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呂秉權

呂秉權:頂心頂肺的「六四」燭光

2013年6月1日 明報

承周二拙文〈一個定必出席「六四」燭光晚會的理由〉,筆者今日和大家續談內地黨官如何打壓本港的六四報道。

上文說到,筆者2009年仍任職有線電視,暑假駐北京,某天被分管香港傳媒的國務院新聞辦六局的一名女副處長急電「照肺」。

「照肺」

「照肺」地點在空蕩的華僑大廈大堂咖啡廳。

這名副處長受了上級的壓力,接旨要向香港傳媒就「六四」維園燭光集會的報道施壓。

她說:「6月初,我們的領導在香港,看到你們的電視台不停轉播維園燭光晚會,感到很不高興,覺得很有意見,你們能不能不播或少播一點?」

她又說來港觀察的領導不怎麼懂廣東話,主要看維園的畫面,覺得每半小時播一次,太多太刺眼。

如上文所述,筆者「表面斯文,內裏火滾」的回應副處長,說平反六四是港人長期以來的堅持,而香港電視台是依照新聞原則獨立運作不容干預等觀點。

我又說,覺得六四紀念集會的燭光刺眼,是你們的問題,不是我們的問題。

此時,我想這名副處長及一眾黨官,肯定想像吹生日蠟燭般,將維園十幾萬支蠟燭吹熄。

施壓者又問及我們六四集會的報道有哪些形式,為何有些會作現場直播,有些則沒有?「建議」我們能不能不做現場直播?

我嚥了口咖啡,但吞不下這口氣,我說:「我們作不作直播,主要看有關新聞是否重要,是否繼續在發生,港人是否關心。每年六月四日晚,很多香港人都很關注維園發生的事情,即使自己未能親身去,亦希望能夠看看維園燭光晚會的情况。」

「我們是以良心和專業做新聞的,不受官方干預,如果你叫我們不播就不播,我們會反枱,香港人也會反枱。」

從多年來facebook每逢六四晚,定會被維園的燭光照片洗版來看,港人對六四的堅持、執著和關注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不容任何打壓的。如果香港電視台在新聞提要或在24小時新聞頻道不轉播或少播六四晚會,這肯定是跟香港民意背道而馳。

事實上,筆者從事中國新聞採訪多年,六四採訪的直接或間接受壓,並不是第一次。每逢敏感日子,中聯辦專責統戰和影響香港媒體的官員,是會很赤裸的約談主要傳媒高層,對他們逐個擊破,希望他們要顧全民族大義、國家利益、中港和諧、雙方交情。

黨官希望香港傳媒在六四的報道上慢慢妥協和跪低,手法不外乎威迫和利誘。

威迫利誘

威迫方面,他們會刻意延遲或拒絕「不聽話」傳媒的一般採訪申請、駐內地記者證的審批、在平時的記者會列你為黑名單,不讓提問,當你透明。又會在某些採訪活動中,讓大圍的駐京記者人人有份,唯獨將你獨漏,作為懲罰。

利誘方面,他們慣以採訪的便利和獨家來回饋順從者,在有限的採訪機會或某些官方放料,肯定會優先預埋你。當然,北京亦經常以重大經濟利益來馴服傳媒老闆,「擒賊先擒王」,好讓他們有技巧地,慢慢的讓新聞部高層深明大義,不知不覺的將其煮熟。

總之,在這事上你賣個人情給我,國家一定會記取,慢慢回報。

筆者親身見過某報的紅色老闆,走到長沙市長的面前,說自己在香港辦報,暗示為此承包了國家的一些政治責任,所以希望能在長沙的一些商業項目上,對方能給集團一些優惠和理解,面目相當猥瑣可憎。

筆者亦知道個別很有風骨的傳媒高層,在黨官惡形惡相,毅然腰斬會面,離場抗議,令人擊節讚賞,深深佩服。

就六四施壓的女處長又試圖以「發展論」來淡化六四,呼籲港人不要太執著。

她說,國家改革開放30年,各方面已取得巨大的成就,國力大振,人民生活顯著改善,她認為港人不應太執著六四,但忽略了國家主要方面的發展成就,大家應該向前看而不是只懂往後看,而傳媒亦應多報道國家發展的新聞。

