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張美賢

張美賢:那一個畫面

2012年8月9日 頭條日報

有人認為女生一般較男生計較和小器,筆者身為女的,也不得不承認這點,至少在愛情上,女生往往相當「記仇」。

早前無意中進入了女作家寧靜的博客,她憶述當年跟前男友拍拖,晚上回家時,在黑暗街道上突然竄出了一隻老鼠,男友竟然一個箭步躲到她身後,並把她推向前,以她的身體為他擋老鼠,這件「小事」男友不放心上,但她卻一直耿耿於懷兼且浮想聯翩,她想到若有天遇上的不是一隻老鼠,而是一個賊、一把刀、一顆子彈時,男友大概也會推她出去替他擋災……

近日網上瘋傳一則迷暈的士消息(注意:此消息只是流傳,未經證實真偽),一名女子深宵於中環乘的士回家,上車後吸入一陣煙霧,不消幾秒即感到暈眩,幸好立即跳車避過一劫。筆者看後,不由自主地想起曾經於某個凌晨三點,一位友人在聚會後登上車子離開,當他發現我獨自走在街上時,即把車子倒後喚我上車護送我回家,這個畫面他應該早已忘記,我卻聯想到,他對一個普通女性朋友也如此有風度,他對待女朋友、親人或老人家一定更細心周到。

女生的思維就是這樣,愛上一個人,可以匪夷所思到只因一件小事,例如他沉思的表情跟她忘不了的舊愛很相似,又或他跟她約會時,細心地替她把白灼蝦「剝殼」,她就這樣被電到了。同樣地,一個揮之不去的畫面,也可以把先前儲下的分數扣清,甚至變成負分,小心!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8/10 in 有關戀愛

 

標籤: ,

張美賢:最痛的痛

2012年6月21日 頭條日報

先來運用一下你的幻想力。假設某天早上,你跑步時不小心跌倒,膝蓋給擦損流血,回家後處理好傷口,仍感到隱隱作痛;所謂禍不單行,當天晚上你突然感到牙痛,是蛀牙了,細菌侵蝕了琺瑯質,恍如從牙齒的神經直達全身,真的是痛到入心(相信受過蛀牙之苦的人都會明白),止痛藥也幫不了多少,於是,你徹底忘記了膝蓋的傷,只希望快點天亮去探望牙醫。

記得作家張小嫻說過,女生們總是在失戀之後才想起「家」的可貴。如果一個女生本來是與男朋友同居的,都不知多久沒回去跟父母吃頓住家飯了,突然有天,她意外地發現男友劈腿了,吵架後決定分手,搬回家後也是躲在自己的房間裏哭泣吧。可是,若她回家後發現父母關係早已大不如前,正在協議離婚;又或自小很疼她的外婆原來已經病重,隨時有離開的可能,她便不會再專注於想念男友,只因有別的事情比失戀痛十倍。

我最近經歷了一次離別之痛,好友都以為我會難過好一陣子,然而,我竟沒有太大的感覺,至少仍能高效率地完成手頭上的工作,也能開開心心跟朋友聚會,我問自己,這表示我很冷血?抑或代表我不重視離開的人?都不是,而是之前我已經歷過很痛很突然的離別,便明白聚散本無常,如果緣未盡,總有天會再聚頭,只要在一起時曾真心相待便問心無愧。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看開一點,總是好的。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6/21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張美賢:讓時間解決問題

2011年11月10日 頭條日報

近日大家都迷上《那些年》,與其說電影情節動人,倒不如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柯景騰或沈佳宜。隨時間悄然流逝,即使談了幾多次戀愛,有些情懷確是可一不可再。不過,讓筆者反思得更多的,反而是新上畫的《潛逃時空》,「時間」對我們來說既有限又無限,今天做不完的事總有明天可續,可青春和生命終究有盡頭,且是不論花多少金錢和心力也無法挽回的,這正是它的可貴之處。

早前友人陷感情困局,我給她看了一篇阿寬的文章,內容亦與「時間」有關,講述一位條件不俗、不乏追求者的女生,偏偏鍾情於一位名草有主的男生,她感受到他對她也很有好感,但就是沒展開追求,甚至拒絕她的邀約,阿寬的忠告是:「等」,讓時間去解決問題。等,可以是等他想清楚喜歡誰多一點、等他和女友感情轉淡分手、等自己死心或遇上更心儀的人。的確,在時間不對、時機未到之際一意孤行,只會事倍功半,換來更多的失敗和傷害。

其實不但是愛情,父子間的誤解、鄰居間的結怨、夫妻口角或朋友爭執,在最「火遮眼」的一刻,雙方往往更易口出惡言,甚至揮拳相向。誇張點說,有時真如電視劇般,需要等命運安排一趟同歷患難、一場大病、一頓飲宴或街頭一次偶遇,讓年月洗滌傷痛,也讓彼此放下憎怨、冰釋前嫌。等,有時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11/10 in 有關閒情, 有關戀愛

 

標籤: ,

張美賢:奮身救名牌袋

2011年9月29日 頭條日報

報章報道,一場火警,出了一個「二十四孝媽媽」。何以獲得「稱讚」?皆因她住的唐樓失火,她不顧自身安危,勇救寶貝女兒的名牌包包,結果被困火場,要乘消防員架起雲梯方能脫險。照片所見,一臉驚慌的她,逃命時還把名牌包包緊緊抱於胸前,真是「偉大」。

曾經玩過一個心理測驗,如果數個緊急狀況,包括有人按門鈴、嬰兒哭泣、水滾等等同時發生,你會先處理哪一項?測試會根據你的排列次序,了解你的價值觀。其實,當一旦發生火警,你最先拿走甚麼,同樣反映出你視何人何物「可媲美生命的重要性」。記得數年前一夜,筆者所住的大廈走火警,當中有多人帶走家中寵物,也有人拿著手機和皮包,還有一位小朋友揹著書包,說怕翌日沒有課本上學,教大家發出會心微笑。

有些人喜歡以「當我和某某一起掉進海裏,你救哪一個?」來探究自己在對方心中的位置,筆者就覺得這種假設性問題的答案不能作準,只是一句窩心情話罷了。反而有一次,家母身體不適,我陪她去看醫生,當我坐在診所等候時,心中擔心不已,突然好想致電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傾訴。後來證實,家母並無大礙,冷靜下來我才明白,在我憂心無助的時候,誰是最讓我感到掛念、信任和可靠的人。回想過去,你的憂傷曾向誰傾訴?那人又是你的第一選擇,抑或別無選擇?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09/29 in 有關閒情, 有關情理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