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ategory Archives: 有關教育

鄧力行:沈祖堯與侯傑泰的分別

2014年11月6日 主場博客

中文大學副校長侯傑泰接受《大公報》訪問時指,佔領者高呼「我要真普選」,還四處掛上標語,聲稱追求所謂自主和獨立,但不理訴求和實質內容。至於政治理念是什麼,政治世界到底是怎樣一回事,他們不理會,只知道我做了什麼,就可獲得最多人的Like。

在侯傑泰眼中,參與佔領的學生彷彿都是無知的、盲目的、不知所謂的一群。不但如此,在他眼中,學生所有的行為,都是為了博取虛無縹緲的認同,為了滿足心中的虛榮感而作。

面對同樣情勢,我們且看侯傑泰的頂頭上司沈祖堯校長如何回應:「過去兩週,你們對民主自由的渴求,全港全國以致全世界都聽見了,你們的犧牲和你們愛香港的心,我們都看見了,我們都感動了。運動已經達到了一定的成果,大家成功令社會對追求民主有更大的關注和更深的瞭解。」

我思疑,沈校長和侯傑泰兩位所描述的,究竟是否同一批學生?是甚麼讓他們的觀察和感受如此不同?

侯傑泰又指,青少年現時由追求自主而變成任性,佔領學生不少真的會去打掃馬路,但不會回家,又覺得自己很偉大,傳媒吹捧更令他們輕飄飄,「過後仍是打機,hea住讀書」。對於教育界對運動收科的善後工作,侯傑泰認為要從重視基本價值入手,教學生關注身邊人,包括重視孝道,先準備好自己才談追求理想。

在侯傑泰眼中,學生始終是沒出息的,他們的付出都是不藉一提的,他們的基本價值都是有問題的。侯傑泰是一位「教育心理學家」,我不知道在他眼中,學生是否只是用作分析研究的樣本,而不算是一個「人」,我更不知道沒有理解和關懷的教育,究竟還算不算是教育。

在侯傑泰的言論中,我看到的是高高在上的冷漠,在沈校長的言論中,我看到的卻是走進人群的溫情:「星期日傍晚,看到中環集結的群眾被催淚彈驅趕,其中很可能有我們的學生,令我心焦如焚。這幾天,我看着學生們在街頭席地而睡,被猛烈太陽曬傷、風吹雨打,卻仍然堅持走上街上,不但秩序井然,甚至自發清理垃圾,我又再次忍不住落淚。」

沈校長對學生的關懷不僅體現在他的言論中,我還記得,當梁振英召開記者會,當所有人都金鐘兇險留不得時,我們的校長,選擇親身前來現場,跟學生站在一起。我一直都想不通,為什麼沈校長要以身犯險,因為他只要在辦公室對記者說幾句,就足夠我們瘋傳上一整天了,但來了,他的處境就和在場的每一個人一樣。

現在我明白了,這就是沈校長和侯傑泰的分別。這是一位教育家和一位「教育家」的分別。

現在我們也應該明白,為什麼有些人,即使有如何傑出的成就,都永遠不能得到我們的尊重。

原文連結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11/06 in 有關情理, 有關教育

 

標籤: , , , ,

劉天賜:迫害式教育

2014年4月5日 晴報

香港學生每周平均的學習時間長達62.2小時,比「打工仔」的工時還要高。一名就讀名校、於中產家庭成長的六歲半女生,父親重視女兒的英文水平,要她每日除了處理日常功課外,還要額外用兩小時訓練英文,心急起來有時更施以體罰。

就現代的進步教育方式來說,這些中產人士(經濟中產並不表示一定有豐富學識的人士)實在與社會脫節了。我說是文明社會,並非如香港的功利及拜金主義社會。歐洲大部分兒童教育皆重視他們的性格發展,這些社會重視人生的幾十年要過得有意義,即是在社會中發揮個人所長,開開心心過一生,不必為名利做奴隸,他們珍惜天真爛漫無憂無慮的童年,由孩子的個性發展所學,寓好奇、探索、想像於學習。故此,一天除了睡覺外,都是學習時間。

長不長?孩子並不感到吃不消,愈學習愈起勁,欲罷不能。香港孩子受迫害而學習,只是苦了童年。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4/05 in 有關教育

 

