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李怡

李怡:今天,我們香港人自己創設文明

2014年11月19日 蘋果日報

中大公佈最新調查,發現民意逆轉,支持佔領運動的市民較上月下跌約4個百分點為33.9%;不支持運動的增加8個百分點至43.5%。與上月調查相反,不支持者超過了支持者。67.4%受訪者認為佔領人士應該現在全面撤離佔領地點,認為不應該的只有13.9%。另外,在「袋住先」問題上,民意也出現變化,儘管若政改方案按人大8.31決定,支持通過的有36.1%,仍少於認為要否決的46.7%;但當被進一步問及,若提委會取消公司票及董事票,全部委員由四大界別人士以個人票選出,那麼支持立法會通過方案者則有45.4%,認為要否決的減至35%。也就是說,若政府第二階段諮詢提出以個人票取代公司票,民意傾向「袋住先」了。

昨天執達主任到中信外清除障礙物,沒有遇到反抗。今天可能會清除更多鐵馬。接下來會向旺、金、銅動手。如果留守者不反抗,政府很可能順利完成清場。佔領運動將告一段落。

爭取真普選經歷了將近兩個月,沒有爭取到中共和港共的任何讓步。學聯上京在機場即受阻,民主運動設想的後續行動,一是以自首引起社會關注,另一是辭職公投。但這兩個行動都不見得會掀起新的抗爭高潮。整個運動可能沉寂,師老無功難免令爭取民主的佔領人士氣餒。

作為長期關注中國和香港局勢的論政者,筆者對這大半年民主運動的發展,和中共港共的回應,基本上都在意料中。在雨傘運動如火如荼的時候,筆者從西方所有社會運動都不獲多數人支持的經驗,就預計佔領長此下去必然不會得到市民中沉默多數的支持。此外,無論從中共的權力結構來看,從香港人的難民心態來看,還是從中國人總想向更高權力乞求恩賜民主的奴性來看,筆者自中英簽署聯合聲明以來,所有論述都是悲觀的。

不過,9.28那天晚上,全城有六七萬人不懼催淚彈湧上街頭,並分別佔領金旺銅三區,以及連續近兩個月的文明抗爭,卻完全出乎久歷世故的筆者意料之外。然後,各佔領區漸漸發展成互助互愛更充滿文化藝術創意的烏托邦社區。佔領區影響向外擴散,從獅子山標語到「我要真普選」的橫直掛幅遍地開花。佔領運動又在學校擴展,一間間大學的畢業禮都出現了抗議活動。筆者在這段期間接觸一些年輕人,他們的見識和表達能力使筆者肅然起敬。

這是最壞的時候,也是最好的時候;這次的佔領會結束,但民主意識、道德力量、抗爭精神已融入廣大年輕人血液裏,因此佔領運動沒有結束,毋寧說它只是開始。

看透了中共本質的老一輩智者,認為雨傘運動在中共強勢和不顧香港民意的高壓下似乎瀕於失敗,全民推動真普選已無望,香港會正式宣告沉淪,筆下也難免辛酸。但在這些表面現象和力量對比之外,我們是否還應該看到更重要的內在力量呢?

數日前筆者看了電影《山本五十六》,電影的結尾問:這場仗為甚麼會打成這樣?這結局是怎麼造成的?筆者想起電影前段,山本五十六在指揮襲擊珍珠港之前,一再要求日本最高當局,一定要先向美國宣戰,不宣而戰會是日本海軍最大的恥辱。結果,日本(據說是繙譯之誤)在襲擊行動開始一個小時後才向美國宣戰。儘管偷襲使日本勝了第一回合,但道德上犯的錯造成終局慘敗,道德缺失一方面使日軍感到恥辱,另方面激發了美國的士氣。歷史上的勝敗,真是由道德力量決定的。美國獨立戰爭是道德力量之勝,國共內戰是中共道德力量之勝。道德力量,正義在胸,儘管居劣勢於一時,但卻會激發無以倫比的力量反敗為勝。看看中共港共和建制派在普選爭議中的嘴臉,他們的強詞奪理和語無倫次,他們不敢同佔領區的年輕人直接對話,他們拒絕學聯上京而說甚麼學聯的訴求中央已知道的廢話;再看佔領區的年輕人、留守者的句句在理,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評斷出道德力量在哪一邊,而香港前途會由哪一種力量決定。

