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溫偉耀:使人在絕望中有盼望的神

11 九月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一日崇拜信息
林惠玲筆錄

很高興再一次跟大家一同思想神的話。今天早上想跟大家讀一段聖經,記載在聖經新譯本馬可福音的第四章第三十五節至第四十一節,那裡這樣記載:

『當天黃昏, 耶穌對門徒說: 「我們渡到海那邊去吧。」門徒離開群眾,耶穌已經在船上,他們就載他過去,也有別的船和他同去。忽然起了狂風,波浪不斷地打進船來,艙裡積滿了水。耶穌卻在船尾靠著枕頭睡著了。門徒把他叫醒,對他說:「老師,我們要死了,你不管嗎?」耶穌起來,斥責了風,又對海說:「不要作聲!安靜吧!」風就停止,大大地平靜了。然後對他們說:「為甚麼這樣膽怯呢?你們怎麼沒有信心呢?」門徒非常懼怕, 彼此說: 「這到底是誰, 連風和海都聽從他? 」

我們一同祈禱:主耶穌基督,我們多謝你讓聖經記載了這件奇妙的事情,我們求你今天用這件事,用這個記載,用你自己的真理, 來鼓勵我們每一位弟兄姊妹的心。讓我們知道你仍然在船上,你仍然是那位平靜風浪的主。幫助我能夠明白你,亦都認識自己。奉耶穌的名祈禱。阿們!

今天我們思想這事件:耶穌平靜風浪這段記載,我相信有些弟兄姊妹也比較認識。這件事是發生在公元後二十八年,應該是秋高氣爽、風和日麗的一天。如果你翻開聖經,就是馬可福音第四章較前開始的時候,你便知道那日正如平日一樣,一個很忙碌、很
有節奏,並且是有很多事情要辦的一天。馬可福音第四章記載著,那天耶穌如常的和門徒去到加利利海的海邊,那裡已經有人在等著聽耶穌講道。耶穌到達的時候,發覺已經有很多人在那裡,於是便開始講道。誰知開始講的時候,後排的人便說聽不見、太多人了。從來未想過有那麼多人在那裡,而後排的人又聽不見,怎辦呢?之後便擾攘一番。

人生有時也會發生一些令人措手不及的事,比如是希望講道的,誰知不能講了。不過,不要緊,人可以用腦,想一想便有辦法了。不知是誰人想出來的,叫耶穌上船,把船撐到海去,離開岸邊少許,用那船來做講台,聽道的人在岸邊或坐或站,耶穌則站在船上向岸邊的人講道。原來真的行得通,講的時候,音響效果很好,很遠也能聽到。你定會問我怎麼知道的,我當然知道啦。那是二千年前的事,我當然不在場,不過幾年前我讀過一本聖經的考古學雜誌,其中一篇文章的作者,真的去到加利利海,嘗試是否行得通,原來是可以的。可能是那裡的地形設計很特別,那海岸邊斜斜的向上,就像一個音樂廳,如果站在船上,離開岸邊少許來說話,那音響效果是相當清楚的,即使很遠很多人,後面也聽得相當清楚。果然,經過那少少的adjustment,耶穌便可以繼續講道了。聖經說耶穌講出一連串很偉大的道理,就是天國的比喻。由早上講到中午,講了很多很精彩的信息,然後就像我們剛才讀的聖經那麼說, 到了「當天黃昏」。

黃昏的時候,耶穌也感到倦了,也應該差不多了,不如今天就講到這裡吧,因為明天祂還要去到加利利海另一邊有其他的工作。於是,聖經說「我們渡到海那邊去吧!」那麼,他們一班人連同耶穌及門徒便過海了。聖經記載著「也有別的船和祂同去」,那即是有幾艘船一同揚帆出海,到加利利海對面。這不是一個很大的場面,但也是很美麗的,乘著黃昏的日落,耶穌便跟門徒一同坐船過海了。這艘船其實不是小船,我們很多時看主日學課本,一定是畫錯的,大多數畫耶穌平靜風浪時,都是站一隻小艇上,成班門徒堆在一起,耶穌舉起雙手平靜風浪。當然不是這樣的。十二個門徒加上耶穌十三人,可以坐十個人的船起碼也像中型遊艇般大,還有下面船艙,肯定不是小艇了。你可以說, 十三人堆著靠攏也可以吧! 那當然不會的, 你以為那是「屈蛇」嗎?那些船是用來打魚的,還有很多地方要擺貨呢!所以那船肯定是不小的,更不是在海上晃來晃去的小船,而是那些真正可以遠航的船,還有幾艘船相伴,浩浩蕩蕩的航行過去海的另一邊。

