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ategory Archives: 有關商業

淺談Netflix業務表現

2015年10月02日
AM

730
Netflix去年外地串流業務收入13.08億美元。(資料圖片)

世上有兩種做生意方法是非常南轅北轍,第一種是創造市場,以瓜瓜喜愛的商台(香港商業廣播有限公司)為例,當初之所以成立,就是為提升收音機銷量。創辦人當年是收音機代理商,他認為電台節目不足令銷量下滑,因此自組電台以提供更多廣播節目。

另一方法是搭順風車,如宣布明年來港的美國串流影音服務商Netflix(NASDAQ:NFLX),在美國成立之初,靠DVD播放器大行其道。有趣的是,Netflix為進一步發展業務,早於2006年成立製作公司,打算製作獨家影片以吸引用戶。但當年串流服務不像現在般成熟,核心業務仍以競爭激烈的DVD租借為主,即使有獨家內容作用不大。拜科技一日千里所賜,近年串流技術發展成熟,Netflix於2012年起再次推出自家製作內容,包括為人熟悉的《House of cards》,結果反應熱烈,美國本地串流用戶數目由2012年的2,547.1萬個增48%至2014年的3,769.8萬個,外地串流用戶數目更由2012年只有489.2萬個增243%至2014年的1,677.8萬個。

所謂水漲船高,用戶數目增加,收入增長自然可觀。美國本地串流服務收入於過去兩年平均增25%,於去年達到34.31億元(美元,下同),佔收入總額約62%,是Netflix主要收入來源。至於外地串流業務收入增長更高,2013年和2014年分別增148%和84%,於2014年達13.08億元,佔總收入約24%。因Netflix近年頻向美國以外地區發展,如2012年和2013年在英國、愛爾蘭、芬蘭、丹麥、瑞典、挪威及荷蘭等地落戶,去年擴展至德國、奧地利、瑞士、法國、比利時及盧森堡。

有得必然有失,串流用戶增長的同時,美國本地傳統DVD租借用戶數目續跌,如2012年有804.9萬個,到去年只餘566.8萬個,兩年間跌幅達30%。用戶數目減少,收入自然劫數難逃,於2013年和2014年分別錄20%和16%跌幅,到去年只有7.65億元。Netflix會否放棄DVD租借業務?相信暫不會,因此業務盈利能力相當可觀,去年邊際利潤率高達48%,即在每100元收入中,減銷售成本和經營開支後可賺48元利潤,較本地串流的27%和外地串流的負12%高很多。再者此業務對盈利貢獻不容小覷,如2012年經營溢利5.38億元,佔總額達104%。其後兩年雖續減少,但去年仍有3.68億元,約佔總額32%。

上述數字看到Netflix的DVD租借業務逐步萎縮,反觀串流服務卻節節上升。此趨勢持續,按今年中期業績報告,本地和外地串流收入分別增23%和51%,DVD租借收入則跌16%。值得留意,外地串流收入增長雖可觀,但過去3年均錄虧損,即使今年上半年仍虧損1.57億元,邊際利潤率續擴至為負18%。

一個有趣發現,按Netflix在年報中透露,其電腦系統主要依賴亞馬遜(NASDAQ:AMZN)的雲端服務(Amazon Web Services),但亞馬遜的網購業務同時也與Netflix競爭。亞馬遜會否利用此點來壓制Netflix?相信不會,因亞馬遜對雲端業務寄予厚望,是收入和盈利新增長點,為一個競爭對手而放棄整個業務不值得。

身為一間影碟租賃及串流影音服務商,Netflix竟自製影片,此舉自然引起外界談論。當年決定開拍《House of cards》是帶點實驗性質。據網上資料,該劇製作費約6,300萬元,若扣除1,160萬元稅務抵免,製作費實際只需5,100萬元,與2012年影片串流版權費用25.16億元相比只是2%,只是九牛一毛,但實驗結果證明成功。Netflix明年來港會否掀起美劇熱潮尚未可知,但有一點可肯定,就是我們從此多一個選擇。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hk/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5/10/04 in 有關商業

 

標籤:

宋漢生:軟件吃掉世界

2014年2月12日 蘋果日報

網景(Netscape)的創辦人Marc Andressen,近年積極投資科網公司,屢有斬獲,點石成金。幾年前,他發表名句: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軟件正吃掉世界,他舉了好幾個例子:
‧全球最大書店Amazon,骨子裏是軟件公司
‧全球最大影視店Netflix,是軟件公司
‧全球最大音樂公司Apple和Spotify,是軟件公司
‧全球冒起最快的娛樂公司Zynga(Farmville)和Rovio(Angry Bird),是軟件公司
‧全球近幾十年最成功電影公司Pixar,是軟件公司
‧全球最大直送廣告公司Google,是軟件公司
‧全球冒起最快的電訊公司Skype,是軟件公司
‧全球冒起最快的招聘公司LinkedIn,是軟件公司