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就是向前看,超前看,希望人民能有民主有自由,有真正的新聞輿論監督,希望國家能走向制度、法治、廉潔,盼望國家能真正富強,人民真的站起來。

我想清楚告訴這名分管香港傳媒的國新辦副處長,即使到了今天,學生當年的訴求,今天仍然是向前看,一點不過時,不能不執著!你們想自欺欺人的忘記它、捂住它才是倒退。

因為這些以生命和鮮血作為代價而喊出的口號,到今天仍未實現,仍受官方積極抵制,它們仍是數以億計中國老百姓卑微的願望和華人社會主流呼聲。

港人對六四不能不執著,不能愧對以老命誓死堅持的天安門母親,他們連悼念權都沒有,我們的燭光是良心的力量,是對天安門母親的支持,是對中共當權者頂心頂肺的督責。

「睬佢都傻!」

面對黨官的施壓,可幸當年筆者的上司全力抵制,給我吐出了四個字……

「睬佢都傻!」

筆者相信黨官們會繼續全方位監視港人如何悼念六四,就讓我們的燭光對他們繼續頂心頂肺吧!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6/01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呂秉權:汶川五年祭 災區公義未彰

2013年5月11日 明報

汶川大地震五周年,首個5‧12正日的母親節,很多母親都不願這天到來,大地隱隱作痛。

災區不缺錢,不缺新建築物,但缺了公義,土地伴着母親暗暗流淚。

母親的傷口一直在流血、風乾、發炎,多年不癒,上面被灑滿了鹽,家長冒險討公道,公安、國保四出追趕。

在地震遺址,一束束康乃馨下是紙錢、紙錢下是移走了的豆腐渣校舍、幽靈校舍下是死不瞑目的白骨。

這天是全國一個極為沉痛的日子,母親失去了孩子,孩子失去了母親,政府失去了口齒,公義始終缺席,官員依舊升遷。

五年前,無數偉大的母親,用身體保護了孩子的生命。一位媽媽在廢墟下雙膝跪地,盤曲向前,拱起身體,形成了最安全的弧形保護,頂住了泰山壓頂的瓦礫,在豆腐渣的地獄中建起了小小的天堂,救活了懷中三個月大的寶寶。

這名母親在手機打了遺言,她說:「親愛的寶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記住我愛你。」

五年前,無數偉大的母親,趕不及飛身進入豆腐渣校舍中,以自己的身體保護孩子,白白看着殺人校舍慢慢將獨生子女壓死,很多家長曾淚流滿面,咬牙切齒的對筆者說,寧願以自己的死,來換取娃娃活過來。

五年間,這些母親只能捧着子女的遺照和對他們的承諾,到省政府、到北京、找香港和外國記者,希望討回公道。

可惜,她們有的被打到二胎留產,有的被打成異類受社區歧視,有的被錢和利益收賣無奈放棄追討。

保留子女QQ帳號自問自答

多年來,有些家長仍保留着子女的騰訊QQ帳號,不時自問自答,這邊廂,按鍵盤向對方送上節日祝願,問對方在天上可活得習慣,噓寒問暖,不時說「我愛你,我很想念你」。

在登出登入帳戶後,那邊廂,電腦忽傳來「喔噢」提示,原來是「父母」發來問候,家長迅即代入子女的角色,在熒幕上輸入「我也很愛你,我也很想念你」的回覆,說自己活得很好,叫爸媽不必牽掛,保重身體,好好生活。頃刻,淚流滿面。

