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宋漢生

宋漢生:軟件吃掉世界

2014年2月12日 蘋果日報

網景(Netscape)的創辦人Marc Andressen,近年積極投資科網公司,屢有斬獲,點石成金。幾年前,他發表名句: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軟件正吃掉世界,他舉了好幾個例子:
‧全球最大書店Amazon,骨子裏是軟件公司
‧全球最大影視店Netflix,是軟件公司
‧全球最大音樂公司Apple和Spotify,是軟件公司
‧全球冒起最快的娛樂公司Zynga(Farmville)和Rovio(Angry Bird),是軟件公司
‧全球近幾十年最成功電影公司Pixar,是軟件公司
‧全球最大直送廣告公司Google,是軟件公司
‧全球冒起最快的電訊公司Skype,是軟件公司
‧全球冒起最快的招聘公司LinkedIn,是軟件公司

這是幾年前的例子,到今日基本仍適用。未來呢?這些行業,可能是例外,所謂軟件吃掉的,就止於這些行業。更大的可能,是這只是開始,軟件真的吃掉世界。

我自己經驗,搞aNobii,是軟件用社交咬賣書業。主場新聞,是軟件咬傳媒。主力做的公司,是用軟件咬翻譯業。見過好多有趣的公司,用軟件咬的行業,你未必想得到。例如門鎖,用手機代替鑰匙,可以設定容許某個電話號碼的人幾時出入,出入幾多次,兼有出入記錄,尤其適合高流量地方使用,例如酒店。

軟件不止於電腦手機。訂民宿的Airbnb,截的士的Uber,是現時最值錢的新冒起科技公司。軟件正高速從電腦和手機,爬到各行各業。

當然,幾十年前開始,好多行業都用科技幫手,好難想像,有甚麼公司連一部電腦都無。分別是,今日軟件已經由其中一環,變成關鍵的一環。

靠收購轉型 說易行難

關鍵到,軟件起家的公司,超越行內不是軟件起家的公司,前面Andressen列舉的,就是這一類例子。也關鍵到,連行業的傳統玩家,都發覺要求變,走得較前的,開始收購行內以軟件起家的公司,試圖借力去改變自己。

未來結果,大概是有些行業,軟件公司跑出,甚至收購傳統玩家,例如The Daily Beast買Newsweek。有些行業,傳統玩家靠收購轉型成功,繼續贏。但靠收購,說易行難,我估,大部份情況,收購轉型的困難,仲大過新公司重頭做起的困難。

軟件吃掉世界,不需要科技鉅子講,其實好多人都感覺到。身邊不少不是科技行的朋友,近幾年開始發現,自己的行業,無強勁的技術團隊,好輸蝕。

更多人發覺,自己無技術底,好輸蝕,好多事情想做,但無技術人才,偏偏做不了,開始後悔,讀大學時,無巴結那位宅宅哋讀programming的同學,仲成日取笑人。

你問家長,擔心子女會欠了甚麼技能,影響到未來的發展,有越來越多人講,是編程能力,擔心學校的課程,會跟不上社會的需求。

有位朋友,讀書時從來未掂過programming,名校畢業後打入高盛,入了科網板塊部門,參與過阿里巴巴上市,開始留意科網公司,越來越相信,科網公司才是未來,於是離開投行。

Programmer日益求才若渴

年幾前跟她合作過一個短項目,她發現原來自己喜歡編程,也強於編程,自學了一個陣,隻身走去矽谷上幾個月短期課程,畢業後在當地找到份編程工作,那家公司,後來給Google收購了。

因為自己的經歷,她回港後,想令更多小朋友早點接觸編程,工餘時搞學生編程入門興趣班(firstcodeacademy.com),剛起步,在兩家國際學校以課外活動形式搞programming for kids,發現越來越多家長,希望讓子女有機會接觸編程。

這股風氣,從美國捲過來。在幾個月之前,Mark Zuckerberg、Bill Gates等等一堆名人,現身拍了一條宣傳片,宣傳Hour of Code這個活動,推廣編程,推銷編程能力的好處,是為了美國的競爭力,當然也是為了私利,要知在矽谷,programmer的人數,遠遠追不上科網公司的需求,而求才只會越來越若渴,因為,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2/13 in 有關科技, 有關商業

