豪:誠品是地產生意

2012年8月20日 蘋果日報

全城談誠品,有人把誠品當動詞用:你誠品咗未?周末夜晚去誠品,須排隊派籌,保安阿叔笑問:香港人幾時咁鍾意睇書?又係我出場的時間,由我說出在各位心裏,但沒信心大聲說出的一句話:香港誠品現象是泡沫。

書店變文化品牌 終扭虧
先清楚定義,香港誠品現象是指由誠品帶動本地閱讀風氣,提升文化氣息。我的看法是,香港人不會因誠品而改變閱讀風氣,本地文化氣息和修養在一輪喧嘩後,回歸以前,即是香港人不看書和香港無甚文化氣息和修養。更差的是,誠品旋風產生「一節淡三墟」效應,一輪大龍鳳過後,令香港人精神上感到閱讀疲累,到時發現閱讀風氣低處未算低。

很多人想知道,香港出版書的銷量,讓我告訴各位,除小量特別暢銷的旅遊、命相、養生保健的書,銷量是三幾百本(不是一年,是一生),出版社沒足夠倉存地方,餘書全送堆填區。賣到一、二千本,可開香檳,只不過要開一支便宜一點,這就是香港文化市場。過去10年,我寫了超過20本書,我是股東的出版社出版超過100本書,我掌握可靠數據。

把改變香港文化的重擔加在誠品膊頭上,是不公平,誠品從來沒吹噓有這大志,誠品擺明車馬,內地才是它最着眼的市場。落戶香港是進入內地前的一步,而且剛巧碰上地產商願意提供吸引租金長期合作。簡單說,誠品在商言商,所謂誠品文化旋風,主要是由香港傳媒製造。

誠品負責人接受訪問時透露,誠品在台灣經營也非常困難,曾連續虧損15年,近年才轉盈。台灣文化氣息較強,租金不及香港昂貴,誠品管理被視為先進嚴謹,也陷長期虧損,可見經營文化事業的困難。關於誠品,最令人讚嘆是,誠品得到台灣一群有心股東長期支持,不單純看短期盈利,捱了15年才捱出新天。據聞誠品股東大都是富商,這些人平日在商場機關算盡,但對待誠品卻當作一個文化使命。

誠品蝕15年才轉盈,不是台灣人忽然喜愛閱讀,相反,據調查顯示,台灣人買書越來越少,原因夾雜着科技多元進步和社會風氣轉變。誠品扭虧轉盈是因為改變商業模式,不再視自己為書店,而定位為時尚文化消費品牌,實際是做零售策展生意。誠品轉型不刻意,像小和尚每日擔水上落山,15年擔出一身好武功,自己不為意,下山後無意中發現武功高強。誠品賣書賣出高貴文化形象,代表台灣驕傲,台灣人以遊誠品為身份象徵,香港人遊誠品旨在朝聖。賣書在台灣也不賺錢,但以誠品的品牌開設消費商場,卻是賺錢生意。誠品擔水15年,無意中照鏡,發現樣貌變成地產商。

以我經常光顧的信義店為例,開幕初期三層樓(二至四樓)主要賣書,現時四樓變成商場,二樓超過一半面積變成賣精品和電器,賣書面積比開幕時少了一半。誠品找到的賺錢方程式,是利用誠品文化品牌,吸引高消費人流,看書之餘,光顧由誠品策展的商戶,同一杯咖啡,在誠品飲,就是有型一點,誠品變相做出租商場生意。

每分鐘賣三本書 始能維皮
台灣地產商願意把商場以批發價租予誠品,讓誠品以零售價再加品味溢價租予其他商戶,賺取差價,是因為誠品建立獨一無二的時尚文化品牌。地產商自己就是做不來,因為帶着地產商的氣味,誠品擔水15年不是嘻嘻哈哈,是一步步建立紮實的文化形象。有誠品進場,提升整個商場形象,帶動型格中產入場,地產商一家便宜兩家着,誠品15年後找到錢途。

誠品管理層賣書、辦講座、舉行文化展覽,這全是引人入場,營造文化氣氛的虧本行為,但不可或缺。商業上,文化事業是Loss Leader,吸引顧客入場,設計是,顧客進場後,從其他生意賺錢。誠品真正賺錢是自己經營或租予其他經營者的咖啡店、牛肉麪店、化妝品店、服裝店、名牌電器店。

