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日本

蔡俊傑:沒有窮人

2012年7月26日 am730

香港部分旺區街頭,不難發現有很多老人家在行乞,見他們面容瘦削,雙眼無神,非常可憐,不少途人都會伸出援手,付出十元八塊,期望幫她們一把。不過,自從被傳媒踢爆,這班乞丐是集團式經營,有人幕後操控,已鮮有途人上當。當然,也不能排除有部分乞丐,是為勢所逼,出於無奈在街頭行乞。

日本並非沒有乞丐,只是數目甚少,少得難有機會碰上。日本窮人多的是,何解不見有人在街上行乞?原因是他們只靠拾荒,基本上已能應付生活。以收集汽水罐為例,拾荒者每次收集一定數目的汽水罐(約載滿水果藤籃size),就可賺得大約4,000日圓,價錢倒不俗。況且他們亦不愁沒有汽水罐,事關每晚食店門外,都會有大量被棄掉的汽水罐,源源不絕供應,加上街上的自動販賣機,哪怕賺到不到錢呢?

除了汽水罐,能夠賺錢的還有漫畫。漫畫是日本人的精神食糧,沒有漫畫的日子,日本人也不知如何度日,街頭巷尾以至JR車廂,不難發現被棄置了漫畫書,當中有不少仍然十分新淨,拾荒者收集後,並非轉售給收買佬,而是自己擺檔售賣,每晚下班時間,於新宿、新橋或五反田一帶開檔,所有漫畫以半價發售,不消一會就賣清光,這種無本生利的生意,非常好賺,試問還需要行乞嗎?之不過,正因為以上提及的拾荒生意容易賺錢,所以不少人就算有機會找到正職,也不會放棄這份優差。

日本窮,但政府對於沒有工作的流浪漢,仍會給予一定的保障,每人每月會發放約1.2萬港元作為生活費。不過,一班流浪漢卻不積極申請這種救濟金。日本人的本性,對生活有一份執著,認為自己有手有腳生存,不必要向外人伸手領取救濟金,每每要他人幫助,會自覺羞恥。所以,縱使東京都有大量人士失業,但向政府申請救濟金的人,竟然不足1,000人。

另一方面,大部分日本人都頗慷慨,深知汽水罐可為拾荒者賺取生活費,故每當將垃圾分類時,都會先收集好汽水罐,不會棄置於垃圾收集站,待拾荒者到來時才放於門外。

小小的付出,舉手之勞,已可以幫到他人,這種看似微不足道的故事,最叫人窩心。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7/26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

王維基:見微知著

2012年6月15日 頭條日報

一般政府機構內,填寫申請表的櫃位都會有原子筆,為大眾提供方便。其實,除原子筆外,還應該提供甚麼呢?

我曾經見過一個地方,除了原子筆外,還有老花眼鏡!

對於我這個年紀的中年人,若果不是你身上已經有漸進鏡,就算你把表格貼近眼睛,都很難看到當中的細小字體。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逛超級市場時,大家也會見過用來盛載水果的透明保鮮膠袋。

通常那些膠袋較薄,很難打開,中國人傳統智慧或會用口水幫忙打開膠袋。有家外地的超級市場就在膠袋旁邊,加設已濕水的海綿,像在郵政局給我們貼郵票那些,讓我們隨手就可打開膠袋了。

到外地駕車,一定會使用當地的導向或定位系統。我見過有地方的系統,除了提供當地語言外,還會以英語顯示。

過隧道時,它不但告訴你要繳付二百元的隧道費外,還會在屏幕顯示兩張一百元的當地鈔票!

每件事都做得如此仔細,相信大家都會估到,這個國家就是日本。

雖然我們不能忘記日本人近百年對我們的欺凌,但日本人做事的仔細,仍然值得我們學習。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6/15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

健吾:我要如何說你才會安心

日本的狀況,是不是很差呢,佐保さん?
從日本政府觀光局的數字看來,又不是想像中差。
4月去日本的外國遊客數目,也有29萬5,800人。
訪日遊客跌破30萬人,是自從2003年5月沙士之後首次。
文:健吾