這是幾年前的例子,到今日基本仍適用。未來呢?這些行業,可能是例外,所謂軟件吃掉的,就止於這些行業。更大的可能,是這只是開始,軟件真的吃掉世界。

我自己經驗,搞aNobii,是軟件用社交咬賣書業。主場新聞,是軟件咬傳媒。主力做的公司,是用軟件咬翻譯業。見過好多有趣的公司,用軟件咬的行業,你未必想得到。例如門鎖,用手機代替鑰匙,可以設定容許某個電話號碼的人幾時出入,出入幾多次,兼有出入記錄,尤其適合高流量地方使用,例如酒店。

軟件不止於電腦手機。訂民宿的Airbnb,截的士的Uber,是現時最值錢的新冒起科技公司。軟件正高速從電腦和手機,爬到各行各業。

當然,幾十年前開始,好多行業都用科技幫手,好難想像,有甚麼公司連一部電腦都無。分別是,今日軟件已經由其中一環,變成關鍵的一環。

靠收購轉型 說易行難

關鍵到,軟件起家的公司,超越行內不是軟件起家的公司,前面Andressen列舉的,就是這一類例子。也關鍵到,連行業的傳統玩家,都發覺要求變,走得較前的,開始收購行內以軟件起家的公司,試圖借力去改變自己。

未來結果,大概是有些行業,軟件公司跑出,甚至收購傳統玩家,例如The Daily Beast買Newsweek。有些行業,傳統玩家靠收購轉型成功,繼續贏。但靠收購,說易行難,我估,大部份情況,收購轉型的困難,仲大過新公司重頭做起的困難。

軟件吃掉世界,不需要科技鉅子講,其實好多人都感覺到。身邊不少不是科技行的朋友,近幾年開始發現,自己的行業,無強勁的技術團隊,好輸蝕。

更多人發覺,自己無技術底,好輸蝕,好多事情想做,但無技術人才,偏偏做不了,開始後悔,讀大學時,無巴結那位宅宅哋讀programming的同學,仲成日取笑人。

你問家長,擔心子女會欠了甚麼技能,影響到未來的發展,有越來越多人講,是編程能力,擔心學校的課程,會跟不上社會的需求。

有位朋友,讀書時從來未掂過programming,名校畢業後打入高盛,入了科網板塊部門,參與過阿里巴巴上市,開始留意科網公司,越來越相信,科網公司才是未來,於是離開投行。

Programmer日益求才若渴

年幾前跟她合作過一個短項目,她發現原來自己喜歡編程,也強於編程,自學了一個陣,隻身走去矽谷上幾個月短期課程,畢業後在當地找到份編程工作,那家公司,後來給Google收購了。

因為自己的經歷,她回港後,想令更多小朋友早點接觸編程,工餘時搞學生編程入門興趣班(firstcodeacademy.com),剛起步,在兩家國際學校以課外活動形式搞programming for kids,發現越來越多家長,希望讓子女有機會接觸編程。

這股風氣,從美國捲過來。在幾個月之前,Mark Zuckerberg、Bill Gates等等一堆名人,現身拍了一條宣傳片,宣傳Hour of Code這個活動,推廣編程,推銷編程能力的好處,是為了美國的競爭力,當然也是為了私利,要知在矽谷,programmer的人數,遠遠追不上科網公司的需求,而求才只會越來越若渴,因為,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2/13 in 有關科技, 有關商業

 

標籤: ,

曾錦強:廣告商鮮有政治考量

2013年11月19日 am730

商台把李慧玲從早晨節目調到黃昏時段,有報道指是為了2016年續牌取悅政府,也有指是李小姐太偏激,導致廣告量下跌,由於早上時段是電台廣告黃金時間,所以商台作出如此變陣。

有周刊記者訪問我,希望從我口中「證實」廣告商因為李慧玲太偏激而不在商台早上時段落廣告。訪問過程猶如執法人員在盤問,嘗試從不同角度去誘導,希望套取「廣告商因為李慧玲而不落廣告」的證供,甚至連李小姐的懶音也成為罪狀,可是我冥頑不靈,「死口不招」。