讀者跟我一起計下「婆乸數」,我說過多次,「婆乸數」未必準確,但一定要計,因為可給予一個概念,很多時有了概念便等於有了答案。誠品租希慎廣場4萬呎地方,據傳媒猜測,每呎租金約50元,比市價150元低一截。誠品願意投資據聞6000萬元來港開店,除了低租金,還有長租約,據聞是七年。

開始計數,4萬呎乘50元,每月租金支出200萬元,燈油火蠟、人工、裝修折舊,估計每月100萬元(應該不只此數),每月固定支出300萬元。賣書毛利平均五成,即是誠品每月須做600萬元營業額才打個和。誠品主要賣的台版書平均每本售價100元,即每月賣6萬本書,或每日賣2000本書。誠品通宵營業是噱頭,零售業務每日不停做生意做10小時已不錯,即每小時賣200書,每分鐘賣3本書。誠品Break-even,每日10小時平均每分鐘賣3本書……每分鐘賣3本書的場面似百佳惠康收銀區。誠品管理層很清楚這條數,仍選擇來香港,原因第一是入內地前宣傳,第二是有地產後着。

平租賣牛肉麪 同業主傾過
業主希慎不是蠢人,租出地方賣牛肉麪、高級音響,希慎自己也懂得做,不會隨便讓誠品Buy Low、Sell High(誠品租50元,轉手租150元或更高),租約中一定對誠品有諸多限制。香港誠品現時八成以上面積賣書,我相信代表希慎和誠品拉鋸後得出的限制。不過我相信租約有商量餘地,例如租約過了幾長時間或生意差到甚麼地步,例如誠品兩年後水盡鵝飛,希慎也是受害者,到時希慎不得不妥協,放鬆限制,讓誠品做地產,減低賣書面積。

關於香港誠品可捱多久,文化界有一場牙骱戰,陶傑(「誠品老闆是大慈善家」,《爽報》,8月13日)對劉細良(「誠品泡沫」,《主場新聞》,8月13日),陶傑預言誠品最多捱三年,劉細良估計可捱超過三年,但誠品會變成時尚文化商場。我買劉細良,因為我信我對香港文化的觀察,也信我的「婆乸數」。

20120820-104608.jpg
誠品以香港為踏腳石,進軍內地才是終極目標。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8/20 in 有關商業, 有關情理

 

標籤: , ,

蔡東豪:身體與我

2012年6月22日 蘋果日報

一場NBA比賽結束,記者截停一名球員作簡短訪問,這類訪問內容通常空洞,講完等於無講。該球員早前受傷了一段時間,這場賽事是久休復出。記者問:休息有否影響表現?球員答:操練的強烈程度不能跟比賽相提並論,休息幾個星期的影響,是失去部份肺部容量,比賽時走上走落,他要孭上氧氣債。缺氧會影響腦部和身體的協調,因此,射球準繩度下降。球員強調這是小問題,三幾場比賽後,他的肺容量會恢復。

30秒的訪問,有兩項出人意表的發現:一、我們稱球員為波牛,大部份學識低,這位球員在30秒內有條理地提供有意思和具邏輯的資料,提出氧氣債和射球準繩之間因果關係;二、這位球員對自己的身體有科學的認識──大部份球員會賴「手風唔順」。

運動員用科學管理身體
用科學態度了解自己的身體,是運動的重點,頂級運動員認真地以科學管理自己的身體。運動員的態度一定要科學,因為希望從科學實證中掌握到客觀的進步方法。對於頂級運動員,表現好壞不可能是關於運氣。

對於非職業,但希望認真一點的運動員,他們也可從運動的科學實證中找到進步方法。了解自己身體對所有運動員同樣重要,我甚至認為從運動中觀察自己身體變化,是運動的樂趣之一,我便是人辦。愛上運動之前,我跟大部份人一樣,對身體的認識一知半解,謬誤多籮籮,有問題時藥石亂投,糊裏糊塗地生病,糊裏糊塗地復原。那時候對我來說,身體是一件神秘的東西。

愛上運動後,我發覺運動是一個實驗場,因為運動提供大量數據作分析。以跑步為例,跑同一個路程,前段跑快一點或連續兩日跑,完成時間會否有差別?前一日飲了酒或多吃了,會否影響成績?有些少好奇心的運動員,可以從運動中多了解自己身體的運作,根據論點不是人云亦云,而是客觀數據。

