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姚崢嶸:主場大晒(上)(下)

18 九月

2012年9月11日 蘋果日報(上)

年初特首辯論,「宜家係我主場」成為潮語,再由立法會選舉延續,連新的新聞媒體都以主場為名。唔睇波嘅人,都覺得主場就係大晒,理所當然,但有幾成真?

球齡有20年以上的英國波球迷,應該記得盧頓隊(Luton),他們踢法並非特別出色悅目,但是靠那彈性比真草地高的人造草主場,配合高Q大腳踢法,強隊往往難以適應,所以就算人腳不太突出,也能憑主場成績長期站穩甲組。

足球籃球職棒均有優勢
在同一個年代,球場普遍未有地底發熱設備,西歐強隊最怕冬天作客東歐,在冰天雪地踢那橙色波,所以基輔戴拿模、莫斯科斯巴達隊等也有力在歐洲賽逐鹿。

主場威力最猛者,當然要數高原國家玻利維亞(海拔3600米高)和厄瓜多爾(2800米),憑稀薄空氣經常叫巴西阿根廷俯首稱臣。

可是,上屆歐聯決賽,在拜仁慕尼黑主場舉行,全場捱打的車路士結果勇奪冠軍,有人認為是主隊拜仁怯場(記得舒韋因史迪加不敢看洛賓射12碼的場面嗎?)反而影響發揮。

究竟主場是否真的有利?學者發現,答案是肯定的,不但並非足球獨有的現象,更是「放諸四海而皆準」(見表)。

雖然表列數據來自2000至09年,不過主場之利不單是近代現象,事實上表列的所有項目,自有正式紀錄以來,主場威力都顯著,籃球的NBA和NCAA數據自1946和1947年開始,北美冰曲(NHL)則始於1917年,北美職棒(MLB)1903年,板球和欖球數據更可追溯至1877和1871年!

儘管各種球賽的規例,在歷史上有過不少重要轉變(例如籃球引進三分區、足球的越位和回傳門將限制、棒球的專門擊球手Designated Hitter),科技也有長足進步(如美式足球越來越厚的護甲),但數據證明,20、50甚至100年前的主場得勝率,和近代竟也無大差異。

20120911-101438.jpg

非強隊專利 弱旅也發威
主場之利也不僅是強隊專利。在NBA,98.6%球隊主場成績比作客好,即是說,幾乎每一隊—由最強到最弱—都在主場表現較佳。同樣,足球和冰曲超過90%球隊主場成績較佳,就算主場效應較低的美式足球和棒球,也有超過四分之三球隊如是。

再看配表,會發現主場威力在足球最明顯,其次為籃球,其餘項目在53%至58%之間。這似乎顯示,主場效應也因項目而異。

主場有利毋庸置疑,但優勢的來源何在?從常理推斷加上傳統智慧,大致有以下幾個理論:

(1)主場球迷鼓勵主隊,同時對客隊柴台,士氣此消彼長;

(2)客隊舟車勞頓,體力和心理狀態俱受影響;

(3)主隊對場地和城市狀況較熟悉和習慣,而且可作針對性練習。

(1)鼓勵與柴台
常聽球員說,主場擁躉吶喊支持,令球隊好像打多一個人。我也在英超賽事現場目睹耳聞球迷向客軍大嗌「*&^%$#@!」問候至親。但如何科學化地排除球場上種種其他因素,純粹量度球迷的「人民力量」?

學者選擇了籃球賽的罰球。罰球不牽涉球員之間(不論是隊友或對手)的互動,而且在任何場地,籃球、籃球架、罰球線、規則都完全一致,唯一重要的環境因素差別就是球迷。大家常在電視看到NBA主場球迷會在對手射罰球時叫囂,及努力揮動那隻大手指,的確令人眼花撩亂。究竟球迷對選手表現影響有多大?學者歸納過去20幾年NBA超過23000場賽事,發現主隊的罰球命中率為75.9%,客隊則是……同樣的75.9%!原來球迷的熱情,在罰球線上起不了絲毫作用。

其他球類又如何?北美冰上曲棍球NHL自2005至06賽季開始,用「單挑」(Shootout)作為和波定勝負方法,每隊派三個球員單刀進攻對手門將。由2005至2009年,NHL共有624場比賽出現「單挑」,結果主隊勝出率49.4%,客隊為50.6%,基本上是打成平手。可是,NHL平均主隊勝出率達55.7%(見表),即是說,一旦出現「單挑」情況,主場之利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在其他項目例如足球的12碼,數據也顯示同樣結論。

欲知其餘理論實證結果如何,請看下回分曉。

2012年9月11日 蘋果日報(下)

上回提要:主場威力,並非足球獨有的現象,而且放諸四海而皆準。可是數據證明,(1)主隊球迷熱情打氣令球隊好像打多一個人的理論,並不成立。

以下是其他關於主場之利傳統智慧的實證基礎:

(2)客隊舟車勞頓
2010年,歐聯熱門兼衞冕的巴塞隆拿,天不怕地不怕,結果只怕冰島火山大爆發。火山灰令飛機停航,巴塞球員要改為坐九小時巴士作客國際米蘭,結果落敗。坐過幾個鐘頭長途巴士旅行的人,都知道有幾辛苦,何況是九個鐘,難怪連時任國米領隊、平日牙擦擦的摩連奴都說,火山是他的好朋友。

