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鄧力行:沈祖堯與侯傑泰的分別

06 十一月

2014年11月6日 主場博客

中文大學副校長侯傑泰接受《大公報》訪問時指,佔領者高呼「我要真普選」,還四處掛上標語,聲稱追求所謂自主和獨立,但不理訴求和實質內容。至於政治理念是什麼,政治世界到底是怎樣一回事,他們不理會,只知道我做了什麼,就可獲得最多人的Like。

在侯傑泰眼中,參與佔領的學生彷彿都是無知的、盲目的、不知所謂的一群。不但如此,在他眼中,學生所有的行為,都是為了博取虛無縹緲的認同,為了滿足心中的虛榮感而作。

面對同樣情勢,我們且看侯傑泰的頂頭上司沈祖堯校長如何回應:「過去兩週,你們對民主自由的渴求,全港全國以致全世界都聽見了,你們的犧牲和你們愛香港的心,我們都看見了,我們都感動了。運動已經達到了一定的成果,大家成功令社會對追求民主有更大的關注和更深的瞭解。」

我思疑,沈校長和侯傑泰兩位所描述的,究竟是否同一批學生?是甚麼讓他們的觀察和感受如此不同?

侯傑泰又指,青少年現時由追求自主而變成任性,佔領學生不少真的會去打掃馬路,但不會回家,又覺得自己很偉大,傳媒吹捧更令他們輕飄飄,「過後仍是打機,hea住讀書」。對於教育界對運動收科的善後工作,侯傑泰認為要從重視基本價值入手,教學生關注身邊人,包括重視孝道,先準備好自己才談追求理想。

在侯傑泰眼中,學生始終是沒出息的,他們的付出都是不藉一提的,他們的基本價值都是有問題的。侯傑泰是一位「教育心理學家」,我不知道在他眼中,學生是否只是用作分析研究的樣本,而不算是一個「人」,我更不知道沒有理解和關懷的教育,究竟還算不算是教育。

在侯傑泰的言論中,我看到的是高高在上的冷漠,在沈校長的言論中,我看到的卻是走進人群的溫情:「星期日傍晚,看到中環集結的群眾被催淚彈驅趕,其中很可能有我們的學生,令我心焦如焚。這幾天,我看着學生們在街頭席地而睡,被猛烈太陽曬傷、風吹雨打,卻仍然堅持走上街上,不但秩序井然,甚至自發清理垃圾,我又再次忍不住落淚。」

沈校長對學生的關懷不僅體現在他的言論中,我還記得,當梁振英召開記者會,當所有人都金鐘兇險留不得時,我們的校長,選擇親身前來現場,跟學生站在一起。我一直都想不通,為什麼沈校長要以身犯險,因為他只要在辦公室對記者說幾句,就足夠我們瘋傳上一整天了,但來了,他的處境就和在場的每一個人一樣。

現在我明白了,這就是沈校長和侯傑泰的分別。這是一位教育家和一位「教育家」的分別。

現在我們也應該明白,為什麼有些人,即使有如何傑出的成就,都永遠不能得到我們的尊重。

原文連結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4/11/06 in 有關情理, 有關教育

 

標籤: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