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梁振英

蔡子強:香港點解會變成咁?

2013年8月15日 明報

熟悉中國共產黨歷史的人都知道,歷史上當一些梟雄自己權位不穩時,他們的一根救命草,就是誇大社會矛盾,渲染敵人威脅,為矛盾和衝突推波助瀾,火上加油,而自己就進佔一個極左位置,作為自己的道德高地,逼所有人歸邊,無奈站在自己這一邊,然後進一步祭出一氣強硬路線,以便把權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回顧歷史,文化大革命是如此,八九年六四事件也是如此。

周日,施政不順、班子負面新聞不絕、民望低迷的梁振英,藉着落區的機會,在一個居民大會上,擺出強硬姿態,作出大反擊。他一方面為警隊出頭,說警隊權威和士氣不容打擊,並要求教育局就林老師講粗口辱警事件提交報告;另一方面,他又怪責那些舉報梁班子成員張震遠和林奮強涉貪的人,事後廉署沒起訴,那些人卻沒有向兩人道歉;最後,他更批評市民對政府政策缺乏認識,才讓政府民望低迷。

香港的政局讓人深以為憂

正當這些強硬言論惹來全城嘩然,連日有人紛紛出來反駁時,過去幾天,不單泛民報章,更有中間報章、親建制媒體,三方齊齊揭發當日會場外造成混亂,甚至追打反梁人士的挺梁人馬,部分與黑社會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以周二《明報》的頭版新聞為例,便訪問了其中一名周日挺梁的號召人,並列出了他曾出席特首選舉期間的流浮山「江湖飯局」、在警方反黑行動中曾被捕等背景,以及事發當日的出位言行。

以往如果只是泛民大報揭發類似新聞,大家還會心中存疑,但今次是三方齊齊證實,再加上周日會場外的場面是如此暴力和失控,為黑道介入政治這憂慮,敲響了警鐘。過去幾天,我在與中產、公務員、商界聊天的不同場合,這都成了主要話題,並聽到他們深深以此為憂,說得最多的一句就是:「香港點解會變成咁?」

有關向廉署(又或者警方)舉報者,是否若署方最後沒起訴,應向當事人道歉,以及市民對政府政策未必瞭如指掌,是否這些民意政府便可以「闊佬懶理」,有關的謬誤連日來已經不斷有人反駁,因為篇幅關係,筆者從略,只向大家介紹昨天《明報》題為〈審貪會主席施祖詳:寧濫報勿不報〉的訪問,以及提提大家,廉署2012 年年報顯示,該年廉署接獲6345 宗貪污投訴,但只有111宗共245 人被檢控這組的數字。

筆者這裏想集中討論,當政府可以開動一部國家機器,因為一些生活作風問題去調查一個人可能造成的白色恐怖,以及若黑道介入政治的後患無窮,最後談談梁振英這場政治豪賭。

刀,已經高高懸在專業人士頭上

梁振英在居民大會上,以事件引起各方關注為由,公開要求教育局就林老師講粗口事件提交報告,讓教育界以至整個社會嘩然。

筆者不禁要問,往後,是否只要由一些親建制群眾和媒體出手,吵吵鬧鬧,特首便可以堂而皇之,以各方關注作為理由,啟動整部國家機器,要求調查某人,整肅某人?

‧如果以後發現有律師、醫生、社工等專業人士講粗口,特首是否又要律政司、衛生署、社署等部門提交報告﹖

‧如果發現有教師、社工、大學教授等參與佔中,你又會否要教育局、社署、教資會和大學等提交報告﹖

‧再者,對於那位曾經在立法會講粗口的民建聯馬姓律師,你又會否一視同仁,要求律政司提交報告﹖

這種手法對於專業人士的殺傷力特別大,因為他們的工作往往牽涉執業資格的問題,調查會對其專業前途構成很大壓力。

陷政府部門和公務員於不義

其實,即使認為林老師做得不對的人,連日已經說得很清楚,類似事件應透過業界的內部機制自行處理,在教育界,即交由校本自決或「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處理。現時由特首親自出口,不單讓當事人面對巨大壓力,更讓人擔心這是否開動龐大國家機器「整人」的前奏,讓很多專業人士不寒而慄。

