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姚崢嶸

姚崢嶸:不失敗,何來成功

2014年5月12日 蘋果日報

想用18分鐘,考驗自己的創意嗎?可試用20條意大利粉(當然是未煮過的)、一條繩和一些膠紙,建造支架,托起一塊棉花糖,托得越高越好。手提電話設計師Peter Skillman先後找過幾百人嘗試此挑戰,包括工程師、律師、MBA學生等。一如所料,工程師平均表現不俗,但還是不敵一個組別的參加者:幼稚園學生。

據Skillman解釋,小孩子贏大人的主要原因,是他們沒有花時間講理論、紙上談兵,一開始便落手嘗試,累積經驗,從錯誤中學習、改良。無人認識意大利粉作為建築材料的特性(連工程師在內),「齋講」的價值有限;不怕犯錯的實踐,才是最有效的學習方式,越早犯錯越有利。

失敗就是轉變契機

的確,我們都曾是小孩子,都曾興致勃勃地學習各種新技能──說話、認字、踏單車、游泳、玩球、玩樂器,無一不是經過漫長跌跌碰碰過程。失敗教人難受,本是驅使我們進步的本能,卻也造成我們怕失敗的心態。於是,人長大了,反而變得保守,非常害怕失敗。

我40歲人才為了陪女兒第一次溜冰,事前忐忑了幾天:人到中年,骨頭硬了,還耐跌嗎?其實說穿了,不是怕痛怕傷,而是怕出醜。考試失手、輸波、失戀、失業的滋味不好受,除了挫折本身難受,還有面子上不好過。

「The Upside of Down」講的是以正確態度對待失敗。作者以學術研究、商管個案以至個人經歷論證,無論是個人尋找事業目標和終身伴侶、政府的社會政策、公司研發新產品,都必須經歷試驗,有試驗就必然有失敗。有時,失敗正是逼我們轉變的契機。

不過,理性上明白這道理是一回事,感性上接受卻是另一回事。

上一代搵食艱難,小孩天生天養;到了這一代物質生活較寬裕,我們當起家長,花心力替孩子鋪排一切,說是盡力為他們作最好裝備,其實就是要幫他們避免失敗和挫折。為確保將來事業有成,要入名校;為入名校,先要入名小學幼稚院 Play Group,還要補習、學才藝,家長甚至身先士卒做孩子習作。「怪獸家長」不願承認的心底話是:狗瘦主人羞,孩子失敗等於父母失敗。

孩子若沒經歷挫折,缺乏打逆境波經驗,長大就會成功嗎?2012年,哈佛大學爆出125名學生集體考試作弊事件。該考試本是「外賣」(Take-home)兼「開卷」(Open-book)形式,但禁止考生討論,結果有大批考生被查出曾在網上「交流」。假如你以為作弊者會低頭認錯,未免太小覷這班天之驕子了。他們抱怨考試內容比往年的深,也質疑「討論」定義不應包括上網和電郵,有人投稿報刊控訴作弊在哈佛非常普遍、校方偏找他們「祭旗」,還有些威脅要向校方興訟。連基本的自省能力也欠缺,只懂推諉責任,入了名校又如何?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5/12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姚崢嶸 :有陰謀

2014年3月18日 蘋果日報

image

■98年世界盃決賽,巴西大熱倒灶,朗拿度(前)臨場表現失準,都令賽後陰謀論滿天飛。

在1998年的世界盃決賽,巴西大熱倒灶,「大哨」朗拿度失準(事後爆出他賽前嘔吐痙攣),陰謀論滿天飛:巴西故意輸波,以換取巨額賄賂、來屆(2002年)決賽周抽好籤、再加將來的決賽周主辦權等延後利益作為報答。

追求解釋為人類天性
我無證據證明巴西清白,同樣沒理由懷疑他們打假波。我倒是相信,人喜歡創造和相信陰謀論,看看像「達文西密碼」這類故事如何風靡便可知。人就是有追求意義和解釋的天性,尤其是事情出現意料之外或未如人意的變化,就更渴望「合理」解釋,以安撫心靈。

到今時今日,還有不少人相信貓王和約翰連儂仍然在生,而且背後理論眾多,由他們厭倦水銀燈退隱、到真正身份是外星人都有;甘迺迪遇刺之地,仍有殷勤的導賞員,帶遊客參觀眾多槍手埋伏之處(即是說行刺是一隊人計劃而非一個瘋子畸行);也有人堅信911是美國政府自編自導自演之作。