看來,仍要一點時間恢復了吧?
自從311以後,我收到很多個讀者的email,問我去日本是不是安全的。
中文大學的日本研究學系也很擔心學生在日本留學時的安全。據說,學生們不一定擔心。花這麼多時間和精力,過五關斬六將的來到大學,就是為了那一年的交換留學,怎麼會不去?學生們說,是他們的家長很怕,說怕輻射、怕地震、怕亂,怕他們的人身安全。
有時候,我想到香港人真的很幸福。他們預期了去旅行是安全的。回想起菲律賓的旅遊巴人質事件發生之前,有幾多香港人知道菲律賓是經常有持械脅持的地方?又有幾多人知道他們的特種部隊的質素?有幾多人明白,去旅行其實是有一定風險的,保險公司不一定會賠償?
日本一直都是地震帶,去日本讀書之前,其實早已經知道。留學時期,一直都看電視新聞及報章,都有提及關東地區一定會有一次強大的直下型地震。當時,我跟香港人說,他們會說我危言聳聽,跟美國來的留學生說,他們把地震當成是一種機動遊戲。她還會跟她的同學在吃便當的時候大叫:「I love earthquakes! It’s so fun!」所以,白癡的女大學生,不一定在香港。
究竟要怎麼做,才可以令人家再去日本呢?有旅行社包團,請香港的報社和雜誌記者去大阪和北海道。回來後,的確霸佔了很多版面。四天三夜包食包住包玩的行程,去了北海道和大阪,記者們大抵是冒著必死的決心去吧?但我敢說,這次旅程,一定是對日本觀光業其中一個最差的公關示範作(PR Stunt)。又提那一個例子吧?回想沙士的時候,報章拍得星期五晚上的銅鑼灣一片死寂。你試想想,如果你是外國遊客,看到那時的時代廣場,你還會去香港嗎?現在香港人死光了沒有?也沒有。同理,拍得冷清清的北海道大街,訪問一些商戶說他們在「吊鹽水」,說他們希望旅遊業早日康復,會令香港人去日本嗎?
這些就是上一代人搞的公關方法。他們以為請記者去旅行,霸版面,總之製造一些話題,他們以為就是做了公關。在香港,說了話就當自己打了廣告,不論那句說話最後會收到正面效果抑或負面效果。
怎麼樣做才會有格調?如果我在報章上看到日本在震災後,尤其是幾乎感覺不到震動的關西、九州和沖繩地區,有些老伯伯老婆婆,如何在尋常的日常生活中面對今天,大抵會給人「日本很正常」的感覺吧?
同樣的畫面,我在富士電視台的《SMAP X SMAP》中看過。他們在大地震後走訪東京的老人區淺草,訪問了一個老婆婆。老婦在當地開店幾十年,她說:「根本是開店休店,都沒有客人……我的孩子,做煤氣公司的,跟同事一起坐新幹線去了新潟,我就叫他,要好好加油,但也不要走得太前。沒有事的。一定會走過,戰爭的時候都沒有這樣好的屋,日子不就是那樣過嗎?」

這樣看了,才會令人安心吧?
不安心的,除了想去日本的人,還有香港的日本料理店的老闆們。他們為了令人安心,就請我們的行政長官去吃日本菜。誰知給鏡頭拍到我們尊貴的行政長官第一口吃的,是用作伴碟的白蘿蔔絲。也許,他這種人,真的不知道甚麼叫公關。大家都知道叫政治人物在公開場合吃東西,就是考驗那個人政治水平的時候,給鏡頭捉到這種一點也不大方得體的畫面,誰還敢吃日本菜?
Again,想出這種點子的人,也許是看到日本的官員喝自來水,吃災區食物的公關秀吧。又一次Bad PR。為甚麼香港那麼多「人才」,年中花這麼多錢疏通收買,做出來的東西,都是那麼沒品味?年中有這麼多人去日本讀書,這麼多人哈日,這些年來,有沒有從日本的媒體文化中,學到一點點的高格調公關點子?

證明安全的最好方法
文:佐保暢子
健吾さん,你好。日本的現況,說差就差,說不差就不差。
對,最差的應該是旅遊業吧。譬如,東京的著名觀光地淺草,地震發生後一段時間,像沙士時候的廣東道那樣冷清清。可是,5月初得黃金周期間開始好轉了。不知是否託SMAP的口福,好多日本旅客到淺草來了。淺草隔河的墨田區有了世界最高的電視塔「天空樹」,已超過東京塔而高達634米,遇到地震都沒事。從淺草大家邊走邊看聳立在海拔零米、東京老城的白色高塔。本來很閑靜的街道突然出現人潮。我在街上聽到日本的東北話、關西話等方言,還有廣東話和國語都聽到。