當然,我們今天研究的核心事件就在這個時間出現了。當這艘船一直去的時候,聖經說「忽然起了狂風,波浪不斷打進船來,艙裡積滿了水」。而「狂風」在和合本中譯成忽然起了大風,其實原文的意思是指那些颱風或者颶風hurricane ,就像最近在新奧爾良那個一樣。你會問會否有那麼大的風呢?真是很大的風,而且是忽然起的。如果你熟識巴勒斯坦地理,你便會知道這件事是絕對可能的。

這個加利利海其實是一個很大的海,原來這個海在水平線下六百八十五呎,再加上這個海的四圍都是高山,平均是二千呎的高山,所以基本上這個加利利海,是一個內陸海,這個內陸海有甚麼特別呢?因為它在地平線下很低,加上周圍被高山圍繞,周圍吹來的風是無法吹得進這個海的,所以這個海是非常的平靜。由於所有的風也被高山阻擋著,這個海雖然叫做海,其實它平靜得像個湖一樣。如果你熟識聖經又比較心水清,你會記得路加福音的記載,加利利海有時不是叫加利利海,而是叫革尼撒勒湖的。那表示它平靜得像一個湖,因為它平日是無風無浪的。開船的時候是很平靜、很安全的。不過,如果有風吹來,外面的風竟然強到可以越過二千呎的山,吹到入湖裡面,這個一定是極強極大的風。而且這些山有些阻擋力,令到那些風積聚了爆炸力,以致過了這些山的時候,就成了一個極強的風,而且是毫無準備的。五分鐘之內,天色變了烏雲,於是便刮起大風,海浪奔騰,這是加利利海特有的一種情況。而耶穌那次就是遇上這樣的事情。突然而來,毫無準備的,就好像我們人一樣,有時打擊來到也從來不會向你預告的。一來到,你便手足無措,毫無準備,求助無門,無能為力, 有時我叫這做「三無」, 甚麼也沒有。

我記得我第一位太太發現癌症的時候,那會有人告訴你發生甚麼事情?無人預告給你聽的。那時在英國讀完書回到香港,不足一年的時間,太太發覺左邊胸部不知為甚麼有東西壓著似的,不如作個檢查吧,那麼便到浸會醫院抽取少許組織來檢驗。兩日後,
收拾妥行李預備回家,以為醫生來簽個字便可以出院回家。還跟太太談論著有甚麼節目呢?她說想學唱歌,我贊成說好,還囑咐她好好照顧女兒,我教書時她學唱歌,話未講完,主診醫生便走了進來。

香港醫生真的很厲害,真的是毫無準備,他一走進來便指著我太太說「cancer 呀!是第三期,入了lymph node 啦,腋下還有一個呢!即刻做手術。」嘩!簡直是甚麼準備也沒有,也真是那麼的厲害,醫生剛講完,兩個護士便跟著進來,還推了病床進來,把我太太放上床推出病房。病床推出去的時候,我太太望著我,我也望著她,不知怎麼辦。從來未見過這些事情,我也不知道應不應該跟著出去,跟著「彭」一聲門關上了,我自己一個人留在病房裡。我還記得那天外面大風雨,看著窗外面,自己的眼淚不斷流下,腦裡一片空白,心裡只懂得問「怎麼辦?怎麼辦? 」

有時,人生的打擊要來的時候,想也想不到,說來便來,毫無準備。你最需要那人的時候,那人就離開你。你最需要份工作的時候,你就沒了那份工。為甚麼呢?突然間來的,來到的時候是毫無準備,也是無能為力的。聖經裡怎麼說呢?馬太、馬可、路加三個福音書也有記載這件事。三個記載加起來較為全面,馬太福音說「船被波浪淹蓋」,這艘船也是不小的,竟被波浪淹蓋;馬可福音說「波浪打入船裡面,甚至船滿了水」;路加福音還加了一句「甚是危險」,我想這四句加在一起也夠描述了吧。危險到一個地步,起碼我們知道那班門徒當中有不少人是打魚的,也不是未見過海的,但也驚到喊救命,可想而知今次真的沒辦法了。

有時人生小小的風浪,好像早上那樣,群眾聽不到也可動腦筋,轉換方法也好應付。但是有時人生有些打擊來到的時候,你根本無能力去應付,完全無能為力。然後再看看週圍的人,他們也沒辦法幫助。剛才不是說幾艘船一同出海的嗎?但那幾艘也差不多翻船了,誰人能幫你呢?有時人生就是這樣的了。我有困難的時候,打電話看看朋友可否幫忙,他說我也沒辦法,不是不想幫助,而是我也幫不了忙。你經歷過就會知道,有時人生的難處到了一個地步,始終是你自己去走。你的朋友很好,很想幫你,有時也幫不了,孤孤單單的自己一個人去面對,而且發覺自己面對不來,無能為力,求助無門。就是這個時間,我覺得最難接受。

