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蔡子強:在電視辯論中滴汗

23 三月

2012年03月22日 明報

3月16日晚,香港舉行了本屆行政長官選舉的電視辯論,3位候選人,前政務司長唐英年、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同場較技。

辯論的高潮,是唐英年揭露2003年梁振英為了打擊在香港一向敢言的商業電台,曾建議把它的牌照年期縮短。

接着,唐再揭露,同年當7月1日50萬群眾上街反對董建華政府之後,在一個政府高層會議上,討論應否繼續硬推《基本法》23條就國家安全問題立法時,梁竟說:「香港始終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同催淚彈對付示威人士!」

唐質問對方:「當時在政府高層會議上,你有冇講過香港始終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同催淚彈對付示威人士,有定冇?」梁振英即時黑面,表明「我絕對冇講過!」唐英年指着梁說:「你呃人,唔好講大話!你唔好呃人啦。我係在場,有好多人都聽到,我畀多次機會你,你有定冇?」梁振英批評唐英年揑造。

滴汗與講大話

辯論結束後,唐接受記者提問,說他留意到梁不停滴汗,他講大話時是會「滴汗」的,而當時現場的冷氣是十分足夠的,梁應該是沒有想過他會這樣說,所以有點緊張。

究竟唐梁兩人誰是誰非﹖誰在說謊﹖筆者不得而知,要待更多的證據曝光,才能真相大白。但有一點我卻想指出,滴汗,確是電視辯論中的大忌。

1960年,美國舉行了史上第一次由電視轉播的總統選舉辯論,兩位主角是甘迺迪和尼克遜,全國有700萬人收看了這場直播。辯論之前,尼克遜因為腳傷而入院住了兩個星期,結果熒光幕前,他臉色蒼白,神情疲憊,甚至連鬍鬚也沒有刮乾淨,這還不止,其額頭汗滴清晰可見,他甚至要拿出手帕來抹汗;相反,甘迺迪則年輕英俊,儀態瀟灑。

在此之前,兩人的支持率原本旗鼓相當,但在辯論之後,形勢卻急轉直下。民意調查顯示,收聽收音機的人,大都被尼克遜的精彩內容所打動,認為應由他獲勝;相反,收看電視的人,卻反過來認為應該甘迺迪獲勝。電視觀眾似乎記得尼克遜的頹態,多於他的滔滔雄辯。

就是這樣,尼克遜額頭冒汗,導致他要拿出手帕來抹汗的一幕,看在公眾眼裏,便成了他在選舉辯論中處於下風的寫照,至於他的論據是否更加有力,反而可能變得次要。這就是政冶溝通學上所謂「印象即現實」(perception is reality)的最佳寫照。

尼克遜的汗滴

負責論壇的CBS電視台事後進行民調,推算出有400萬選民聲稱受到這場辯論影響而決定了自己最終的投票選擇,而當中有72%是投了甘迺迪一票。結果甘迺迪以些微票擊敗尼克遜入主白官。究竟這當中有幾多人受到那些汗滴影響,筆者就不得而知。

後來,人們發現這一幕背後原來還另有文章。原來尼克遜天生怕熱,遇熱額頭便會冒汗,甘迺迪的幕僚看準這點,哄騙電視台加強打燈,令尼克遜在辯論中不斷抹汗,狀似緊張。再加上固執的尼克遜上鏡前拒絕化妝,結果鏡頭前容貌更加枯萎憔悴。

這一幕對尼克遜無疑是深刻的,讓他成了驚弓之鳥。在一部獲多項奧斯卡提名的電影《驚世真言》(Frost/Nixon)中便提到,很多年後,尼克遜因「水門事件」下台,3年後英國電視名嘴David Frost為了出名不惜孤注一擲,以巨額酬金邀到尼克森接受其獨家訪談,而一直保持緘默的尼克遜肯再度粉墨登場,則是為了藉此挽回日薄西山的形象,甚至奢望東山再起。雙方可說是各懷異心。

一方想揭露真相,一鳴驚人,而另一方則要塗脂抹粉,重振聲威,於是展開連續四晚的對決。戰場上沒有槍林彈雨,但卻一樣張力十足——成王敗寇,注定只有一人能笑着離開。尼克遜不是省油的燈,當然會有備而戰,其中一樣就是他變得對滴汗十分敏感,每次回答問題前,都會先以手帕輕抹嘴唇,並在合約上寫明,這些鏡頭事後必須剪掉,不能播出,還提出不能讓他藏起來的手帕被攝入鏡頭。這當然是要避免重蹈覆轍。