終於大家回來了。
雖然看到復甦的兆頭,可是好多旅遊地點仍然在困境中。據報道,東京的19間名牌酒店在4月份入住率只有40.5%。受災的都是平時外國旅客較多的高級酒店。Hotel New Otani只有20.4%,Hotel Okura東京、帝國酒店以及香港人很熟悉的新宿京王Plaza Hotel都低於40%。鄉下的酒店以及旅館更慘。要完全康復,也許還需要時間吧。這全都是地震和核事故帶來的災難。實際上,日本人原來認為這次災區只限於東北地區,雖然規模大,可是大家沒想到北海道、關西、九州以及沖繩都受到那麼深刻的影響。香港記者們冒著必死的決心去了大阪和北海道嗎!?我想,大阪和北海道的觀光廳的人聽到這句話就昏倒。
我看了有些國外報道就知道了怎麼回事。其中,最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香港的某視頻新聞,雖然說輻射物質擴散到16公里,可是圖片上卻指是整個日本。據此報道,日本跟大嶼山差不多麼大吧。這次事件都令我想起沙士的時候。當時,對日本人來說,整個香港變成了淘大花園。這次好像整個日本變成福島第一核電廠吧。沙士病菌、輻射物質都看不見,所以更會令人感到恐懼。可是,沙士病菌和輻射物質有很不同的地方。這就是,我們可以用機器找到輻射物質在哪裡,而且可以知道有多少。結果,我們可以知道日本有很多沒有受到核災的地方。
現在,日本政府、國內外研究機構、環保團體以及有志人士等等,盡力追蹤輻射擴散到何處。先舉海洋的污染情況為例,日本海洋研究開發機構的「白鳳丸」(不是女性吃的那個藥唷)等船進行海水中輻射物質的調查。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海域是兩大海流集合的地方。一個海流是從南方沿著沖繩、九州以及本州太平洋海岸向北流的「黑潮(KUROSHIO)」,另一個是從阿拉斯加沿著北海道東岸以及岩手縣、宮城縣的海岸向南流的「親潮(OYASHIO)」,兩大海流在福島和茨城的海域集合後向東走。調查船的初步調查結果都顯示,輻射物質都大概如此漂流而稀釋下去。從這些科學報告,我們就得知不會像新聞圖片那樣逆著海流向四面擴散。
對於環境輻射劑量都一樣,可以查到核輻射的高低。雖然有政府文部科學省的調查,可是有志人士覺得還不夠而自願公開調查結果。核事故發生後,日本並沒有發生搶鹽的情況,被搶買的則是輻射劑量檢測器。在東京電氣街秋葉原本來一直很冷門的機器一下子賣完了。這樣,現在日本全民展開「核輻射大追蹤」。問題是,可否又急速又正確地通知大家?然後如何控制輻射?還有,最大難題是能否接受輻射水平?其實,「超標」的標準都因國家和國際機構不同而不同,福島的核事故引起世界科學者議論紛紛。我希望原子能專家們專心考慮此事而救救福島災區的人。
日本首相、福島縣長、國會議員、連天皇都吃了福島農產品而宣傳食品安全。加上,日本政府還請了訪問災區的溫家寶總理吃福島產蔬菜,香港特區政府行政長官曾蔭權先生都吃了蘿蔔絲和刺身……我網上看到有些人認為他們都「冒死」。 我都明白,首先大家會把這些活動視為政治工作。「你們老總吃了你都吃吧!」, 被人如此看就不太好吧。我個人認為,如果要宣傳日本安全,最好是要證明我們在福島怎樣抓捕「它」,而且要老老實實地公布數據。但「貝可」、「希沃特」(輻射劑量單位)……等只令人頭痛,所以就用日本最拿手的動畫等,利用視覺效果而顯示「大追蹤」的結果。這樣做,比名人吃多少蔬菜、水果還要有效果。因為我要告訴大家,日本比大嶼山大得多呢。
談及地震,我實在無話說了。地震實在是難以預測的。我在三十多年來一直聽到富士山快要爆發或關東大地震就即時發生等等壞消息,可是還沒有來。實際上,每天在世界上發生地震。地震問題不是在是否發生,只不過是大小問題。如果有人想去日本卻害怕地震,我只能夠勸她/他去問問風水先生或算命先生。寫到這裡,我有點擔心我是否能夠讓大家放心。
今夏在日本各地有好多好玩的項目。歡迎你再來,在日本喝酒暢談吧。

作者簡介
健吾:每天醒來,都希望找到夢想,然後慢慢實現。如一年內出6本書,三十歲前當大學講師,做電台節目、上電視台、在報紙雜誌寫專欄。想找人做訪問時,人家不是因我為雜誌供稿而接受訪問。請多多指教。(kengoreads@gmail.com)
佐保暢子
綽號沙河粉。東京人。在日本和香港的媒體界流浪十多年的自由媒體人。震災後,為了讓自己頭腦清晰,決定每天記錄在日本所發生的消息而寫在飛卜上所開設的《日本速報》上,倒令自己忙得昏過頭。(sahoreads@gmail.com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05/30 in 有關時事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