我不知道商台為何作出如此調動,也沒有甚麼內幕消息。但我真的沒有聽過任何廣告商說,由於李慧玲太偏激,所以要抽起廣告。除了極少數廣告商外,一般客戶落廣告也極少政治考慮,不然那些中央不喜歡的媒體,也無法生存至今。而那些長期作為中央喉舌的媒體,也不會廣告量少得可憐。《am730》也有李小姐的專欄,內容也不見得溫和,而且長期霸佔前列版面,我也沒聽說過《am730》受到廣告商的壓力,不少廣告商甚至不怕與李小姐為伍,爭取在較前的版面落廣告。

廣告商在甚麼媒體,或甚麼時段落廣告,只會考慮廣告效用。廣告效用建基於讀者、聽眾或觀眾的數量和質量,內容雖然是考量之一,但一般來說比較次要,而且廣告商抗拒的主要是色情、暴力和賭博的內容,怕影響品牌形象,但政治內容相對來說比較中性,廣告商杯葛的說法應該不成立。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1/19 in 有關商業

 

標籤: ,

施永青:市場決定存亡 何需政府推算

2013年10月21日 am730

政府拒絕發牌給王維基的香港電視,其中一項理由是市場只能容納四個免費電視台,發多了也沒法生存。

無疑,市場的承擔能力並非無限,問題是政府憑甚麼決定市場可容納多少個電視台,以及哪幾間可以生存下去。

我初辦am730的時候,亦有很多人不看好,認為我既沒有辦報的經驗,又缺乏足夠的財力,結果我們憑小本經營的方式也能殺出一條血路,現在已穩佔免費報市場的頭二名位置。有些經驗豐富、財力雄厚的競爭者,卻在這個市場遭滑鐵盧。由此可見,政府以經驗與財力去決定發牌準則,其實並不可靠。 現實是無論是哪一個行業,不可能個個經營者都有錢賺的。他們蝕的又不是公帑,何需政府為他們擔心?經營者自有他們的策略與對風險的盤算。政府大可以坐山觀虎鬥,由消費者決定誰最終可以生存下去。

其實,市場需要有比實際容納量多一點的經營者,這樣競爭才會激烈,經營者的潛力才會被逼爆發出來,消費者才可以享受到最好的服務。由政府去計數,安排每一個經營者都有一定的市場份額,都可以有生存空間,那不是叫他們不用競爭?這是計劃經濟的想法,對消費者沒有好處。

不過,社會上亦有人持不同意見。我認識一位專門負責商場租客組合的設計師,他以他的經驗說明,一個商場如果讓太多的同類經營者進來競爭,尤其是他們都勢均力敵的話,就可能出現惡性競爭,結果大家都賺不到錢,沒有能力承擔更高的租金。他並不關心電視台的經營者有沒有能力交利得稅,但擔心廣告資源可能會不夠分,多了經營者之後,各個電視台的製作節目的經費都不夠,比今天的無綫還要少,結果節目的質素反而倒退,消費者成了受害者。所以,他認為政府是有責任要計數的。

然而,這種推算只是實驗室裡的靜態推算,而現實世界則是在不停地演變的,各項因素在互為影響,非常複雜。很多商場都要五至八年後,才能慢慢找到最高效益的租客組合,而且常與最初的構思的租客組合相差很遠。現實世界的一些充滿活力的市場,如波鞋街與電腦城等,其實都是自組織而成的,不是設計出來的。在在顯示:機關算盡有時還不如任由市場自行適應。

表面上,現時免費電視收到的廣告費,連兩個台都養不起,何況還要再加多幾間;但市場並非停頓不變的;新的競爭者可能帶來新作風,新的創作可能會吸引新的觀眾;觀眾多了,電視廣告的效益就會提高,並吸引更多的客戶利用電視媒體出廣告;結果多了幾個電視台一樣可以各有生存空間。因此,政府不應太早妄下斷語,扼殺了香港電視的生存機會。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10/21 in 有關商業, 有關情理

 

標籤: , ,

丘亦生:囍歡里的悲劇

2013年6月26日 蘋果日報

任何廣告宣傳事前必須做足評估,否則慘劇的嚴重程度會超乎想像。信置(083)、合和(054)以及市建局合作發展的利東街重建項目,早在3月已宣佈將命名為囍滙(the Avenue),商場部份則名為囍歡里(Avenue Walk),分明是追憶囍帖街情懷。

可能當時無引起太大的注意,至昨天信置正式招租,再次大肆宣傳「囍歡里」,填詞人黃偉文一句「囍歡里,讓我哭」,人人口耳相傳,罵聲四出。

改壞名兼勾起不快回憶
Marketing第一金科玉律,就是「最怕改壞名」。我很難想像,一眾要去囍歡里觀摩的市民,如何開得了口向的士大佬說「囍歡里」呢?改壞名先例在外國屢見不鮮,1996年,日本公司松下打算推出觸控電腦,專程找了卡通人物「Woody Woodpecker」做代言人,口號定為「Touch Woody The Internet Pecker」。