心理學有這樣一個經典研究:史丹福大學的David Rosenhan教授,找來八個正常人假扮精神病人,當中有心理學者、研究生,也有醫生、主婦和畫家,他們先後分別到12間精神病院,報稱曾短暫聽到內容不太清晰、有點像「我的生命空虛」之類的聲音。結果,他們全部「順利」被接收入院接受治療,七人被診斷為「精神分裂」,另一個則有「躁狂抑鬱病」。

他們按Rosenhan指示,入院後以正常表現示人,並向醫護人員表示自己已完全沒有任何幻覺,但仍被認定有病。有「病人」為解悶,把經歷詳細做筆記,職員把「經常寫東西」紀錄為他的「病徵」之一;那位畫家畫了多幅作品,職員竟從中看出他「精神明顯受嚴重困擾」;有一位曾在走廊散步,護士問他:「你為何這樣緊張?」結果,他們平均住院19日(最短7日、最長的52日)後,才能帶着「精神分裂康復」的「病歷」出院。最諷刺的是,醫護人員堅信卧底病人有病的同時,不少「病友」卻對他們的身份表示懷疑:「你不是瘋的。你一定是在調查這醫院的記者或教授。」

Rosenhan公佈研究結果後,自然惹來業界非議,有精神病院向他下戰書,保證類似情況必定不會在他們身上發生。Rosenhan接招,宣佈未來三個月會派出「卧底」挑戰。結果,在193個收症病人中,41個被至少一名職員認定是冒牌病人,另有42個疑似個案。至於實際上Rosenhan派了多少人?零。

這個看似「玩嘢」的實驗,卻有非常嚴肅的結論:人的信念既形成,要改變非常困難,就算新的資料出現,往往被忽略,或被合理化,甚至成為加強信念的佐證。

正如文首提及的「懸案」,之後巴西順利贏出2002年世界盃,儘管當屆有「4R」強陣,實力的確鶴立雞群,陰謀論者卻認為賽果正是上屆受賄輸波的佐證;之後巴西奪得2014年世界盃主辦權亦然,縱使自1978年的阿根廷和1986的墨西哥後,的確應該是時候再由拉丁美洲當主辦國。

近年,不少英超球迷誓神劈願說,球證Howard Webb(曾執法世界盃決賽)和Mark Clattenburg,長期擺明偏幫曼聯。球證犯錯,幾乎每場都發生,因為球證不可能「一眼關 23(場上球員加上足球)」,但我總覺難以相信,在職業球證聯會為每場比賽球證表現評分之下,仍可以有球證「長期」「擺明」「偏幫」,而能繼續做球證,甚至被選為國際球證,難道所有人都一起偏幫曼聯?

巴西受賄之說難成立
一般陰謀論的弱點是,往往需要很多人的天衣無縫配合,之後又要個個守口如瓶。但越多人參與的陰謀,越難成事,也越難保守秘密。買通一個球員或一個球證並不難,買通巴西足總或許也不難,但要整隊巴西的球員聽話配合,卻絕對不易,因為球員賺錢多,要收買所費不菲,贏得世界盃會令他們的市場價錢更高,但同時他們足球生命不長,未必個個有機會等下一屆的「回報」。況且,若巴西已被預早安排下屆奪標,難道亞軍德國又收了錢?準決賽、半準決賽……對手又如何?

現實世界充滿變化和偶然,真正的陰謀亦往往只是在誤打誤撞下發生。中國辛亥革命之前,多次起義失敗;但武昌的革命軍地下軍火工場一次意外爆炸,令陰謀穿煲,逼未準備好的革命軍提早出擊,卻遇上當地部份滿清守軍剛調往四川平亂,窩囊的總督和提督又被嚇跑,才令僅得二千餘人的革命軍偷雞成功,孫中山先生後來也承認勝來非常僥倖。

三年之後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陰謀,就更搞笑:一班無政府主義者計劃暗殺出巡的奧匈帝國儲君,手榴彈誤中副車,刺客用來自殺的山埃竟是「山埃」,死不了當場被捕,同黨逃脫。奇怪的是,奧匈儲君處變不驚,竟按原定計劃完成出巡行程,再往醫院探望傷者;在逃同黨又剛在附近吃完飯,在餐廳門前狹路再逢,今次終於近距離用槍完成任務。歷史也在跌跌撞撞下改寫。

