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ategory Archives: 有關信仰

希伯來人、以色列人、猶大人、猶太人的區別

http://blog.udn.com/taiwanmarria/4576238

希伯來人、以色列人、猶大人和猶太人大體上指的是同一個民族,只是在該民族的不同歷史時期有不同的叫法,其中也包含些微的差異。 

希伯來(譯自英語Hebrew,在猶太語中意為“渡過”)現在的猶太人原來是居住在阿拉伯半島的一個遊牧民族,最初被稱為希伯來人,意思是“渡河而來的民”。因為根據《聖經》記載,猶太人的族長亞伯拉罕率領其族人從兩河流域的烏爾城(Ur)渡過幼發拉底河和約旦河來到當時被稱為“迦南”(Canaan)的巴勒斯坦,此後,這些古猶太人便被稱為“希伯來人”(見《聖經·創世紀》第14章13節)

所以,一般說來,“希伯來人”主要是用來稱呼從亞伯拉罕到摩西時期(大約從西元前2000年到西元前1250年間的七百多年間)的古猶太人。

以色列人的名稱是希伯來人征服迦南的過程中開始出現的。據《創世記》載,希伯來人的第三代祖先原名雅各。一天夜裏,雅各與天使角力獲勝。天使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同神同人較力,都得了勝。”從此雅各便以“以色列”為名,意為“與神角力取勝者”。後來,雅各娶妻納妾,共生了12個兒子,並發展成12個部落,統稱“以色列人”。

到了西元前1025年,以色列人建立了統一的王國。西元前933年,統一王國分裂,北方10支派組成北國以色列,南方的猶大支派與便雅憫支派組成南國猶大。西元前722年,北國為亞述所滅,10個支派或流散異邦,或為外族同化,史稱“失蹤的10個支派”。

西元前586年,耶路撒冷淪陷,南國猶大國滅亡。以色列人淪為“巴比倫之囚”。但在流放的過程中,他們的生活習慣、民族意識和宗教感情與當地人迥然有別。波斯帝國消滅巴比倫後,猶大人被允許回國重建耶路撒冷聖殿,以後猶大國相繼淪為希臘和羅馬帝國的屬國。最終因起義反對羅馬人,西元前70年耶路撒冷被羅馬大軍攻破,聖殿被拆毀,猶大人被迫流落到世界各地,開始自稱為猶太人。

“猶太人”(Jew)來自希伯來文“猶大”(Judah)一詞的希臘文與拉丁文譯名,最初只是希臘、羅馬人對猶太人的蔑稱,後逐漸為世界通用,失去貶義,凡以色列民族留存下來的後代均稱為“猶太人”。於是猶太人與希伯來人、以色列人一脈相承,沿用至今,成為對這個民族的統稱。

猶太人、希伯來人與以色列人這三個詞都是指神的選民,但用法上還是有點細微的區別。特別是猶太人,在不同的時期,含義有所不同。

——————

2009 年 9 月,教會的成人主日學跟著開學了。「新約簡介」班的同學問到:「聖經裡提到希伯來人、猶太人、以色列人,三者有什麼不同?」主日學老師上網找到一些資料,與同學分享。

(以下的資料出處是:基督教智庫)

在讀猶太人的歷史時,我們常常會看到「希伯來人」、「以色列人」和「猶太人」等不同的稱呼。現在,人們也經常把這幾個詞作為同義語來互相替用。尤其是現代猶太人的國家叫做「以色列國」,他們的語言是「希伯來民族」、「以色列民族」、「猶太國家」、「猶太語言」和「以色列語」等這類說法。當然,一般說來,使用這些名詞也未嘗不可,它們的意思在一般情況下也是清楚的。但是,嚴格說起來,「希伯來」、「以色列」和「猶太」是有其具體的歷史含義的。