標籤: ,

利世民:教你四招贏在起跑線

2014年1月9日 蘋果日報

一,競爭是硬道理,不過,競爭也要選擇對手。你的子女,他朝的對手,肯定不只幼稚園低班牛頭角區小司儀比賽儀表出眾獎第二名的那位。十八年後,在加州創辦人工智能汽車的那個青年人,今天只有兩歲,跟你家中的瀲鋐、蕓楥……(下刪一千個常人不懂發音罕見字組成之無厘頭中文名)一樣。只不過那位未來的發明家,今天,明天,以及未來的一千幾百天,都不用死記無聊生字。人家的父母只留有空間,讓小朋友去做實驗,培養興趣。

二,怪獸家長老是說要贏在起跑線,其實他們根本不知「贏」字是怎樣寫。說穿了,他們只是怕輸。羊群在死做爛做的同樣一件事,你又迷迷糊糊跑去一起趁熱鬧,那不是贏。要贏,就要做點與別不同的事,做與別不同的事,就有可能輸。有可能輸,就是香港父母最怕的事。

三,港產怪獸家長,絕對不是世界級。韓國、印度等國家的怪獸家長,不會關起門教細路。他們不但願意和別的父母分享升學情報,還會安排比自己子女更醒目的小朋友,一起學習,重點是讓小朋友從小開始,便培養切磋交流的習慣,取長補短。競爭,不只是個人的修煉,還有修養。

高分低能,是有迹可尋的社會現象;不懂得與別人相處,是港孩通病。

四,我個人的經驗是,六歲之前學甚麼語言,幾個月就忘記得一乾二淨。我的女兒六歲離開香港到美國,之前只會幾句英語,到美國三個月後,她已經不會說廣東話,中文字也只認得十個八個。反而當年她只隨便玩幾個月的鋼琴,一年半沒有再接觸,七歲半時,只消一星期就重新上手。我的結論是,六歲前,讓小朋友熟習自己的大小肌肉,鍛煉平衡力,培養點音樂和視覺品味,長遠更有效益。真正超級怪獸家長,不做無謂的操練。贏在起跑線,沒有問題,但眼光總要放遠點。小朋友未來不只是在起跑線;你在起跑線幫倒忙,他們卻要跑一輩子的路。

利世民
http://www.facebook.com/AppleSimon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1/09 in 有關教育

 

標籤: ,

劉天賜:祈福文昌帝

2014年1月6日 晴報

一年一度的「文昌啟智禮」,吸引逾五百人祈求學業及事業有成,家長帶同子女到場,希望能考入心儀的中小學。排頭位者乃是第14次參與盛會,感謝過去文昌帝君保佑兒子度過會考、高考、入大學試,再祈求新一年事事順利。

中國民間的信仰有一特點,就是要有誠意!存誠則靈。其實今天科學昌明,天下有否文昌帝君,以至歷史上有否耶穌其人,都受到質疑,信眾相信的主要在於精神層面。文昌帝君保佑學子勤力聰明,發憤向學,仍需要學子自我努力才能成功。任何宗教及任何神秘力量永遠也不能令到學子不讀書,不勤力便可考試及格或中科舉的。只因信任而心理上產生強烈自信心,成功率也大大增加而已。家長、學子請勿迷信任何一位神靈會無條件可保佑佳績。

成績是自我創造,臨急抱佛腳不行,不急抱佛腳也不行,而是要自我努力才行。且各人有各人的信仰及增加自信的自由選擇,不宜排斥及唯我獨尊任何信仰。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1/06 in 有關教育

 

標籤: ,

張笑容:反叛兒勝過孝順女

2014年1月3日 頭條日報

早前談到資深大律師陳志海提早退休,目的是實現寫歷史書的夢想。成功的家長總希望子女青出於藍,陳大狀曾想過女兒繼承父業,近年才想通了。

大狀一向以為自己是個民主家長,女兒讀初中時,他閒談式提議她將來讀法律,怎料女兒回應道:「我甚麼都讀,就是不讀法律。阿爸你是假民主,真獨裁!」令他錯愕,幾年後女兒申請了六所大學,全部報了法律。

如父所願,女兒法律畢業,但阿囡回港幾年,老爸發現她的興趣根本不在法律,讀法律只為滿足父親期望。他誠懇地對女兒說:「不如搞藝術去吧!」阿囡說人生階段不同了,沒少年時的激情了!