更甚的是,梁也陷政府部門和公務員於不義。政府部門和公務員,宜保持中立和超然角色,一旦他們被迫介入一些政治紛爭,甚至「成為執政者打壓異己的手段和工具」的印象一旦形成,那麼,公眾再不會相信他們執法是公正,這將為他們往後執法帶來重大困難。正如上周六,監警會主席翟紹唐所說,警民關係「已到頗危險的地步」,問題源於市民對政府失去信任,並把情緒反映於前線警員身上。我相信這句話對執政者而言,實在是一記當頭棒喝。

黑道介入政治的警鐘

以往,當日本和台灣政權處於弱勢時,都試過向黑幫靠攏,利用黑道及地下手段來捍衛政權。黑幫要人有人,做起事來乾手淨腳,沒有條條框框,不會畏首畏尾,確是最有效率的捷徑,對執政者來說,自有它的誘惑。但問題是,黑道易請難送,當黑幫坐大時,恃着背後的政治靠山,執法部門也不敢動他們分毫時,整個社會便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日本和台灣至今仍然為黑金政治付出沉重代價。

當然,至今仍沒有清晰證據顯示周日的黑道挺梁分子是由梁班子親自動員出來,但如果梁認為這樣便可坐享其成,因而對此坐視不理的話,那會是一條不歸路,慢慢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之地。

中共史上的權力鬥爭法門

正如前述,梁振英如今施政不順、班子負面新聞不絕、民望低迷,有關Plan B的傳聞不絕於耳。

過去兩三個星期,林老師講粗口事件,讓社會嚴重分化。一方,聚焦於辱警,為人師表卻其身不正;而另一方,卻聚焦警隊執法不公,市民仗義執言。雙方不單各不相讓,甚至演變成劍拔弩張的局面,社會就如一桶火藥般,一觸即發。

就在這個時候,梁振英作為行政長官、特區的政治之首,不單沒有調解糾紛,還火上加油。連串強硬言論,更不無討好和拉攏治安執法部隊之意。熟悉中國共產黨歷史的朋友,對此頗有似曾相識之感。

中共史上,當一些梟雄自己權位不穩時,他們的一根救命草,就是誇大社會矛盾,渲染敵人威脅,為矛盾和衝突推波助瀾,火上加油,而自己就進佔一個極左位置,作為自己的道德高地,逼所有人歸邊,無奈站在自己這一邊,然後進一步祭出一氣強硬路線,以便把權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回顧歷史,文化大革命是如此,八九年六四事件也是如此。

愈熟悉歷史的人,對如今的香港政局,愈會憂心忡忡,擔心一場政治豪賭,會把香港引領向怎樣一個境地。

後記

原本想在暑假最後幾個星期,暫停這個專欄休息一會,讓腦袋可以從紛紛擾擾的港事中釋放出來,但周日梁振英落區的言論,還是讓自己無法按捺得住。如果在社會這樣一觸即發的時候,不及時作出警告,我覺得自己實在枉為一個公共知識分子,也辜負了筆者在《明報》「筆陣」裏這個園地。

有關林老師的事件,筆者認為警方執法不公的問題固然值得關注,但當面以粗口公然羞辱對方的做法,恕我也不能苟同,所以過去一兩個星期,收到一些邀請「撐」林老師的電郵聯署時,筆者也不想簡單歸邊。但就是梁振英周日的言論,以及高調要求教育局就事件提交報告,由特首親自介入事件的做法,卻把事件推到另一層次,讓筆者只能義無反顧,撰文嚴厲批評這個極為錯誤的做法。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8/15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蔡子強:我不及格,但我不會自滿

2013年6月27日 明報

設想以下一個例子:小朋友考試後收到成績表,回家後沾沾自喜的說:「我不會自滿﹗」當父母聽了後,滿心歡喜的拿過成績表來看,才發現,原來孩子拿的只有20分,考試根本不及格﹗

看傻了眼嗎﹖只可憐,同樣荒謬的一幕,竟然也在今天的香港政治中上演。

周二,梁振英召開行政會議前,忽然向記者主動表示,政府製作了上任一年來的《施政匯報》,當中羅列了政府上任以來的工作。他聲稱過去一年獲港人「關心和支持」,施政「已取得的成績是不少」,各方面也「取得進展」,之後,他更沾沾自喜的對記者說:

「我們不會自滿,亦不應該自滿。」

施政劣績斑斑,竟說「不會自滿」

看傻了眼吧﹗梁振英上任快將一年,但卻連連碰釘,先是首日履新,便碰上自2004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群眾上街來贈興(民陣稱有40萬人,警方稱6.3萬人,學者則估計介乎10萬至11萬間),類似遊行一年來無日無之,梁振英自己的民望長期不及格,近日更連累到市民對一國兩制信心、對特區政府信任、對中央政府信任等民意指標,全線跌至零淨值,甚至負淨值,梁班子由問責局長到行會成員,接二連三爆出醜聞,甚至黯然下台,損兵折將,坊間對所謂「Plan B」(即撤換特首)的討論從未停過,社會上的官民對立情緒也是空前高漲。

面對如此一個內外交困的政局,梁振英竟然自吹自擂的說「不會自滿」,怎不讓人目瞪口呆,驚嘆他臉皮之厚、自我催眠能力之強。

又或者,正如筆者過去一年在《明報》撰寫的「語言偽術」系列所說,梁振英愛耍弄一些符咒,例如「開誠布公」,又例如「香港營」,他以為無論自己如何隱瞞、拖延「僭建門」、「夢熊門」等醜聞,又或者把一個又一個「梁粉」填滿公職或委任為大學校長,只要他不斷口中念念有詞,說多幾遍「開誠布公」、「香港營」等,公眾就會信以為真,相信他真的為人光明磊落和用人大公無私。情况就如一些江湖術士,口中反覆呢喃諸如「嘛呢嘛呢空」之類的符咒,便讓一眾愚夫愚婦如着魔一樣,馴如羔羊,甚至隨之起舞。

繼「開誠布公」「香港營」之後又一符咒

梁振英的最新符咒,無疑就是「不會自滿」,他以為只要說多幾遍,公眾就會相信他施政成績真的十分突出,掩飾得到那千瘡百孔的現實。

但當「不會自滿」四隻字言猶在耳,昨天政府施政卻遭受重挫,縱使由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親自領軍,環境局長黃錦星表現出破釜沉舟的決心,但擴建堆填區的建議卻仍然得不到支持,在議會數不夠票,落得功敗垂成,不得不暫時撤回,為那個沾沾自喜說「不會自滿」的梁振英,恍如摑了一記重重的耳光。

我明白堆填區牽涉到所謂「不要在我家後園」(NIMBY, Not In My Back Yard)的問題,對於如此厭惡性的東西,政府無論怎樣放在哪個地區,都總是難以討好。但只要想起梁振英當日選舉時「貪口爽」,承諾同意擱置焚化爐,建議利用社會高漲的意識先做好源頭減廢,換來一眾環保團體的掌聲,但現時源頭減廢仍未做,卻先要擴建堆填區,我便對政府今天的困境,連半點同情心和諒解也擠不出來。林司長、黃局長,要怪的只能怪當日梁振英的信口雌黃。梁振英,對於如此未能兌現選舉時的承諾,你又能沾沾自喜的說「不會自滿」嗎﹖

劍指七一遊行

為何梁振英會選擇突然在周二作出這個動作,還煞費苦心的作了個《施政匯報》﹖只要看到建制派近日動作頻頻,全方位以各種飲食、娛樂、消費優惠,甚至勞師動眾舉辦大型演唱會,就明白到,這都無非是劍指下星期一的七一大遊行。前者是希望為民怨降溫,而後則是希望能藉此「搶客」,搶走遊行群眾,雙管齊下。

據了解,北京對今年七一形勢的研判,是相當於10年前2003年時形勢一樣的嚴峻,所以十分之着緊,尤其是添加了「佔領中環」這個元素,更讓北京神經進一步繃緊。我相信無論是梁振英自己,以至整個建制派,都受到相當的壓力,要好好做些事,要交一些單,為中央分憂,好為七一降溫,以及設法減低上街人數。