合理揣測和陰謀論之間的分別,在於用常理推斷的可能性。究竟巴西是打假波,抑或是準決賽與荷蘭加時大戰後狀態下滑,導致決賽走漏施丹兩次失球,那一個可能性較高?劉進圖遇襲,是關乎個人操守問題,還是他的工作?有些人竟一邊說未有證據,一邊完全排除和新聞自由有關的可能性,我反而覺得有陰謀。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3/18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姚崢嶸:貧童交響樂 街頭馬拉松

2014年1月21日 蘋果日報

14847444z■Gustavo Dudamel成名後,亦總會抽時間回祖國指導貧民區青年交響樂團El Sistema的學員。

我對委內瑞拉的認識連皮毛也說不上,只知盛產環球小姐及去年過世的狂人查韋斯。但委內瑞拉對世界最大的影響,可能是一個關於音樂的故事。

在2004年,名不經傳的23歲委內瑞拉小子Gustavo Dudamel,擊敗來自世界各地頂尖年輕樂手,贏出馬勒指揮大賽(Mahler Conducting Competition)。一位評判向洛杉磯交響樂團總監推薦Dudamel:「你一定要看看他,他簡直是隻指揮猛獸!」看過之後,總監自己的評價則是:「百年一遇。」就這樣,這個沒受過半天正規指揮訓練的年輕人便扶搖直上,幾年後當上洛杉磯交響樂團指揮,並一年到晚不停到世界各地樂團客串。但他總會抽時間回祖國,指導貧民區青年交響樂團El Sistema的學員,因為他也是樂團的畢業生。「發展我的音樂事業、指揮世上偉大樂團,固然重要,但El Sistema是我的家,為了師弟師妹,我一定會回家。」

委國樂團改變貧童命運
El Sistema早已不只是一個樂團,而是在全國遍佈分團的系統,有40多萬小孩上免費交響樂訓練班,當中九成來自貧困戶。貧民區孩子,正是樂團創辦人Jos𥌎 Antonio Abreu在1975年創立El Sistema的目標對象,至今如是。儘管委內瑞拉的石油和礦產蘊藏量可觀,但六成人民為貧窮戶,罪案嚴重,首都卡拉卡斯更是全球謀殺率最高城市之一。Abreu的正職是經濟學教授,面對國家種種難解問題,卻沒有從錢銀去找解決辦法,而是以音樂教育作出路。這與他本身受過的古典音樂訓練有關,但也出自他一個觀察:當時委內瑞拉很少青年接觸過古典交響樂,但他發現那少數有機會參加學校樂團的青年,價值觀和一般年輕人顯著不同。

幾個月前有人在《紐約時報》撰文指出,很多頂尖成功人士得益於兒時音樂訓練,文章吸引不少「怪獸家長」討論。撇除音樂是否啟發創意和智慧,也可肯定訓練能培養專注和刻苦,對孩子日後無論從事甚麼工作應有幫助;但向貧民區小孩教音樂以應付社會問題,別說是1975年,就算在今天,也算是奇招。

Abreu引用德蘭修女的講法:貧窮對人的最消極影響,並不是三餐一宿,而是令人懷疑自己存在價值。Abreu深信通過音樂,「孩子物質生活的貧乏,可以由精神富足來補充。」一位畢業生、現已成為柏林交響樂團樂手的Edicson Ruiz回憶說:那個年頭,他每天起床時,都不知道當天會否有一餐飯吃,但上樂團練習是他的精神食糧。(香港的家長也許應嚴肅檢討,何以許多小朋友在威迫利誘下接受音樂訓練,考完證書便終生不再拿起樂器。)

由開始時的11個小孩至今,El Sistema已有200多萬畢業生,當中除少數像Dudamel成了樂手,更有成千上萬來自貧民區的小孩,當上了醫生、教師、律師、公務員等專業人士。眾多少年「蠱惑仔」、打手、妓女、癮君子,從手執樂器、演奏起馬勒莫札特的一刻,感覺到自己高尚起來,不再是「爛泥」,得到愛護和尊重,對人生和未來的看法也截然不同。17歲在街頭暴力中長大的Lennar,在男童院參加El Sistema,他接受《60分鐘》訪問時說:「(第一次拿起單簧管)感覺和拿槍完全不同……音樂教曉我不用以暴力待人。」八年之後,El Sistema把他送到德國當樂器維修學徒,滿師後回國繼續服務El Sistema。

