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Tag Archives: 劉銳紹

劉銳紹:中國害怕外部勢力?

2014年9月16日 am730

中國近年來強調國家安全,並聲稱外國勢力、外來勢力和外部勢力不斷威脅中國安全,必須上下一致「抗敵」,不能出現任何空子,讓「敵人」鑽入自己體內。因此,習近平上台後先後推出「七不講」(包括新聞自由等),以及種種限制資訊和思想自由的政策。

不過,中國真的害怕這些外部勢力呢?未必!中國不單不怕,而且從某角度看還歡迎外部勢力。此話怎解?
首先,按目前的中外形勢和力量對比,即使一些國家在中國周邊搞小動作,也不會對中國安全構成實質威脅。在國際政治中,這些小摩擦純屬「小兒科」,至少在可見將來不會兵戎相見。中國已胸有成竹,見慣不怪,甚至處變不驚。

其次,相信中國已看透美、英等國的底牌,他們只是利用國際形勢,維持對中國的政治張力,製造與華談判的政治籌碼;實際上,它們不敢也不願意與中國交惡。且看,李克強上次訪問英國,帶了不少於三百億美元的經濟利益,大約是中英一年貿易的三分之一,這就足以令經濟日薄西山的英國跪下來了。美國一樣,為的也是錢,怎會因為中國和香港的民主、人權而跟中國鬧翻?

那麼,中國為甚麼經常把「外國勢力、外來勢力、外部勢力」掛在口邊,還煞有介事地說要「提高警惕」?皆因這樣做才能把國民的視線聚焦在「敵人」身上,最容易利用「民族主義」來掩蓋中國內部的問題。更重要的是,當出現反對力量時,大可利用「與外部勢力勾結」為由,打個落花流水。所以說,中國歡迎「外部勢力」,把它變成一頂大帽子,隨時套在反對者的頭上。

其實,中國擔心的不是外國的硬實力,而是外國的軟力量,包括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和普世價值,因為這些都是中國不敢放過的領域。但必須弄清楚,這些軟力量是外國的專利嗎?真是從外國進口的嗎?不是。這是人類的普遍要求,香港和中國人民要求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都是自發的,而且古今如一。官方以「外部勢力」為理由而大力打壓,能說得通嗎?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9/16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劉銳紹: 隱形資產愈遮愈醜

2014年1月24日 am730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經過一年多的跨國調查,揭露了一大批秘密檔案,當中涉及中國領導人的親戚在海外的秘密公司。據悉,一些內地官員最近準備反駁。他們的理據包括:

一,領導人的親戚經商,不等如領導人有問題,因為一家人可以各自發展,外國領導人不是同樣有親戚經商嗎?

二,領導人的親戚的商業行為,大部分都是合法的,即使在海外註冊經營,但不等如違背國家利益,不應該受到批評或諷刺;單單打打的人,只是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反應。

三,領導人親戚在國內外經營,如有違法,都會受到法律制裁,尤其是在外國。在這一點上,沒有特殊待遇,也沒有不公平。

四,現在披露出來的資料,有不可告人的背景,也許是外國政府要攻擊中國、搞亂中國的「橫手」。國際調查記者同盟是美國組織,雖說是民間的,但不排除美國政府在背後施加影響。

看見這些言論,我笑了一下。如果中國官員真的相信自己的想法,那就可想而知,他們與外界的真實情況有多大的距離了。

首先,外國(指法治國家)領導人的親戚經商,都可以透過公開的登記資料讓公眾查閱,但中國卻沒有這個制度。
其次,中國領導人的親戚當然可以在海外經商,但現在揭發出來的卻是在逃稅天堂經商,而不是在可以堂堂正正供人查閱文件的國家。此外,還有些人改名換姓,隱藏身份,這樣做只會欲蓋彌彰,隱形的資產只會愈遮愈醜。

還有,中國官員完全不了解西方國家的非政府組織,也不相信外國的民間力量,更不相信正義的感召力。他們經常說,哪裡會有這麼多「傻子」,花那麼多時間去調查一些與自己利益毫不相關的東西?還要承擔巨大的風險。中國官員只認為這些組織一定有官方背景,沒有官方的支持,它們能挖到這麼多的消息嗎?於是,鬥爭的思維又上腦了,對揭發中國黑暗面的渠道一定要徹底清除。

我想,與其搜索枯腸俟機反駁,倒不如花精神進行徹底的政治改革。還有,請你們想清楚反駁的理由是否充分,否則更會自曝其醜。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1/24 in 有關時事

 