不過,Woody在美國俚語解作勃起,Pecker則解作陰莖,口號滑稽程度不言自明,若不是廣告出街前,有一名美國人點醒松下的日本高層,一定釀成廣告界的悲劇。

第二大忌就是勾起大眾的不快回憶。時裝品牌A&F的行政總裁Mike Jefferies在2006年接受網上雜誌Salon訪問,聲稱A&F的顧客是有型的孩子,擺明不願做肥人生意。事隔七年之後,美國網絡媒體Business Insider舊事重提,立時引起互聯網反響,網民拍片狙擊,結果A&F要致歉,平息眾怒。
市建局當年力排眾議,收購利東街重建。在一般人眼中,市建局已經和地產霸權沒有兩樣,以商場項目淘汰舊式街道,以強行收購趕走小店。

五年前,由填詞人黃偉文、歌手謝安琪演繹的《囍帖街》,唱到街知巷聞,年輕一代即使未到過囍帖街,也將囍帖街視為本土集體回憶代名詞,囍帖街一如天星碼頭、皇后碼頭,滿有一種逝去了不能追憶的感傷。

食字變偽善 惡搞最佳素材
故作聰明以「囍歡里」來食字「囍帖街」,以為有助洗脫污名,反而凸顯地產項目可以重建堂皇硬件,但重建不了利東街的情懷,最終在香港人傷口上再灑一把鹽。即使「囍歡里」項目有意向小租戶招租,此刻也變得偽善非常,宣傳變為反宣傳,成為惡搞的絕佳素材。

能夠一次過犯上「改壞名」、兼且「勾起不快回憶」的兩條大忌,我想起的前例只有領匯(823)。
領匯去年推出的「尋味時光」宣傳活動時,包羅名人代言人、出書、手機Apps及社交網絡的全方位方案,原意是推廣老字號食店美食,但訪尋小店的宣傳,反而勾起大眾對領匯加租、趕走小店的不快。領匯的facebook專頁被瘋狂洗版,公司終以「為免對社會和諧帶來影響」腰斬活動。

短短一年時間,市建局重建項目、領匯的宣傳計劃接連出事,成為推廣的經典反面教材。反映地產強權無孔不入,市民的不滿情緒隨時爆發,若果市建局不從根本檢討重建政策,領匯加租擠壓小商戶的生存空間沒有轉變。負責市場推廣的部門,只能步步為營,盡量小心,以免踩中地雷。或者,「囍歡里」若果沒有中文名,只以英文名「Avenue Walk」命名,整個宣傳會風平浪靜,不為人所察覺。

我終於明白,為甚麼越來越多的地產項目、樓盤,情願用古靈精怪的數字,再加上九唔搭八的英文名,令人摸不着頭腦,總好過稍有不慎被天下圍攻。

20130627-012117.jpg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6/26 in 有關商業, 有關情理

 

標籤: , ,

施永青:《am730》為何按季分紅

2013年6月21日 am730

《am730》由今年下半年開始改為按季分紅,引起行內不少討論,亦引起外界某些誤解,所以我打算把我的一些理念進一步演繹一下。

有人讚我待員工真好,願意把三分之一的利潤與員工分享。不過,我並不覺得這種做法可算是待員工好,因為公司的利潤是員工也有份創造出來的,員工有得分是應該的。這不是子虛烏有的entitlement,如住屋權、溫飽權之類,這是有份參與創造財富的人理應有的屬己私有的產權。私有產權應在財富的首次分配時充分體現出來。光有資本,不會有增值;須有人工作,才會有增值。因此,有工作的人員有得分是應該的,是他們真正entitled的,不是遇到好老闆時才可以有的。

我對《am730》真正好的地方,是在創業初期未有盈利時,先讓工作人員收取工資,但作為投資者卻沒有收利息成本。即使到今天,我為利息成本所訂的利率,還是相對低的。辦報是高風險投資,在資本市場是不容易以我現時訂的利率能借到錢的。再加上聯儲局可能退市,利率趨升。因此,《am730》的員工要有心理準備,股東要收的利息成本,很快有需要提升。

有行家問我,一般公司都是在年尾才分花紅,為甚麼我們要每季分?他認為留在年尾分紅可減少員工在年中離職,可增加公司的穩定性;若然真是有員工中途離職,公司也可以省回一筆花紅。