希伯來

漢語的「希伯來」,譯自英語Hebrew。在猶太人的語言,這個詞的正確發音應該是「Ivri」,意為「渡過」。最早的猶太人被稱為「希伯來人」,意思就是「渡過河而來的人」。因為根據《聖經》和其他史料記載,猶太人的始祖亞伯拉罕率領其族人渡過幼發拉底河和約旦河來到當時被稱為「迦南」的巴勒斯坦,此後,這些古猶太人便被稱為「希伯來人」(見《聖經創世紀》第14章13節)。希伯來人後來為了逃避饑荒而南遷埃及,後又在他們的領袖摩西的帶領下離開埃及回到迦南。希伯來人出埃及時,在西奈山接受了 「十誡」。這是猶太人歷史上的一個重大事件。此後,「希伯來人」一詞就很少在《聖經》中出現了,取而代之的是「以色列人」。所以,一般說來,「希伯來人」主要是用來稱呼從亞伯拉罕到摩西時期(大約從公元前2000年到公元前1250年間的七百多年間)的古猶太人。

以色列

「以色列」一詞的來源可見《聖經創世紀》第32章29節)。猶太人的祖先雅各在異鄉興旺發達後,率妻兒返回故鄉,途中忽然有一人來與他摔跤。雅各獲勝。那人實為神的使者,他便向雅各祝福道:「你的名字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角力都得了勝。」以色列(Israel)一詞就是這樣來的,其意思就是「與神摔跤」。從此,雅各的12個兒子以及他們的後代就被稱為「以色列人」(Israelites)或「以色列的兒女」(Bene Israel)。公元前936年,古猶太人的國家分裂為南北兩個王國,北方王國被稱為以色列王國,南方王國被稱為猶大王國。北方王國到公元前722年就被亞述人滅亡了,這個國家的大部分居民也被流放到遠方,最後消失了。南方的猶大王國直到公元前586年才被巴比倫人征服,此後猶太人的歷史其實也就是猶大(Judah)國家居民的歷史。所以古代的「以色列人」主要指的是從摩西到猶大國家滅亡時的古代猶太人。

在英語中,聖經時代的以色列人與現代以色列國家的居民是兩個有區別的詞。古以色列人用的是「Israelite」,而現代以色列人用的是「Israeli」,但兩者譯為中文後都是「以色列人」。

猶太人

「猶太人」一詞來自雅各的第四個兒子猶大(Judah)。他的子孫便是古以色列人12個部落中的猶大部落。據《聖經》稱,猶大部落的首領大衛統一了整個巴勒斯坦,建立了古代的以色列人國家。後來這個國家分裂為南北兩個王國,北方王國包括了10個部落,而南方王國中只有猶大和便雅憫兩個部落。北方王國滅亡得早,它的10個部落在亡國後被亞述人流放到他鄉,後來便在歷史上消失了。南方的猶大王國又存在了一百多年後才被巴比倫人消滅,這個國家居民成了猶太教的唯一傳人。因此,猶太人(Jrdean)也成了整個猶太(或者說以色列)民族的通稱。

「猶大」一詞在希伯來語中實際上讀作「耶胡達」(Yehuda),其復數形式是「耶胡迪」(Yehudim)。在希臘語中,這個詞被拼寫為「Ioudaios」,到拉丁語中便成了「Iudaeus」,再到後來的英語便是人們所熟悉的「Jew」(在法語中為「Juif」 ,德語是「Jude」,荷蘭語為「Jood」)。在中國,在元、明代時就有人根據英語或者其他歐洲語言的發音,把猶太人譯為「木忽」、「珠赫」、「主鶻」或「主吾」等,這些稱呼與英語中「Jew」的發語是很接近的。到清朝後期的道光年間,人們又根據德語的發音把它譯為「猶太」,並沿用至今。