學員的家庭也出現轉變:學員對上進更有要求,父母也受到鼓舞和壓力,加把勁為他們籌謀將來,兄弟姊妹順帶一同受惠。大量El Sistema舊生像Dudamel一樣回巢當導師,成了新一輩學員的模範。憑着Dudamel和其他人士的穿針引線,樂團有機會到世界各地演出,坐無虛席,曾試過在表演後觀眾起立鼓掌達半小時,對這些孩子來說是無上光榮。

馬拉松助改善生活習慣
El Sistema的成功,感染了超過50個國家仿效,包括美、加、英、日、澳洲、瑞典等富裕國家,香港版本也在一年前成立。
我的幾個朋友,最近在香港創立一個類似El Sistema的活動,叫做「全城街馬」,不過主題不是古典音樂,而是跑步。香港治安和社會問題遠不及委內瑞拉嚴重,卻仍有百多萬貧窮人口,而且近年社會向上流動機會日漸閉塞,很多物質不缺的青少年也缺乏目標和自信。「全城街馬」提供的長跑訓練,給予他們關懷和友儕支援,以及實現和挑戰自我機會。長跑還有很多比交響樂優勝的地方:不需昂貴器材,一雙普通運動鞋便成;運動不但強身健體,也產生安多酚令人心情開朗。不少研究更顯示,定期運動,那怕只是每星期一次,已能引發其他生活習慣的正面改變:工作更有效率、對家人和同事更體諒、減少吸煙、減少「碌卡」消費等。

我認為最重要一點是,馬拉松對未跑過的人來說,看似是不可能任務,但經過有系統的練習後,無論是10公里、半馬甚至全馬,其實又不是太難完成,參加者很快享受到滿足感,但之後又自然希望挑戰更長距離、更快時間,跑步可以成為畢生與自己的競賽。
希望多年以後,「全城街馬」遍地開花之時,你會記得是讀我的文章而認識這活動。

後記:「全城街馬」舉辦的九龍東10公里賽,途經郵輪碼頭和鬧市,現正接受報名,詳情見 facebook「RunOurCity」專頁。有意參與和支持的學校、團體、義工和捐助者,可電郵enquiry@runourcity.org。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1/21 in 有關運動, 有關情理

 

標籤: , ,

姚崢嶸:頂你

2014年1月10日 蘋果日報

最近我在一家高級食肆的洗手間,發現一隻烏蠅。我認得它。

據說它出生於荷蘭阿姆斯特丹機場男廁,是設計師把它畫在小便兜中央去水位旁邊,結果,小便兜周圍「尿花四濺」問題大減80%。原來,只要有個標靶,男士會忍不住瞄準發射。

設計簡單 效用無窮
這隻烏蠅可說是世界上最有名的「頂你」(Nudge)手法。Nudge字的意思,是用手肘輕輕頂一頂旁邊的人。兩位心理學者幾年前寫了《Nudge》這本書,借用此字形容導引及改變人類行為的設計。人號稱理性動物,但日常做決定往往「唔經大腦」,真正主宰行為的因素包括習慣、惰性、情緒、偏見等,行事往往甚至和自己的切身利益違背。另一方面,改變行為的傳統辦法,是獎賞或懲罰,但只要善於利用Nudge概念作簡單的設計,同樣有效,成本則大減。

家中有小孩的朋友都知道,要孩子少吃甜點、多吃蔬果有幾困難,但有人在學校餐廳做過實驗,發現即使自助餐供應同樣選擇,只要把食物的位置掉換,如放在排隊拿食物的「隊頭」或「隊尾」、或放在視線水平等,竟可令某類食品食量增加或減少25%。又例如,世界各國都希望提高器官捐贈率,德國只有12%國民同意,文化接近的鄰國奧地利卻高達99%,其中關鍵是,德國法例規定國民選擇同意才能捐贈(opt in),奧地利卻假定國民同意,不想捐的要選擇退出(opt out)。

