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苗延瓊

苗延瓊:孩子,你很努力,還是很聰明?

2013年7月31日 頭條日報

在今年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YWCA)舉辦的「童」途有我們」的講座上,我還認識了資深社工伍偉湛,他的講題是「有利孩子建立好品格的愛」。

伍先生說,要教養有好品格(Character)的孩子,最重要的是要「是讚得其法」。

他舉了一個例子,孩子默書得到90分,而上次他只得80分,父母可以說:

(一)你這次默書成績有進步

(二)你班上其他同學得多少分?

(三)你究竟不懂得什麼字?

我相信大部分家長,都會選第一項的反應。

孩子有進步,家長接着又會說什麼?

「孩子,你真聰明;還是孩子,你真努力!」

伍先生給我們展示了52項好品格,包括主動、堅定、誠信、謙遜、創新、熱誠和智慧等。

以默書這個例子,父母就可以稱讚孩子勤奮、耐性、細心、專注等。

研究也顯示,在獎勵時,要盡量用實際看得見的優點去稱讚,而不是空泛的說孩子:你好聰明、你好叻等。

原來精神上獎勵孩子,用空泛的言詞,反而會害了他。

史丹福大學的研究人員給400名小學5年級的學生做數學考試卷,在派回考試卷時,老師隨機對一個孩子說:「考得很好,你很努力。」對另一個則說::「考得很好,你很聰明。」

兩組的差别,就在「努力」和「聰明」上。

到了第二天,老師派學生另一份考試卷,他們可以選比昨天較難,和跟昨天一樣程度。

有90%被讚努力的孩子選了較難的,而被讚聰明的全都選較易的。

第三天,老師給他們全都做中一的試卷,派卷子時,讓他們可以去看别人的分數。被讚努力的孩子選了考得比他們好的看,因為他想知道,為何人家會做,自己不會。相反,被讚聰明的孩子就選比他們考得差的來看,來自我安慰一翻。

最後一天,老師把第一天的卷子再發給孩子。令人驚訝的結果發生了!被讚努力的孩子平均進步了20%,被讚聰明的孩子成績反而下滑!原來上次中一的試卷,把他們的信心都打垮了!

稱讚孩子要得法,要挑孩子有主控權、能改進的項目去讚他。那麼,無論品格和學業,都會不斷進步!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7/31 in 有關教育

 

標籤: ,

苗延瓊:管教的最高境界

2013年3月25日 頭條日報

我在私人執業後,認識了王玉珍醫生 (Dr Eunice Wong)。她是「專注力促進會的主席」。

「你猜我多大?」Eunice問我。

「40多歲吧!」我答。心想,你最多只有50歲。

「哈哈,我今年已經60歲了!」Eunice鬼馬地說。

「不像,真的一點也不像!」我由衷的說。說實話,Eunice很有赤子之心。

「我每天都很開心,對事物充滿好奇。童心可算是我的養顏秘笈!」Eunice說。

「我是30多歲才到美國唸醫的!之前愛搞學運!」Eunice說。

「你的經歷好特別呀!」我驚嘆。

「我少年的時候,媽媽家事太多,所以不大管我,令我可以自由自在的去闖!」Eunice又得意洋洋地笑起來。

「其實媽媽太緊張孩子,對孩子過份保護,只會窒礙孩子的成長。高席焦慮的媽媽,往往收窄了孩子的成長空間,令他們的童年經歷有所匱乏。」Eunice變回正經,語重心長的說:「不處理自己的焦慮,卻要事事操控孩子,令自己安心,這是變相的虐待!」

我對Eunice的看法,深表同意。

最近我閱讀林沛理的一篇文章:「放手是成長的開始」,提到很可能摘下第三枚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奬的英國演員路易斯 (Daniel Day-Lewis),他的父親如何管教他的,答案就是「在適當時放手」。

林沛理提到戴蒙德 (Jared Diamond)的新作「作天前的世界」,也有相似的意見。

書中說到非洲的孩子,成長是與危險為伍,父母不加干涉和懲罰。孩子往往弄得遍體鱗傷,可是他們卻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長大後剛毅果斷,成熟穩重,成為令人尊敬的領袖。

放手不是放任孩子不管,放手不是父母懶惰不負責任的藉口。放手是一種眼光和智慧:相信孩子需要有自己的空間,能從經驗中學習成長,明白孩子有他自己獨特的人生,讓他們知道成長需要代價,我們往往從痛苦中,學習得比在快樂時多。因為困難不把你打敗,就會令你更加堅強。

肯不放手其實是自私的行為,父母為了自己的焦慮,為了活得安樂,而忽視孩子成長的需要。

沒錯,放手後孩子的路不再平坦,他會跌倒、犯錯、犯險。但正正如此,他們始能塑造自己的個性和建立自我,才能有真正幸福的人生。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3/25 in 有關教育

 

標籤: ,

苗延瓊:精神病與暴力

2012年2月11日 頭條日報

2012年農曆新年期間,發生了一宗駭人的暴力新聞:在上水彩園村,一位精神病男子,用力斬死大廈保安員。身栽健碩的受害者,被亂刀斬致差不多頭斷。

這些時有所聞的血案,再次喚起了市民大眾對社區精神服務的關注。

市民關心的是,患上重性精神病的人是否有暴力傾向?意想不到的是,根據20多年來各地研究顯示,精神病康復者的暴力傾向與常人無異!就本港的數字來看,有數以萬計的暴力罪行疑犯,只有1000人患有精神病,當中只有不足100人是患上重性精神病。這組人中,18歲以上的重性精神病患者,都有急性思覺失調的病徵,包括被迫害妄想、嘲諷辱罵性、指令式的幻聽。這些重性精神病患,原來有一半是「隱形炸彈」,他們潛藏在社區中,缺乏病識感而從未接受過治療。

社區精神科服務是全世界發展所趨。而在推行服務中,取得成功的關鍵因素究竟是什麼?

2010年葵盛東邨斬人事件之後,政府在全城18區都設立了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 (Integrated Community Centre for Mental Wellness) ,讓有需要人仕能直接在社區中得到服務。精神科跟其他專科最大不同之處,在於醫護很依靠跟病人的會談溝通,而得到診症的線索和資料。這些是建基於醫者對病人的真誠、開放和關懷上。

53歲的疑犯在斬保安員前,在凌晨時到急症室求診。疑犯的病徵有咳嗽、失眠和幻覺,醫生認為他患上上呼吸道感染,情緒穩定。

只是我心裏有以下的忖度:「他白天為何不去看醫生?」

「為何他選擇在夜深人靜的凌晨,到急症室去求診?」

「有沒有可能他被失眠和幻覺所困,令到他的咳嗽更不能忍受?」

「咳嗽究竟是否他求診的真正原因?」

「不遏斯底里的說話,是否就代表他情緒穩定,沒有暴力或自殺傾向?」

當一個出色的精神科醫生,要具備心靈的「慧眼」:聽到沒有說出來的說話,看到表象下的真相。

所有精神科服務能獲得有效的成果,除了硬件配套外,就是人力資源,醫謢團隊需要的特質:就是熱誠、人文關懷、專業知識、常識(common sense)、溝通技巧,和執行能力。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2/11 in 有關情理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