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曾志豪

曾志豪: 肯食M記就要娶?

2013年10月30日 蘋果日報

「肯捱麥記?娶得過」,網絡熱傳。

故事主旨:港女都唔肯同男人食平嘢,如果遇到一個肯食麥記的女人,娶得過。

這個測試,其實有無料到?

原來香港已經奢侈到,食M記要用「肯捱」來形容。一個餐動輒二十多元,一啲唔失禮。如果想終極測試,應該改為「肯捱波仔叮飯!娶得過!」一個波仔十幾蚊有交易;或者「肯去7仔食關東煮!娶得過!」

身邊女人說,關鍵不是M記還是N記,而是為甚麼要去食?譬如因為工作關係,無時間覓食,她們不介意食快餐。

但如果大把時間,並非無錢,但男人居然只肯去M記,女人便會拒絕,因為覺得男人無誠意。

這種測試,有「仇富」心態,似乎去M記才是好女人,去四季食飯的,便是壞女人。且慢,14巴港女可能經常喺M記出沒,你唔係想娶佢吧?

肯去M記食飯,只能表示,對食的要求不高;她可能咬住個包,但要求你去米蘭站買包包呢?

這種測試沒完沒了,「肯去公廁的女人娶得過」,「肯着剪牌衫的女人娶得過」,「肯陪你玩高達的女人娶得過」,「肯逼巴士嘅女人娶得過」、「肯唔結婚的女人娶得過」、「肯隆胸嘅女人娶得過」……

一句到尾,「肯蝕底的女人娶得過」。對,嫁給這種心態的男人,真係蝕底晒。

我諗無乜女人嘅擇偶條件係「佢肯同我捱公屋食大牌檔」,女人當然希望可以找一個令自己進步的男人。今天住公屋,明天住居屋,也是一種上升。

相反男人太無志氣,居然開到口,要搵一個肯同自己食M記的女人。

女性追求進步,男人反而想原地踏步。

理想的男人,係搵到一個肯同你捱嘅女人,但你有能力,令女人唔使再捱。


一生只想尋找一個肯挨麥記的女人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0/30 in 有關戀愛

 

標籤: ,

曾志豪:國泰工潮啟示

2012年12月28日 明報

早前國泰鬧工潮,空中服務員不滿國泰只加薪2%,威脅不排除採取工業行動,要求改善薪酬待遇。

工會登了全版廣告,告全港打工仔女同胞書,把國泰的工潮和全港勞工福祉拉上關係,當時工會的講法是﹕國泰是大企業,若只加薪2%,恐會對其他香港企業立下壞指標,其他打工仔工資都會受壓。

國泰工會這個「掛鈎」工程,把國泰工潮和全港打工仔緊扣,試圖減低公眾對工潮的反感,因為「撐國泰員工等於撐自己」。

最後國泰勞資雙方達成共識,在跨站飛行、編更制度上,對空中服務員有更多的保障,但加薪幅度仍然維持2%。

表面看勞資雙贏,國泰加薪幅度不變,員工卻能從跨站飛行安排得到薪金補貼,變相加人工。但當初國泰員工不是把全港打工仔都綑綁一起,指國泰的可恥加薪會成為「壞指標」嗎?

但今天,加薪幅度仍是2%,其他行業的打工仔,卻沒有享有國泰空中服務員的獨特編更、跨站飛行的薪酬津貼,為何國泰工會突然又不怕2%的壞指標會拖低全港打工仔加薪呢?

工業行動和公眾利益,是微妙的關係。工業行動的殺傷力就是建基於影響幾多的公眾利益,受影響人數愈多,資方才會忌憚工業行動。但工會亦不能赤裸裸把公眾利益擺上枱面,這只會引起公眾反感。

這次國泰工潮,工會以代全港打工仔出頭的姿態出擊,本是很好的形象包裝策略,可惜去到最後,工會還是以謀求最大自身利益為目標。

一分鐘前香港勞工被綑綁,成了工會爭取加薪的擋箭牌,一分鐘後,我們被拋棄,自求多福。下次,任何人再說「撐我們等於撐自己」,我們都會謹慎小心。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12/28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

曾志豪:無得比

2012年10月16日 蘋果日報

釋法魔女梁詩姑狠狠教訓了香港的法官,後來大律師公會和香港律師會狠狠地反教訓她時,她居然用了一個小學雞的反駁方法回應:我有言論自由。以「言論自由」反駁人家對自己的批評,就等於你罵人家是豬,人家批評你胡說八道,你卻說「把口生喺我度我鍾意講乜就講乜!言論自由啊!」