但既然梁振英如此自我感覺良好,對社會上積累的民怨、漸趨白熱化的矛盾、對梁班子的厭惡和不信任、對普選無盡等待的耐性盡失等,統統視若無睹,仍沾沾自喜的說「不會自滿」,我相信只有七一大家一起上街,才能讓梁從夢境中醒覺,以及讓北京了解我們對現時政局的焦慮和不滿,及對中央處理香港問題方法的失望。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6/27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蔡子強:就職百日,破局已成

2012年10月12日 明報

政治學上有所謂「黃金一百日」的法則,那是指所有現代政治領袖如總統、總理上任後必須即時面對的最重要課題。他們的權勢、聲望並不是與日俱增,點滴積累的;相反,卻往往是上任之初達到頂峰,再從高峰中不斷損耗、滑落。

「黃金一百日」的法則

今天的傳媒和輿論慣於犬儒和挑剔,他們與新任總統的蜜月期十分有限,願意給這位新手疑中留情的時間和空間,可能只有短短100天,甚至更短。因此大刀闊斧進行改革的時機,稍縱即逝,總統的動作必須果敢迅速,務求一擊即中,為自己累積聲望和政治資本,好讓自己更有本錢渡過日後的艱難日子。

這就是所謂「就職百日定江山」的道理,這100天比起任期內其他時候都要寶貴,到100天結束,新總統的故事大致在公眾心目中定形,他很少能在往後的日子再改頭換面。

歷史上失敗例子多的是,很多美國總統不單揀錯了議題,而且準備不足,缺乏部署,倉卒上馬,結果落得灰頭土臉。

失敗例子:福特

但要算戰後最失敗的例子,一定要數福特,他出師失利,到後來即使表現明顯轉好,尤其是經濟與外交上最後一年成就突出,但卻為時已晚,他永遠跳不出最初幾個月為自己掘下的坑洞:他在公眾全無心理準備的情况下特赦尼克遜,做成狼狽為奸的感覺;他那前後矛盾,搞得一團糟的「打擊通脹」計劃;以及表演得一塌糊塗的黃金時段電視演說等,都為他塑造了一個朋比為奸,以及庸碌無能的形象。

當媒體及公眾的偏見一旦成型,他們便會預設立場,往後,福特魯鈍及壞事的形象在任內便一直揮之不去,只要一行差踏錯,那怕是語言及肢體上的偶有閃失,都被媒體大書特書,當作笑話看待;相反,對於他的睿智,卻視而不見。就如福特抵達日本訪問,走下空軍一號專機時,腳步一個踉蹌差不多跌倒,這個畫面就被人一再播放,甚至有電視台在一節新聞中竟播了12次﹗

比起福特更失敗的例子:梁振英

但福特也不用太過難過,因為如今出現了一位後來居上的仁兄,他極有可能是史上開局最差的政府首長,那就是——梁振英。

7月1日,也就是梁振英就職首日,便有40萬人上街「贈慶」,而且遊行主題和口號是要求他下台。到了7月29日,針對國民教育的「反洗腦大遊行」,再有9萬人上街。再到8月30日至9月8日,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群眾,聚集於添馬艦,參與反國民教育「佔領政府總部」集會,高峰時期更有超過10萬群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着又有新界東北發展風波,在9月22日的諮詢大會中,又有數以千計的群眾遊行示威和參與大會。

在反對浪潮群情洶湧的情况下,梁振英的民望亦屢創新低,繼於港大民調不及格後,最近亦於中大民調首次同樣跌破50分。

讓情况雪上加霜的是,就是梁班子醜聞不斷,先是他的僭建醜聞,之後是前發展局長麥齊光涉嫌欺騙房津,緊接而來則是鬧出劏房風波及涉嫌醉駕的發展局長陳茂波,全都成了新政府的負資產,讓新政府形象「插水」。

可能是史上最差的開局

這樣的一個新班子,打從第一天開始,便處於捱打狀態,只能四處撲火,疲於奔命。究竟破局是如何形成﹖是先天不足,還是後天造成?是否一開始便注定返魂乏術的呢?

