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曾錦強

曾錦強:廣告商鮮有政治考量

2013年11月19日 am730

商台把李慧玲從早晨節目調到黃昏時段,有報道指是為了2016年續牌取悅政府,也有指是李小姐太偏激,導致廣告量下跌,由於早上時段是電台廣告黃金時間,所以商台作出如此變陣。

有周刊記者訪問我,希望從我口中「證實」廣告商因為李慧玲太偏激而不在商台早上時段落廣告。訪問過程猶如執法人員在盤問,嘗試從不同角度去誘導,希望套取「廣告商因為李慧玲而不落廣告」的證供,甚至連李小姐的懶音也成為罪狀,可是我冥頑不靈,「死口不招」。

我不知道商台為何作出如此調動,也沒有甚麼內幕消息。但我真的沒有聽過任何廣告商說,由於李慧玲太偏激,所以要抽起廣告。除了極少數廣告商外,一般客戶落廣告也極少政治考慮,不然那些中央不喜歡的媒體,也無法生存至今。而那些長期作為中央喉舌的媒體,也不會廣告量少得可憐。《am730》也有李小姐的專欄,內容也不見得溫和,而且長期霸佔前列版面,我也沒聽說過《am730》受到廣告商的壓力,不少廣告商甚至不怕與李小姐為伍,爭取在較前的版面落廣告。

廣告商在甚麼媒體,或甚麼時段落廣告,只會考慮廣告效用。廣告效用建基於讀者、聽眾或觀眾的數量和質量,內容雖然是考量之一,但一般來說比較次要,而且廣告商抗拒的主要是色情、暴力和賭博的內容,怕影響品牌形象,但政治內容相對來說比較中性,廣告商杯葛的說法應該不成立。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1/19 in 有關商業

 

標籤: ,

曾錦強: 自強不息

2013年10月31日 am730

有一天早上,我接到工人姐姐的電話。她緊張得好像家裡失火似的,原來她發現小女整個功課袋留在家中,所有功課連同學生手冊都做了逃學威龍。盡責的工人姐姐問要不要送去學校,我是一個見慣世面的高級行政人員,冷靜地回應說:「不用了。」

我小時候也常欠交功課和欠帶書本,甚至因此被記了很多缺點。情況嚴重到老師苦口婆心地跟我說,如果不改善的話,將來連做文員也沒人肯請。幸好科技發達,文員的職位已經式微,所以我只好去做CEO。

回家後,女兒神情自若,看來已經把沒帶功課的不快忘得一乾二淨。我跟她說:「幸好你沒有帶手冊,不然便會被老師寫手冊了。」女兒翻一翻眼說:「老師寫了在一張紙上了。」不善解人意的爸爸勾起了女兒的傷心事。

教育子女,我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結果管理。如果某件事的結果是顯而易見,又不需要等太久的話,就不需要特別去管,就由結果去告訴他們自己做得對不對好了。對了,行為會被強化,錯了,也會受到教訓,不需要費心力去管理。如果工人姐姐真的把功課送到學校的話,雖然可能避過責罰一劫,卻沒有受到教訓。

作為家長,應把精力集中於不容易見到後果,或後果是不能承受的行為上。例如吸毒,短期內不容易見到對身體的影響,但長遠的後果會浮現。又例如不小心過馬路,會危害到生命,是不能承受的結果。其他的就交給結果去管理好了。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0/31 in 有關教育

 

標籤: ,

曾錦強: 貧窮線無助滅貧

2013年10月3日 am730

在教會堂區六十周年的佈道會上,一個婆婆分享了在六十年代,由於丈夫早逝,一個人帶大三個年幼孩子的故事。那時並沒有綜援的安全網,她的禱告中只希望家裡有飯開,孩子有書讀。幸好天主回應了她的禱告,讓她找到工作,孩子也能在教會的學校讀書。