到了基督時代,一些基督教徒把「猶太人」與一個來自伊斯加略、名叫猶大(Judas of Iscariot)的人聯繫在一起。這個猶大原是耶穌的12個門徒之一,被認為是為得到銀子而出賣耶穌的叛徒。基督教會把猶大和猶太人聯繫在一起,使猶太人背上了出賣和殺死耶穌的罪名。從此,「猶太人」一詞就帶上了貶意,這在後來的曆名上引起了無數次基督教徒仇恨和反對猶太人的事件。有些教會由於仇視猶太人,他們甚至在內部的教派鬥爭中彼此互相攻擊對方是「猶太人」。在中世紀的一些歐洲國家中,因為猶太人善於賺錢經商,「猶太」一詞在這些國家的語言中還帶上了某種貶意的社會色彩,含有「精於討價還價的人」、「高利貸者」、「榨取、剝削他人者」的意思。在中世紀的一些西方文學著作中,一些奸詐狡猾的壞人往往都是猶太人,這對「猶太」一詞帶有貶義色彩無疑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然而,在沒有反猶思想的中國人眼中,「猶太人」並沒有什麼貶義,它完全只是一個民族的名稱。另外,由於中國人基本上是一個沒有多少宗教意識的民族,所以,許多西方人看得很重的猶太人的宗教特征,在中國人眼中也沒有多少重要性。

在西方國家,還有些詞也是專門用來指猶太人的。例如,我們常常會看到這樣一個詞「特選子民」(the Chosen People,也譯為「上帝的選民」)。這個稱呼來自《聖經》,因為猶太教的教義認為,猶太人是上帝從萬民中挑選出來的一個特別的民族,並與之立有盟約。還有的人稱猶太人為「摩西教徒」、「行割禮者」、「亞伯拉罕的子孫」等,有的是貶義,有的是褒義。但這些稱謂都不算很普遍。

今日含義 今天,「希伯來」、「以色列」、「猶太」這三個詞已被賦予新的生命。這個歷經數千年而不滅不散的民族被稱為「猶太人」,他們古老的宗教被稱為「猶太教」,他們的語言被稱為「希伯來語」,而他們的國家被稱為「以色列國」。

如果在當代說到以色列人,那一般指的是現代以色列國家的居民,他們不一定都是猶太人。以色列人中,大部分是猶太人,但以色列國內還有大約佔人口五分之一的阿拉伯人,另外還有一些其他非猶太少數民族,但人數很少。

再如,希伯來語是當代猶太人的民族語言,也是現代以色列國家的官方語言。但如果說猶太人的語言就是希伯來語,也不完全正確。因為除了希伯來語之外,歷史上還有其他兩種猶太人的語言,一種是流行在中東歐猶太人中的意第緒語,另一種是流行在西班牙猶太人中的拉迪諾語。這兩種語言一度曾是歐洲猶太人的主要語言,後雖因希伯來語的興起而影響下降,但至今有些猶太人仍在使用。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5/09/04 in 有關信仰

 

張慧敏:教我如何不羞愧

2014年1月6日 蘋果日報

星期天早上看《蘋果》,有對父母第一次產前檢查已知胎兒沒有頭蓋骨,醫生坦言是「零存活率」。明知BB出生後頂多只能存活幾小時,已有兩名女兒的頌恩,明知兒子一出生就迎接死亡,父母堅持把兒子生下來,未出世已起了名字「瑋恆」,意指珍貴和永恒,珍惜與肚內兒子相處的每分每秒。結果兒子出世後堅強地度過了10小時,比醫生預期長了一倍,即使早有準備生完冇BB,心仍是痛。因為那位爸爸是教會的傳道人,未曾細讀就認定又是甚麼彰顯基督精神,這是神的旨意之類的理由。即時問我丈夫他的看法,當然是一致不認同。既然明知生出來就要死,為甚麼要經歷懷胎十月加十級痛帶他來到世上?

再讀之下知道該對父母為瑋恆舉行了追思會之後,把兒子的遺體捐予中文大學醫學院,遺愛人間!鑑於現今科學昌明,超過99%的父母在確診後會選擇終止懷孕,所以遺體非常罕見。有鑑於此,中大院方決定長期保留作教學用途。

瑋恆外公是陳一華牧師,26年前在美國當院牧時,曾為一位沒有頭蓋骨的BB按首祝福,萬料不到這事會發生在自己女兒身上。雖然百感交集很難過,但這是活出尊重生命的見證,也是對兩個外孫女活生生的生死教育。

回想當日我爸身體接二連三出事,那種徬徨、那種無助無力之感,令我這個向來目中無人凡事我至大的無知小人徹底醒覺,在生命面前,一切都是天意,我們都只能謙卑。
讀畢以上所有相關報道,我為自己的狹隘偏頗自大自私,只能講羞愧得無地自容!我必須鄭重向各位致歉,及對這家人的大愛、無私及奉獻精神,致最大的敬意!