國際企業顧問公司「GOOD Corps」旗下刊物《GOOD Magazine》日前發表「2014好城市排名」,香港由上年的第24位狂升至榜首。原因竟然是佔領運動:「曾幾何時的小漁村,成長為中西橋樑,不僅重投政治覺醒,更告訴全世界,狂熱的示威一樣可以極之文明」。雜誌形容雨傘運動是植根於互相尊重、表達自由,以及對實現夢想的持續信念。
如果說,以前香港的文明是英國人留下的,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們可以說,香港的文明是香港人自己創設出來的。它會在日後發光發熱。看到這樣的市民,看到這樣的年輕人,我們真是毋須悲觀。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李怡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11/19 in 有關情理, 有關時事

 

標籤: , , ,

李怡:干預

2014年10月21日 蘋果日報

梁振英接受亞視國際台訪問時追隨中共口徑,指佔領運動「有外部勢力參與。(是哪個國家?)從不同國家來自全球各地,我不可以透露詳情,這已不完全地只是一場本地運動。」

如果一兩個國家參與香港的佔領運動,那還可以守住秘密;「來自全球各地」對香港佔領運動參與,而能夠完全沒有被發現和看出痕迹,行騙長官卻「不可以透露詳情」,叫人如何相信他的鬼話?

佔領運動以來,最大的外國勢力介入,就是澳洲媒體《Sydney Morning Herald》揭露梁振英秘密接受澳洲上市公司UGL的400萬英鎊,作為支持該公司在亞洲擴展生意的醜聞了。這件事有人認為會促成梁下台,而梁下台正是佔領運動的目標之一。這大概是唯一「有外部勢力參與」的事件。

至於香港人呼籲美國、英國、聯合國開聲支持香港民主,倒是很多,只可惜「外國勢力」似乎不想得罪中共這個財神,而至今還是不大肯「干預」。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10/21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李怡:巴菲特和他的兒子

2012年10月22日 蘋果日報

1977年,股神巴菲特的小兒子彼得19歲,是史丹福大學的學生。那一年,巴菲特給了彼得一筆不算多的財產,就是他的旗艦公司巴郡的股票,時值約9萬美元。巴郡股票一直在漲。巴菲特原意是想子女們守住手上的股票,應可以保障他們日後生活了。事實上如果彼得讓這些股票躺在賬戶裏,到現在市值應有7000萬美元。然而,自小就愛好音樂並顯示出有天份的彼得,卻變賣了股票,並退了學,用這筆錢開始了他的音樂之路。

賣股票、退學、開始毫無把握的闖蕩音樂之路,老爸會怎麼看?彼得忐忑不安地與父親談了這件事。他回憶說:「父親認真傾聽,不作評論,也不直接提建議。」過兩天,他對彼得說:「彼得,你知道嗎,你和我其實在做同一件事情,音樂是你的畫布,巴郡公司是我的畫布,我每天都在上面畫上幾筆。」他就說了這些。彼得放下心頭大石。他回憶說:「這就足夠了。這就是我需要的回答,直到現在仍覺得很珍貴。我的父親,事業如此成功,卻把他的工作和我的工作相提並論,平等看待。」

彼得在音樂事業上很成功。他的第一張專輯《等待》就暢銷。他為電視連續短劇配樂,獲得艾美獎。1991年,彼得為影片《與狼共舞》配樂,該片獲得了奧斯卡最佳音樂和最佳音響獎。

前年,彼得.巴菲特出了本書《Life is what you make it》。他在書中說,父親常講的一句話是:「有能力的父母應該給子女一筆能夠做事,但不足以遊手好閒的財產。」彼得很感激父親這種教育方式。但我覺得更難得的是,巴菲特平等地看待兒子的棄學決定,讓他能夠「做自己」,追求自己的夢想。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10/21 in 有關閒情, 有關教育

 

標籤: , ,

李怡:這樣的社會也令人感動

2012年7月15日 蘋果日報

上週提到的法國高中會考的哲學考題,刊出後有不少回應。在法國,試題不僅對考生有觸動,而且公開後所引起的討論,也在社會發酵。台灣網民說讀到這樣的試題「感動到想哭」。事實上,我自己讀到這些考題,也引起深思,而我已是七十多歲的老者了。

如果我在會考之齡遇到這些考題,我對漫長的人生路或會較早有不一樣的思索。

面對很快就要進入職場,提出「工作能讓我們獲得什麼?工作的價值是否只在於『有用處』」這問題,能不使自己三思嗎?工作不應該只是「搵食」吧,我們會想:工作或會讓我們有機會學習新的知識、技能、人生經驗,工作會給我們某種滿足感,工作應使我們感覺到權利義務的對等,工作是我們整個人生的最主要組成部分……。至少,不僅僅是「做好呢份工」吧。

如果國家不存在,我們是否會更自由?對極權國家如北韓,或對自由國家如法國,也許會有不同的答案。但考題並沒有指定哪一類國家,而是泛指國家,於是考生就要去衡量國家機器與個人自由之間的平衡。然後落實到具體處境,如果必須在認同自己國家和追求自由之間作選擇,你會作怎樣的取捨?誰能不想一下就回答呢?