這是六十年代很普遍的故事,如果你跟任何六十歲以上的人談話,他們幾乎都可以跟你講一個屬於他們的,不同版本的貧窮故事。在政府訂出貧窮線後,聽這故事特別有感觸。

先別說貧窮線的訂定極不科學,貧窮線本身就是一個不良的標籤效應。以後除了「綜援戶」之外,還加上「貧窮線下」的標籤。一旦成了標籤,要脫去就不容易。試問有多少個被標籤為「地底泥」的學生,後來發奮圖強,學有所成。沒錯的確是有的,但因為太稀少,所以都成為傳媒的焦點。只要你細閱那些故事,就會發現都是有不認為他們是「地底泥」的師長或父母,不肯放棄而感動了他們。

我自己小時候雖然貧窮,但只要有飯開,有書讀,已經很感恩,知道要改善生活只有透過個人的努力。有了貧窮線後,便會有政客跟你說,有飯開有書讀的生活是不夠的,還會提醒你是個窮人,你的孩子也是窮人,要改善生活是要靠他們幫你向政府爭取,不伸大手板無法改善生活。

近年多了接觸社企,聽了很多感動人心的故事,真正滅貧的方法是讓窮人覺得有希望,讓他們感受到自己的價值,而不是甚麼人的施予。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0/03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

曾錦強:有一種懶惰是祝福

2013年7月23日

最近推出了一本新書叫《有一種懶惰叫忙碌》。書中除了結集在專欄發表過的文章外,還改寫重寫了一部分。很多舊同事買了書並上載到Facebook給我洗版,感受到同事們一直以來的支持和鼓勵,真的很感動。

懶惰的人有很多藉口,但以忙碌為藉口的懶惰破壞性最大,因為可能連當事人也不察覺。以忙碌為藉口的懶人,會用工作充塞了自己的所有時間,令自己沒有思想的空間,因此不思進取,不求改進而變得因循。而且會在工作成果不彰的時候,推說:「我已經這麼忙了,你還想怎麼樣?」

我自小父母便說我腰長是個懶人,所以我也認定自己是個懶人(對孩子真的要慎言)。因為懶惰,我做任何事情也是以費最少的氣力為原則,為更簡單更快捷完成工作而費煞思量。工作成果也以僅僅符合或稍高於要求為原則,不會為了力臻完美而多花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在打工的生涯中,愈高級的時候,我便愈懶惰。我曾經與勤力和懶惰的老闆共事,我發覺還是比較喜歡懶惰的老闆。勤力的老闆發號施令,下屬便疲於奔命。喜歡生產多於發號施令的老闆更可怕,會和下屬爭事情做,好像總想把下屬比下去的樣子,能幹的人都不願意跟這些老闆共事。

做老闆是做人不做事,以德服人,和下屬比胸襟不是比能力。吸引能幹的人幫你做事,然後放手讓他們去幹才是正路。硬要做實事,把下屬比下去並沒有甚麼好處。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7/23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曾錦強: 太多選擇更煩惱

2013年5月3日 頭條日報

我很怕為挑選上班的衣服傷腦筋,所以我把上班的衣服從左至右排列,剛穿過的衣服排在最右邊。上班的時候,會選擇最左邊的衣服穿,除非太不適合當天的天氣或場合,不然都會跟著這個次序穿衣服。

小朋友升小學的時候,選校是一大煩惱。小兒升小一的時候,報了很多所學校,結果有兩所學校接錄,決定挑哪一所不算太煩惱。到了妹妹升小學的時候,我們只報了三所學校,並且只有一所學校收錄,更不用煩惱。最煩惱的反而是那些各大名校都收錄,但不知道選擇哪一所的人,不過他們總讓人有「晒命」的感覺。

盲婚啞嫁的年代,離婚率遠低於自由戀愛的年代,除了因社會風氣外,最重要的是大家都認命,相處時盡量容忍,反而有更多美滿的婚姻。自由戀愛的時代,由於選擇太多,很多人不斷換畫,錯過了結婚的年紀。由於選擇太多,也容易有婚外情。

