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區樂民

區樂民:真 話

2014年2月12日 蘋果日報

年初三的早晨,我飛到愛爾蘭,走進護老院,對神父說:「你早。」

九十歲的神父轉身看我,道:「恭喜發財!」

「哪裏有神父祝人發財呢?」我皺皺眉。

「發財沒有甚麼不好,」神父答道:「只要多行善事。」

神父是我的中學老師;到現在,他仍是我的老師。

「行程順利嗎?」神父問。

「入境時,有點阻滯。」

神父追問發生何事,我把經過告訴他。

下機後,我將護照遞給入境處職員,職員問:「來愛爾蘭做甚麼?」

「探望已退休的中學老師。」

職員瞄瞄我,道:「是來遊玩吧。」他正想蓋印讓我通行。

「不是遊玩,」我糾正他的說法:「老師年老,不能遊玩。」

職員翻看護照,問:「為甚麼每年都來一次?」

「探望老師。」

「為甚麼每年都要探望一次?」他的眼神變得凌厲。

「因為路途遙遠,如果每年探望兩次,會太累。」我直說。

神父聽了我的講述,哈哈大笑,並問:「職員有何反應?」

「他瞪着我,好像不大相信。」我頗委屈。

「世事就是這樣,」神父道:「你直接說真話,人家卻認為是假話。」

我們靜了下來,都在微笑。為甚麼微笑?因為快樂,真的。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2/12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區樂民: 投考小學

2013年11月20日 蘋果日報

一個女病人因脫髮來求醫,我問是否精神壓力大,她說:「正為兒子投考小學煩惱。」她的表情,像面臨第三次世界大戰。

小學的功能,是把稚子變成擁有基礎知識的人;為甚麼香港的情況是,你必須擁有豐富知識,才有資格入讀小學呢?

小時住在荃灣,父親為我報考當區名校;應考前三天,我開始操練,父親教我怎樣寫父母的姓名。

入學試分兩部份,考完筆試,便是面試。還記得那個女考官的樣子很嚴厲,她看看我的筆試卷,問:「你不會寫父親的姓名嗎?」

我答我會,她指着其中一條題目,大聲說:「為甚麼你不填寫?」

雖然我懂得寫父親的姓名,但我不懂「姓名」兩個字,所以沒有作答。我呆頭呆腦,不知如何解釋,女考官嘆一口氣,便着我出去;結果,我不被取錄。

舊同學K是獨當一面的專科醫生,手術極出色,他投考九龍某著名小學的過程,比我順利。英語科有三條題目,若答對兩條便過關。

考官拿出一幅圖畫,是個蘋果,問:「What is it?」
「It is a apple.」K回答。雖然正確文法是an apple,但考官算他答對。

第二幅是一棵樹。K搖搖頭表示不懂。

最後一幅是個皮球,K又不懂,但知道必須回答,他於是勇敢地說:「It is a 波。」

「答對了!」考官收錄了K。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1/20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區樂民:辣椒仔

2013年9月5日 蘋果日報

念初中時,有次我和三叔外出用膳,光顧一家價錢相宜的西餐廳,我要了洋葱豬扒,可能是大廚放了假,那塊豬扒又硬又乾又淡,三叔點的牛肉意粉也好不了多少。

三叔是個和善的人,沒有投訴,對侍者說了一個英文字,侍者便給他一瓶橙紅色的物體。

「那是甚麼?」我問。

「Tabasco,美國辣椒仔,試試看。」三叔說。

我打開瓶蓋,正想搖瓶子,三叔急道:「下兩滴就夠了。」

「兩滴?毒藥也毒不死人吧!」我嘀咕,但還是照三叔的話做,然後咬一口豬扒,啊!頗辣,十分香,胃口頓時大增。

三叔接過辣椒仔,但見他大力搖瓶子,份量是我剛才的十倍。

「那會辣死你的。」我憂心地說。三叔笑了笑,開懷大嚼。

「你好厲害!能吃那麼辣的東西。」我甚是佩服。

「年紀大了,」三叔搖搖頭感慨地道:「舌頭的味蕾變得不靈敏,真的要這個份量才足夠。」

時光飛逝,這天帶着念中學的外甥外出吃飯,我向他介紹辣椒仔。他下了三滴在羊肉中,吃一口,呱呱大叫:「很辣啊!」

我下了很多滴,卻面不改容,外甥說:「樂民舅父,你好厲害!」

我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體會到三叔的心情。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9/05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