難怪美國的奧巴馬政府和英國的卡梅隆政府,對《Nudge》一書推崇備至,美國聘用其中一位作者當顧問,英國更在2010年成立「頂你」小組(Nudge Unit),專責在各政策範疇應用這概念,得意之作是在提醒國民交稅的信件,加入「你這區的居民大部份已交稅」、「和你交同樣稅額的國民大都已交稅」,令到準時邀交的稅款比以往增加兩億多英鎊。

不少人對此不以為然,認為是政府明目張膽操控人民行為。當然,商界早已知悉和運用種種「頂你」手法,例如:幾乎所有服務申請表格中,問你是否同意日後接收宣傳資訊的一欄,都為你預選「同意」;超級市場貨架視線水平位置放重點推廣產品、付款處陳列糖果;又或者你那cut來cut去cut唔到的Cable合約和健身會籍。假如你不喜歡這樣被「頂」,讀了《Nudge》,起碼可令你有所防範。

我也有「頂自己」的裝置。相信不少白領都有這習慣:早上倒一杯水放在辦公桌,喝足一個早上,下午就重覆,儘管大部份人都聽過,我們每天應起碼喝兩公升水,即遠多於兩杯份量。我們不喝水的主要理由,其實只是懶得去茶水間補充。幾年前,姚太特別送了一個0.8升容量的水壺給我,從此,我上下午各喝一滿壺。

10bo4p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1/11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姚崢嶸:足球怪誕經濟學

2013年8月20日 蘋果日報

20130820-232056.jpg

我天生「包拗頸」:小時候喜歡駁大人嘴,讀書時又參加辯論隊。因此,我很喜歡看《怪誕經濟學》(Freakonomics)這類利用數據、挑戰傳統智慧的著作。年初出版的《The Numbers Game︰Why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Football Is Wrong》堪稱足球界的《怪誕經濟學》,以下是其中幾個有趣題目:

進攻是最佳防守
足球踢法天天新款,全能足球、清道夫、意大利式鐵鎖橫江……但在部份人心中,有種主導思想歷久不衰:「進攻就是最佳防守」。他們不僅認為只有進攻才符合足球美學,也深信進攻比防守重要。四大聯賽過往20年數據則顯示,整季入球最多球隊之中,有51%贏得聯賽冠軍;失球最少球隊,則有46%能奪標(小部份冠軍隊身兼兩者,所以這兩組數字有重複)。換言之,以爭取最多入球作為奪標策略,只有一半時間奏效,亦只比最少失球稍勝。

包括非爭標分子一併考慮又如何?根據統計資料顯示,每隊球隊若全季多入10球,可以換來額外2.3場勝仗;如果少失10球,則等於2.2場勝利,效益幾乎是一樣。但若要避免輸波,做好防守就有效得多:多入10球只會減少1.8場敗仗,但少失10球,卻可少輸2.4場。結論是,球隊若要改善成績,應投入更多班費和心力加強防守,但現實剛好相反,所有球隊都注重前鋒;而防守球員和守門員的身價,總是遠遠落後於前鋒和中場。

「入第一球最重要」
兩年前,曼聯曾大炒阿仙奴8比2,不久之後卻被曼城以6比1擊潰。擁躉心知入到第五、六球時大局已定,再入多幾球,只是面子和感情問題(季尾靠得失球差定冠軍,只是極端意外)。所以每個入球的價值,也服從經濟學的「邊際遞減」定律。評述員常說「入第一球最重要」,可說是這定律的倒轉延伸。

比賽入第一球等於由和局變成領先,總好過落後,但何謂「最重要」?最客觀的標準,應該是看那個入球對賽果的影響最大。原來,四大聯賽每場平均入球為2.7,而在每場贏波三分、和波一分制度下,每個入球的邊際得分貢獻如下:
第一球:0.8
第二球:1.0
第三球:0.5
第四球:0.2
第五球:0.1

即是說,入了第一球等於有0.8分落袋,差不多至少可打和;但入第二球的邊際效益更高,可以再賺1分;入第三球,球隊共會拿2.3分,幾乎「穩坐釣魚船」。第四、五球的價值,分別只有0.2和0.1分,引證了「大炒」只是錦上添花。

作者更認為射手的排名和身價,也應根據每個入球的邊際效益來調整,因而得出以下結論:2009/10和2010/11兩季,最有價值射手,竟然不是杜奧巴或當時仍在利物浦的托利斯,而是戴倫賓特!在科學研究裏,不時出現理論模型預測和常理相差太遠,引發研究員檢討研究方法;我自問包拗頸,也覺得這結論不可思議。

「角球等於叫糊」
「只有英格蘭的球迷,才會在贏得角球時,興奮得像慶祝入球。」摩連奴這句話略嫌刻薄。角球對攻方球員很「好頂」,亦是少有能把全隊最高、頭槌最好球員佈滿對手龍門口的機會,更可以日常演練熟習,應該非常有威脅吧?