小朋友都不玩這種無聊駁嘴遊戲,沒想到已是滿頭華髮的梁詩姑,竟然回到小學,意氣之爭。

詩姑唯一回應法律界對「干預司法」的質疑,卻偏偏自暴其醜。 她說,現時法庭沒有任何一宗案件,是和她提及的言論有關,所以沒有「干預司法」。詩姑,以言論干預法庭具體的判案,是「藐視法庭」,這只是「干預司法」的其中一種表現。社會最擔心的「干預司法」,卻是一些有權有勢的人,指點法官日後應如何判案,應如何多多利用人大釋法架空香港的法院,這些言論毋須針對任何一宗具體的判案,但因為批評的是整個司法界的環境,後果比起單一評論某宗案件,遺害更甚!曾任律政司的你,難道不懂分輕重?故意用最狹義的方去演繹「干預司法」,其實純粹狡辯,反暴露詩姑不懂「法治」的精要。

足球賽場,曼聯領隊費格遜、皇馬的摩連奴,經常投訴球證判罰不公;每次足總都會重罰這些多口的領隊。道理很簡單:不許你干預足球的司法。你不是普通人,是富豪球會的領隊,你對球證不滿,可能會對球證造成壓力,下次再執法便會「窒一窒」。費格遜不能用「我有言論自由」作開脫,畢竟費格遜的言論,和一個球迷的牢騷,無得比。

詩姑上通天庭,又是前律政司,卻偏偏不懂慎言的道理,法治觀念薄弱,實在令人唏噓:當初點解她會做到律政司?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10/16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

曾志豪:點解我睇唔到 劉翔玩弄13億人民?

2012年8月28日 蘋果日報

報章說中央台爆料,原來一早知道劉翔跑不完賽事,還制定了假哭的講稿,整個劉翔參賽都是一個騙局,把全國人民蒙蔽云云。

像星爺在賭俠的金句:「當堂嚇一跳,原來得啖笑。」所謂「騙局」,原來是中央台早就知道劉翔有傷的消息,並且制定了四套應對方案,包括:劉翔中途受傷不能完成比賽、完成比賽但無法晉級、晉級後在半準決賽出局,及在賽道上無法起步。

這四套方案被認為是「鐵證如山」,證明劉翔假摔欺騙全國觀眾。我卻看不見有何「鐵證」?四套方案基本上是大包圍全餐,由跑唔郁到跑唔贏都有,反而證明了劉翔參賽是玩真的沒有內定,否則何須準備四套,乾脆預備「無法起步」即可。

四套方案只能證明一點:央視早知道劉翔有傷。但劉翔受傷全國皆知,賽前媒體早就放風,甚至奧運前的倫敦大獎賽也要退出,劉翔有傷,難道只央視才知道?

央視預計劉翔跑不完賽事,但不知道究竟能跑到甚麼階段?

每屆世界盃,體育版都會預測列強走勢,難道也說香港媒體早知道列強幾時輸波?

你可以說央視的評述好假,早就想好不同賽果的說詞,所謂真情流露原來是照稿讀;但央視評述跟稿讀,和劉翔造假是兩回事!

難道因為我們一早估到葉德嫻大熱奪影后所以準備了影視生涯資料,便要說內定賽果?

運動員觸動傷勢退賽,為甚麼便是「做戲扮嘢」?

奧雲06世界盃上陣2分鐘便觸動傷勢退場,曼聯的夏格維斯養傷2年復出5分鐘又傷出,難道這些運動員都是「呃人」?我只知道,英格蘭的球迷只會惋惜他們一傷再傷,卻不會說「有傷就唔好踢啦呃人!」

「劉翔故意摔倒」的劇本居然有這麼多捧場客,除了說看客壞心腸,就只能怪中國造假太多,連累人民。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8/28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 ,

曾志豪:宋襄公的體育精神

2012年8月6日 am730

公眾繼續討論中國羽毛球「鬥輸走線」,但中國和外媒對事件看法有所不同,批評羽毛球運動員最落力的是中國,反之英國的《衛報》、美國的《紐約時報》,以及一些外國的體育名將,都同情、理解甚至支持中國羽毛球手「鬥輸」的決定。《衛報》直指「奧運比賽不是取悅觀眾而是為國家奪取金牌」,《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甚至列舉《孫子兵法》的指導思想來合理中國羽毛球手的決定。

中港輿論對羽毛球事件的批評力度兇猛,而且很多「反思」,包括大國的道德水平低落、金牌至上的惡果等等。

我不認同這些觀點,我覺得這只是很單純的比賽策略,毋須扯上國人素質低劣的層面。

英國單車團體賽是最多人談論的「反例」,英國選手辛德斯在起跑失利的情況下,故意摔倒,按照規則,英國隊得到重賽機會。最終打敗法國隊晉級決賽,並奪得金牌。

賽後辛德斯對路透社和BBC承認,他是故意摔倒,得到重新出車的機會。

輿論譁然,但國際單車聯會、國際奧委會均表示,辛德斯的做法是「合理利用規則」。英國金牌可以保留。

英國的行徑和中國羽毛球手有何不同?同樣為求勝利,不惜利用規矩的「漏洞」,合法爭取權益。當然最大差別是,國際奧委會認可了英國,卻懲罰了中國。

批評「羽毛球手不應為爭金牌而輸波走線」的言論,是不食人間煙火。馬勒當拿的「上帝之手」全世界都知道是他是故意的,不過他利用了足球賽沒有慢鏡回放裁判的「漏洞」,手球入波捧走世界盃。有誰會指責他沒有體育精神?有誰會說「世界盃至上害死人」?