最荒謬的事情出現了,聖經說「耶穌在船尾上,枕著枕頭睡著了」。有沒有搞錯呢?還在睡覺,我看到這節聖經的時候,我真的很奇怪。於是我便很虔誠,很謹慎又很認真地問一個問題,耶穌是否故意地睡覺呢?你可能會說不會的,千萬別這麼說呀!我有理由的。為甚麼我問這個問題,我看聖經很認真的,我希望你也跟我一同看這節聖經。耶穌是否睡著了呢?你問我心裡那句,我是覺得祂不是的。祂肯定是醒著的。你問怎會知道呢?我當然知道,你想想吧,那只不過是人之常情。但你會說耶穌由早上講道至黃昏,太累了。那也是,我也試過,的確很累,便睡著了。不過,那風浪打得那麼厲害,水也浸到入艙了,怎能睡得著呢?你告訴我吧!除非祂被人打暈了。那船翻來翻去,怎麼睡得著呢!水也淹到了。聖經還說耶穌枕著枕頭,連枕頭也濕了,你嘗試睡個濕枕頭,看怎麼睡得著呢!無理由睡得著的。因為耶穌不是在睡覺,那就更令人憤怒,耶穌明明醒著的,為甚麼祂佯裝睡覺而不出來,又不出手呢?為甚麼耶穌故意不出手?我知道這麼說的時候,大家心裡有些怯,不是這樣去看耶穌吧?

我是研究聖經的,聖經裡還有另外一件也是這樣的事。如果你看福音,你會記得,約翰福音第十一章,講到耶穌最愛的兩個姊妹,一個是馬大,一個是馬利亞,這兩姊妹有一個寶貝弟弟,名叫拉撒路。大家也知道,在二千年前,重男輕女,生了兩個女兒,然後第三個才生這個男的,這個真的是寶貝,兩姊妹很疼這個弟弟。然後,約翰福音第十一章說拉撒路病得很重,這兩個姊姊急得不得了,一見到弟弟病得那麼重,便立即派人去找耶穌。耶穌是大能的醫生,一定可以醫治弟弟的。於是派人通知耶穌說「你所愛的人病了」,加上一句你很疼的拉撒路病了,你即刻來救他吧!聖經裡耶穌這樣說,還未死呢,等待一些時候吧!你說這是否故意呢?我就覺得是故意的。

一拖便兩天,聖經說當耶穌拖了兩天後才答應去見拉撒路。去到那條村的時候已經第四天了,聖經說拉撒路已經病死了。病的時候你又不來,叫你來又拖了兩天,現在拉撒路死了。我們不能怪馬大和馬利亞嬲怒的,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不來,死了你才來,幹甚麼呢?有甚麼用?於是我們發覺那較為衝動的馬大走出村外,耶穌未入到村內,馬大就對耶穌說,老師,如果你早些來到,我弟弟便不用死了,這句話顯示馬大忍無可忍了。然後耶穌走到入村內,大家也知道馬利亞較為斯文些,乖一些,沒那麼衝動,經常坐在耶穌腳前聽祂講道。但聖經也記載現在連馬利亞也帶著眼淚跟耶穌說同一句說話,老師,如果你早些來到,我弟弟便不用死了。你說是否故意呢?為什麼你不早些來?神呀!為什麼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在呢?弄到這糟透了的田地,我弟弟已經死了,你還來作甚麼呢?你明白嗎?門徒當時也是這樣,門徒說「老師, 我們要死了」,馬太福音記載說「救我們」,馬可福音記載說「我們喪命了,你不顧嗎?」很明顯是不能忍受了。搖醒耶穌,你不理嗎?為甚麼呢?我們沒命要死了,你也不理。

有時我們問為甚麼,為甚麼我們最需要神的時候,神不出手呢?我要死了,為甚麼神不出手呢?你告訴我,為甚麼耶穌故意睡在那裡不肯出手?我想了很久,我很認真的想這個問題。你講過這些說話未呢,我也講過,有時候我問神,神呀!為甚麼你不出手呢?我等你出手的時候,我求你多少次?為甚麼你還在睡覺呢?為甚麼神還在睡覺?我想了很久,最後只有一個答案,因為神要做更大的事。那不夠大嗎?還不夠呢!門徒搖醒耶穌的時候,究竟他們想耶穌作甚麼呢?你留心讀聖經的話,你也會知道,我相信門徒搖醒耶穌,其實不是希望耶穌平靜風浪的。何以見得呢?因為當耶穌起來平靜風浪的時候,你發覺門徒的反應是很驚訝,那表示他們沒有e x p e c t ,沒想過耶穌起來會平靜風浪的。那麼搖醒耶穌做甚麼呢?我想最多是叫醒祂來幫手潑水吧了。我覺得是這樣。門徒認為船快要沉了,每個人也潑水,你還不幫手還在睡覺, 就是這樣了。耶穌說潑水是小事, 我要讓你們看更大的事,你要看見平靜風浪。剛才我們看見的就是這樣, 馬大、馬利亞及拉撒路的情況,也是一樣。為甚麼耶穌要遲幾天才去呢?因為耶穌的意思是, 如果早兩天去到,拉撒路病在床上,我拉起他的手,退了熱的時候, 不夠厲害,場面不夠偉大。要等到他死了,放在墳墓了,四天了,發臭了,然後囑咐人推開墳墓,然後拉撒路出來,他身上綁著纏屍帶,然後連著纏屍帶一跳一跳出來的場面才夠厲害。主耶穌說「我要你見大場面」,所以故意讓你等候。嘩!那很難忍受的,對嗎?但是有些時候神就是要這樣。