在看到「子女」在天國傳來的信息,災區母親得到了短暫的麻醉,最大的安慰。

有家長哭訴說,他們是這樣對着鍵盤,流着淚滴滴嗒嗒的打來打去,深知中毒已深,不能自拔。

部分母親震後再懷孕,她們很多都對筆者說,這是上天的賞賜,讓遇難的孩子再次投胎到媽媽的身體,化成了弟妹,讓媽媽重新擁有已失去的孩子和笑臉。

在各種各樣的愛中,母愛誠然是最偉大的。

而在各種各樣的罪惡中,懲罰好人,獎勵黑手,則是最可惡的罪行,是災區最大的不好義。

筆者在川震後,曾採訪興建綿竹富新第二小學豆腐渣工程的承建商江緒銀,該校約十秒就倒陷,壓死近130人。江緒銀承認500人校舍,支柱沒打一條鋼筋,校舍在沒加固地基的情况下,由原來的兩層僭建為三層。

後來,他跟一眾涉事官員不但沒受調查,他還獲當局獎勵,承包多項災後重建工程。

另一方面,一名監理了五間震不倒學校的工程監工句豔東,堅持「黑什麼,也不能黑教育」,天天跟黑心承建商吵架,要求對方不要偷工減料,結果興建出幾間最牛的學校,保護了災區大批師生的性命。

可惜這名好人最後「被精神病」,要逃出四川。

奈何,黨的宣傳可以有雷鋒,但在豆腐渣工程界不能有雷鋒,以免形成反差。

祖國是我們的母親,懇求祖國母親善待受豆腐渣工程之苦的母親,給她們兌現官方承諾。

母親節快樂!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5/11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

呂秉權:評港人捐助四川地震 災區不缺錢 只缺制度

2013年4月22日 蘋果日報

以往中國大陸每遇天災,港人善款如雪花飄至,今次四川雅安地震,社會卻即時湧現大量勸止捐款的討論,擔心善款最終只肥了貪官。多番進出災區的前記者呂秉權,同樣表明不會捐款予官方組織,直言有關方面「錢和物資都不缺,缺的是制度」。
記:《蘋果》記者  呂:呂秉權

記:昔日走在災區最前線,可知賑災善款用到哪裏?
呂:我曾在09年重返四川災區,有次進行豆腐渣工程報道,被地方幹部帶走,帶到一個山莊大魚大肉,想勸阻我們報道,對方故意點滿一桌飯菜,一個旅行團都吃不完,還不斷叫白酒。當時重建仍很困難,我出言阻止,他們卻面不改容繼續叫,完全蔑視、褻瀆捐款,令我很生氣。最後我堅持搶走張單。
善款規劃也「亂晒龍」。北川附近約10公里重建工程,建好房才說規劃錯誤,全部拆掉再起,善款被人為糟蹋;向地方幹部質詢,連調查報告都沒有。綿陽紫荊民族中學同樣為一個地產項目建好再拆。豆腐渣工程再現,我們帶結構工程師視察重建樓房,鋼筋仍然幼、水泥仍不合密度標準,人們繼續偷工減料,仍未吸取教訓。

記:中國官方仍宣稱毋須外國協助救援,事實她是否有此能耐?
呂:美國、香港、台灣等不同境外、國際救援組織也表示可提供各種援助,但外交部重申不需要,堅持中國搜救和醫療力量有保障。大陸甚至對台灣紅十字會開出條件,先捐款500萬人民幣才可進入,我覺得相當過份。現時是黃金72小時,仍跟別人先談錢而非人命,對生命相當不尊重。

記:有多次走訪災區記者表明「一個仙都唔會捐」,你如何表態?
呂:跑大陸(新聞)跑得多,真的不會捐錢給內地官方組織。中國紅十字會是官方機構,領導全是退休民政部官員,大家對其官僚、無充份善款監察的情況很了解。但一些專注內地校舍、災後重建的本地可靠民間團體如苗圃行動,有全面審核,擠牙膏式監工撥款,無偷工減料才批出第二期款項。我寧願捐給這類團體。內地錢和物資都不缺,缺的是制度。