寫稿的時候,如果腦中只有一個題材,很快便可以下筆。如果有兩三個題材可以寫,也不太難決定。可是一旦有更多的題材,就很難下筆,有時還邊寫邊改變主意,花多很多時間,但效果卻不一定更好。

每個人也希望有選擇,但選擇太多反而很煩惱。所以讓消費者有選擇的同時,不要讓他們有太多選擇。蘋果的喬布斯就是簡約的支持者,很多蘋果的產品只有一個型號,不同規格的選擇只有數款,讓消費者容易作出決定。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5/03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曾錦強:扔掉獎座

2012年12月27日 am730

我從來對獎項也沒有甚麼感覺。不是因為得獎無數,所以變得麻木了。相反地,我極少得獎。小時候,更因為琴棋書畫樣樣低能,體育運動乏善足陳,讀書學習更加像「一嚿雲」,幾乎沒有得過任何獎項。對獎項冷淡,主要是因為我認為個人價值不是由別人來決定的,而應自己給自己評分。

有次我獲得集團內亞太區的最佳領導人獎,由於覺得獎座的人頭太醜樣,拆了扔掉只帶基座的部分回辦公室。一般來說,我會將獲得的獎座收起,不讓別人看見,但那次卻忘了收起,讓我的洋老闆看見,他還以為我回港的時候不小心摔破了。我坦白地說是因為太醜所以拆了,他聽了也感到有些不是味兒。

我認為最需要為自己生命負責的就是自己,而最了解自己的也應該是自己,任何人的評價,都不及自己的那麼全面和重要。對於別人的評價,只可參考,不需太執著。而且,任何比賽的評審也總有偏頗的地方,如果認為得了獎便很了不起,落選便認為自己不濟的話,那便太天真了。

而且任何競賽也有贏有輸,一將功成萬骨枯,得獎者背後有不少失敗者。但個人的成功不一定要建築在別人的失敗之上,更不應因為無獲獎便抹殺個人的努力,只要今天的自己比起昨天優勝便問心無愧,每天進一小步就是成功。

我對獎項沒有甚麼感覺,離開舊公司的時候更索性把全部獎座扔掉。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12/27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曾錦強:減服務或功能是大忌

2012年12月14日 頭條日報

新聞報道澳洲有多名利用蘋果iOS6系統地圖導航的駕駛者,被帶到距離目的地約七十公里的國家公園,還差點有生命危險。蘋果自行開發的地圖軟件,是iOS6最為人詬病的地方,我自己就是因為聽到太多負面評價,不敢提升作業系統。身邊有些朋友甚至用腳投票,轉用其他手機。

早前甚至連蘋果的CEO,也建議用戶下載其他地圖軟件解決問題。蘋果股價也從九月高位,下跌超過兩成,同期Google股價只下跌約一成。可見兩巨企之爭,Google暫時佔了上風。

人性的特點是對於一直擁有的東西也視為理所當然,即使用處不大,也不希望你拿走。一旦你從他們身上拿走的話,會有很大反應。如果那些是重要功能的話,更加會一發不可收拾,所以不要輕易減少產品功能或服務範圍,這比加價更令消費者反感。即使其他地方有重大改善,消費者也會視而不見。

香港的食肆,近年因為最低工資,加上食物成本上漲,經營十分困難。很多為了維持價格的競爭力和股東利潤,紛紛節省成本,有些減省人手,讓你總找不到侍應;有些減少食物份量,又或是本來送甜品,現改為要付費之類。我認為除非食肆是以最低價格作為競爭策略,不然可能得不償失。工資和食物成本上升是行業共通問題,消費者未必留意到你比對手加價少幾多個百分點,卻很在意你從他們身上拿走了甚麼。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12/14 in 有關商業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