數據卻說不。每場波的角球與入球數目全無統計上的關連。而且,平均要5個角球才能製造一次射門,每9次射門才有一個入球;即是說,每個角球只等於0.022個入球!

考慮到攻方在角球時空群出擊導致後防空虛,往往被突擊快攻(例如前利物浦門將連拿投擲的準繩長傳常常奏效),角球只是低回報活動,難怪巴塞羅拿近年幾乎完全只用短角球,慢慢搓。

「史篤城不重視控球」
巴塞隆拿、拜仁慕尼黑、西班牙國家隊等強隊,皆着重控球。數據證明,控球時間佔優一方,得勝率達39%,落後的只有31%能贏波。但是,弱隊球員技術較差,如何利用控球戰術?史篤城找到了一條出路。

一場90分鐘球賽,減去出界和死球等停頓時間,實際比賽時間平均只有60至65分鐘;技術高球隊如曼聯,則可達67分鐘。

限米煮限飯的史篤城,球員沒有本事「輕搓慢撚」保持控球,前領隊保利斯於是想出玉石俱焚的打法:盡量減少實際比賽時間,限制實力較強對手的發揮,從而減少防守壓力。有史篤城的球賽,實際比賽時間不到59分鐘,部份更低至45分鐘!相信球迷都記得,「手榴彈王」迪納每次擲界外球,耐心地把球抹乾淨的場面。

所以,史篤城之重視界外球和死球,除了是掩飾己隊技術不足之餘製造入球機會,還能達到減輕防守壓力效果。

以有限班費,史篤城近幾屆能在英超站穩陣腳,難能可貴。可惜,就像之前的保頓一樣,球迷和班主最終忍受不了世俗歧視眼光(「足球是在地上踢的,不應在天上飛!」),渴望球隊打「正常足球」,最終炒掉保利斯。我擔心他們今季會步保頓後塵降班。

「聯賽三分制鼓勵進攻」
八十年代初我剛開始看足球時,各大聯賽都採用贏波兩分、和波一分制。後來,有人提議提高贏波得分,拉開贏波與和波收穫的距離,以鼓勵進攻足球,在低組別聯賽試行一段時間後,得到國際足協認同,1995年於全世界推行。

結果?和波數目一如所料下降,代之而起的是「魚生粥僅僅熟」一球勝仗增加,但總入球數字卻不升反跌:由於贏與和的得分差距拉遠了,有一球領先優勢的球隊,繼續進攻所冒的風險遠比以前高,結果打法反而變得更保守,換人時更注重換入防守球員保護優勢,大腳解圍數目也上升。而最顯著上升的一個數字,竟然是黃牌:原來三分制鼓勵的進攻,目標不是對方球門,而是對手的身體!這可說是經濟學上所謂「始料不及定律」(Law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的另一經典例子。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8/20 in 有關運動

 

標籤: , ,

姚崢嶸:200元足以改變世界

2013年8月16日 蘋果日報

20130816-233807.jpg

美國freelance作者Bob Harris,接了一個六合彩頭獎夢幻筍job:替商業雜誌實地考察全世界最豪華酒店,試住試食(當然還要寫評論)。幾個月的免費旅遊加奢華享受,還有錢賺,夫復何求?