記:港府極速宣稱撥公帑作賑災,港人是否「冇得揀」?
呂:香港政府捐出來的,部份會去中國紅十字會,另外大部份會由四川省政府安排。這個問題值得商榷,必須對這筆捐款有十足監管。上次捐款濫用不了了之、豆腐渣工程繼續、上訪家長被打壓逼上絕路,立法會審批撥款必須關注。港人想重建的不止是一座建築物,更想重建的是公義。
內地真的有用錢收買家長,所謂和解、簽協議書,從此放棄追究豆腐渣工程,這些錢從何而來,是否來自香港捐款?如果這筆錢成為打壓人民的一種方法,我們真的不應該捐。

記:港人可以怎樣做?
呂:有經驗人士如社工隊等朋友,可用自己專長幫助災後重建,包括心靈重建;但一般普羅大眾,個人不建議前往災區,可「睇定啲」,觀察到實際缺甚麼再去做。

呂秉權為前電視台中國組記者,
現職浸會大學新聞系講師
記者馬志剛筆錄

「大量事實告訴我們,腐敗問題越演越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
──中紀委辦公廳副主任劉碩披露習近平於新一屆中央政治局的講話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4/22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 ,

呂秉權:總有一種力量讓「擦邊球」打得漂亮

2013年1月11日 明報

中國從來都是打着「擦邊球」邁步向前的,傳媒如是,國家發展如是。

在這方面,鄧小平是高手。

鄧小平是高手

1970年代末,飽受文革之累的中國百廢待興,但意識形態仍受到兩個「凡是」的困擾(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於是,鄧小平打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擦邊球」,頂着大逆不道的污名,成功清除障礙,踢走華國鋒,創造了改革開放的條件。之後,這位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同意創立深圳經濟特區,又對香港提出「一國兩制」方針。

這些構想,在當時的政治氣候全屬藝高人膽大的「擦邊球」舉動,稍有計算錯誤,隨時會滿盤皆落索。

當然,今日的中國以經濟成就,證明了這些「擦邊球」是打得對的,買大開大,實踐檢驗了真理。

中國的傳媒,不少亦是靠打「擦邊球」逐步壯大、贏得讀者和海內外公信力的,這點我們稍後再談。筆者倒想先說說,內地傳媒行家如何在前線頂着壓力,戴着腳鐐跳舞。

內地傳媒行家 戴着腳鐐跳舞

我們在內地採訪敏感題目,經常會遭被訪者反問:「我敢說,你敢不敢寫?」、「你想發,你上級給不給你發?」

一些很有心的內地同行 ,明知報社掣肘多多,宣傳部門鬼難纏,九成機會也不能刊出,但仍勉力完成採訪,認真筆錄,認為至少可為未來留下點點跟進線索。

「發不發一回事,我先做好自己的事。」內地同行友人超越束縛,做好自己的精神,令香港行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前年7月,採訪溫州動車追撞事故,在車卡墜落現場、醫院和總理溫家寶的記者會重複碰到多位外省的行家。當時,中宣部已多次發出禁令,要求各地方媒體不派記者到場採訪,不做反思性報道。

有內地行家為難的說,主管亦不同意他前來,天天奪命追魂call,像岳飛被12道金牌追擊一樣,着他趕快離開溫州,打道回府返報社,否則自己承擔後果云云。該行家後來索性不接上司來電,繼續站在雞蛋的一方。

另外,亦有內地記者說,上級不讓做,自己唯有請兩三天假,自掏點旅費,寫了稿,拍了照,將消息放上微博去。

在採訪途中,我們不時會遇到有心但無公費的內地友人,在包車時,可以的話我們都會「拼拼車」送他一程,讓他省點旅費。而在惡劣環境、通訊不保的情况下工作(如地震),同行之間亦樂意借出衛星電話,以作必要的通話。

2008年採訪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時,筆者和一眾內地同行來到傷亡枕藉的學校廢墟,凝望學生的遺照,眼目通紅良久無語。之後,大家一起咬牙切齒痛罵無良心的承建商和瀆職的官員,最後同聲一嘆,未知家長們何時才能討回公道?及後,有內地行家要離開,說報社不許再做這採訪,改為全力做抗震救災,人間大愛,同行只好留下線索給我們跟進,着我們繼續努力,以無奈的身影告別枉死冤魂。