神要做更大件事的開始

我送給大家人生的兩句說話。第一句送給你的是,我時常告訴自己,當有大件事臨到我身上時,老實說,我身上也臨到很多大件事的。我夠膽告訴你,也有足夠經驗告訴你,當有大件事臨到你身上的時候,可能你不明白為甚麼,不過你要告訴自己,要有信心,這是神要做更大的事的開始。你有沒有這個信心?我感到有,可以有。雖然當時我未能明白,過程很不容易渡過,搖醒耶穌的時候也真是氣上心頭的。馬利亞、馬大走出村外跟耶穌說話的時候,真是按捺不住的。那是不明白,因為未看到將來所發生的事。但神說,你看遠些,看我要作甚麼更大的事,這就是一個信心的考驗。

一九九四年,我們移民到加拿大已經五年,接到一封紅色的信,信裡說我那個嚴重弱智的女兒要一個月內離開加拿大,那真是晴天霹靂。一九八九年我們移民到加拿大的時候,希望這個女兒能夠得到更好的照顧,因為她有嚴重弱智。她移民的時候,她的身份是很特別的,要有移民局局長的特許證,那特許證寫明要每年renew 一次,五年後可以申請長期居留,那麼便可以住下來,所以我們便等待那日子。一九八九年等到一九九四年,本來想著可以申請長期居留的,誰知來了一封信剛好相反,要立即離開。後來過了年多後,才知道是政府弄錯了,他們還寄來道歉信,但那時已經遲了。

原來每年r e n e w 時,他們抄錯了號碼,真讓他們害苦了。原本26 號文件就五年後可以申請長期居留,我們也沒有留意不知那一年他們抄成20號, 而20號就表示五年後要立即離開,那真被他們害慘了。我們接到信的時候不知怎麼辦,慘到走投無路。我女兒是我在英國讀博士學位時在英國出生的,她不是香港人,不能回香港。現在加拿大不收留她,只有一條路,送她回英國。於是問了幾個醫生,有兩個精神科醫生也跟我說,這個時間也差不多了,因為女兒已經長大,情況較為危險,她不懂生、熟的東西,甚麼也拿來吃,也試過拿大頭釘吃,很危險。醫生說要有專人來照顧她,她要住宿舍,不可以在家裡住的了,既然這樣,你趁著這個機會,送她去英國,在那裡有專人照顧她的宿舍,也是一件美事呢!好吧!捨不得,也忍痛地去安排。打電話到英國,找到適當的人,然後找到倫敦的社會福利署,真感謝主,很順利。那裡接到電話便替我翻查,是真的,我女兒是在英國牛津出生的,是英國公民,她有權利可以享受英國一切的社會福利。所以那裡說沒問題,倫敦有個特殊的宿舍,你可以帶她過來,我們便可以好好的照顧她,不要擔心。電話那邊的女人非常好,她還囑咐我,你在路上要小心,因為女兒會有很多不認識的陌生東西,記得帶同她平日聽慣了故事書,還有她玩慣了的洋娃娃也要一併帶來,讓她有一種安全感,讓我們同事每晚可以跟她說一些熟悉的故事。心裡很感謝主,我雖然真的很擔心,但終於也有出路了。

於是趕快買機票,我跟現時的太太R e n e e (因為前任太太已經離開世界)兩人合力捉著她,因為她搭飛機有困難,她會很緊張,情緒失控,一上到飛機便會將餐車踢翻的。我們兩人在九小時往倫敦的飛機途中,每人在一邊監視著她,沒有睡覺,疲累不
堪。不過,不要緊,只此一次吧。幾經辛苦去到倫敦,按地址去到那社會福利署,找那個跟我通電話的人。去到見到了,她的態度卻一百八十度不同了,早時還說好呀,你快來吧,非常溫和。突然之間改變了,見到她的時候,她叫我們立刻走,英國不歡迎你,我們不會接收你的。我錯愕地問,你是那人嗎?前日跟你通電話時不是這樣的。她說對不起,沒辦法了,你知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原來在我們坐飛機的九小時路途中,不知何解,我女兒的檔案偶然地p a s s 去了社會福利部,在第二主管的書桌上面, 又不知如何他剛剛走過,坐下來有機會翻來看,一看之下,發現這個從加拿大來的人,要用國家很多錢的,你可以想像一個嚴重弱智的人要用多少錢,計算下來,不行了,於是下了一道命令,無論如何也要趕這人離開,一定不可以讓她留在英國。