他在旅程中卻發現,各地的奢華和赤貧,往往只是一街之隔,越是大吃大喝就越感內疚,結果想到贖罪方法:把那個job的二萬多美元酬金(等於他半年收入),全數捐出做善事。他希望這筆錢用得其所:能幫助發展中國家貧困人士,不只是短期救濟,而是長期改善生活,由本地人主導找適合當地情況的出路,最好還能讓他知道錢的確切用途。結果,他找到了網上微型貸款平台Kiva(www.kiva.org)。

網上微貸 助窮人改善生活
孟加拉經濟學者尤努斯(Muhammad Yunus)創立「鄉村銀行」(Grameen Bank),為數以百萬計貧民提供小額創業貸款,更得了諾貝爾和平獎。Kiva則把微型貸款發揚光大,夥拍各地志願機構,收集及甄選需要借款人士,替他們上載「計劃書」(例如是買兩隻乳牛來賣牛奶,買種子肥料種田,開小雜貨攤檔,或擴充家具工場);有心人便可選擇合心意的「計劃書」提供貸款,最低消費25美元(約200港元)。

和傳統捐款最大不同之處在於,貸款會分期償還,「善長」可以收回,或再借往其他人士,善款便可生生不息(Kiva微貸壞賬率只有1%)。套用Bob的講法:就像管理自己的慈善基金一樣;我認為更似個人創投基金。

借出他的幾百宗貸款後,Bob希望近距離觀察微貸的作用,於是去了肯雅、盧旺達、波斯尼亞、柬埔寨、印度等多國,探訪接受自己貸款的人士(過程中並沒披露身份),及當地志願機構工作人員。他既是旅遊作者,理所當然把經過寫成《International Bank of Bob》一書。親眼目睹借款人的積極生活態度,憑微貸做生意改善生活、供小孩上學,以及志願機構工作者的無私奉獻,令他深受感動。但他也不會盲目唱好,報喜不報憂:書中也講述一些微貸業害群之馬,胡亂放貸和脅迫追債,令債仔走上絕路的悲劇。

貧窮和微貸本是沉重的題材,但Bob除了分享感人觀察外,筆觸亦不失幽默。他特別奉勸讀者,千祈不要心思思效法他去參觀這些地方,因為交通飲食住宿溝通都非常困難(Bob也曾在旅途上患登革熱險些送命),當地志願機構人士也忙着做實事,難以分身招呼遊客;讀這本書,就當精神上走了一趟好了。

讀到這裏,你或者有此疑問:微貸能幫助香港那過百萬窮人嗎?我不是專家,但對此頗悲觀:假如你上Kiva網站,會發現微貸能做的生意,大多是農業和零售。香港僅餘的鄉郊土地紛紛「被規劃」作發展,哪裏還有農業?零售則面對天價租金,小販亦早已被政府取締,難道去租政府辦那些「XX墟」拍烏蠅嗎?不過,世界其他角落倒是仍有千百萬人可以受惠,而且只要花200元,和十分鐘時間上Kiva網站,就可以改變世界,你無理由不加入吧?

(申報:我也是Kiva用戶,至今借出共58宗貸款,詳情可看我的Kiva個人專頁
http://www.kiva.org/lender/yiujanwayne)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8/16 in 有關書籍

 

標籤: , ,

姚崢嶸:你也可做莫札特

2013年7月30日 蘋果日報

若要選歷史上五大天才,莫札特必然榜上有名:他5歲懂作曲,8歲以鋼琴和小提琴作公開演奏,雖然只活到35歲,但已為世人留下大量不朽作品。要不是生來便有曠世才華,不可能年紀小小便有如此驚人的成就吧?

不過,大部份人卻忽略:莫札特父親也是有名音樂家,更是有心「谷」子成龍的嚴父,別的孩子在玩泥沙,莫札特已不停接受特訓,據估計,他滿6歲前已練習音樂3,500小時。其實,我們驚嘆幾歲大的莫札特是天才,是潛意識上把他和同齡孩子比較;如果把他當時的音樂造詣,與其他受過3,500小時訓練的人相比,不會如此震撼。

體壇也有很多類似例子。我在本欄介紹過,阿加斯年紀小小便接受父親「死操爛操」;老虎活士同樣在父親監督下,兩歲開始學打高爾夫球;雄霸女子網球十幾年的威廉絲姊妹,亦是三、四歲學打波;碧咸小時候常一個人在公園練習斬波,往往在同一位置斬上幾小時,他說:「我的秘訣就是練習。」難道所謂天才,實則是從小苦練的成果?