2011年,我們偷偷採訪由胡耀邦之子胡德平主辦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發表30周年座談會,一眾改革派在會上大膽發言,批評中共政改倒退、歷史造假、以「有中國特色的XXXX」作為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的藉口、利益集團巧取豪奪等,聽得我們血脈沸騰,手心冒汗。現場最奇怪的是,不設正式採訪,但「非正式採訪」則有之,在場圍觀的全是內地行家,大家眼神互動,點頭支持,以休班姿勢全面跟進被訪者發言,細心交流整理,手中無稿,心中有稿,人人都有一個「中國夢」,各人團結一致,抵禦秘密監控的國保人員。

採訪內地「踩界」議題時,不少內地友好均表示,在寫正式稿件前,一早已寫好檢討書了。

這些行家的堅持和良知,成為了打「擦邊球」打得漂亮的最大動力。

今天中國傳媒已告別千人一面、人人都「人民日報上身」的年代,雖未真的解除束縛,百花齊放,但至少出現了如《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新京報》、《東方早報》等較敢言的媒體。

「擦邊球」鼻祖、老報人欽本立

當年破開此局的,可數中國傳媒的「擦邊球」鼻祖、老報人欽本立。

已故的欽本立,是上海的《世界經濟導報》創辦人。他提出打擦邊球的思想,表示在形勢許可的範圍內,把新聞和言論的自由度推進到可能容忍的最大限度,同時還把握每一個「時機」,適當地突破原有的限制,把球桌愈打愈大。1980年代,《導報》發出過多篇有關政改的文章。

1989年六四前,《導報》撰文悼念胡耀邦,又舉辦和刊載《悼念胡耀邦同志座談會》的報道。會上,嚴家褀、戴晴等人發言,談到多任中共總書記都沒有好下場等觀點。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大感憤怒,要求刪稿,欽本立不從,並先斬後奏刊印了十幾萬份,送到包括北京等地。自此,欽本立被撤職,縱有業界聲援,但《導報》最終敗陣停刊,而欽本立兩年後鬱鬱而終。

此後,《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新京報》等勇敢媒體接力大打「擦邊球」,多篇報道、文章和照片至今仍令人津津樂道。

包括:《南周》在1999年《六四事件》10周年之際,發表題為〈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的新年獻詞,以天安門一張健兒跑步照作襯托,寫出:

「我們不停為你加油。因為你的希望就是我們的希望,因為你的苦難就是我們的苦難……我們看着你流離失所,我們看着你痛哭流涕,我們看着你中流擊水,我們看着你重建家園。我們看着你無奈下崗,我們看着你咬緊牙關,我們看着你風雨度過,我們看着你笑逐顏開……我們看着你,我們不停為你加油,因為我們就是你們的一部分。」

「總有一種力量它讓我們淚流滿面,總有一種力量它讓我們抖擻精神,總有一種力量它驅使我們不斷尋求『正義、愛心、良知』。這種力量來自於你,來自於你們中間的每一個人。」

在劉曉波缺席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後,《南都》在頭版放了亞運殘運會場的空櫈照,引發聯想。

去年6月李旺陽站着「被自殺」後,《南都》內版刊載了高考首日,考生或家長翹首以待的腳踝連鞋大特寫。

2010年《南都》兒童節漫畫特刊,漫畫中的小孩子在黑板上,畫了3輛坦克朝着一人的歷史場面。

鬥長命!波係圓嘅!

這些擦邊球打得漂亮打得妙,但不知經歷多少犧牲和苦楚、打了多少球出界才能達到?

「記者記者,那就去做歷史的記錄者吧。有的東西,或許現在不得已蒙上塵埃,但只要存在,總有重見光明的日子。耐得平淡寂寞打壓,歲月會為你加冕。」網民安慰說。

兩句說話:鬥長命!波係圓嘅!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1/11 in 有關時事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