張慧敏
http://www.facebook.com/HKcareerdoctor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01/06 in 有關信仰

 

標籤: ,

劉天賜:陳振聰「後事」

2013年7月9日 晴報

陳振聰被判刑後,坊間說話多多。從這些閒言閒語中,我們看出了某些香港人的心態,他們對事物的了解,我們人民的質素和生活的態度。

首先,我正是一等衰人。陳君被告時,我一邊期待着十年以上的刑期,一邊又逢人訴說「自己羡慕他,為甚麼我沒有這段奇遇?」這是十分刻薄的心態呀!

其二,有人評論:「陳君一生玩風水,風水救不了他;後來,改信基督教,受洗了,信主也救不了他。」

陳君有沒超自然力量,在教導前梁議員燒銀紙消災一事中,顯而易見,他的「法術」基本連呃小孩也不行。信基督教,不是上主因此打救他,上主只打救他靈魂而已;成為基督徒後,則有個指引改過而已,切勿以迷信心態猜度上帝。

其三,有人以為他衰於貪心,要不打官司,幾十億食幾世,何以搞到今時地步?這也是鼓勵「貪婪」的說法。早年,必說:「不義之財永不久享」、「冤枉來,瘟疫去」這才是警世之言。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7/09 in 有關情理, 有關信仰

 

標籤: , ,

楊文立:「你解錯經!」

2013年7月1日 有人寫字
原文載於 http://thewritingpeople.net/2013/07/01/「你解錯經!」/

不知你有沒有發現,近這五年間(可能更久),無論是公開講座或出版書籍(我只是指基督教圈子內),都在有意或無意之間聽到「你解錯了《聖經》」或「教會解錯了這段經文」的言談。可能你已經聽得太多,已經認為沒有什麼大不了,也有可能,我們在無意之間也說出相類似的說話。

當然,作為一個牧者或教會領袖,我們要小心處理《聖經》,尤其是作教導的時候,不要作出錯誤的詮釋,因為這會有非常重大的後遺症!不過,話說回來,解釋《聖經》是一段漫長尋索的過程,其間牽涉《聖經》知識,神學整合,教會歷史傳統,個人屬靈成長,當代文化思潮及教會生態等等結合,不是一步可以登天的捷徑。

說了一大堆,可能你不知道我想說什麼!我是想說,告訴「別人(教會)解錯經」是容易的,說這句話的人,背後當然是告訴人,他(她)才不會「解錯經」,更能告訴你這段經文是什麼意思。請注意,我絕無半點不敬之意,也無輕看,甚至是蔑視的態度,沒有,真的沒有,心中反而佩服他(她)們的勇氣及見解。只是,我們忘記了《聖經》是上帝的說話,上帝的說話自有祂的能力,而每一個信徒也有不同的進路來認識上帝,初信有初信浮淺的「解經」,成長中的信徒在不同的過程中有不同的「解經」,成熟的信徒有其成熟的「解經」。除非是出現異端式的誤解《聖經》,我們才要警備性的改正,不然,我們常常對人說:「你解錯經」,會導致有很多信徒不敢自己讀《聖經》了,不敢相信自己的領受了。結果是什麼?可能解經只成了某些人的「專利」品,可能成了「某種神學」前設的產品,甚至可能成了「某類屬靈亮光」的證明書。這不是一種健康的結果。

我是很少用「你解錯經」這句這話,因為我們從來都不是擁有全面真理,我們只是被全面的真理所擁有。我只會說,這是我的「領受」,一方面,我謙卑承認這只是我暫時有限的認識,相信將來會明白多一些;另一方面,我沒有完全抹殺今天有限的認識,以為這是沒有用處。今天的有限的了解(解經),是明天更深認識的踏腳石。