要驗證這理論並不容易,總不能在平衡時空,以正常方法養大另一個「莫札特」,看他日後成就如何吧?但瘋狂科學家Laszlo Polgar想出一個實驗,不僅付出20年心力,還用女兒當白老鼠。

用女兒當白老鼠 締棋藝天才
Polgar是匈牙利教育心理學家,相信訓練可創造天才,但理論和著作乏人問津,便把心一橫,結交女性筆友求偶(那是1960年代),講明目標是結婚生孩子,然後窮畢生精力把他們訓練成天才。他的儍勁居然感動到一個烏克蘭少女,婚後生下三個女兒。

Polgar特別選擇了國際象棋作為訓練女兒的才藝,原因是音樂繪畫等沒有客觀評價標準,棋藝卻有國際認可的棋力評分,適合實驗用途。

Polgar並非象棋專家,太太更是一竅不通,他只靠閱讀象棋大量書籍以傳授女兒。為了爭取時間訓練,他索性把女兒留在家接受「家教」,沒送上學校。但Polgar的方法不單純是「催谷」,也着重培養女兒對棋的興趣。現在三姊妹已是中年人,回憶童年時光都說,雖然大部份時間在棋盤度過,但從沒感到沉悶和難受,因為她們都喜愛下棋。

實驗結果如何?大家姐Susan,14歲便攀上女子世界第一位,在棋手生涯贏過四次女子世界冠軍,21歲更成為首位躋身「大師」(Grand Master)級的女棋手。

二姐Sofia,贏過多次女子青少年冠軍,成名作是14歲時,在羅馬一次比賽連續擊敗多名男子「大師」,並被棋評人評為史上最偉大勝利的第五位。

三妹Judit,15歲成為史上最年輕(包括男女棋手)的「大師」,雄踞女子世界第一達十幾年,公認為史上最偉大女棋手,手下敗將包括卡波夫和卡斯巴羅夫。

可能不少怪獸家長讀到這裏,會躍躍欲試。我和姚太都信奉讓小朋友自由快樂成長,分享這些「苦練出天才」故事,並非鼓勵催谷,而是這背後的道理有更深層意義。

你曾經想過:「我不是XX材料」、「我沒有XX頭腦」嗎?根據我毫不科學的統計,身邊七八成女性朋友都認為自己「天生對數字不敏感」。

但假如音樂體育下棋都可以功多藝熟,缺乏數學細胞論還站得住腳嗎?專家指出,那些能做複雜心算的神童,都是憑熟習把數字分類記憶法和速算法,輔以大量練習,即是說人人都可學得來。也有研究把百貨公司的熟練收銀員和數學神童比賽乘數,結果收銀員儘管教育的水平不高也能勝出,這同樣證明訓練重於天賦。

毅力與成功掛鈎 追夢不怕遲
史丹福心理學教授Carol Dweck研究發現,相信數學能力由後天努力決定的女孩子,成績跟男孩等量齊觀,更重要是,她們遇上困難題目,會視之為挑戰,加倍努力;反之,認為才能由天賦決定的,碰上難題較容易放棄,久而久之,數學能力果真會落後。因此,我那些女性朋友,可能全是社會傳統性別定型下的受害者。

Dweck建議父母應對孩子從小灌輸「能力=努力」,連稱讚用語也要小心,避免說「你真是有天份」,而是說「看你努力得到的成果」。

這對父母而言並不容易,因為直接讚許「你真係叻啦」,會較討孩子歡喜,但Dweck將之類比為糖果,是孩子愛吃、但卻是有害無益的食物。

另一位心理學教授Angela Lee Duckworth,有一個超過100萬次點擊的TED演講,她研究過學生、教師、商界和軍校學員,發現天賦條件與成就並無必然關係,甚至有時是成功障礙;唯一與成功掛鈎的個人特徵,是毅力(Grit):對長遠目標有近乎偏執的堅持,不會輕言放棄。她認為,這正是父母應(近乎偏執地)努力培養孩子的目標。若說莫札特阿加斯有甚麼過人天賦,肯定包括超越成人的毅力。

至於各位大人朋友,你有甚麼未完的夢嗎?40歲才開始又如何?聽聞周潤發40歲才開始學英文拍西片;人到中年為興趣轉行、創業,或愛上跑步、挑戰馬拉松以至三項鐵人的,亦大有人在。用刻苦和毅力去追求夢想,正是你給孩子最好的身教。

Angela Lee Duckworth的TED演講網址:
http://www.ted.com/talks/an……he_key_to_success_grit.html

20130730-122450.jpg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7/30 in 有關教育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