最需要了解身體,是受傷的時候,怎樣引起受傷?甚麼情況最痛?休息多久才可痊癒?受傷是了解身體的重要時刻,因為受傷後運動員感到不安,希望早日康復,這段時候發生的事情特別深刻。經過幾次受傷,運動員對身體累積寶貴的見解。為了避免受傷和加快痊癒時間,運動員一定要清楚身體運作,相信凡事有因,受傷不是天意。

越喜愛行山 生活越規律
一個行山前輩曾對我說,喜愛行山的人,是叻人,他這句話不是隨便講,其實甚科學。他的意思是,行山前睡得不好,吃得不好,上山時立即感覺到。為了行山,行山者須在生活中加入紀律,行山越多,生活越規律。懂得為身體而過檢點生活的人,當然是叻人。

頂級運動員經常花天酒地的例子不多,本地娛樂版見到甚麼爆房、夜蒲的運動員主角,離頂級甚遠。球隊班主看不起這些人,不是因為他們影響球隊形象,而是因為他們戇居,不懂得照顧自己身體,一世做不到頂級運動員。

20120622-104208.jpg
行山者須生活有規律,才可以行更多的山。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6/22 in 有關情理, 有關保健

 

標籤: ,

蔡東豪:這是山寨,不是盜版

2012年4月17日 蘋果日報

內地傳媒報道,曾佔據內地手機市場最大份額,創造山寨現象的山寨手機,走至末路,前景黯淡至可能沒有前景可言。打垮山寨手機不是政府打假行動、品質、價格、售後服務等,這些困難山寨手機都一一克服,真正兇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山寨手機對我有很大個人意義,聽到這則新聞,我要親眼看看山寨手機的近況,我去了深圳華強北路一趟。華強北路是山寨手機產業的心臟,規模是50個先達廣場,幾年前全盛時期,我在這裏留下不少足迹。華強北路的盛況不再,空置舖位隨處可見,樓上寫字樓跟地舖情況應該也差不多,最吸引到我注意力,是商舖不是主力銷售山寨手機,而是蘋果和其他品牌的智能手機配件。智能手機就是打垮山寨手機的兇手,山寨手機當年以技術搶佔手機市場,今日也是死在技術上。

20120417-154020.jpg

價廉物美 手機百花齊放
山寨手機對我的意義,是精電(710)曾經營以內地手機為主客戶群的顯示屏業務。約10年前精電參與這市場時,內地手機市場以外國和本地品牌為主,我接手後內地手機產業結構出現巨變,山寨手機冒起,打亂了公司的部署。這時候我以為If You Can’t Beat Them, You Join Them,我忽略了其實公司有另一個選擇,就是退出市場。精電沒退出,進軍山寨手機。

山寨手機之誕生歸功於一間公司生產的一件產品,是台灣聯發科生產的手機芯片。聯發科打進手機市場之前,手機芯片技術由跨國芯片公司壟斷,包括Texas Instruments、飛利浦、摩托羅拉等。山寨手機產業未出現前,內地手機品牌因為掌握不到芯片技術,要依靠跟外國品牌合作營運。聯發科研制的芯片,不只是一件零件,而是整體解決方案,它把芯片、軟件平台、第三方應用軟件綑綁在一起,把攝影、音樂、視像等功能集合在芯片上。手機廠商採用聯發科的方案,只要加上電池和外殼就能生產手機,山寨手機產業就是這樣誕生。

大部份山寨手機不是冒牌貨,只是沒有知名度。全部山寨手機採用聯發科方案,基本功能相同,要凸顯產品與別不同,廠家在其他細節上動腦筋,例如電池儲備時間長、外殼款式以女性為主等,使手機業百花齊放。對於內地人來說,以低廉價格就能購買到性能良好、款式新穎的手機,唯一缺點是不屬於跨國品牌,這問題一點不大,山寨手機銷量急升。

以價廉物美來形容山寨手機,非常貼切,聯發科方案把山寨手機的基本功能提升到跨國品牌水平,它最大弱點是售後服務欠奉,可是消費者更換手機頻密,未到壞時已轉了另一部,所以售後服務不是重點,最重要是價格低廉又可享受到最新潮流手機功能。山寨手機於2003年誕生,到了2007年已佔了內地手機市場近一半份額,這時候華強北路山寨手機市場盛況空前。