 

標籤: ,

宋漢生:再見HMV

2012年1月17日 蘋果日報

朋友知我與HMV「有過一手」,HMV出事,紛紛電郵問安。

HMV的事,我知的,不是特別多,有些也不能講。最早的記憶,應該是當年皇室堡的店,在戲院隔籬等人,通常約在HMV等,等久了也不怕悶,那時手機未能上網,去HMV試聽新歌,看看電影封底介紹,已經算是流動娛樂。多年後先知,原來英國的HMV,還有另一個品牌,專賣書。

HMV的主場是實體零售,最大的衝擊則來自網上。有兩道力,第一,是賣同一件貨,但網上賣。我第一份工,公司叫YesAsia,就是網上版HMV,上網訂貨,寄出實體貨品。網上買,好處是種類比實體店多,對某些人來說,會方便些。至於價錢,其實沒有特別原因會平,尤其要計埋郵費;Amazon賣得平,主要是蝕得起,你看Amazon從來少賺,上一季更是見紅。

貨品電子化 削弱舖頭功能
第二道力,是連貨品都電子了,唱片變成MP3,DVD變成MP4,貨品不再實體,實體店的功用又少了一層。變得最快是音樂,電影慢一些,始終檔案大,要上網速度配合,書也是慢一些,因為電子書的體驗,跟紙書分別很大。

兩道力加起來,是實體娛樂零售的完美風暴,乘勢而起的,是網上巨擘Amazon。HMV不是個別事件,之前較矚目的,是美國第二大實體書店Borders倒閉,中間還有一大堆較小型的結業,看之前幾年HMV的數字,生意時有增長,是成功例子,但其實是不斷有對手結業,生意被HMV吸納了,同一時間,個餅一直萎縮,當最後一個對手都死了,就剩下自己倒數,實體結業是必然,只是先後次序問題。

兩年多前,HMV還是在吞併階段,約傾合作,當時我去巴黎旅遊,順道搭火車到倫敦,在火車站跟HMV的總裁見面,他是高個子中年人,被邀加入HMV改革,那頓飯他閒話家常,講講自己前一晚看《哈利波特》首映,業務上講得不多,但聽起上來,對走網上的路,無論是HMV,或是賣書的Waterstones連鎖店品牌,都顯得頗有決心。

幾個月後,HMV成為了我們公司的大股東,回想起來,那是HMV走下坡前的最高點,之後每下愈況,我斷續見過那總裁幾次,每一次的面色,都比上一次難看,上新聞時,總是壞消息,大家也少問他HMV那邊的事情。後來為救亡,HMV把唯一賺錢的賣書業務Waterstones賣掉,不久就把所持我們公司的股票,轉讓給超市Sainsbury’s。

歐美賣書賣碟 超市勝專店
在歐美,賣書賣碟,超市早超越專門店,這一浪,連最後的所謂high street品牌都倒下,有彈藥有實力跟Amazon等決鬥的,就是超市。
網上世界,公司有兩大類,一類是app,摸得夠快、夠準,些少資源也可以極速做大,如Angry Bird、Instagram。另一類是商店,要取貨入貨,要跟貨源講數搞關係,較難由幾個外行人小本搞起,而有現成生意往來的大公司,卻背着包袱,往往行得不夠快。Amazon雖財雄勢大,卻又能快速進步取悅顧客,是異數,加上Jeff Bezos才剛步入盛年,睇個勢,仲有排玩。

image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1/17 in 有關商業

 

標籤: , ,

宋漢生:掘金

2012年6月21日 蘋果日報

本版版主蔡東豪形容宋漢生是少數完成「創業-奮鬥-收成」周期的香港創業者,三十出頭,已創辦了數家科網Start-up,其中一家更修成正果,被大財團收購。宋漢生今日起隔周四,以創業者的身份,與大家分享他的觀察。