那女人說,你也明白,我們是打工的,早兩天替你射龍門,現在變成守龍門了,怎樣也不能留你,你必須要立刻走。臉面全變了,我們哀求說,那麼辛苦的帶她來到,請為我們想想辦法吧!無法可想,上級的指示是這樣,你再不走,我們便要叫警察來趕
你們了。真是c a l l 警察來趕。我們一世人也未試過讓人literally用雙手推出街的。由於我們每天都到那裡去哀求,唯有在社會福利署那裡隔鄰的街道租一個B&B ,大家也知道甚麼是B&B ,那些bed & breakfast 是環境很差的小旅店。自己錢也不多,於是三個人就擠在一間房,每晚在那裡睡覺,第二天早上又去哀求,又被人趕走,又去哀求,又被人趕走,慘絕人寰。將自己的女兒捨掉,在感情上已經夠慘的了,還要哀求別人收留,又要被人趕走,不收留她。再加上我很早已經答應去北歐瑞典一個全歐洲的夏令會做講員。宣傳已發佈了, 地方也預訂了, 幾百人已經到了那裡等我去講道。那怎麼辦呢?本來以為幾日安頓女兒後,便可以飛去那裡講道的,但現在要每天去哀求,無法可以改變。那種情況,相信你也可想像那種難過。

到了最後那天,我要搭飛機去瑞典講道了,要留下太太及女兒繼續去哀求。這個女蠻有力的,要兩個人才能按著她,剩下太太一人,怎麼忍心呢?但是難道帶同她一起去嗎?真的沒辦法,唯有去了,希望有神蹟出現,但是並沒有,神蹟一直都沒有出現。我很記得要搭飛機去講道的前一晚,我自己無辦法可以睡,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在哭。你知道我為甚麼哭呢?我跟神祈禱,我很直接,我跟神講,神呀!你不要耍我了,你還未將我耍夠嗎?我以前的太太又死了,有一個這樣的女兒,我也咬著牙關捱下去,你知道我是願意順服你的人,如果你不要我來英國,你告訴我不要來吧!你叫我不要來我便不來,我不會勉強自己來的,是你在加拿大的時候讓一切事情也那麼順利,心裡又那麼平安,全部也安排妥當,是你叫我來,我才來的。誰不知你在飛機途中又讓那人看見那個檔案,現在要趕我們走,你是否耍我呀?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吧,我真的很難受呢!你叫我飛過來,又被人趕回去,你想怎樣呢?你還叫我明天開始為你講道,你是否過份了呢?我怎麼講道呢?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

整晚就是這樣跟神講,睡不著,在哭。第二天,並無神蹟發生,最後一次去哀求,一樣被人趕走。於是,硬著頭皮自己一個人飛去瑞典,你想想怎麼講道呢?慘得不得了。講完道之後,夜晚打電話去倫敦,太太在哭。她更加慘,大家也知道的,她是「後
母」, 「後母」這名稱已經被人說不好了, 連迪士尼也是這般看的,灰姑娘也好、白雪公主也好, 全部「後母」都是壞的,沒一個「後母」是好的。還有幾星期前那賢仔的「後母」斬他幾刀呢!一聽是「後母」已經很壞的了,現在還有個「後母」要丟棄女兒在英國自己離去,你說那些社會福利署的人跟那些警察是否甚麼難聽的說話也會講出來呢?你這個壞後母一定是遺棄女兒了。太太每天去哀求的時候,你說她在心情上及感情上如何承受,她在那社會福利署昏迷了兩次。我在瑞典跟她通電話時不斷哭,這樣的情況我無法再忍受,如果我不理會她,那怎麼行呢?如果太太也病了,女兒怎麼辦?不如把心一橫,反正他們已經預備了宿舍給我女兒的,不過現在不肯給她吧了。我們每天去跟社會福利署開會的時候,他們就把我女兒安置在那宿舍裡,那宿位原本預備給她的,但是我們開會時,他們只給她停留三個小時,之後便要接回她。

今次我決定不接她了,好狠心呢!真的無路可走了,不要再接她,寫下字條,寫下加拿大的地址及電話,告訴他們我們不是遺棄這個女兒,不過我們要先回加拿大,辦妥那邊的入境手續,否則回到加拿大的機場又不讓她入境,因為她已經不住在那裡了。要是去英國,英國又不許入境;回香港,香港又說她不是香港人,她便變成人球了,我怎麼辦。你以為很「爽」嗎?我的女兒搭飛機很慘的,而且我太太一個人怎麼帶她呢?要兩個人挾著她才能上飛機的。於是我告訴太太放下女兒,留下字條,便上機,來瑞典跟我會合。於是太太用盡她最大的勇氣,做了這件事便上機了。一上飛機,英國社會福利署便報警了。立刻報警,說這個後母遺棄女兒,從英國逃走,missing ,說她逃亡了。真是慘到不得了。