區樂民:準備

三嬸的舊同事突然離世。三叔、三嬸和我出席完喪禮,一起吃晚飯。

「人生無常,」三嬸感慨地道:「上個月她才和我喝下午茶,計劃同遊黃山。」

我輕拍三嬸的手,讓她繼續抒發情緒。

「樂民,」三嬸說:「如果我死了,你記得在我的棺木內放幾套衣服,以便替換。」

我未及回答,三叔便搶着問:「要不要同時放些你平日服食的血壓丸?」

「人死了,不用吃血壓丸吧?」三嬸顰眉。

「人死了,為甚麼要穿服呢?」三叔反問。

「做鬼也要穿衣服,否則很失禮。」三嬸正色道。

「你見過鬼嗎?」三叔問。

三嬸搖搖頭。三叔續說:「你沒有見過鬼,即有兩個可能:一是根本沒有鬼,所以把衣服放進棺木是多餘的;另一可能是真的有鬼,但鬼是隱形的,不用穿衣服。」

三嬸惱了,對我說:「不用理會他,我是認真的。」

三叔抗議:「我也是認真啊!」

三嬸不作聲,三叔投降,和聲道:「就依你囑咐,放些衣服進棺木。」

三嬸的面容稍稍緩和,三叔又問:「有了衣服,要不要準備洗衣粉和衣物柔順劑?」

三嬸瞪着他。三叔一臉無辜地問:「我又說錯了甚麼?」

我假裝聽不見,叫侍者速速結帳。

區樂民
電郵 :appledoctors@hotmail.com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8/16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區樂民:心中陽光燦爛

2013年7月12日 蘋果日報

今年的書展,將於七月十七至二十三日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我的新結集叫《心中陽光燦爛》,在皇冠出版社的攤位,每天一開門,即發售五十本有我親筆簽名的新書。

曾有讀者投訴,早上發售親筆簽名的書,對上班人士不公平。讀者說:「買不到,很失望啊!」

一本書的最大意義,不在於簽名,而是內容。我寧願你去書店打書釘讀完我的結集,也不想你買一本有我簽名的結集然後藏在書櫃永不翻看。

這一年香港的怨氣確是多了,連我這個自覺樂觀的人,看見一些政治人物的嘴臉,亦感煩悶。可幸世界非一面倒,社會中,有令我心煩的人,也有更多可愛的人物,為理想而奮鬥。

客觀環境不是個人力量能改變,但心境,卻可調節。

多年前,我還在念小學,三叔打算趁假期和我去荔園遊樂場。一早起床,天全黑,傾盆大雨。

「去不去?」我問。

三叔說如果下午放晴便出發。我立刻誠心祈禱,求耶穌給我好天氣。
下午,雨下得更狂,像洪水滅世。

我極失望。三叔邀請鄰居雄仔和傑仔來我家,四人圍坐玩飛行棋,三叔又請我們喝汽水,嘻嘻哈哈過了一個快樂的下午。

很多年後我才明白,快樂的途徑不是單一的,重點是心中的陽光。 

區樂民
電郵 :appledoctors@hotmail.com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7/12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區樂民:專心

2013年7月3日 蘋果日報

我的病人中,有不少是中學生,偶然我們會談及求學之道。

「怎樣才可以令學業成績進步?」他們常常提出這個問題。

「專心。」我答道。

上課時專心,可以節省許多溫習時間,因為你已明白了大部分內容。

在家溫習,如果你一邊念書,一邊聽音樂,一邊上網看Facebook,並同時等待WhatsApp的信息,那麼你是注定失敗的,除非你天賦異稟,能一心多用;若真的擁有這種天賦,你當然不會問我怎樣才可以令學業成績進步。

翻開課本,首五分鐘是適應期,繼續專心地看,認真地想,腦袋的吸收能力便以幾何級數上升。每個人的能力不一,有些人可以連續讀很長時間,我的高度集中時段約是四十分鐘,因此讀書時,我通常每大半小時作一小休,或是喝杯水,或是走動一下。

如果你對着課本不到十分鐘便開始做白日夢,又或分神做其他事情,那是浪費時間,因為你常常處於適應期,無法進入高效率的吸收期。

讀書如是,工作也一樣,能否專心是成敗的關鍵。

若能專心,是否一定成功?我專心練習長笛三年,上星期一個喜愛古典音樂的朋友聽我表演。吹完一曲,我問怎樣,他建議:「你還是專心寫作吧。」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7/03 in 有關閒情

 

標籤: ,

區樂民:戀愛的連接詞

2013年6月26日 蘋果日報

沈老太是三叔的鄰居,和孫女同住。孫女叫翠兒,念中五。

翠兒的父母異離,翠兒跟父親。父親長期在內地工作,每月回港一次,停留兩、三天。

近來沈老太很憂心,因為翠兒開始談戀愛。沈老太道:「她的學業成績,從全級首十名,下跌至四十。」

三叔看着翠兒長大,頗了解她的情況。這天,三叔邀請沈老太和翠兒來自己的家坐坐。

「你還在求學,」沈老太對翠兒說:「跟男孩子約會必影響學業。」

「為了他,」翠兒堅定地道:「我願意犧牲。」

兩人爭辯了好一會兒。

「翠兒,」三叔和聲道:「我不反對你談戀愛,但愛的內涵,是要令對方好。男朋友的學業成績有沒有下滑?」

「有。」翠兒低聲答道。

「看見他的成績,你是否感到開心?」三叔又問。

翠兒搖搖頭,內心充滿掙扎,她沉思良久,吐出一句:「我很愛他,雖然只認識了一個月。」

「你的連接詞用錯了。」三叔說。

「甚麼意思?」翠兒問。

三嬸從睡房走出來,三叔瞄瞄她,以過來人的身分道:「你很愛他,『因為』只認識了一個月。」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6/26 in 有關閒情, 有關戀愛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