沒有想過,營銷的故事,都可以驚嚇,驚嚇到,聽的時候,感覺像聽鬼古。
美國的超級市場,一哥是Walmart,係人都知。另一個知名品牌,走高一檔次的,叫Target。當年Steve Jobs搞蘋果自家零售店,就從Target禮聘猛人開山劈石。

Target資料庫變金礦
Target實體店網上店,加起來每日幾百萬人流,交易千萬件貨品。Target用盡不同方法,例如,優惠卡會員卡等等,嘗試勾出每一張單,屬於哪一位顧客。也是說,Target知道,每一個客人的購物歷史。

這點不驚嚇。本地商點,大大小小,很多都搞會員制。網上商店,購物歷史更是第一天就有的必要功能。當然,Target在實體為主的零售店中,做這種資料搜集,比其他人更落力,但不算是奇聞,借會員卡攞料,是大部份人都知道的通識。

有趣的,是搜集得來的資料,用得幾盡。攞料當然不容易,但善用資料來多賺卻更難,Target就請人專門負責開採自己的資料金礦。怎麼採法?用手上大量的數據,併上客人的購物歷史,Target就知道,每一個顧客,大概屬於甚麼類別。

例如,一個顧客,忽然買一大堆新毛巾、杯杯碟碟、砂煲罌罉,和鬼佬波仔飯盒?根據往績,斷估是新居入伙,或是搞緊離婚。另一個,買小朋友底褲、電筒、蚊怕水,以及一支紅酒?應該是送個仔去暑假營,打算偷閒跟老公或好友聚聚。甚麼隱蔽打機男,愛作戰盛女,等等等等,一一歸類。

憑購買紀錄估誰大肚
幾年前,一個電腦科畢業生,加入了Target資料採礦隊伍。有一日,接到上司指令,要在資料礦中,挖出哪些顧客其實有身孕。點解挖?原來,做過統計,人類當中,最大的一批水魚,是快將或剛剛有小孩的父母,全行都知,做過父母的也知。這批人,對價錢沒有應有的感覺,疲倦到,但求就手,買尿片順手買埋雜物,慳時間瞓番覺是最高原則。

這個礦工,埋首挖掘,終於發現秘訣,例如,孕婦總在第二個三分一階段,大手掃入無味皮膚膏。又,頭二十周,狂買維他命鈣片,棉花球,有機皂液等等。結果,Target不用問,就挖出哪位客人大肚,更知道何時預產。

但最驚嚇的部份,是寄到屋企的宣傳單張,竟然原來每一份都是不同的。對,沒聽錯,是每一戶收到的那份全彩精美廣告,是逐戶度身訂做的。我第一次聽到這件事,全身毛管戙起,即時回帶重播當年住美國時收到單張的情景,猶如看《鬼眼》發現原來布斯韋利士一早死咗一樣心寒。

宣傳單張度身訂做
一位中年父親,氣冲冲跑上Target辦公室,投訴Target寄大肚用品給未成年女兒,是教壞細路,結果幾日後重返道歉,原來女兒真的搞大了!後來Target學精了,在大肚產品隔籬,放一些不關事的東西,例如剪草機,免人起疑。

Target做零售,主業不是產品開發,可以因此比較容易專心做好銷售。自己的經驗,大部份科網創業團隊,只管產品,少理銷售,推出一件產品,少人用,下一步不是改善銷售方法,反而去做另一件產品,周而復始。我以前都犯類似錯誤,現在的項目,會用最強的成員,去做攞料,挖料等等的銷售引擎。產品在明容易學,引擎在暗抄不來。我深信,這個引擎,才是團隊真正的屈機位。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6/21 in 有關商業

 

標籤: ,

宋漢生:開會的十大規條

2012年2月4日 蘋果日報

開會開得蠢,可以很浪費,所以自己特別重視開會的規矩。

(一)只可在指定時間開會。開會會打斷各人工作的時間。打斷的時間越有規律,大家越容易掌握每天工作節奏。除非極度緊急,否則就等下一個指定時段,不可以隨便叫人「傾兩句」。

(二)要控制開會的成本。成本是開會人數,人均時間值,及會議時間長度之乘和。人均時間值不能控制,但人數及時間長度可以。試想想,如果開會有個咪錶,逐分鐘跳錶,相信會更短,人更少。

(三)每叫一個人前,要確定是否一定要這人參加。每加一個人,就多一份成本,而且開得更長,往往只是等齊人都10分鐘。係又叫唔係又叫,以為吹雞班馬?