去到瑞典,我們不敢再經過倫敦,恐怕被人拘捕,另外買了一張機票,飛去紐約,再回多倫多。一回到多倫多家門口,鄰居已經立即來告訴我,有警察找過我。溫偉耀一生人也未試過那麼慘被警察追的,被警察捉的。一搞便轟動了國際保護兒童會,那是因為英國報警,於是委派國際保護兒童會在加拿大的分會派員上門調查。他們的社工來到我們家,代表國際保護兒童會來調查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遺棄女兒。我們便將整件事告訴她,又很奇妙的,加拿大真有這樣的人呢!那社工一邊聽,一邊哭,比我們還哭得厲害。她說你們真是慘,從來未聽過如此悲慘的事,那樣不行,我一定要想方法幫助你們,她想辦法便有辦法了。她真的有辦法,因為那個國際保護兒童會是唯一的機構,在加拿大可以不用理會那兒童是甚麼移民身份的,他們純粹是出於人道立場做事。但那些事情必須是很大件的,例如在家裡被斬多刀或者是被遺棄在街上、凍死、虐兒等才插手的。基於人道理由,不理會那兒童是否移民或是甚麼的,總之她在加拿大境內被發現,有那些危險的時候,他們就要收容她。那社工說他們的宿舍剛巧有個空缺,可以直接收容她,你立即去英國帶她回來。我便又趕快的買機票衝去英國,把女兒帶回來,即時入了那宿舍,甚麼身份也未有,甚麼移民身份也沒有便入了那宿舍。

過了年幾之後,我在一個聚會中,遇到一個在加拿大國際保護兒童會辦公室的基督徒弟兄,他問我知不知道我的c a s e 很出名,全加拿大特別是安大略省,我女兒是最後一個入住這個宿舍的。因為她入了宿舍之後一個月左右,國家政府就改制了,無論如
何,就算死在街上也不可以再入住那宿舍了,我女兒是最後的一個。那又是真是,你們也知道那些特殊宿舍是很難入住的,排期要很久的。我在加拿大有一個朋友,他兩夫婦有個弱智的兒子,在加拿大本地出生,是加拿大人,輪候了九年還未入到宿舍,而且未入住已經病死了。反而我女兒住了五年便入了宿舍,住到現在。回看的時候就明白了,不過過程當中就很痛苦,為甚麼弄到這田地呢?我真的不明白。但回頭看的時候,我就明白了。因為國際保護兒童會絕對不會收那些普通c a s e 的,一定是要弄到很大件事才受理。上帝知道溫偉耀一定捨不得將女兒棄在街上,或是斬她幾刀甚麼的,所以便要這樣弄件大事出來。調你去英國,英國又不收留,於是弄到國際警察及國際保護兒童會也出動的時候,那麼保護兒童會這個機構便接手受理這個c a s e 了,因為這個夠大件事,那麼便可以入這個宿舍了。那真是有驚無險,但過程當中你認為精彩嗎?相當精彩。有時很難受,但我學到這個人生的座右銘。每次有大件事,我雖然不明白為甚麼,但我告訴自己,一定是神要做更大件事的開始,你相信嗎?門徒就是這樣,平靜風浪就是這樣。於是,我們發覺耶穌站起來,開始行祂的神蹟,聖經說「耶穌平靜風浪」。很多時我們讀聖經,只知道耶穌平靜風浪,其實你留心看,是有幾個層次的。第一、耶穌不單是斥責風浪,耶穌有兩個斥責,耶穌斥責完風浪之後,祂斥責那些門徒,祂跟門徒說「為甚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麼。」你們的信心那裡去了?分明是在責罵那些門徒的。所以耶穌不單只斥責風浪,祂連門徒也斥責。還有是耶穌斥責「風」「浪」, 你要留意, 聖經很認真的。耶穌斥責風和海,然後風就平靜了,海又平靜了。你會說那差不多吧!一次過講完便罷了。但又不是,是兩回事來的,你有否留意到呢?我也算是讀了六年物理學,我又明白了。因為風可以突然來,亦可突然停止。你便可以勉強解說是有那麼湊巧吧了。風突然來,耶穌剛舉起手斥責風,風過去了所以停止了,也可以勉強的說那是偶然湊巧。但海的平靜是不能辯駁的,因為大家知道海水有個momentum 的,那表示風吹到海翻騰的時候,就算風突然全停頓,海水仍然會起伏,要一段時間才停下來的。所以當時的場面一定是非常的驚嚇,就是當耶穌舉手斥責風的時候,風突然停止,然後祂吩咐海平靜吧,那個翻騰的海突然平靜下來,波平如鏡,那才恐怖呢。嚇得門徒很震驚,這就顯出神蹟的厲害之處。突然的全停下來,這就不可能解釋為偶然的了,這肯定是神自己的大能的彰顯。然後耶穌轉頭便斥責門徒,你們怎麼那樣沒信心呢?你們的信心那裡去了?