我的想法很簡單,員工要走,應讓他早點走。他都不想在公司幹下去了,硬要留住他,也不會做得好,及早讓公司發現問題,找人接替他,應對公司更有好處。我每季都出一次花紅,就是要讓員工每季都有一次離職機會。實際上,我已指示人事部,讓季中離職的員工,一樣可以收到花紅,以符合花紅是他們應得的理念。用這種理念對待員工,會比把花紅看作是公司的恩賜,更能贏得員工的支持。 《am730》有條件改每季分紅,是因為我們的盈利已相對穩定,即使在第一季,會遇到春節長假的時段,我們也有信心會有盈利,讓員工可以分到花紅。

《am730》內部,曾有管理人員擔心,這樣每季出花紅法,會很容易讓競爭對手知悉我們的經營情況,對我們不利。但很多上市公司,每季都得公布業績,提供的資料更加詳細,人家不怕,我們怕甚麼?

再者,《am730》行無為而治的理念,很依賴員工的自組織。要員工各自走位,在不同的崗位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公司就必須有透明度,讓員工了解公司的處境,包括財政狀況,否則員工就無法作出正確的回應。《am730》的員工比行家更懂得配合公司的策略,知所行止,知所輕重,就是這個原因。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6/21 in 有關商業

 

標籤: ,

宋漢生:再見HMV

2012年1月17日 蘋果日報

朋友知我與HMV「有過一手」,HMV出事,紛紛電郵問安。

HMV的事,我知的,不是特別多,有些也不能講。最早的記憶,應該是當年皇室堡的店,在戲院隔籬等人,通常約在HMV等,等久了也不怕悶,那時手機未能上網,去HMV試聽新歌,看看電影封底介紹,已經算是流動娛樂。多年後先知,原來英國的HMV,還有另一個品牌,專賣書。

HMV的主場是實體零售,最大的衝擊則來自網上。有兩道力,第一,是賣同一件貨,但網上賣。我第一份工,公司叫YesAsia,就是網上版HMV,上網訂貨,寄出實體貨品。網上買,好處是種類比實體店多,對某些人來說,會方便些。至於價錢,其實沒有特別原因會平,尤其要計埋郵費;Amazon賣得平,主要是蝕得起,你看Amazon從來少賺,上一季更是見紅。

貨品電子化 削弱舖頭功能
第二道力,是連貨品都電子了,唱片變成MP3,DVD變成MP4,貨品不再實體,實體店的功用又少了一層。變得最快是音樂,電影慢一些,始終檔案大,要上網速度配合,書也是慢一些,因為電子書的體驗,跟紙書分別很大。

兩道力加起來,是實體娛樂零售的完美風暴,乘勢而起的,是網上巨擘Amazon。HMV不是個別事件,之前較矚目的,是美國第二大實體書店Borders倒閉,中間還有一大堆較小型的結業,看之前幾年HMV的數字,生意時有增長,是成功例子,但其實是不斷有對手結業,生意被HMV吸納了,同一時間,個餅一直萎縮,當最後一個對手都死了,就剩下自己倒數,實體結業是必然,只是先後次序問題。

兩年多前,HMV還是在吞併階段,約傾合作,當時我去巴黎旅遊,順道搭火車到倫敦,在火車站跟HMV的總裁見面,他是高個子中年人,被邀加入HMV改革,那頓飯他閒話家常,講講自己前一晚看《哈利波特》首映,業務上講得不多,但聽起上來,對走網上的路,無論是HMV,或是賣書的Waterstones連鎖店品牌,都顯得頗有決心。

幾個月後,HMV成為了我們公司的大股東,回想起來,那是HMV走下坡前的最高點,之後每下愈況,我斷續見過那總裁幾次,每一次的面色,都比上一次難看,上新聞時,總是壞消息,大家也少問他HMV那邊的事情。後來為救亡,HMV把唯一賺錢的賣書業務Waterstones賣掉,不久就把所持我們公司的股票,轉讓給超市Sainsbury’s。

歐美賣書賣碟 超市勝專店
在歐美,賣書賣碟,超市早超越專門店,這一浪,連最後的所謂high street品牌都倒下,有彈藥有實力跟Amazon等決鬥的,就是超市。
網上世界,公司有兩大類,一類是app,摸得夠快、夠準,些少資源也可以極速做大,如Angry Bird、Instagram。另一類是商店,要取貨入貨,要跟貨源講數搞關係,較難由幾個外行人小本搞起,而有現成生意往來的大公司,卻背着包袱,往往行得不夠快。Amazon雖財雄勢大,卻又能快速進步取悅顧客,是異數,加上Jeff Bezos才剛步入盛年,睇個勢,仲有排玩。

image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1/17 in 有關商業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