我比較常用「多一個角度明白這段經文」,我的意思是指,我今天的領受,很大部份是因為前人曾經留下一些給我們,即或是靈意的解釋,以致我們才有今天的地方。這樣,我們更能謙卑的使用前人留下的經驗(或領受)。我們今天能夠正確解經,很多時候是前人的誤差,而今天我們在當中學了智慧。所以,我更小心地處理自己今天的領受,不會大大聲的說是完全的正確,因將來極有可能給後人說是「你解錯經!」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7/01 in 有關信仰

 

標籤: ,

蔡子強:當每樣美好的東西都待價而沽

2013年5月30日 明報

這個周末,著名無肢人Nick Vujicic將來到香港,與港人分享他對信仰和生命的看法,宣傳海報在很多港鐵站都看得到,這讓我想起約一個月前的一單新聞。

一間本地教會原本擬邀請Nick Vujicic擔任嘉賓,出席佈道會及籌款晚宴。宣傳海報中標明,晚宴中分為「和平」及「喜樂」兩種筵席,分別盛惠1萬元和1.5萬元;如果願意另外奉獻1萬元,更可得享跟Nick Vujicic同桌進餐的機會。

事件引發一場小風波。這間教會被外界批評把Nick Vujicic當作商品,在佈道會中聆聽福音原本是一種「無價的恩典」,如今卻變成「貴價的恩典」。結果,Nick Vujicic在得悉情况後,親自決定取消出席該活動。事後,該教會會牧在網頁承認做法不適當,就事件深切反省,並鄭重致歉。

撇開意氣爭拗,以及情緒化指摘,這件事其實可以引發我們思考一個問題,一個在今天社會中變得愈來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 ——是否什麼東西都可以拿來待價而沽?

前幾個星期,本欄在討論葵青貨櫃碼頭工潮那一篇文章〈自願即公義﹖——市場經濟的迷思〉中,提到哈佛大學教授桑德爾(Michael Sandel)所著的一本書,《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中譯本《正義》),今次再談談這位被《華盛頓郵報》形容為「全美最知名的大學教授」,他另一本再接再厲之近作,《What Money Can’t Buy: the Moral Limits of Markets》(中譯本《錢買不到的東西》)。

「無形之手」正愈伸愈長

在這本書裏,桑德爾舉了很多日常生活中的有趣例子,指出在今天資本主義社會裏,市場化正日益加深,市場的邏輯正走出生產和經濟的範圍,進一步入侵我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更在那些原本非經濟的領域裏,慢慢擠走情感、道德、公義等思維和考慮。例如經濟學家主張大家不要送禮物,乾脆折現送現金;又或者只要付錢的話就可以優先插隊,改變過往先到先得的原則;開放血液甚至器官市場,讓血液和器官可以自由買賣;以至名校入學權、代母、監獄囚室升級、碳排放的權利等等都可以出售,用錢買到。

但桑德爾卻在書中同時指出,當提供金錢誘因時,有時反而會導致反效果,那不是鼓勵一些美好的事物和行為更多的出現,反而是減少了出現。以下舉幾個例子:

市場誘因適得其反的例子

例如在以色列,有學者作過實驗,在發動學童逐家逐戶上門勸捐的慈善募捐日,他們將學童分為三組,第一組在學童出發前,以價值和理想來激勵:第二及第三組則另外再加上獎金,分別是募得金額的1%和10%,獎金並不會從捐款中扣除,而來自另一個來源。大家認為哪一組學生募得的錢最多?