我們是否必須尋求真相?也不是一個人立即可以回答的問題。你也許會衝口而出說當然要尋求真相。作為一個終生的新聞工作者和寫作者,我的職業就是尋求真相。但現實世界也告訴我:很多時候尋求真相會造成對他人的傷害甚而是大面積的傷害,因此這是一個可以發揮、值得思考的考題。

讓十多歲青年思考這樣的人生議題,這樣的社會確實令人感動。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7/15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李怡:感動到想哭的哲學考題

2012年7月8日 蘋果日報

台灣網站刊登了今年法國高中會考的哲學考題,許多網友看到,都表示很感動,甚至「感動到想哭」。考題分文學組、理學組和經濟組,每組三題選一。三題中前兩題是申論,後一題是對一部哲學著作的評論。今年三組的申論題如下:*工作能讓我們獲得什麼呢?*所有的信仰是否都與理性處於對立面?(或者說:所有的信仰是否都不理性?)*如果國家不存在,我們是否會更自由?*我們是否必須尋求真相?*工作的價值是否只在於「有用處」?*自然而生的慾望是否可能存在?

看到這些考題,就知道不是只要背誦哲學知識就能應付過關的。這些考題都沒有標準答案。評分是評寫作技巧和理性的論證能力,更是考察年輕心靈的深刻程度。考題讓人感動到想哭的原因,是設立這樣的哲學考題,能讓年輕人很早就接觸大議題,刺激他們思考,認識到人生有不同的做法和想法。考題使人感受到社會對某些價值的重視與維護。有網友說:「 拿到這樣的考題,我會覺得我被尊重到。」

據說,每年會考完,法國各媒體都會請來學者、教師,激情而理性地討論考題。這個時刻,也就刺激着整個社會的公民意識,讓人們去反思、質疑當下的處境,企圖為自己的存在探討出路與各種可能性。

法國高中會考1808年由拿破崙創設,當時就設定要先考共同科目哲學,一直沿用至今。設哲學科目未必能培養出名成利就的人,但工作不僅是「搵食」,昨天蘇菲在專欄說,孩子長大後,應是一個完整的人。「僱員」只是一個身份,他們同時是公民、父母,或老闆,甚或是改變世界的人。何時香港的教育也有這樣的思維呢?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7/08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

李怡:書讀得越多越蠢?

2012年6月10日 蘋果日報

某著名的生產香皂公司,引進一條香皂包裝生產線,結果發現這條生產線有個缺陷:常常會有盒子沒裝入香皂。 總不能把空盒子賣給顧客啊,他們請來一個學自動化的博士,設計一個方案來揀出空的香皂盒。博士組織十幾人的科研小組,綜合採用了機械、微電子、自動化、X光探測等技術,花了幾十萬,成功解決了問題。每當生產線上有空香皂盒通過,兩旁的探測器會檢測到,並且驅動一隻機械手把空皂盒移走。

中國南方有個鄉鎮企業也買了同樣的一條香皂包裝生產線,老闆發現這個問題後, 找了個小工來說:「你他媽給老子把這個搞定。」小工很快想出了辦法:他在生產線旁邊放了台風扇猛吹,空皂盒自然會被吹走。

有人在這個故事後面的留言說:這是聘用博士和聘用小工的分別。

毛澤東有句名言:「書讀得越多越蠢。」這句毛語錄把中國社會推向反智化,造成的禍害至今未止。像我這種自認讀書不算少的人,當然不能認同而且還在筆下對毛的說法嘲諷有加。但生活中確實有許多上述這樣的例子,說明書讀得多的人,往往與現實生活脫節,把一些可以用生活常識解決的問題複雜化。相反,讀書少的人,往往生活經驗豐富,懂得以生活常識變通。「書讀得越多越蠢」不能說全錯。

不是鼓勵少讀書,而是說讀書要讀得活,否則會變成前人說過的「讀死書,死讀書,讀書死」。讀書人要入世,才能把書讀活。

寫文章也如此,所謂寫得活,就是有生活氣味。寫得輕盈,讀者才看到輕鬆。刻意求工矯揉造作的文字,寫得辛苦,看的人也辛苦。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6/10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李怡:有一句話,亞視和許多傳媒說不出口