標籤: ,

劉銳紹:「硬左」「軟左」也是左

2012年9月4日 am730

反對洗腦式國民教育的人士在政府總部集會,絕食,抗爭。另一邊廂,梁振英和港府官員強調,國民教育不是洗腦教育,聲稱大家要平心靜氣。這種情況,令我想起「六四」前的天安門廣場。

那時候,我在廣場內外採訪,接觸不同的官與民。今天,我關注國民教育的爭議,同樣接觸官與民,得到相同的結論:無論是當時的北京政府,或今天的特區政府決策層,面對市民的訴求時都沒有誠意聽取民意和解決問題。梁振英的表現只是巧言令色,利用表面客觀的抽象概念,掩蓋官方要引導以至掌控下一代思維的事實。

今天官方的手法,也令人聯想起文化大革命。文革時,大陸採取硬銷的教育方式,毫不掩飾的洗腦,「理直氣壯」的歪曲,顛倒是非的灌輸,此之謂「硬左」。今天港府的手法,表面不硬推(但堅持2015年全面推行國民教育的死線),歡迎反對者與政府對話(藉此掩蓋政府擁有日後強推國民教育的行政機器和一意孤行的事實),認為對教師們應有信心(藉此把責任推給教師,並掩藏了教師們日後也會受到上級壓力、被迫跟從的可能性),此之謂「軟左」。

我說,無論「硬左」「軟左」,歸根結底也是左。這種左,充滿控制慾和佔有慾,無風起浪、搞亂正常思維。鄧小平說中國「主要是防左」,但有權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左」,竭力透過「硬左」或「軟左」,佔領人民的腦袋,才可以駕馭人民的行為。

政府和支持國民教育者經常說,國民教育哪一個部分不好,可以討論,可以修改。這種說法令我想到最近一則新聞:德國某藥廠生產「抗孕婦晨吐藥」,造成大量畸胎;五十年後的今天,藥廠終於道歉,但來得太遲了;即使它作出賠償,但能彌補畸胎兒及其親人的永世傷痛嗎?

今天,港府只是把內地那一套屬於「硬左」的教育思維港版化,這不是苦口良藥,而是「軟左」策略下的畸胎藥。中國受「左」的毒害久矣,毒液於今猶在,「教育也要為政治服務」,仍是「思想戰爭的一部分」。敢問北京和梁振英:緣何要中國人繼續在左毒中浮沉呢?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9/04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劉銳紹:昂山素姬與陣地戰

2012年4月3日 am730

昂山素姬這個名字,如雷貫耳,令緬甸百姓精神抖擻,令緬甸軍政府聞而喪膽。她以弱不禁風之軀,承受千斤壓頂之勢,但卻可以呼喚風雷,破霧排雲。她與中國人和香港人一樣,正在努力爭取民主。那麼,她的經歷和奮鬥,對香港有何啟示?

啟示可多著呢,其中一個較重要的就是陣地戰。她曾寄語香港人,爭取民主必須持之以恆,堅持到底。聽起來,很一般,但這卻是陣地戰的基礎。

所謂陣地戰,藏有很多含意。昂山素姬說,即使現在的制度不公平,也要參與其中,才能改變它。香港一些從政人士常抱一種看法,就是香港的選舉制度不公,只有利於建制派,不利於民主派,所以要杯葛。

在香港回歸之初,民主派認為特首選舉制度不公平,所以不參與,結果北京掩著嘴笑。我寫過多篇文章,說他們眼界不廣,「應該認識陣地戰的作用和策略」。如果選舉制度不公就不參與,是不是要等待制度公平才參與?那麼,還要民主派幹甚麼?

有人說,在社會上不停抗爭,也是改變不公的辦法。我不反對,但街頭抗爭和在建制內爭取,兩者並不矛盾,有時後者更有效果。還有,選舉制度不是一天能改變的,怎樣才算公平?如果要制度「公平」之後才參與,那就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香港回歸之前,整個政治和選舉制度都是港英政府控制的,對親中陣營一點也不公平,但江澤民在一九九一年一個內部講話(後來被公開)中說,既要鞏固自己的陣地,又要佔領別人的陣地。一年後,民建聯就成立了,鑽入港英政府設計的不公平的選舉中,努力挖牆腳,這就是陣地戰的精神。

多年後,一些民主派開始認識,在特首選戰中,自己的「清高」原來是自己的蝕底,才願意跳進不公平的遊戲裡一起玩,找到的理由是「要暴露小圈子選舉的醜態和荒謬」。可惜,這種心態又導致他們的參選質素不高,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更嚴重的是暴露了力有不逮,還有待磨煉。

至於譏笑甚至反對陣地戰的人士,只能成為民主運動的配樂。民主運動沒有他們不行,但他們卻難成主調。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4/03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