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姚松炎

姚松炎:老年稅的討論失焦

2014年8月24日 明報

自從上周公布周永新教授向政府提交的全民退保報告和老年稅建議後,社會的討論又走向敵我分明的兩個極端,一派以「養懶人,社會誰來埋單」為理據,大力反對;另一派則以「老淒涼,養老天經地義」為由,全力支持,可惜兩派討論,完全失却焦點。政府卻先訂底線才諮詢,冷眼旁觀看你兩派誰能勝,坐收漁人之利。

其實,今天有點像時光倒流,要討論的話題,二十年前已經討論得非常透徹,如今好像又要再從頭討論一次,結局大概早已知道,大家卻沒有從歷史中學習,一錯再錯。其實只要仔細想想,到底二十年前的同一討論,最終有沒有解決老無所依的問題?(若果有,今日根本不需要再討論!)最後誰人獲得最大利益?誰人付出最多?

今次政府故技又重施,同樣以人口老化、老人貧窮為經,恐嚇大家老來無依的淒涼境遇,利用市民的善心和憂慮,然後政府把後門關上,大呻財政前境困難為緯,力陳政府快將入不敷出,無力支持全民退保云云,但老人貧窮問題非常嚴峻,加利得稅又會危害經濟等等,所以剩下的方案只好向各位將老而未老的僱員僱主伸手,由雙方供款支付。

大家有沒有發覺,近年每次有關解決社會問題的諮詢,政府的方案就是向市民增加收費,香港好像沒有一個會承擔的政府一樣。這有點像祈福黨式的銷售騙案,二十年前,即一九九三年,立法局同樣建議老年退休金計劃,內容和理據幾乎與今次所提的老年金一模一樣,政府隨後同樣進行先訂底線的大型諮詢,建議即時向每位長者每月派發當時工資中位數的30%(約二千三百港元),日後隨物價指數為調整,但政府只提供一百億注資,其餘全部須由僱員僱主供款。(二十年後的今天,建議的金額增加至每月三千元,政府注資增加至五百億。)

然後,商界大力反對,加上七十八位芝加哥學派經濟學者聯署反對,指計劃未能針對有需要人士,成本高效益低,勢將跟隨西方社會保障計劃而導致供款大增,泥足深陷。政府遂改為公積金制度,現稱之為強積金,先哄你為自己退休打算,自己供款自己使。但供了十四年,市民累計已經供款超過三千五百億港元,但老人問題依舊,最大得益者其實係由政府全權成立的積金局和一眾信託人,他們透過收取全球最高的行政費用,已坐收逾六十六億港元的市民血汗錢,仍將會繼續收下去。

問題未解決 肥了基金信託

食髓知味,二十年後改名老年稅,捲土又重來,再推隨收隨付。但反對理據相同,就連提議者自己都承認制度不可能持續,至二○四一年便無以為繼,我們這一代人把一個個災難送給下一代,只為自己安享晚年,於心何忍?而最終一定又是成立什麼什麼局,以超高薪聘請局長和職員,強逼市民每月供款,但老人貧窮問題依舊不變,只肥了基金信託,財源滾滾流。

強積金,一場騙局?

若然覺今是而昨非,趁幾位芝大經濟學者近年相繼離世,重推全民退保,理應先廢除強積金,把積存供款轉移到老人稅,一步到位。但如今卻稱每年才一萬二千元的強積金供款,即使投資有道,仍不足以養老,故須再添!所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當日既然明知無助解決老人貧窮問題,仍強行通過強積金的決定,如今弄至無數投資虧蝕,或回報比通脹增幅還低,卻已先交高昂行政費,供款者到老一場空,豈非一場騙局?然而,知錯不改,反以世銀的什麼五支柱子為名,架牀疊屋,既不取消強積金,復又增加老年稅,兩套制度皆由僱員僱主支付,皆為強制投資,須付高昂行政費,沒完沒了。

既然政府明知計劃不可持續,為何政府仍樂見其成?事緣當今世界貨幣制度,自一九七一年美國單方面取消布雷頓森林(Bretton Woods)協議的金本位制度以後,各國爭相印銀紙,透過貨幣貶值,推高通貨膨脹,已經成為全球政府騙財的不二法門。推動通脹,不但可以為政府減輕債務,更加可以從土地利益中賺取豐厚利潤,亦可以增加稅收和用者自付的服務金額,及可變相強迫投資和誘使加快消費,帶動經濟增長,減少失業。當通脹不斷上升,老人貧窮問題自然愈加嚴峻,大家愈覺全民退保不容再拖。因為即使年輕時努力儲蓄,年老時的高通脹把你一生積蓄付諸東流。若你以為靠投資保值,你就正中下懷,只要舞弄幾次什麼金融風暴,你的金山銀海一夜間煙消雲散。

一場完美風暴 逼供款借貸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每次討論老人貧窮解決方案,政府推動的必然是需要市民增加供款,增加投資,這就形成完美風暴的必須條件:政府加印銀紙,推高通脹,百物騰貴,生活質素下降,先讓儲蓄者虧;繼而減低利率,逼令市民增加供款,增加投資,推高資產價格,誘使借貸;然後一場完美風暴,再讓投資者蝕。借口拯救經濟,政府又再加印銀紙,就這樣循環下去,萬劫不復。

政府要承擔 控制通脹

反觀北歐,老人退保金額大部分由政府支付,理據很簡單,年輕時僱員僱主已先交稅,待年老時回收,這是繳交薪俸稅的唯一道理;只要政府理財用錢受憲法與民主制度有效監察,概念清晰易明,而且可令政府注意控制通脹,政府實在沒有理據拒絕承擔。常以政府財政緊促,快將入不敷出為由反駁,實情不過是只計收支,不計資產。香港政府坐擁萬億流動財產,還成立什麼未來基金,只為不停透過基建旋轉門,作資產利益轉移。况且,政府作為全港土地業權人,土地皆以租約批出,推高通脹的最大得益者正是土地價值升幅的獲利政府,契約到期還可長收長有,土地資產價值可以億兆計,所謂莫財,不過是重申土地屬於政府,不屬於人民而已。

其實,解決老人貧窮問題,絕對不是派錢可以解決的。真正的解決辦法在於控制通脹,長久維持低生活費用的社會,對前景自然無憂;推動分享經濟,鼓勵社區關懷,衣食住行皆可免費共享,生活自然無慮;開放閒置農地,建設社區園圃,老有所用,自給自足,回饋社會,傳授後輩,人生自然精彩;慈善團體贈醫施藥,出自市民善心,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孝尊敬悌,社會自然感恩。

文×姚松炎 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所長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8/24 in 有關情理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