春秋爭霸,宋襄公約戰楚軍,不聽勸告,堅持要等楚軍渡河擺好陣勢才肯開戰,結果大敗,史家譏之為婦人之仁。倫奧之後,看來要修訂歷史,還宋襄公「體育精神仁義雄師」的美名了。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8/06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 , ,

曾志豪:新政治生態

2012年7月16日 am730

這是全新的政治生態,我不知道是否合理,但大勢所趨,你只能接受,否則會死得很難看。

新的政治生態有兩個特徵:1)井水犯河水 2)政治表態

先說「井水犯河水」,李旺陽是最佳例證。以往的政治思維,這是完完全全的大陸本地新聞,莫說叫香港的政府官員回應,就連民間也很少介入調查。

但六四成為李旺陽和香港人的「超連結」,香港人認定這就是香港人的事;因此港人關心,香港政團也關心,連帶形成一種壓力,香港的高官也有責任回應大陸的事情。

周一嶽李少光都先後開腔,即使他們「人之將走」,還是開啟了「港官評內地」的先河。

無奈後來者沒有這種自知,高永文仍不能接受這種新的政治生態,他回答李旺陽問題時,不斷強調香港高官不應評論自己職權範圍以外的事物。

在新的政治環境下,如此回答只會落得被指罵「涼薄」、「有違公義」的下場。

時代變了,香港傳媒及官員被賦予新的功能,就是扮演「異見聲音」,以一國兩制的地位來發出獨立專業的意見,抗衡大國的專橫霸道。

新政府要有這種新的政治自覺,CY要給倖存班子定下統一陣線,如何以港人身份回應大陸事務,否則又會扣分。

另一個特徵是「政治表態」,高永文明明是醫療專業,他可能一心只想講醫療政策,但最近落區,傳媒最關注的,就是他的僭建以及李旺陽問題;站在他的立場,可能感到很冤枉﹕我只是醫生,政治我唔識㗎,問番我醫療融資啦。但新的政治生態是,不管你甚麼專業,都要政治表態,不論教育、醫生、房屋的官員,都要交代六四的立場;即使你專業範圍表現出色,但如果過不了政治表態一關,社會不肯放過你。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7/16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曾志豪:六四23問答

2012年5月28日 am730

問:六四已經23年,為甚麼仍要紀念六四?
答:你試下爭稅局一毫子,莫講話23年,230年你未死都唔會放過你。政府欠人民的血債,點可以咁輕易放過佢。

問:六四主事者都死得七七八八,再紀念六四有乜意義?
答:耶穌都死咗咁耐,屈原都沉咗成千年,咁係咪可以唔要聖誕同端午呢?

問:人都死咗,平反有乜用?
答:人都死咗,係咪唔使出殯先?平反就係金銀衣紙,用嚟燒俾六四英靈嘅最佳祭品。

問:學生都有錯,如果唔係又絕食又霸住廣場,都唔會逼到政府行呢步啦,點可以怪晒政府呢?
答:下次強姦犯同警察講:條女都有錯啦,佢嗌得太大聲掙扎又勁,我先焗住要攞佢命咋,邊怪得我呢?

問:依家唔係平反嘅時機,政局不穩,社會矛盾又多,好易令政府失去管治權威,危害政權穩定,你想國家亂咩?
答: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正好眠……日日都唔方便㗎啦,鄧小平未死就話等佢老人家走咗先;江主席又未死,又話驚影響佢權力來源嘅合法性,又要等;新領導又話太新無能力處理上一代嘅難題……師兄,有邊個債仔爭人錢唔係咁講先得㗎!

問:其實當時情況好亂,大家都唔知發生咩事,你叫人點落判斷呢?
答:你真係咁亂,點解你傾向相信無死人,多過有死人呢?點解你又會信政府多過學生呢?咁識諗,你都唔係好亂唧。

問:點解當日聯署追究屠城責任嘅梁振英,之後變咗支持鄧小平攞諾貝爾和平獎呢?
答:佢嘅意思係,鄧小平九七回歸前就走咗,無機會再下令出動防暴警察對付香港嘅示威者,都算係為和平作出貢獻。

問:六四廿三年,有乜特別?
答:人民不會忘記六四,政府不會忘記廿三條立法。都係維園見啦。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5/28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