讀聖經到這裡,我又要講回自己的感受,我讀到這句的時候,我感到對門徒們不怎麼公平,驚慌也要捱罵,怎麼搞的,不是那麼過份吧!我驚怕也不可以嗎?如果那些風浪不是那麼厲害,我又熟水性,好像彼得、漁夫們也不會害怕到那樣,驚怕完還要被責罵,耶穌是否過份了些呢?我想了很久,去研究這段聖經,最後我的結論是,值得責罵的。為甚麼呢?我感到的原因有兩個。

第一、門徒不是不知道主耶穌那種大能的,門徒不是不知道他們需要有信心的,因為那日由早上到下午才聽完那麼偉大的一篇道理,講到天國的比喻、天國的福音,甚麼叫天國?天國的意思是神自己的大能要介入人世間,這就是天國。所以天國是有爆炸性的力量的,天國好像芥菜種那麼小,但當它發出來的時候,就好像一棵大樹一樣,其他雀鳥就可以在上面棲身。天國是一種神奇爆炸力,因為當神的力量介入人類的歷史、介入你與我的遭遇的時候,是可以產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力量的,絕對是有這個力量的。而且天國是要用信心來接受的,你記得嗎?天國好像一塊田裡有寶藏,有人知道的時候,便變賣一切去買那地。那是最大膽的投資,變賣了一切就是要買那塊田,原來那田有寶藏。所以要用絕對的信心來相信的。天國要信心,天國是大能的。由早上到下午就是聽這個信息,我相信門徒們聽得很興奮,也教身邊的人要聽清楚,因為是很厲害的。聽就是聽,講就是講,到那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又是完全另外的一回事。講的時候天下無敵,到發生在你身上的時候就無能為力。所以是值得責罵的,這是否我們的寫照呢?

他們不是沒有見過耶穌的大能的, 根據我自己小小的統計及研究,在這件事發生前,那些門徒親眼見到耶穌做過很多神蹟,醫病趕鬼。起碼他們見過耶穌醫治了一個痳瘋病的人、見到耶穌醫治了一個枯手的人、見到耶穌可以叫那個癱子起身行走。祂不單只趕了很多鬼,甚至有個寡婦的兒子死了,他可以叫他復活,是他們親眼見到的,見到耶穌的大能。但很奇怪,人就是這樣的,到發生在自己身上,或者船快要沉的時候,他就會叫救命的了。甚麼神蹟,甚麼也忘記了,神在那裡也全忘記了。這是不是你跟我有些時候的寫照呢?我們聽別人講見證的時候很受感動,眼淚也流出來,神真有大能,真是大能的醫生,到自己病的時候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害怕得要死。為甚麼神有時要叫我們遇見這些苦難,因為這些危難發生的時候,就暴露了平日我們有多少工夫。平日無事發生時是看不出的,你又說他又說, 你又讚美我又讚美, 你講見證我又說阿們、hallelujah 。當事情在你身上發生的時候,臨門一腳,甚麼也現形了。好像我們看世界杯,碧咸臨門一腳射得很難看呢,那當然啦,你問誰呢?當然是問碧咸,因為他平日沒有練波,足球先生又怎樣?恃著自己靚仔,閃光燈比波還要多。臨門一腳射不入就是射不入,也沒辦法的,那時太遲了,那是看你平日有甚麼工夫的。

弟兄姊妹,信心是你平日在大事小事上,每天去親近神,又相信神在每件事上為你掌管,所以神的愛是沒有改變的。每日積累下來,到大件事發生的時候,你就知道原來是可以面對的。一有大件事發生的時候,就有人現形了。平日講到很好聽的,突然間甚麼也沒有了,這個就是分別了。所以有時神忍心讓我們遇上危難是有意思的。你們看看自己吧,你說自己有信心,你看,原來你的質素是這樣的。經文提醒我們,對神有多少真實的信心。這是第一個原因我認為那些門徒是當被責罵的。危難來到的時候甚麼也沒有了。

神比你還緊張

第二、是否應該驚慌呢?我想了很久,雖然有時忍受不了這麼大件事發生,我們會驚,但想深一層,我們是不應該驚慌的。我們要提醒自己,為甚麼呢?那很簡單,因為耶穌也是在那艘船上的。天地的主宰同樣在那船上,祂死不了你也死不了的。祂將自己的命也壓在這船上,你怎麼死得了?你明白嗎?所以我送給你人生第二個座右銘,是很寶貴的: 神比你還緊張。是嗎?在人生的路上耶穌跟你是同一條船的。記著,神比你還緊張。神將祂的生命、神將祂的榮耀壓在你的遭遇上,壓在你的事奉上的時候,
祂怎會讓自己的榮耀、讓自己的大能,在這事上跌倒呢?祂為自己及自己榮耀的原故,也不會讓你跌倒。