這是作客舟車勞頓理論的經典,卻是個極端例外。作客不一定代表坐長途機或巴士,例如曼聯作客曼城、阿仙奴作客車路士,根本不需特別遠行,兩支米蘭市球隊甚至共用同一球場。學者檢視過足球、棒球、NBA和NHL的數據,發現主場得勝率基本上和客軍的舟車距離無關,甚至在北美洲各大賽事,無論客隊需穿州過省以至越過美加邊境海關,或與同市球隊比賽,主場優勢亦大抵相同。

(3)主隊對城市、場地熟悉
上回提過,以前西歐足球強隊很怕作客冰天雪地的東歐,而到現在,我們不時仍聽到強隊如巴塞隆拿或曼聯,投訴對手在比賽前大量淋水令球場濕滑、地較爛,影響發揮。

這類戰術成效如何較難以數據驗證。不過,這理論對於在室內作賽的NBA和NHL,表面上很難成立,因為比賽環境完全不受外面天氣影響。學者研究美式足球從1985到2009年間共接近6000場比賽數據,發現來自寒冷地區,如綠灣包裝工(Green Bay Packers),在寒冷和炎熱季節下出賽,對勝出率沒有影響;同樣,熱帶地區球隊,如邁阿密海豚(Miami Dolphins),亦不會在天氣熱時發揮較佳(或較差)。部份美式足球隊主場也是室內場,主場得勝率當然亦沒有受天氣情況影響。

足球場大小可以有一定分別,英超的史篤城主場出名較狹窄,所以他們的手榴彈界外球戰術在主場較易得逞。棒球情況則更特別,球場的設計有較大參差,無論大小和圍牆高度都可以不同,燈光角度和球員視野背景也可影響擊球效率,所以有所謂對投手有利(Pitcher-friendly)或對擊球手有利(Hitter-friendly)的球場。可是,北美職業棒球聯賽的數據,依然不能支持這理論:擊球手面對同類的投球(球速、位置、旋轉度)時,在主場和作客打擊率並無二致;投手投中好球區(Strike Zone)的準確度,在主場和作客亦幾乎一樣(44.3%對44.5%),投球球速亦完全相同。

主隊落後 補時特別長
既然這些主場優勢的理論都沒有具體數據支持,究竟主場之利何來?

學者認為,一切是球證的錯,而問題是源自需要球證主觀判斷的情況。

在英超,領隊常說有「費格遜時間」(Fergie’s Time)這潛規則:費格遜江湖地位崇高,球證都忌他三分,所以當和波或曼聯落後時,球證在90分鐘過後補時往往特別長,讓曼聯有更多時間扳平或反勝。

真相卻是,無論在西甲、英超、意甲、德甲、蘇超和北美聯賽,Fergie’s Time都不是Fergie的專利:所有主隊落後時都會得到較長補時,領先時補時卻特別短;而且,當比賽大局已定(比數差距有兩球或以上),這種補時偏向會突然消失!同時,主隊亦享有以下優待:較多12碼、較多有利的具爭議性12碼和問題球判決,和較少黃牌和紅牌。原來罰牌後果相當嚴重,統計顯示每張紅牌降低7%勝算,黃牌也有2%影響。

在NBA,球證判罰客隊防守犯規次數較多,令主隊平均每場有多1至1.5次罰球機會。同時,客隊被罰進攻撞人和「無波在手」犯規(Loose Ball Foul)次數,是主隊的兩倍,「走步」(Traveling)機會也高15%。類似數據在美式足球和冰球場上也可找到。

至於棒球,主隊優勢在於投手三震出局次數明顯較少,進攻時獲四壞球保送上壘(Walk)則較多,原因是好球區定義依賴裁判主觀判決,而數據顯示裁判慣性地對主隊比較「手鬆」。

剩下來的問題就是:Why? 何以世界各地、各種運動的球證,都有同樣傾向?

球證從眾 不自覺偏幫
《Scorecasting》作者Moskowitz認為,是心理學的所謂「從眾傾向」(Influence Conformity),即是「跟大隊」的潛意識。這種傾向來自跟大隊的安全感,換句話說就是特立獨行者感受到的群眾壓力,而更深一層次,就是人類潛意識依賴群眾智慧替自己作抉擇。在球場中,所謂群眾的壓力,就是來自觀眾席上成千上萬主場擁躉。而且,就算沒有觀眾在背後喊打喊殺或掟雞蛋的危險下,球證也不自覺偏幫主隊。

學者不但找到證據顯示觀眾數目越多的比賽,球證的主觀判斷(例如以上提及的補時長短)越明顯對主隊有利,還有人做過實驗,找來兩組球證,觀看同一比賽中球員攔截的錄影帶,要他們裁決有沒有犯規,唯一分別是第一組觀看時沒有聲響,第二組則可聽見現場觀眾的聲音,結果發現第二組球證的判斷「順從」觀眾的意向比率明顯較高。

以上研究,沒有包括偉大祖國的數據,不然我又要重提「黑哨」論了。

註:第一點論述見本月11日「主場大晒 (上)」一文。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9/18 in 有關情理

 

標籤: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