經一事,長一智。大狀苦笑說,寧願要一個反叛兒,企硬按自己興趣生活,好過要個孝順女,只聽父母說話,委屈自己。

所謂孝順仔女,是無需要父母直接指令,揣摩父母心意。大狀補充說:「阿囡本來想讀藝術,我說會由她自由選擇,但又說讀藝術一百個中只有一個成功,其他的都搵唔到食,她自然明白阿爸的意思。」

這令我想起家長之間品評子女的閒話:「你囡囡讀音樂?搵唔倒食噃!」「你阿囝讀哲學,都係搵唔到食嫁!」「你個仔讀醫科,醫科好呀!」子女聽在心裏,自小潛而默化,靜靜地洗腦。

雖為大狀,心態和一般家長沒兩樣。大狀憶起多年前帶大兒子到溫哥華讀中學,校長問他有甚麼期望,他即牙擦地說希望兒子兩年後入哈佛。校長不屑地回應:「其實你的兒子很文靜,讀一些人少少的博雅教育式學校,他才有發揮機會。」校長的一番話,令這位大狀爸爸無地自容,自覺當年未曾財大已氣粗。

「有人喜歡幹大事,一將功成萬骨枯,有人喜歡前舖後居做點小生意,每個孩子都不一樣,選校和選職業都要按孩子的性格。家長將自己的期望望强加於人,這種心態對子女不公平,亦構成很大壓力。」這是大狀爸爸的肺腑之言。

lazycat1997@gmail.com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1/03 in 有關教育

 

標籤: ,

李臻:大人未必比孩子聰明

2013年11月19日 am730

幾位朋友不約而同在網上分享一條,聲稱是小一的入學試題:停車場上有幾個相連的泊位,號碼分別是「16、06、68、88、X、98」,X位泊了一輛房車。你能答得出這泊位的號數嗎?

我想了一會,差不多斷定幾個數字毫無關係可言時,突然一道靈光照穿了雲層,拍案叫了出來,原來是這麼簡單。只要將所有數字倒轉來看,就很容易得出答案是87。這是我看過的其中一題,最有心思和創意的入學題,甚至可說有點哲學味道。懂得解答的小朋友,自然聰敏過人,而且懂變通和觀察力強。不過就算一時想不出答案,也不用太介意,起碼也上了有用的一課。學到解決問題,有時需要先改變觀察問題的角度。他朝遇到其他生活上的難題,也可試試從另一角度解讀,以逆向思維,或對家的角度去分析,可能會發現很多難題根本不是難題。

當然每次有類似的試題曝光,很多人都本能反應地說「太怪獸」了,「問題那麼深,大人也想不通,孩子懂得答嗎?」我不禁要問,為甚麼小孩子不可以比大人聰明呢?為何拿(部分)大人不懂的東西來考小朋友,就必定要受批判呢?我們做父母的,有時不必過分擔憂,子女學的東西是否太艱深。記著長江後浪推前浪,而且現時和自己的求學時期,也相差了廿多年。只要孩子整體上跟得上,又不會每天做功課做得筋疲力竭和愁眉苦臉,不妨看他們可飛得多高。但如果跟得太吃力,就當然無謂強求了。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1/19 in 有關閒情, 有關教育

 

標籤: ,

曾錦強: 自強不息

2013年10月31日 am730

有一天早上,我接到工人姐姐的電話。她緊張得好像家裡失火似的,原來她發現小女整個功課袋留在家中,所有功課連同學生手冊都做了逃學威龍。盡責的工人姐姐問要不要送去學校,我是一個見慣世面的高級行政人員,冷靜地回應說:「不用了。」

我小時候也常欠交功課和欠帶書本,甚至因此被記了很多缺點。情況嚴重到老師苦口婆心地跟我說,如果不改善的話,將來連做文員也沒人肯請。幸好科技發達,文員的職位已經式微,所以我只好去做CEO。

回家後,女兒神情自若,看來已經把沒帶功課的不快忘得一乾二淨。我跟她說:「幸好你沒有帶手冊,不然便會被老師寫手冊了。」女兒翻一翻眼說:「老師寫了在一張紙上了。」不善解人意的爸爸勾起了女兒的傷心事。

教育子女,我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結果管理。如果某件事的結果是顯而易見,又不需要等太久的話,就不需要特別去管,就由結果去告訴他們自己做得對不對好了。對了,行為會被強化,錯了,也會受到教訓,不需要費心力去管理。如果工人姐姐真的把功課送到學校的話,雖然可能避過責罰一劫,卻沒有受到教訓。

作為家長,應把精力集中於不容易見到後果,或後果是不能承受的行為上。例如吸毒,短期內不容易見到對身體的影響,但長遠的後果會浮現。又例如不小心過馬路,會危害到生命,是不能承受的結果。其他的就交給結果去管理好了。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0/31 in 有關教育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