下次當梁振英再走上辯論台之前,或許他應該先看看這些歷史故事。

梁振英:空廢說話最多

回到3月16日的特首辯論及19日的選委答問大會。

事前,大家都以為3人中梁振英辯才最好,因此表現將會最搶鏡,但實情是,隨着他當選機會愈來愈大,所以包袱也變得最重,顧慮也最多,所以他採取了穩紮穩打的策略,盡量帶對手「遊花園」,卸開對手問題,不作新的承諾,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正如一些評論指出,他「所有答案都留有Exit位」。例如:

當有選委問及唐梁會否為何俊仁等人取回回鄉證時,唐表明香港是國家一部分,所有港人應有權利返內地,並斬釘截鐵的說:「我會代所有沒回鄉證的人,爭取給回他們。」梁則只說當選後會做好特首職責,為本港與國家做好應做的溝通、聯絡:「任何人士有需要,我的門是打開,歡迎他來找我。」話無疑說得漂亮,但說穿了,意思就是:「你可以找我,但我不一定會為你出面。」

當有選委問及如何解決現時的政治僵局,達至大和解時,唐破格的說:「可更直接地回應,要解決現時政治上矛盾,首要全力達至雙普選。」梁則再次帶人「遊花園」,說市民是其服務對象,如政府能順應民意,體察民情,相信議員亦會這樣做,因政治體制內的人,目標是為市民提供更好服務,便能達至大和解云云,這又是說了等於沒說的言論。

類似的言論多的是,不能盡錄。當說話如此轉彎抹角,答案永遠都預留Exit位,梁的辯論表現也難有氣勢可言。只是用一副誠懇的眼神和語氣,說出不少空廢語言而已,表現難言突出,只能說是3人中表現「中規中矩」的一個。

至於梁引用傳聞中唐的情慾電郵內容,反譏唐:「你返工時,是望住天花板,或一如傳說中,你望住一張梳化呢?」這更是十分「失格」的言論,引用美國人的話,就是「very unpresidential」,不是特首那個層次的語言,也有違他口口聲聲不搞黑材料的原則。

唐英年:僅屬曇花一現

至於唐英年,原本大家都知道他不擅詞令,說話永遠「口窒窒」,但他在第一場辯論的表現,卻一新大家的耳目。他明顯經過精心訓練,身體語言相當豐富,例如對梁提出指控時,便曉得以手指堅定的指向對方,而且金句也頗多,例如批評梁卸責時說:「八萬五唔關你事,黑金政治又唔關你事,劉夢熊你差不多唔識佢咁滯」,更惹來台下陣陣掌聲。

更重要的是,他在整場辯論明顯有着全盤的策略。首先,一開始,便爭取這個面向超過兩百萬觀眾的難得機會,為自己所犯下的錯失,兩次鞠躬道歉。到中段,他明顯有備而來,把自己的火力,甚至包括梁對他的提問,全都四両撥千斤的重新指出對方黑金、遇事推諉,以及誠信的問題。到最後,更擲出前述兩個深水炸彈作結。

這個策略,尤其是兩個深水炸彈,本來是成功的,對輿論和公眾觀感上的影響,也不是辯論後從公眾及專家的評分中可以完全反映出來。在辯論翌日,除了幾份傳統愛國報章之外,這兩宗揭露差不多成了所有報章頭版報道的標題。試想,如果不是如此,翌日報章報道的標題便大有可能會轉成「電視辯論,梁再勝一仗」,那麼選情將更為大局已定。如今這一招雖然是「七傷拳」,「既修敵,且傷己」,屬玉石俱焚之舉,但它確會拖低對手民望,增加流選的可能。

只可惜,隨後兩天,唐營幾乎完全沒有跟進兩個課題,沒有提供進一步證據,也沒有找來第三者頂證,讓事件缺乏發酵,亦讓可信性大打折扣,攻勢變得虎頭蛇尾。不知這是因為其幕僚策劃欠周,後繼無力,還是因為中央出手制止(如《文匯報》評論便不點名批評),讓其暫時要有所收斂?

無論如何,到了第二場答問大會,唐已經「打回原形」,成了人中表現最差的一個。昨天唐更在電台節目中,說自己是被梁的「梳化論」所「撩㷫」,觸發他對梁提出這兩項指控,更是把此舉貶低為「小學雞」式的鬥嘴,讓人慘不忍睹。

何俊仁:表現最揮灑自如

至於何俊仁,從一眾專家的評分中,差不多一致認為兩場中他均是表現最好的一個,相信這是因為他包袱最小,可以斬釘截鐵的回應問題。例如:說人口政策時,敢於直接指出兩大「死穴」:「雙非」孕婦來港是因為《基本法》的問題,150個來港單程證審批權在國內,這些另外兩位建制派候選人忌諱的話題。另外,他以普選、23條、六四等政治議題來主攻,確是逼得兩人左支右絀,達到他原先參選之目的。但因為篇幅關係,只能從略。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03/23 in 有關情理, 有關時事

 

標籤: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