用港男港女的典型思維邏輯,「有錢使得鬼推磨」,當然是第三組。答案是——這樣大家便估錯!反而是無獎金那一組募得最多,比獲得1%獎金的那一組多出55%﹗比10%獎金的那一組多出9%。為何如此呢﹖桑德爾說最可能的原因,就是提供金錢誘因改變了本來是一件好事的性質,令到重點不再是履行高尚的公民義務,反而變成了庸俗的賺取佣金行為,讓學童的道德動力大大遭到削弱。

同一批學者又做過另一個相關實驗,今次與託兒有關,那是對遲接孩子的父母處以罰款。但結果卻一樣是讓情况變得更差,遲接孩子的數字幾乎倍增﹗因為部分家長把這種罰款視為一種附加費用,既已付款,也就兩不虧欠,連內疚感都沒了,也就心安理得的遲接孩子。更糟的是,當託兒所取消罰款制度之後,有關數字仍居高不下。桑德爾遂作結,一旦以錢作為手段侵蝕了原先的道德責任,原先的責任感是很難重振的。

作者反對把市場的邏輯,引入日常生活其他原本非經濟的領域,把我們珍惜的很多事物,都變作可以用錢買賣,論點主要有兩個,第一點有關平等,第二點有關腐化。

有沒有錢,愈來愈成了天壤雲泥

先談第一點「平等」。作者說:

「在一個每樣東西都可以買賣的社會裏,所得微薄者的日子會比較難過。當錢可以買得到的東西愈多,富裕(或貧窮)與否就變得更要緊……如果富裕的唯一優勢是有能力購買遊艇、跑車、奢華假期,那麼所得和財富的不平等就沒那麼要緊。但是當金錢可以買到的東西愈來愈多——政治影響力、良好的醫療服務、位於安全而不是犯罪率居高不下住宅區的家、進入精英名校而非爛校的管道——那麼所得和財富的分配就愈顯重要了。當每樣好東西都待價而沽,有沒有錢,就有了天壤之別……所有東西商品化拿來買賣的結果,使得金錢變得更加重要,也加深了不平等所造成的痛苦。」(見此書中文版,頁25-26)

當美好事物標上價格,便可能導致腐化

再談第二點「腐化」。作者說市場具有侵蝕性傾向:

「把生命中各種美好的事物標上價格,有可能導致其腐化……當小朋友閱讀就付錢給他們,這或許會促使他們閱讀更多的書,但也會因此教他們把閱讀視為一樁差事,而不是內在滿足的來源……市場凡走過必留下痕迹,而且有時候,市場價值會排擠掉值得我們關注的非市場價值……生命中某些美好的事物,一旦被轉化為商品,就會淪於腐化或墮落。」(頁26-27)

其實前面談到有關「學童募捐」和「託兒所罰款」的兩個例子,就是用來說明一旦引入「用錢解決」後,如何會把公民精神和責任心一併摧毁掉的最佳例子。

當教宗主持的彌撒被拿來炒黃牛

書中又提到另一例子:當時任教宗本篤十六世首次訪問美國時,他在華盛頓及紐約主持的大型彌撒一票難求,結果黃牛票炒到200美元,教會的行政人員出面譴責,因為他們認為參與宗教儀式的機會,不應拿來買賣。

當讀到這個例子後,我想起前述本地教會的例子。兩個例子當然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不能直接相比,但書中的兩大觀點,仍值得大家在事件中反思:

第一有關「公平」:今天在香港,有沒有錢,已經會讓人天壤雲泥,如今是否連窮人聆聽福音、分享恩典的機會也要被剝奪走?這對窮人又是否公平呢?

第二有關「變質」:Nick Vujicic原本要宣揚的,是以信仰戰勝逆境,以鬥志克服困難的福音,他風塵僕僕的到世界各地,是要以自身經歷鼓舞他人,但一旦變成要花貴價才能有得入場分享,那麼還能否鼓舞到那些真的身處逆境之弱勢社群,真的有需要聽到這些鼓勵說話的人,還是招徠了一些花得起錢而又順風順水的人,錦上添花,這會否讓整件事變質?這會否根本是自相矛盾?我們不介意別人花大錢吃山珍海錯,買遊艇名車,因為這些本來就不是生命中值得珍而重之的東西,但一旦宗教恩典、福音、生命鬥志,也要花大錢才能分享到,那還是否這些事物的本質呢?