2011年12月10日 蘋果日報

就亞視誤報江澤民死訊事件,廣管局作出亞視高級副總裁鄺凱迎干預新聞部的裁決,並為這不準確報道及延遲更正,判罰款30萬元。有議員認為判罰太輕,後天立法會還要開會討論廣管局的調查報告。輿論也多認為亞視管理層干預不當。

甚麼大不了的事,值得亞視新聞部兩高層辭職,立法會開兩次會討論,廣管局調查,又判歷年最高罰款?香港是不是吃錯藥了?傳江澤民死訊前兩天,美國霍士新聞網遭黑客入侵誤報總統奧巴馬遇刺,也沒怎麼樣。假如美國某傳媒誤報了哪一位前總統的死訊,有哪個政府部門會去管?會判罰款?哪一個高層要辭職?不是更正一下就完了?遲一點更正又有啥關係?再說,江澤民死訊也不是只有亞視誤報,誤報當天根本就已在大陸網絡瘋傳,中國官方的「山東新聞網」更發訃告,打出「江澤民同志永垂不朽」的字樣,事後雖據說有徹查,但沒有任何消息,很可能也是不了了之。日本《產經新聞》甚至印發號外報道江死訊,也未聞這家歷史悠久具公信力的報紙有人事整頓。不就是一個退休前領導人的死訊嗎?跟公眾利益有甚麼相干?

大陸報假新聞而跟公眾生死相關的事太多了。02年底中國隱瞞先在廣東後蔓延全國的沙士疫情,衞生部長張文康否認有疫情的談話全國報道,香港傳媒也跟進。這假新聞害死多少人?2004年阜陽已公佈三鹿奶粉為劣質奶粉,2007年中央電視台的《每周質量報告》節目還說經質量檢測結果奶粉合格,直至2008年9月奧運結束後才揭發三鹿奶粉含三聚氰胺超標,從04年到08年,這假新聞又害了多少嬰兒?對這些與公眾生命相關的假新聞,中國新華社、中通社都不「憤慨」,為甚麼對亞視誤報一個已退休老人死訊就「表示極大憤慨」呢?是不是中共憤慨了,香港立法會、廣管局以至一些輿論就要傾注那麼大的精力去過問這與公眾利益無關的事呢?

若說這顯示社會不容管理層插手編採自主,又或者說新聞部沒有經過再三查證就讓這新聞「出街」或不能阻止新聞「出街」,做法不當。這些說法看似有道理,實際上是對香港報道大陸新聞的無知。無論是亞視新聞部的前高層,或亞視管理層,甚至批評亞視的媒體,其實大家都有一句說不出口的話,就是:有關中國大陸新聞,我們可以相信誰?

我們無法絕對相信所有來自大陸的新聞,我們也無法相信或不信來自中國大陸的所有傳聞。因為這個國家太多假話了。在大陸瘋傳江澤民死訊的當天,亞視管理層從北京得悉此訊,告訴新聞部,筆者相信新聞部高層也去查證過,但即使與中聯辦關係良好的某高層,她能夠相信中聯辦或肯定或否定或模糊的回答嗎?實際上,莫說中聯辦官員當時也不知江澤民的生死,即使在中央若不是去到最高層也不會知道,要不然怎麼新華社在18小時之後才作出「闢謠」的聲明呢?要說亞視延遲更正,由中央直接領導的新華社不是更正得更遲?所以,關於江澤民死訊的任何查證,都是無意義的。

那麼,可不可以不報,等官方消息呢?為求穩妥,當然可以。但作為弱勢台,你會想到博一博。既然北京瘋傳,網絡瘋傳,查證又無堅決否定的回答,那就博一博。現在是博輸了的結果。若博贏就是另一局面。

筆者並非同情或認同亞視的做法,只是覺得在這種無關公眾利益的事情上,博一下也沒甚麼大不了。倘若新聞界對所有大陸新聞都要查證確實才發表,那就只有刊登新華社、中通社的消息了。但官方消息就不作假嗎?若官方消息都正確而且自由報道無禁忌,那麼坊間所有以揭大陸內幕為賣點的刊物也就沒有生存空間矣。

筆者納悶的是:為甚麼香港有關機構和部份輿論,對亞視誤報像吃錯藥似的窮追猛打?為甚麼沒有人說出大家都知道的一句話:來自大陸的消息,我們可以相信誰?包括官方新聞,包括官員講話,包括向大陸人查證,都沒有絕對可信也沒有絕不可信的。大家知道,大家不說,不是很悲哀嗎?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12/10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