我記得信了主之後不及一年,第一次講佈道會的經歷。那時只不過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那時在團契很熱心事奉,也很活躍。團契那時也很大膽,想出要舉辦佈道會,只有幾十人的團契舉辦一個佈道會殊不簡單,那時也只能夠自行油印傳單,四處去派,發給大學同學,發給鄰居等,邀請大家來參加。真的有十多人來了,佈道會快要開始的時候收到一個電話,那答應來講佈道會的牧師病倒了不能來。第一次舉辦佈道會,牧師病了不能來,那怎麼辦?又可以怎麼樣呢?人也到齊了,拿著傳單坐在那裡等著聽講道。我自己又是負責人,連同幾個弟兄姊妹商量怎麼辦呢,有人提議不如唱詩吧,但也無理由整個聚會只是唱詩吧。突然有一個說你講道吧。我說我不懂講道的呀!平日團契講靈修還可以,這是佈道會呢,不可以隨便講的。那麼他們說,講你自己信耶穌的見證吧。我說信耶穌見證也不可以講這麼久呀!最後沒有辦法了,於是說祈禱吧。

祈禱時我便開始明白,祈禱當中我便心裡明白剛才講的說話,我向神說,我舉辦這個佈道會不是為自己的名譽地位,祇為了你自己的福音,現在講員不能來,無論如何你也不能讓你的榮耀及福音受到虧損的,我求你幫助我們,怎樣可以捱過這個佈道會,能夠不損害你的榮耀。祈禱完了,也不知那裡來的蠻勁,好吧我來講。這就是我一生人的第一次講佈道會了,信耶穌後還未夠一年。唱完詩歌後便上台講了,講甚麼呢?當然不懂了,唯有講自己信耶穌的見證。老實的說,我也記不起當時講了甚麼,只記得講到一塌糊塗,又口吃又亂,總之講到亂七八糟。講完了要呼召的,慘了,我膽怯得不得了,我也只隨便的問,有沒有人想信耶穌呢?請舉手吧。竟然有一個男孩子舉手,我也不知他是否聽錯了我講道。不過,真的感謝主,十幾年後,我在加拿大教神學的時候重遇他,他來讀神學,表示那次他決志信耶穌原來是真的,我覺得真是無可能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講甚麼。

但就是這樣了,神說,我比你還緊張的,因為這個聚會、這件事你是為我而做的。我已經將我自己的榮耀、我自己的福音以及我自己的大能都壓在這件事上,我跟你是在同一條船上的。你們要記著這些說話,聖經裡講了很多次,聖經說神為祂所愛的人所預備的,是心也未想過、眼也未見過的。詩篇說「神未嘗留下一樣好處不給那行動正直的人」,羅馬書第八章說「萬事要互相效力,要愛祂的人得到益處」。我相信不用再讀下去,有很多經文告訴你,神是不會棄你不顧,祂不會放手的。因為祂跟你同在一條船,祂比你還要緊張。只管咬著牙關,靜觀神要做甚麼大事。

這件事之後,門徒們的反應是很驚訝,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都聽從祂」。英文翻譯得更好, 「這到底是誰」的英文是W h a t s o r t i s t h i s?廣東話就「這是甚麼來的?」門徒突然發覺對耶穌不認識,這個不認識當然不是指他們不認識耶穌的名字,先生你貴姓,而是我們跟了你那麼多年,突然發覺你竟然可以作這些事,我們對你完全是嶄新的認識。每一次的危險就是對神有一種新的認識。有時為什麼神忍心讓我們遇上這樣的危難呢?因為祂要我們經過危難之後,對祂有一種完全嶄新的認識。我以為自己很明白神的大能,原來到了人生盡頭的時候,你會發覺原來神的大能彰顯的時候,是那麼出人意外,是那麼厲害的。感謝主,有時神忍心讓我們在人生遇上這些風浪,就是要告訴我們,你看你自己,你看看神,你看你自己原來是那麼軟弱的,你看神原來比你想像中更偉大。送給大家兩句人生的諺語,記得嗎?

第一句是「有大件事出現的時候, 就是神要做更大件事的開始」;第二句, 「神比我還緊張, 不用驚慌,咬著牙關捱下去,因為神與我同在一條船上」,求主幫助我們,我們一同祈禱。

主耶穌我們多謝你,你在昔日用一個那麼戲劇性的方式來教導門徒,主呀!我們特別為那坐在我當中仍然面對人生風浪的人,求主讓我們能夠定睛仰望你,知道你仍然是那位能夠平靜風以及平靜海的主,讓我們經過風浪對你有嶄新的認識,讓我們有信心,知道無論今天我們不能夠明白,但我知道你一定在我生命裡作更大的事,你從來不會弄錯,你的愛無褪色,你的能力無減少,奉主名祈禱。阿們。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05/09/11 in 有關信仰

 

標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