當然,事情已經告一段落,該會牧亦坦然承認,將佈道活動和擴堂籌款連結一起並不適當,使聚會的性質和焦點混淆,而釐定晚宴門票價格時出現等級化,被質疑偏向商業化,這都是誠懇反省的表現。我在這裏重提舊事,不是要「賊過興兵」,而是希望藉着這個機會引發大家思考桑德爾所提出的課題,尤其是類似的問題,如今在香港也愈來愈普遍。

小心香港變成一切都可待價而沽

今天,家在香港,我們環顧四周,慢慢發現:

‧大學校園裏,不單止是宿舍、教學大樓,以至每間課室,甚至整個醫學院都以富商姓名來命名;

‧愈來愈多中學變作直資學校,讓家境清貧的學子因不能負擔高昂學費而被拒諸門外;

‧有錢人可以投票選特首,而你我升斗小民卻無權無票;

所以,書中所討論的問題,再不是發生在遠隔重洋歐美國家裏,我們沒有切膚之痛的事情,而是大家不能再隔岸觀火,需要自我反思的問題。亦因此,我向讀者鄭重推介桑德爾的這本書,《錢買不到的東西》。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5/30 in 有關情理, 有關信仰

 

標籤: , , ,

區樂民:會否出現逆向歧視?

2013年3月20日 蘋果日報

讀報得知,天主教香港教區首次就近期同志平權爭議公開表態,教會不反對就性傾向歧視立法進行諮詢,但不等於支持立法。教會憂慮立法會造成逆向歧視。

教會不反對進行諮詢,是好事。諮詢是一種交流,讓大家各抒己見,有助了解問題的全部。

有神父擔心,性傾向歧視一旦立法,教會便不能批評同性戀行為是罪惡,以免被告上法庭。

天主教會認為,同性戀傾向不是罪惡,但同性戀行為是罪惡。因篇幅所限,暫且不細說箇中道理。

我是天主教徒,能明白神父的憂慮。可是,我們可以看看現實是怎樣,再反思憂慮是否成立。

香港的《性別歧視條例》在一九九五年頒布,至今十八年。條例規定,「因某人的婚姻狀況而加以歧視」,是違法的。

婚姻狀況,自然包括再婚。

天主教會認為,兩人在天主面前結合,便不得分離;如果離婚,再跟他人結合,即犯姦淫,屬大罪。

天主教會一直是這樣教導世人,我估計將來還會繼續。過去十八年,有沒有再婚人士告上法庭,投訴天主教會歧視他們呢?

不歧視再婚人士,不等於贊成離婚。看待「性傾向歧視立法」,可抱類似態度。

區樂民
電郵 :appledoctors@hotmail.com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3/03/20 in 有關閒情, 有關信仰

 

標籤: , ,

鄭華達:聖誕、耶誕

2012年12月27日 都市日報

收到朋友的聖誕卡,上書「耶誕快樂」四字。起初以為朋友尊崇「政治正確」,不以耶穌為「聖」,因此堅稱「耶穌誕辰」為「耶誕」而非「聖誕」。後來想到朋友曾在台灣工作,說不定他只是沿用台式叫法,根本不存在「聖」不「聖」的念頭。

「聖誕」一詞原是泛稱,不是耶穌專用,皇帝老子生日是「聖誕」,諸天神佛誕辰也是「聖誕」。早在1875年,張德彝《歐美環遊記》已稱耶穌誕辰為「聖誕」︰「是日,係西曆十二月二十五日,為耶穌誕辰。舖肆關閉三日,家家食牛肉李子餅。男女相見,各道『歡喜聖誕』。」所謂「各道『歡喜聖誕』」,看來就是互相祝賀Merry Christmas 。據網上資料說,台灣官方在80年代開始把「聖誕節」正名為「耶誕節」,原因是「聖誕節一詞冒犯了至『聖』先師孔夫子」。真相是否如此?不得而知。不過,台灣確是稱聖誕為耶誕,至少是兩詞並行。台灣的《國語辭典》兼收「聖誕節」、「耶誕節」,內地的《現代漢語詞典》、《現代漢語規範詞典》卻只收錄「聖誕節」。《全球華語詞典》也特指「耶誕節」一詞通行於台灣。

鄭華達
筆者為中文系碩士,語文教師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12/27 in 有關信仰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