2003至2007年是內地手機的黃金時代,用戶急升,山寨手機功勞不小,農村、鄉鎮等消費者可同時享用最新潮流手機,大部份選用山寨手機。有了聯發科方案做後盾,山寨手機工廠以快速模仿跨國品牌最新技術,有時候更加入具中國特色元素,吸引力更勝跨國品牌。

精電在這段時間參與山寨手機業務,曾享受短暫光輝,搭上山寨手機這高速快車。生產山寨手機顯示屏,最重要決定因素,從第一排到第十,都是價格要平,那幾年手機顯示屏需求量直線向上升,價格直線向下降。精電主業是生產汽車和工業用顯示屏,客戶要求非常高,因此公司已建立一套制度和文化,而這一套跟生產手機的顯示屏有天淵之別。我被一時間的利潤迷惑,以為公司可一心二用,性格分裂是企管人應有本領,最後弄出大頭佛。山寨手機之旅既慘痛又昂貴,兩年前精電徹底退出手機業務,我至今耿耿於懷。

入行門檻低 焗住鬥爛市
各品牌山寨手機的功能相若,聯發科方案是靈魂,所謂「生產」手機,其實是把幾件現成配件裝嵌起來。入行門檻這麼低的生意,利潤不俗,鬥爛市是必然結局。2003至2007年手機功能日新月異,每次推出有更佳功能新產品,都為市場帶來一陣驚喜,把鬥爛市的過程拖長。

2008年後金融海嘯對內地經濟帶來打擊,北京奧運期間政府打假打得出奇地落力,對山寨手機都有影響,不過最致命的衝擊來自科技。山寨手機崛起不是單靠便宜,它的功能比跨國品牌有過之而無不及,兼且推出新產品頻密,然而怎變也變不出手機的範圍,智能手機把手機變成一台個人電腦,手機行業來一個範式轉移。在智能手機世界,山寨手機不能靠偷、靠抄、靠模仿,因為領導智能手機革命是蘋果。

面對蘋果 模仿功能失效
聯發科當然有推出智能手機芯片,但世上沒有一塊芯片可把山寨手機變成iPhone,因為蘋果是獨一無二。單說Apps下載,蘋果逾250億次下載,山寨智能手機也有山寨Apps,但次數少至沒有統計。不要說山寨手機,傳統手機品牌例如諾基亞、摩托羅拉等,也被蘋果殺過片甲不留,山寨手機何來希望?山寨手機不是死在不夠便宜、不夠快,而是死在技術,面對蘋果,模仿不出未來。

山寨手機沒落對內地有超越經濟層次的意義,因為山寨手機崛起,牽起山寨精神。山寨精神是內地社會認同所謂「草根創新」,認為模仿是內地實現自主創作必經之路。內地企業起步較遲,它們以模仿開始,累積經驗,再作出符合內地特色的創作,鞏固自己品牌,因此模仿無罪,模仿是很多發展國家必經之路,以上是內地對山寨精神的解讀。

談山寨,專家是內地作家余華,他寫的《十個詞彙裡的中國》,其中一個詞彙是山寨,這一章精采絕倫。余華有一日在住所樓下看到他寫的《兄弟》和其他盜版書堆放在地上。余華拿起一本《兄弟》看,攤販熱情向他推薦此書。余華告訴攤販:「這是盜版。」攤販認真地糾正余華:「這不是盜版,這是山寨版。」

余華啞口無言,今天的中國,有些領域缺乏自由至令人窒息,有些領域卻自由得令人難以置信。余華說,山寨是「今日漢語裡最具有無政府主義的詞彙。」面對不合法或不合理的事情,只要用上山寨一詞,立即變得合法化和合理化。
山寨原本的意思是帶有防守的山莊,屬貧窮之地,是綠林好漢集結地方,有不被官方管轄的含義。山寨代表擁有強大生命力,自生自滅地闖出自己的天地。山寨手機昂然把山寨精神帶進主流社會,為「模仿」添上合理和合法含義。

抄襲盜版惡搞 變得合理
余華對山寨現象不無感慨:「山寨現象顯示了社會的進步,也顯示社會的倒退。今日中國的道德淪亡和是非混淆,在山寨現象裏被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正是基於這樣的社會生態,山寨一詞在中國深入人心之後,也讓抄襲、盜版、模仿、惡搞、誹謗等原來被視為違法和低級的行為獲得了存在的藉口,在社會輿論和社會心理上逐漸趨向了合理。」