不錯,先天不足固然是事實,半年前當筆者在本欄撰寫〈後特首選舉的政治生態〉系列時已指出過,中聯辦高度介入特首選舉帶來「西環治港」的原罪、建制派政治板塊的撕裂、核心價值之戰的戰鼓已經擂起等,都成了梁振英上台後要揹負的十字架,但其實,他卻不是真的完全一無可為,難以回天的。

大家可能還記得,當梁振英當選特首之初,他的民望曾經有過一陣起色,那是他果斷的處理「雙非嬰」,喊出「零配額」這重話的時候。這可能得失了私家醫生及相關行業,但不得不承認,這卻有很大的民意支持,亦因而讓他的民望受惠。但問題是,他沒有好好把握這個短暫的蜜月期,繼續在民生尤其是房屋等問題上多做實事,取信於民,反而把焦點放在「5司14局」的架構重組,與立法會雙雙陷入一場政治內耗當中,把自己難得的蜜月期平白的消耗掉。

「香港速度」:一次極差的期望管理

尤其是,他自己又親自撰文,鼓吹所謂「香港速度」,聲稱不能再蹉跎歲月,這都讓公眾對他解決民生問題的期望一下子大大提高,但結果,大家卻只見到他與立法會因架構重組而雙雙陷入泥漿摔角當中,而另一方面,樓價卻如脫韁之馬,讓人膽戰心驚,買不起樓的更加不起樓,他倉卒推出的「白表免補地價」買二手居屋,事後更證實為「抱薪救火」之舉,後來的「梁十招」更成了「無料到」的代名詞。就是在自己的老本行,也做得一團糟,幹練的形象也一下子被戮穿。

而所謂「香港速度」,就成了一次極差的期望管理,與當年馬英九選舉時喊的所謂「『馬上』立即好」相比,可謂難兄難弟。而「香港速度」也成了大家嘲諷梁班子的yardstick和口頭禪。6月中被揭發僭建風波,梁振英說要少少時間理解,但至今已經4個月,這就是「香港速度」?免費電視牌發牌,已經拖得經年累月,這也同樣是「香港速度」?……

這不正好是篇首所講,歷史上很多美國總統揀錯議題,準備不足,缺乏部署,倉卒上馬,結果落得灰頭土臉的教訓嗎﹖

梁振英=「信唔過」

但最糟糕的,還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嘗試用連串的「語言偽術」,「行為偽術」,去掩飾醜聞,處理危機,讓其誠信被自己一手一腳毁掉,把官民互信徹底摧毁。

其實早於7月1日的大遊行,群眾已經喊出「梁振英,大話精」的口號,但他卻絲毫不知警惕,不加收斂,還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中,以「捉字蝨」的方法,辯稱不存在「花槽」問題(因為那是「花棚」),而把鄭家富的問題打發掉;梁的「沙煲兄弟」陳茂波,當誤導記者和公眾被揭發之後,又辯稱「板間房」不是「劏房」;最新的版本,則是聲稱「我是酒後駕駛」,但「我沒有醉駕」;在媒體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原本政府文件和梁振英自己的sound bites,都可以證明原意與內地和香港融合有關,到了民意反彈,就改口說成是房屋政策……

到了後來,羅范椒芬甚至連「真心相信梁振英『潛意識』以為沒有僭建」,這樣都說得出口,作為一個老師,聽到這些巧言令色的說話之後,實在無比的憤慨,也不知道還可以如何教導學生。

梁振英可能以為自己口才出眾,甚至為此沾沾自喜,但事實卻是「贏了戰役,輸了戰爭」;「討了口舌便宜,卻輸掉了誠信」,讓公眾,尤其是記者、知識分子、老師、年輕人,對此愈發深深的厭惡,把政治信任徹底摧毁。

就職百日,就是如此這般,換來一個根深柢固「信唔過」的觀感,以及「語言偽術」大師、「行為偽術」大師等形象。「民無信而不立」,這樣顯淺的管治道理,梁振英就是不懂,破局已成,他還可以怪什麼人呢﹖

一個發人深省的故事

曾經聽過這樣的一個故事,幾個人進入森林探險,出發前擔心走失,於是「阿火」就說:「不用怕,萬一不見了我,大家只要舉目遠眺,有我的地方就一定有煙﹗」

另一位「阿水」也說:「如果見不到我,請大家靜心傾聽,只要聽到淙淙流水聲,便可以沿路而去找到我。」

唯獨最後兩個默然不語,經大家再三詢問之後,他們才黯然的說:「若然失去了我們,那麼一輩子也別望可以重新找回。」

他們叫什麼名字,一個叫「誠信」,另一個叫「尊嚴」。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10/12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潘麗瓊:誰是「僭建」的犧牲品?