(四)如果覺得不關自己事,一定要開聲拒絕出席。不開聲,浪費了時間,是自己的責任。見過有些變態的人,覺得叫得越多人跟自己開會,越有滿足感。遇到這樣的人,千萬要懂得說不。

(五)會議只可以有一個題目。題目越多,越大機會有人要旁聽沒關係的討論。

(六)開會前要想清楚自己的意見。開會的時間是用來做分享,不是做準備功夫。準備功夫做足,不會有dead air。如果膠着dead air,就散會各自想清楚,下次再找時間開過。

(七)開會前必須向被邀人說明要解答的問題,否則無可能準確召集有關係的人,也無可能知道關不關自己事,更不可能有所準備。

(八)所有會站着開。實驗證明,腳軟的時候,說話比較精簡。如不精簡,其他人都會迫你精簡。實驗也證明,開企會,大家會比較主動迫其他人準時。

(九)會只可以在會議室開,不能騷擾到會議外的人。

(十)一定要把結論記下來。試過不少次,大家明明覺得很有共識,後來發現大家所記得的共識不一樣。要做電子紀錄,要易於搜尋。如果難以搜尋,大家會寧願再討論一次,即是等如沒有紀錄。沒有紀錄,等於沒有結論。沒有結論的會,開來幹嘛。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2/04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宋漢生:IT界慷納稅人之慨?

2011年12月24日 蘋果日報

早前小圈子選舉選小圈子,收到幾封 IT界的宣傳電郵。其中一張名單,有兩人是朋友,政綱是:「敦促政府及未來特首成立 50億元天使創投基金,建造外向形資訊科技產業」。
第一句是手段,第二句是目的。先說目的,所謂外向形,即是說,本地市場太細,要衝出香港。是細嗎?肯定比美國、內地等小得多。是太細嗎?如果目標是有利潤,在香港做龍頭也可以賺錢, OpenRice等做得到。問題大概是,同樣做餐廳評論,技術投入差不多,但香港的龍頭,跟美國的龍頭,規模與估值卻差天共地。以這把尺來量度,確實是太細。
假設本地市場是太細,最好可以打入外面的市場。問題是,為甚麼現在打不進?欠了些甚麼?這張名單的候選人,認為答案是錢。有了這 50億,成事機會大增,所以敦促政府泵錢。

外闖應找基金投資

這是一個誘人的答案。思維是,我技術明明跟外國人一樣,甚至更勁,為甚麼衝不出香港?因為無資金,無資金是因為投資者不投資,不投資是因為不相信本地團隊能衝出香港,不信是因為少先例,少先例是因為本地團隊沒有資金,卡死了。要解開,很簡單,只要納稅人掏荷包,令本地團隊有資金,就可以衝出香港,循環逆轉,自然變成亞洲矽谷。只是區區 50億,政府不肯慷納稅人之慨,即是不支持 IT,要抗議。

問題是,錢真的是答案嗎?打任何市場,重要的一環,是要了解當地市場的顧客、渠道等。隔山打牛,機會當然大打折扣。要打進美國?要打進內地?搬過去是必須。既然願搬,不如找當地的基金好了,反正美國和內地的創投資金氾濫。所以,缺錢是表象,不是問題的根源。
且不說拿 50億公帑來押注,會如何被局內人瓜分。更重要的問題,是每個行業,總認為自己對社會很重要,總希望可以向庫房拿着數。功能組別的最大的惡,在於助長攤大手板文化。聲稱反對功能組別的候選名單,竟以打公帑主意做政綱,太諷刺了吧。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12/24 in 有關情理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