山寨手機不是死在另一種比山寨更山寨的精神上,而是死在以創新帶領潮流的蘋果上。作為山寨精神的始創者,山寨手機之沒落或可對山寨精神的不合理下了響亮的判決。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4/17 in 有關科技, 有關情理

 

標籤: , , ,

蔡東豪:寧死不改變

2011年8月26日 壹週刊

幾年前,一個大型研討會在美國舉行,雲集全球最有遠見的知識分子,討論多個影響全球的危機,其中一個是醫療。一名醫學界學者率先發言,他講了五分鐘,全場人士心裡一沉,他們告訴自己,這個研討會開完了……這位學者指,幾十年來醫學不停進步,但醫療危機的根源未改變過,因為危機的根源不是關於科學,而是關於人的行為。我們生病不是因為遺傳基因,不是因為一些我們控制不到的因素,而是源於我們的生活模式。即是說,生病是因為我們不肯改變。

這位學者說,他五十年代進入醫學院,當時醫學研究指逾八成醫療開支用於應付五種行為:吸煙、飲酒、暴食、壓力、運動量不足。五十年來,這些行為帶來的影響沒減少過。他舉一個例子,美國每年有約二百萬人做心臟搭橋和通波仔手術,眾所周知這些手術不會徹底解決心臟問題,病人必須手術後在生活上作出改變,但事實上這些死過翻生的病人會否改變?面對生與死,我們願意改變嗎?數據顯示,逾九成病人不肯改變生活方式。改變,真的很難。

幾年前,我從另一個世界走入工業界,無相關經驗。接受這個挑戰之前,我當然有恐懼,但恐懼中我找到些少自信,我知道管理是跟「人」有關,具體一點,管理是管理「人」。管理的重點從來不是策略、系統等,是關於改變人的行為。正因為改變人這麼困難,我或者不一定做得比其他人好,但我不覺得會比其他人差。即使是從行外空降以至,我不害怕,因為我覺得自己跟別人是差不多同一時間起步。

許多管理專家提出,改變不到其他人不是問題,因為問題核心不應該是改變,我們應該激勵他人去做自己選擇做的事,重點是要令其他人循着認同的目標前進。死亡應該是有效的激勵工具吧,之前的例子可見,人寧死也不改變,我不相信普通的激勵可改變人的行為。

很多時, CEO被視為改變的使者,由一個新的 CEO帶領公司上下去改變,然而大部分
CEO自己抗拒改變的能耐比平常人高,信念和固執只差一線,全公司應付壓力最不濟的人可能就是
CEO。對於改變人的行為,我有些少心得,其中有兩個深刻的觀察。

第一、要改變的話,不要小改,要大改。循序漸進地改不是不好,但遇到的壓力不一定小於翻天覆地的改。改變是難事,既然要做一件難事,一定要全體人員認清目標,由領袖帶頭,領袖要大大聲、清清楚楚講出前路景況。例如減肥目標是唔湯唔水的三兩磅,到頭來弄到自己經常捱餓,又減不到磅,徹底不開心。

第二、相比恐懼,快樂是更有效的激勵工具。改變一個人不可以靠嚇,原本想改都會因為不甘被嚇而拒絕改變,出現反效果。提出快樂的目標有效得多,不過目標一定要清晰和簡單,因為人很精明,純粹靠氹作用也不大,改變不能持久。

短時間內能見到的勝利,是非常有效的激勵工具。從小朋友的行為可看到,小朋友最鍾意做的是他們做得好的事情。做完心臟手術之後,病人要長期服藥,但調查指三分二病人一年後停止服藥,原因簡單,這些人覺得自己已痊癒,因為他們感覺不到服藥的好處,服不服藥好像對痊癒無甚影響。說服一個人食藥,不可靠嚇,人寧死不改變,應道出食藥能改善身體狀況,例如打波成績會進步。病人發現打波成績真的進步了,姑勿論是否與食藥有關,擔保病人繼續食藥。

人寧死不改變這一點套用在管理上,一些人你信不過,不用浪費時間去改變他們的行為,換人可能是最合適辦法。一些人你想栽培,最有效的激勵,是為這些人製造表現的機會,做得好,大家有目共睹。

講來講去,改變始終是一件難事,最好不用改,順勢而行。記得二十多年前我踏入社會做事,當時麥當勞雄霸快餐業,記者訪問麥當勞香港區負責人,問及新產品策略,他充滿自信地回答:新產品?今年新產品是中薯條。

蔡東豪 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刊於1120期《壹週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09/03 in 有關情理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