2012年6月26日 頭條日報

外國人可能無法想像,令香港現任特首、落選的或候任特首周身蟻的,不是女人或貪污,而是僭建問題。我懷疑在歐美,在別墅車位加建上蓋,或花園內加建花架,是否需要申請。國家元首又會否因更換大閘,而引致誠信危機。

香港地小人多,僭建條例訂得特別嚴苛,但負責執法的部門又似乎撒手不管,大至新界丁屋加建至四、五層高,到巿區大廈的露台改為密封,或獨立屋加建地窖,當局都愛理不理。

然而,僭建問題由去年起,先後觸發了鄉紳與政府對峙的危機、高官至特首的醜聞,以及令唐唐大熱倒灶,現在連梁振英也誤踩地雷。一方面暴露了僭建條例本身可能訂得過緊,又或難以執行。

另一方面,以唐、梁為例,僭建問題都被牽扯到誠信問題,忽略了更逼切的民生問題或長遠發展。人們對其政治才能的高低,興趣不及其家中的地窖或花架的大小。

我想起了梁錦松,他棄商界年薪千萬而轉投政府,卻因被涉嫌偷步賣車而黯然下台。他○三年建議促進中港兩地的人流、物流和錢流,以搞活香港經濟,結果他所倡議,自由行等措施成為香港復甦強心針。

事後回想,他是所謂「誠信問題」的犧牲品,但犧牲品豈只梁錦松,還有香港的利益。

我們要監察政府,誰人有僭建,須馬上依法處理;但不可任由政客騎劫民意,把香港拖進永無寧日的政治鬥爭之中。究竟加快興建公屋,消滅劏房重要,還是任由政客藉死抓着已拆卸的花架或上蓋,而令施政陷於癱瘓重要?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6/26 in 有關閒情, 有關時事

 

標籤: , ,

盧愛玲:公關識飛?

2011年10月25日 頭條日報

自從政治化妝術提倡以來,特首選舉既要比候選人,更要比公關,彷彿先有好公關,才能得天下。

唐英年還未辭職,傳媒追查問問問,誰誰做他公關。之後緋聞,評論員指手劃腳,這安排不當,那是公關災難。至於誰主責競選辦、誰是智囊文膽、錢從何來,全部輕輕略過。

范徐麗泰近日請了公關,報章立即推測,要出選了,其他更重要的問題,未談無講少理。

從不否定公關專業的重要性,卻真有點困惑,為何傳媒總愛盯公關?如何招呼記者,如何採訪宣傳,天天討論起哄,視之為花邊要聞甚或勝負關鍵。

看看民望變遷,困惑更多。梁振英找誰做公關化妝?不是說他自己一腳踢,連見報文章都親自伏案寫?他身邊那位助手,是哪位公關界紅牌大哥大姐?有何特首選戰經驗?但梁振英一樣掂,民望從包尾追上排第一。

記得這舊聞嗎?七年前董下曾上時,梁振英對政壇心灰意冷,連成立多年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也準備退回捐款,關門算數,但沒成事,後來更種下爭奪特首寶座的心念。

幾年來梁振英不斷耕耘:一跟現屆政府劃清界線、二走入群眾、三是努力發表文章闡述看法理念。研究中心對梁掌握社會發展方向,形成理念,找資料寫文章,肯定幫助大。現在民望拾級而上,港大鍾庭耀說,市民認同他的堅持,梁則歸功支持者認同他的理念。

某前線記者形容,梁振英「洗底成功」。這麼一個人辦,靠甚麼?堅實的智庫支持,讓他揮灑理念?辯才出眾和堅定的權力意志,讓市民看到領袖的才質?慎密的選舉部署,日積月累的工夫,難道又叫公關?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10/25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